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9章
    叮,你来到临川黑河。

    “旅途”劳累的七人站在幽幽长河的岸边,望着对面青光笼罩的宫殿,一时不知为何,竟都发起了呆。他们过了黑溪流之后,便是一条长长的山间狭道,道路幽静,一路过来也没有遇见野怪。

    出了狭窄的通路,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便是这青光宫殿,幽静黑河。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诡异的寂静,眼前这风景,跟他们之前所见有些格格不入。没想到岛屿深处会隐藏着如此宫殿,别有洞天。

    远远看去,那宫殿仿若融于了天地的茫茫夜色,本不该存于世间,那环绕的青石却是衬托出了宫殿的本来模样。孤傲地在重重山岩间屹立不倒,久经风霜,也依旧不失曾经的辉煌。

    这里是临川黑河。

    河向两边蔓延,衔接着连绵不绝的黑山,夜色朦胧,恍惚间又似海市蜃楼,黑山仿若披着轻纱,隐约隐现。河水的尽头在他们的看来太过遥远,那是通往永生,也是通往死亡的水天一线。

    “临川而流,黄泉彼岸。”

    狸猫的声音宛如微风拂耳,六人拉回思绪,纷纷看向最右边的女人。她微微挪开身体,一道石碑当先入眼,而那刻在碑上的八字,一笔一划的铭刻于心。

    “这里应该就是禁区了。”

    那宫殿,不知是否能为他们此行画上一个句号。

    “得过去。”一日就是一天走到河岸边缘,往下一瞟,石岸与河水有两米的距离,这高度他们直接跳下自然是没有问题,可是重要的是,河有多深?

    这可不是溪流。

    “我们总不能还像着之前一样吧,这河水我看着可不浅。咱们难道要游过去?”一日就是一天扭头看北溪他们,等着他们给决定。

    “游过去?我可不想。”浮世绘很直接表达自己的不情愿。天知道这水臭不臭。

    看似那宫殿近在咫尺,实则相隔了很远。且黑河里有没有危险,谁都不好说。

    “北北,那里有船。”棒棒糖站在另一边,指着岸下某处语气颇为激动地说道。这个发现很重要,船如果能用,他们就能乘船过去。

    一行人往她所在聚集过去。

    水面上一只小木船在随波而晃,它被捆在沿岸的木桩上,孤零零地,像是等待着什么人一样。

    “这里有路下去。”

    罗生门眼尖,发现杂草与石块间,一条空出的缝隙,微微一拨杂草,一条不怎么顺畅的路出现在眼前。

    “小心点。一日走前面吧。”狸猫说着,让他把魔法灯打开。

    一日就是一天扛着剑,一手拨开杂草沿着颠簸,且狭窄的小路而下。岩石和碎石很多,还有一些奇怪的植物,带着尖刺。

    一不小心,衣服可是会被刺破。

    棒棒糖提着裙摆跟在浮世绘身后,越往下,枯萎的奇异植物则越多。虽已死,可那些尖刺却还在。明目张胆地,“攻击”着他们。

    北溪跟微生墨断后。

    她倒是没有那么多顾忌,她的时装也不漂亮,就是普通npc商店里的朴素装。不过就机械师一身零零散散的机械师挂件,再朴素也是很帅气的。

    北溪手上的机械手套并不是作战形态,而是像普通的军用手套一样,露着几根手指,唯独覆盖手背与手心。在手背上有着半圆形的晶蓝色宝石,偶尔会跳出几缕光线,炸裂后会形成简单的魔法阵转动。

    这手套在普通情况下,不仅只是覆盖一只手,拉开他们的衣袖,会发现就算在一般模式下,他们的整只手臂都布满了精密而古老的纹路,就像是与生俱来就刻画在他们身体上的一般,那是机械师的标志。

    作战下机械手套是占着机械师半只手臂,或者整只手臂。它们有着具体的形态,每个机械师都不一样。

    北溪走得也是无所顾忌,反正她身体娇小,这路对其他人来说过于狭窄,对她来说,却是正好。

    慢悠悠地走着,听前面棒棒糖他们时不时的吐槽,北溪心情倒是奇异的好。身后突然有一股力量制止她前进,北溪双肩处一扯,她被迫停下。回头看,自己的斗篷挂在尖刺上了。

    扯了扯,还扯不下来。

    微生墨伸手帮她一拉,“咔嚓”,裂开了。

    怎的如此经不起拉扯。在北溪还没有开口前,男人抢先说:“我把我自己赔给你。”神情认真。

    北溪:“你本来就是我的,你赔自己给我那我不是就没得到什么好处?”

