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8章
    一日就是一天那一剑下去,造成了伤害,将怪物劈成两半,但也因为他的那一剑,怪物身体恢复之后,身躯比之前还要大上了几分。

    是一只集这溪流底各种脏东西与浑浊的水形成的怪物。那混杂着数不清楚的脏东西的身体上有着八根触手,黑色的身体虽然让人看不清它内部的东西,但是,那些白色的残骸却是极为的显眼。

    飘在它身体之中,触手里也带着几根骨头,还有那些不能忽视的细虫。在身体内蠕动,时而钻出,时而钻入。

    一日就是一天抽回剑,还没有摆好姿势,脚底莫名一滑,笨重的身体往后就是一倒。“我去啦……”剩余的话被水流淹没。

    浮世绘看着在水里挣扎的一日就是一天,“一日,你就负责在水里拉怪吧。”

    一日就是一天爬起来,脚上缠着尼斯柯达的触手,“不要啊,不要扔下我哇。诶诶诶~”话落,便已是被尼斯柯达的触手用力一扯,整个人又脱离水流,倒挂在半空。

    浮世绘跟棒棒糖此时爬上了岸。

    狸猫看着他们,比之前她跟罗生门还要狼狈。想起怪物身上那些白骨,笑着问两人:“什么味道的水?”

    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棒棒糖捂着嘴,猛烈摇头不打算开口。她怕自己一开口,又是一阵呕吐。

    浮世绘面不改色地弄掉肩膀上的白骨,“真难闻啊。”

    狸猫不禁给他一白眼。

    现在才知道难闻么。

    “喂,那边的喂。你们就不能有点良心吗?啊啊啊?”

    一日就是一天还处于尼斯柯达的“魔爪”中难以逃脱。北溪捏着鼻子跟棒棒糖和浮世绘两人说,“你们两个,过去一点,等衣服上的东西和味道刷新了再过来。”

    狸猫两人的早就刷新了。

    浮世绘他们刚刚在溪流里打了一次,浑身上下都是臭味,比狸猫他们浓烈太多。北溪难以忍受,还是开口让两人过去点。

    “来来来,不要嫌弃啦,你闻一闻啊,这个味道多好闻呀。”

    棒棒糖嬉笑着就要凑过来。

    北溪躲闪开,棒棒糖就面对着微生墨。男人淡定的给她一个眼神,棒棒糖想了想,有的人还是不能惹的。微生墨这个人脾气不好掌控,棒棒糖纠结了几秒,默默回身,拽着浮世绘就走开。

    “那怪是个精英。”

    狸猫说。

    几人注意力都开始放在尼斯柯达上。攻击力不高,看一日就是一天头顶上血量才去了一点,刚刚那一摔,还没摔掉他的血也是奇迹。

    棒棒糖可是直接一半的血都没有了。

    他头顶有黑色的水滴图案,应该是什么负面状态。一日就是一天得在水面拉着怪才行。“精英怪而已。”浮世绘权杖的尖端魔石发出淡淡的光,魔法阵缓缓展开,火球凝聚,下一秒对准溪流里的怪物滚滚而去。

    水面因火热的力量而开出一条轨迹,砸落在怪物身上一刻,仿佛看见了那身体上出现了一张血盆大口,而后发现一声诡异的叫声,随后它嘴巴一张,把惨叫着的一日就是一天给吞了。

    众人:……

    “啊啊,浮世你做了什么?”

    棒棒糖拉着人的衣领猛地摇晃。

    浮世绘淡定地回答:“给了它一个一生难忘的痛。”

    北溪:“这怪好有意思。”

    微生墨点点头,看来很赞同。

    “喂,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吧!”狸猫扶额。难道不是先想办法把一日就是一天拉出来?

