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 遭遇
    猛烈一晃,似有什么在撞击木船一侧。玩家的能力必定还是有限的,在这种水上战斗之中,技能不可能透过水平面击中水中的怪物。但若是他们处于水中,就能攻击到腐尸。

    只是眼下的情况可不是他们想打就能打的。玩家在水里虽然可以通过道具进行呼吸,但最重要的是,走位和判断施展不开。他们在水中打斗,是很费力的。

    且夜色正浓,这河又跟墨水一般。更不知道魔法灯到了这河里能不能起上作用。

    现在只能争取时间靠岸。

    也不知木船还能支撑多久,他们距离宫殿所在已然只有十多米。看似很近,实则上过程艰难。

    腐尸数量在增加,北溪他们清理着想上船的怪物,好几次棒棒糖他们被突然蹿出的怪物差点拉下水。也是旁边的人眼疾手快。

    棒棒糖朝着想上船的一只腐尸猛地一踢,用力太猛,一时失去了平衡,狸猫一手拉着她,对着她跟前的腐尸也是一脚。

    “扑通”入水。

    之前腐尸是一只一只的出现,因此木船才会有一边倾倒的状况。如今四周皆有腐尸,木船被困在了原地无法前进。

    明明距离那岸边已经没有多少距离了。怪物层出不穷,消灭多少又会出现多少。没人知道在这条黑河之中还存着多少腐尸,他们还需要战斗多长的时间。但看这源源不断地气势,他们除非能够脱离这片区域,否则就不要想在能活下来。

    因为前方出现了不少腐尸,堵住了去路,一日就是一天和浮世绘也无法继续划船,于是木浆一扔,果断拿上了武器。

    本来刚好容纳七人的木船就没有什么多余的战斗空间,挣扎和反抗之中,他们仿佛听见了脚下传来“咔咔”的声音,而那原本坚实的木板,似乎在开始变薄了。

    危险即将来临。

    这种情况下他们连坐骑都不能安全召唤了,别忘记了,战斗模式下是不能召唤出坐骑的。只有安全的情况下才可以召唤飞行坐骑。

    而北溪的鹰兽,只能承载三人。

    “糖糖。”北溪唤了一声,随后武器形态瞬间转变,她提着武器微微一跃,身体在半空划出一道优雅弧度,随后稳稳落在船头,北溪抬起武器对准河面。

    那隐约之中涌动的黑影,正是不断从河中冒出的小怪。船头怪物的数量是最多的,因为这些怪物需要阻碍他们这群人前往那座宫殿。

    “血少,行动不灵活的先去岸上。”北溪话落,炮枪枪口对着前方,一声炮响便是一道激光光束轰出,呈直线一射而去,便是直通那宫殿下的石山,威力无穷。

    当然,射程不可能真的有那么远,大抵只是技能特效。真正的射程应该不出十米。双枪手讲究平衡与灵活,说起射程自然是狙击手。

    北溪那句话不是没有任何意义。

    她攻击出时,一行人头顶闪烁着巨大的魔法阵,而后雄鹰震翅,一飞冲天,在天空盘旋数秒便朝他们俯冲而来,眼看要撞上他们木船之时,方向一转,身体倾斜,钢铁的翅翼一半没入黑河,将那正欲攀上小船的几只腐尸直接击飞。

    “还在等什么?”

    狸猫出声唤醒发愣的几人。实则一群人都在想到底谁要上去,因为这种情况,谁都希望其他人能当先脱离险境。

    “白痴,北北说得不够清楚么?再婆婆妈妈的,一群人全死这里算了。”狸猫此时都忍不住呵斥几人。

    “糖糖走。”

    棒棒糖抿抿唇,深吸一口气后踏上木船边缘,就在北溪机械兽掠过边缘之刻,猛地一跳,稳稳落在其宽厚的背上。

    其实棒棒糖的血量并不少,可以是在这个队伍里,仅此于北溪下的。但她是一个牧师,保住棒棒糖,也等于保住一个队伍的希望。

    “一日。”

    一日就是一天在这水中战斗是发挥不了作用的,主要是战士本来就有职业的某些缺陷,是装备跟道具,技术也不能弥补的。

    一日就是一天没什么犹豫,收起剑跟盾,在棒棒糖乘着鹰兽飞来时,伸手拉住了棒棒糖的手,而后借力一跃,落在鹰宠背上。

    最后一人自然是罗生门。

    这是毋庸置疑的。

    比起血量,狙击手再如何也是血量最少的存在。罗生门自知他留在这里也是没有多大的作用,刚收回武器迈出一步,身体蓦地往下一沉。

    “砰!”