    给他一眼,拍拍手也不在意继续跟上大部队。微生墨心情很好,贴上去闷着声,“北北。”

    “说。”北溪对后面把下巴枕在她头上的男人,有几分无奈。

    “我感冒了,要亲亲才能好。”

    北溪玩味笑道:“要不要我用拳头给你治治?”

    后面没声音了,北溪心想这人倒是知道收敛了。没想到领子一紧,前进的步子也给生生拉了回来。微生墨勾着她的后颈领子,北溪准备回身给一个拳头,就听男人说:“你后颈也有晶石了。”

    机械师的机械化到底是什么。

    北溪除了脸上没什么异样,其实皮肤表面已经在渐渐凝聚晶石。最后到底能成什么,北溪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反正自然对他们无害就是了。

    后方男人缓缓低头。

    温软的嘴唇落在脖颈的一刻,因为他所说之话而陷入分神的北溪身体一僵。

    “微生墨。”一般叫全名,似乎接下来都要发生不可描述的事情。

    男人赶紧撒手起身,笑吟吟道:“我在。”

    北溪捂着脖颈,侧头瞪向眼中带有得意之色的人。

    他倒是显得无辜,语气有几分疲惫。“我累了。”

    所以自然需要动力。

    北溪纯属就是嘴硬心软的人,埋着头一股脑往前,嘴里还嚷嚷着:“下次你再这样我就打死你。”

    前方几人莫名回头瞧着两人,这是要打死谁?

    一个气定神闲,另一个面无表情,耐人寻味啊。

    狸猫都忍不住给两人一白眼。

    很快他们走到了木船边。近距离看着,这船倒没有破烂之处还能使用。一日就是一天当先上船,几人随后。木船承载他们七人似乎正好,浮世绘解开船头捆绑的绳索,一日就是一天握着木浆,前端落在边缘石头上,微微一用力,借力将船推离岸边,顺着河流的流向,小船缓慢前行。

    浮世绘和一日就是一天掌舵。黑河的水流并不湍急,小船很稳,他们离宫殿没有多少距离了。

    黑河的河水没有什么味道。他们本以为是像之前的溪流那般,因为和种**之物太多,而使河水失去了本来的清澈。实际上,呆在河之中,眼前的河水并不是那种**一般的黑色,也并未夹杂着其他的色彩。

    没有任何的臭味。

    这是纯粹的黑之河。墨一般的色彩,仿若他们头顶的这片黑夜,黑得深沉而神秘。越接近宫殿,越被映照在河上的青光吸引。点点光芒落下,这流动的河水有着丝绸般的光滑,波光粼粼,充满了不同寻常的美。

    “这河水不就是墨水。”棒棒糖半身撑在边缘,微微低头注视着流动的河水,真的是完全没有任何瑕疵的纯黑啊。

    “糖糖,小心一点。”狸猫在她旁边无奈出声。

    “没事。”

    棒棒糖笑了笑,才出声,便是“哐当”一撞,棒棒糖身体一晃,还是罗生门眼疾手快拉住她的胳膊才避免掉了下去。

    棒棒糖看着面前的罗生门眨了眨眼睛,随后猛地呼出一口气。“发生了什么?”谁也没料到,这突如其来的撞击。

    一日就是一天摸着头,“好像船撞到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是十分确信。跟着浮世绘在船头一头雾水地看着黑黝黝的水面。“应该是什么石头吧。”浮世绘摊手。

    两人回头一瞧,发现五人都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擦,这都什么表情?”

    没人回话,诡异的寂静。

    浮世绘将木浆竖着一摆胳膊往上撑着,露着一脸嘲笑,“你们怕了?”