    北溪摊手。“死不了,队伍头像还没有灰,血量也还有一半…”

    狸猫:“我是想没了他,我们谁下去拉怪。”

    他们在岸边离得远,得去把那尼斯柯达拉过来打啊,而且也不知道会不会离开溪流跟他们干架,要是不行,那还不是需要一个人下水拉怪。

    一阵沉默后。

    “罗生,给一枪。”棒棒糖凑到他身边,“快,趁着它还在攻击状态。”

    罗生门和狸猫的攻击码数都远。其实尼斯柯达所在位置,跟他们这岸边,也就是六,七米的距离,以罗生门他们的攻击码数肯定是能攻击到,就是不知道这怪仇恨能不能拉过来。

    两人只能试试。

    先救出一日就是一天再说。

    罗生门架起狙击枪,攻击蓄力,他也没有改变狙击枪的形态,拿在手中,仿佛是一把十字架的巨剑般,一颗子弹射出,留下极淡的又细长的轨道,仿佛激光一般。这样看着这武器,多少是有些怪异的。

    子弹打在尼斯柯达身上,没入它的身体,没有激起多大的风浪,仿弱蚊子叮咬般不痛不痒。但是那头顶上的伤害数值却是实实在在的暴击。

    尼斯柯达注意力放到了他们这边。触手扭动,那身躯一部分是在溪流之中的,看它缓缓朝他们走来,一行人松了口气。

    可是走到了一半时,尼斯柯达身体一顿,呆呆的扭动着触手看了他们一会儿,就转身准备回去。

    此时在它转身一刻,他们看见了一闪而过的一日就是一天,那张带着惊恐表情的脸,印在了脑海。

    “哇哇,尼斯,尼斯你等一下,我们好好说。”

    棒棒糖捂着眼睛,心想可怜的一日哟,真是踩狗屎了,今天什么倒霉事情都能遇上。罗生门跟狸猫举起武器再次攻击,本来仇恨已经淡去,准备离开的尼斯柯达,又看向了他们。

    慢悠悠地朝他们所在走来。

    几道攻击相继下去,罗生门他们为了稳固仇恨,又多打了两下。不过尼斯柯达停在他们三米外,呆呆地不动了。

    它没法离开水面吧……

    得到这个结论,众人又不想在这污浊的溪流之中战斗,特别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大吐的棒棒糖。

    北溪无奈,手枪转变形态。“我下去拉,你们迅速输出。”

    精英怪跟boss的区别在于血量。

    北溪二话不说直接跳水,棒棒糖忍不住叫好。他们初下水时,污浊的溪流臭味是不大的,后来那怪一出来,那味道简直是能够直接刺激胃的开始翻腾的。

    这一点,北溪一到水里,被这扑鼻而来的臭味差点熏晕就明白了,之前棒棒糖他们的反应从何而来的。有的臭味只是刺激味觉,而有的,则是直接能搅翻胃。

    尼斯柯达看见北溪还挺高兴的。

    那触手在北溪一跳下就迫不及待的伸来,却不想眼前这个人类比它想得要聪明多了。触手还没有过去,北溪那攻击就已经打出,直接迎头打散了这些触手,随后将炮口微抬,对准尼斯柯达的身体。

    光能聚集,开始蓄力。

    也许是感到了危机,尼斯柯达那触手不断再生,在它面前开始缠绕,似要凝聚成一面可以抵挡危机的盾一面。但是北溪又怎么能给它机会,一炮轰出。

    蓝色夹杂着金色的光炮砸落尼斯柯达的身上,在众人惊讶地表情下,缓缓没入了尼斯柯达的身体之中。

    世界寂静,没有爆炸,没有伤害。

    尼斯柯达也没有了危机,摇晃着那些触手,欢愉地蹦哒起来。

    众人:……

    “它把北北的攻击给吞了?”狸猫黑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亲眼所见没想到竟会一只可以吞掉玩家攻击的怪物。

    “应该不是。”罗生门指着尼斯柯达那像果冻一样的身体,当然也没有果冻那般诱人…

    北溪解除炮枪的形态。

    众人只看尼斯柯达蹦哒的动作一顿,它原本是想攻击北溪的,不过自己身体内部的异象来得突然。

    黑色的身体不断膨胀,膨胀,直至那身体之中出现一抹蓝光,而后身体表面出现裂痕,无数光芒绽开,最后“砰”地一声,炸裂了。

    尼斯柯达整个碎裂了,化作一堆一堆的粘稠物,落在溪流之中。

    一日就是一天飞了出来,滚落在一旁,随后迅速起来跑到北溪身边。拉着衣角,含泪。“会长~呕~还是你好啊,呕~”

    北溪不由得扶额。

    踢开他,“去,拉怪。”

    一日就是一天一脸懵圈。“啊?”拉什么怪?