    木船就在刹那间碎裂,水花声与落水声交织,魔法灯的光芒在瞬间熄灭。一时间,这片河域再度陷入了黑暗,唯有那青光映照,平静的河面唯有一片死尸残骸,狼狈不堪。

    “扑哧扑哧”

    翅膀的拍打声在天空回绕。棒棒糖看着下方不再有波动的河面,一时免不了担心,而后极快拉回思绪,咬着牙,握紧了罗生门的手。

    一日就是一天的声音在耳畔边响起:“真险,幸好糖糖你手快。”

    千钧一发之际拉住了下沉的罗生门。两人合力将罗生门拉上机械兽。眼下,只有他们三人脱离了危险。

    视线皆落在下方黑河,棒棒糖先打破安静的气氛。“主要还是北北当时的反应快,操控机械兽俯冲了下来,再慢一点,估计只能抓空气。”

    “他们没事吧。”

    久久没有浮出水面,三人免不了担忧。但此时,机械兽拍打着翅膀,朝着岸边飞去。

    出现这情况,只能是北溪在操控。

    “希望没事。”

    此时身处水下的四人,可谓是很难脱身,目前正处于险境。怪的数量比他们想的要更多,反正他们的身体一直在被撕扯着,眼下很难挣脱束缚。

    而他们魔法灯熄灭了,视线之中除了黑色只有黑色。

    鼻间是腐朽的味道,身体被拉扯,看不见其他人目前的所在位置,地图也是一片漆黑。

    北溪只能靠着直觉与那被削弱的感知辨别着腐尸的数量。她双手皆被钳制住,想想那些带着腐肉的骷髅手在身上一通乱摸扯拉,北溪便更想极快逃离。

    这时,处于她正对面不远处,火焰的微弱光芒一闪而过,而后是一阵响声,河水涌动,一股热气扑散迎面而来。北溪眼睛一亮,那边不是狸猫就是浮世绘。两人技能多是跟火有关,只是因为河水的缘故,遮掩了太多,以至于北溪只能看到微弱的火红光芒闪过。

    得赶快回合。

    念头浮现,北溪手臂开始闪烁电光,那扑散的黑色手套在漆黑的河水里闪烁出酷炫的银光,而后手臂上那精密的纹路透过衣服直接浮现于表面,手背上的宝石不再浮现着简简单单的魔法阵,光芒交织的一刻,酷炫的机械手臂已经占据了半只手臂。

    电光缠绕,北溪用力挣脱手上束缚。右手上不再有任何负担,北溪对着自己左臂处猛地一拳,“砰”地一声,左臂最要命的钳制力量消失了。

    北溪双手获得自由,手肘直接往后用力一击,咬牙切齿道:“让你扯我头发。”

    一开始就被扯得深疼,若不是双手被钳制,北溪早就反手一拳了。机械手套的威力在水下受到了削弱,不过依旧可以秒杀这些小怪。

    双脚还在被拉扯,四周也在聚集怪物。北溪不好判断,是怪物的数量太多,也无法预判怪的攻击了。失去视野的情况下,感知也完全派不上用场。

    北溪拳头向四周胡乱一打,不管哪个方向哪个位置,皆是能够一拳命中坚硬的物体。这种情况,她的侦查机械兽也无法使用,真不知道要怎么作战。不过她的心理素质一向很好,以前多少有过经验,只是那会儿作为魔法师,比较有办法应付。机械师的话…还是没有进行过尝试。

    这条河,没有任何的光。这种情况,玩家会比较失措。在不擅长的领域,又被一堆怪围着,情况不容乐观。

    北溪是想着突围,只是摸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只怪。只能提起炮枪先对着自己脚下一炮,红色光束并没有受到水流的阻力,北溪顿感脚下一松,这时身边涌来敌意,她攻击方向极快一转,枪口似乎对上了某物,北溪毫不犹豫地开炮。白色的光炮打出,随后爆炸声起,水流向四面流动,趁着技能特效,北溪看清了附近一部分还存活着的腐尸。