    一日就是一天哈哈笑道:“都说石头了。”

    北溪抱着双臂也没什么表情,淡淡道:“你们继续划。”

    两人面面相觑,随后无奈摇头,拿起木浆继续朝着目的地滑动。要是在这河上突然发生些什么事情,还是挺让人不安的。

    棒棒糖挽着狸猫,悄声说:“有没有感觉到凉嗖嗖的啊。”

    狸猫瞟她,打趣一笑:“你怕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棒棒糖也有胆子小的时候啊。”

    棒棒糖给她一白眼,又道:“不是,你真的没感觉背后凉嗖嗖的?而且这河黑得要死,鬼知道里面有什么玩意儿,要是被攻击,我们不就得在水里打,黑漆漆的…”最令人感到的恐惧的是未知存在的危险,而自己又没有能力应对。死亡是很可怕的,游戏里虽然还能复活,可是滋味,谁有想三番五次的感受。

    两人说着,罗生门突然“咦”了一声,吓得棒棒糖一个激灵。然后看他,“罗生,怎么了?难道我背后真的有什么?”

    罗生门缓缓抬手,手指通过她们两人间的缝隙,指向他们小船的尾端,瞳孔放大,微微诧异又带几分惊恐。“有人。”

    棒棒糖一僵,狸猫身体也本能做出反应。蓦地回头,却是空无一人,后方除了无边黑暗也没有任何东西。

    “噗~”罗生门笑出声。

    棒棒糖和狸猫回头,黑线看着眼前有着一张清秀脸孔的罗生门,真是笑得极为灿烂啊~

    被骗了!

    棒棒糖扶额。

    那个温柔善良的罗生门呢?

    狸猫含笑看他,“罗生,我刚进公会的时候,樱槿跟我说,你是传说组心最好最温柔的人。”

    罗生门眼角一弯,笑吟吟道:“夸奖了。”

    “现在是越来越坏了。”棒棒糖气鼓鼓地盯着他,“罗生你真的学坏了啊。”

    北溪此时插了一句,“的确是。”

    罗生门摸摸鼻子,怎么连会长也要说。他不过只是逗趣心起了。现在想想刚刚两人的表情和反应罗生们还是觉得很有趣。

    忍不住勾了勾嘴角,视线又投向两人身上,准备说话,却是被其后方那幽幽的身影吸引,罗生门嘴角笑容凝固。

    “趴下!”这一声大喝惊得几人心脏猛地一跳。

    棒棒糖和狸猫几乎是同时给出了反应,罗生门毫不犹豫地抬起了狙击枪,子弹蹦射而出,瞬息间没入沉沉夜色。

    弯腰的两人只听后方响起“扑通”的落水声,这之后仿佛归于了上一秒的宁静。

    “安全了?”两人抬头,却看北溪和微生墨缓缓起身,武器已经握在了手中,表情凝重。

    心一沉,看来才是开头而已。

    “有没有看清楚是什么?”

    浮世绘将木浆丢在船头,拿出了权杖。

    罗生门:“腐尸。”

    话落,一只灰色的骷髅手从黑河之中伸了出来,木船向右侧重重一斜,是那还夹杂着腐肉的骷髅手在使力。

    再这样,船会直接翻了。

    意识到这点的一日就是一天第一个反应就是抽剑砍下。落在骷髅手上,竟会发出重重的“咚”的声音,像是斩落在坚硬之物上。

    那骷髅手没有缩回,相反船完全倾斜,一行人还没有扑出来,那撑起半身的腐尸被北溪一脚直接踢了出去。

    没有了一方使力,木船极快找回平衡,水花飞溅,幸而他们抓住了一边,才没有在刹那间落进水里。

    谁知道此时此刻如果掉入水中,会发生什么事情。

    “吓死人。”真是劫后余生。

    北溪抬枪对着两人后面直接开出一枪,又是一道落水声,这时四周皆有水花的飞溅声,要是这怪一拥而上,木船估计会毁掉。

    “浮世你们两个负责继续划。”

    不能一直呆在这里,现在唯一的选择只能是抵达对面宫殿。

    两人二话不说捡起木浆就用力猛划。

    至于其他人则是在不断清理想要上船的腐尸。这些腐尸只是小怪,秒掉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数量过多,他们攻击分散,没法瞬秒,只能不断踢开打下船。

    小小的木船快要撑不住了。(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