    “这尼斯柯达不是死了么。”

    北溪瞥他一眼。

    “我的一道攻击还没能力可以秒掉一只一百三十一级的精英怪。而且它的确削弱了我的炮弹能力,还死不了。”

    一日就是一天心里一句:我去。

    赶紧爬起来,顶盾等待。

    尼斯柯达自然没有死。就算是精英怪,也有它的一些特殊技。这怪一开始就形成于溪流,如今就算被打散,大抵也能很快恢复。

    北溪身体一半在水中,这不便她进行移动。只能依靠岸上的人和一日就是一天进行掩护。“小心点,注意脚下。”

    尼斯柯达很擅长突袭。

    特别是污浊的溪流里,他们无法一眼看清水里有什么,但是可以凭感知。危险接近时,总会有感觉。北溪集中注意力,四周陷入寂静。但不过五秒,平静的水面开始冒泡,水流改变了方向,迅速朝着一个地方聚集。

    尼斯柯达又回来了。

    果然这溪流是它力量的来源。头顶上的血量似乎比之前恢复了一些,北溪心里有了个判断。看来这个精英怪,得小心应付才是。

    想法才过,北溪直感危险。

    “一日,跳!”

    一日就是一天没有丝毫犹豫,北溪都发出指令了,他要是躲不开就真的蠢了啊。男人收盾,一个跳跃,扑到前方位置。此时北溪也轻松一跃,双腿带着污水,在半空划过两道漂亮的弧度,北溪单手握枪,对着从水面窜出的触手,“咻咻”两颗子弹。

    啪嗒碎裂。

    一日就是一天回身给偷袭他菊花的触手就是一剑。“奶奶的,还想搞偷袭,以为我还会上当?哼。”不屑一哼,接收到北溪无言的目光后,一日就是一天随即咳嗽一声,拿出盾冲到尼斯柯达面前。

    “现在是报仇的时刻!”

    一剑上去,嘲讽。

    他避免了像之前一样。一剑劈开尼斯柯达是个错误的选择,这个怪会因为身体受到毁坏后,而进行自我复原,并且每次受到创伤,身躯都会变大。

    要怎么打呢?

    避开让它的身体像之前一般被分开,或者炸裂开,应该就可以耗死。精英怪的这点血量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很耗费时间的。

    拉住了怪,他们也可以稳定的输出。

    除却触手攻击,尼斯柯达还有一个技能就是吞噬。一看见它又张开了嘴巴,北溪冲过去对着其下方一拍,魔法阵在水中泛出,“砰”的一声,被震退两米。而后头顶出现了晕眩表情。

    轰击是具有打断技能的效果的。

    北溪看着系统提示,只有八秒晕眩,这怪果然是因为地形的缘故,可以削弱他们的一些攻击。

    微生墨这次没有参与战斗。

    那怪不适合他这个匕首极其锋利的盗贼,一匕刃切割下去,估计身体会裂开。只能在旁边看着他们打。

    北溪在水里很不方便。

    狸猫他们只能加快输出,看着尼斯柯达头顶上只有百分之十的血,不由得提高了攻击力度。

    仇恨瞬间脱离。

    北溪上去拦下,没有预兆的,脚下被触手一缠,直接脱离水里悬在半空。

    “速度。”浮世绘催促。

    一日就是一天上前对着尼斯柯达一个嘲讽。

    叮,嘲讽无效。

    “哎哟我去。”

    他有点懵。

    那大口一张,似要重现之前将他吞下的情景,只是这次换了个目标。

    “太天真了。”

    北溪勉强稳定身形,眼看距离嘴巴越来越近,一道破空音响起,光芒一闪,火焰利箭穿过它那张嘴,没入身体。紫色的子弹紧接着没入,北溪手枪一对准。

    最后一颗带去最后的一丝血。

    “扑通”北溪落水。

    不到一秒立即爬起来,北溪捂着翻腾的胃,强忍恶心的感觉。游戏里自然不会吐出什么,不过呕吐时那种翻江倒海的感觉是在的。

    “会长,用不着忍,呕~出来你就会发现好多了。”

    北溪瞪他一眼,不说话。

    一日就是一天露出贱贱的笑容,“来,会长,跟我一起,呕~啊!”

    北溪收回拳头,晃晃悠悠地朝岸边走去。

    棒棒糖不禁摇头。

    惹谁不好呢?(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