    她也许什么都不擅长,但唯独记忆力很好。袍口一转,对准某一方向一轰,不做任何停留,继续转移方向,对着另一个方向轰出攻击。

    身后一阵异动,北溪果断解除状态回身抬脚就是一踢,抬起双枪对准眼前的黑暗,“砰。”

    突地,右脚被一股力量掌控,而后其用力往下一扯。北溪没有一点预料,她现在感知极其混乱,应付左右强前后的腐尸已经较为费力,脚下还真的是一个无法感知的部位。

    被这么一拉北溪随之下沉。

    攻击也生生被影响,子弹偏离了轨道,不知踪影。

    北溪蹬了蹬脚,试图摆脱。下沉时右手被涌上来的野怪再次钳制,武器无法使用。

    上下拉扯,要不是游戏,这估计早已被撕碎了。北溪还能行动的左手也被一抹冰冷触碰,而后是力量钳制。北溪眉头一拢,趁着左手还没有被拉开,对着自己脚下就是一枪。

    光束打出,范围内一片光明。

    双腿再次重获自由,但手已经完全被控制。北溪不得不收起武器,机械手套再开近战模式。北溪腰一用力,双腿上抬,朝着手的上空一踢,力道微微一松,北溪趁着机会用力挣脱,而后对着身前就是一拳,此时一道火球滚滚而来,尽管火焰微弱,光芒黯淡。

    可是却为她指明了一条逃出包围圈的道路。

    浮世!

    北溪抽出双枪,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出了包围圈。随即猛地回身,双枪合并,这时身后一道火焰漩涡分裂从她左右两侧卷袭着朝前方冲去,那密密麻麻的腐尸大军正朝着他们这边涌来,火焰被水流冲散,可是却起到了照明的作用。

    北溪的电磁光炮已经蓄力完全。

    在火焰消失一刻,那巨大的炮弹带着狂暴的磁场如陨石砸落,瞬间淹没前方大半部分的腐尸。

    北溪利落收枪。

    黑暗之中跟浮世绘半米距离也看不清楚这人的位置。不过北溪大致能够感知出来。

    “其他人呢?”

    浮世绘摇摇头,“我看见这边有攻击的光芒才过来。”

    也就是他也不清楚。

    “先去水面。”

    站在岸边已经过去两分钟,迟迟没有人浮出水面让棒棒糖三人极为担心。这么平静的黑河,实在令人感到可怕。

    “怎么还没有动静。”一日就是一天看着眼前偌大的黑河忧心忡忡。

    “那边是不是有个人影?”棒棒糖突然发现不远处河面上似乎有什么在动。

    三人纷纷警惕。

    待黑影逐渐靠近,七,八米的距离时借着青光,黑发男人握着一把散发淡淡血光的匕首,慢悠悠地走到了他们面前。湿透的衣衫紧贴在白瓷般的肌肤上,头发滴落墨黑的水,沿着脖颈,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乌黑的痕迹。

    他看着三人,三人看着他。

    没几秒,微生墨转身迈开步子就准备往河方向走。一日就是一天扑过去就抱着大腿,“组长,会长他们有办法上来的。你要相信他们!”

    “放开。”

    微生墨那杀人的语气也没有撼动一日就是一天的决心。“你看啊,要是你才下去,会长他们正好又上来了,不是就错过了?以会长性子,估计又要下去寻你,然后她下去了,你又上来了……嗷~”

    被微生墨无情踹飞。

    棒棒糖和罗生门也想着阻止,不过还没有开口,微生墨停在黑河前不动了。

    “过来帮忙。”随后便是北溪的声音响起。

    棒棒糖和罗生门又惊又喜,一日就是一天也赶紧从一边跑过来。

    狸猫受了很重的伤害。

    待全部回到岸上,借着青光,狸猫惨白的脸色让人很担心。棒棒糖赶紧给她治疗。

    “怎么就这点血量了。”

    他们之中没有谁是完好上岸的,包括微生墨跟北溪,看起来都十分狼狈,头顶的血量也都减少了三分之一。

    狸猫这百分之三的血量,真是让人诧异至极。(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