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
    不是令牌的边缘处发生变化。

    而是四块令牌上的图案与魔法阵,就连字也出现了移动。图案变幻形状,魔法阵开始不断扩大,冲破的令牌束缚,悬浮于上转动着。四道魔法阵开始重叠,融合,下一秒一个完整的没有任何缺陷,也不具有错误的型魔法阵在四块令牌上浮动。

    “封印的魔法阵。”

    只看图案变化,字聚集。在魔法阵上组成了一个地图…那字大抵是描述这张场景缩略图的,只是他们看不懂。又是奇怪的字,应该是古尔兹的语言。

    图案理应是一个区域的缩略,这地图上只有一条路线,这些图案都是路线的途径之地。最后所抵达的地方,从图案上来看是一所有着狮子的地方。

    只是他们没有这聚灵岛的完整地图,光是这个地图,所标出的路线也不明细,如何能跟着这地图寻觅过去,连目前所在的位置他们都不明白。“这地图会是有用的线索么?”

    一个任务里出现混淆视听的线索的情况也不少见,也不知道这种时刻,出现一张地图是否能为他们带来重要的线索。

    “咦。”棒棒糖这时发出一声惊异。她指着地面,“你们快看。”

    众人低头一瞧,就右侧的方向渐渐出现了红色的箭头,这是路标,在指引他们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的路线。而这时他们手中的地图上,出现了闪烁的蓝点。总共七个蓝点,位于整个地图上最左侧的末尾。

    如果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起点,那么顺着这条路线过去,一路上必定会有着收获。

    “跟着去看看。”

    “等一下。”棒棒糖喊住他们,几人收回手的动作一顿。这令牌一分离魔法阵和地图估计就会消失,他们总不能时刻都拼凑着这令牌,然后一路以这面对面的姿势行走吧。

    为了方便,棒棒糖掏出了一本书,以及魔法笔,然后递给了旁边的狸猫。“狸猫借,记一下路线,要不然等会儿麻烦。”

    狸猫笑着接过,“还是你想的周到。”着,打开厚厚的魔法书,翻到空白一页,狸猫拿着魔法笔打开笔尖位置的开关,金色的法阵从笔尖蹿出,笔尖落在地图上,狸猫开始缓慢移动。在笔尖跃动时,那左手上摊开的空白页,出现了地图。

    魔法笔所记录的,是将所触碰之物没有任何差别的记录下来,这个魔法书其实没有什么功能,只是作为容纳的器皿,能够将地图之类的带有立体效果的事物记录。

    将地图完全描绘下来,棒棒糖他们才把令牌各自收回,一行人跟着箭头开始行动。

    拨开草丛,罗生门第一眼看见的是树上微生墨之前留下的标记。于是回头有几分兴奋道:“这路线过去好像是我刚刚跟组长发现的那地方。”

    “你那坟墓?”一日就是一天记得罗生门他们发现了个坟墓,坟墓四周还有宝箱什么的。“诶,那些宝箱你们开了么?”

    罗生门跟浮世绘走在前面,听一日就是一天这么问,回头答道:“没有。组长那魔法阵看着怪异,所以就没有动了。而且我们两个人不好单独行动,所以本来是想着跟你们碰面以后,再过来一起看看。”

    不过没想到他们发现的令牌所给出的地图路线会经过这处。

    “倒是方便了。”罗生门轻轻一笑。

    这样他们可以沿着这个路线,还能去那坟墓一趟。罗生门总觉得那坟墓出现的诡异,先不有没有线索,不过那么多宝箱扔着不捡,实在可惜了。

    因为离得不远一行人很快到了罗生门与微生墨发现的坟墓。

    魔法灯的灯光当先照出了那游离的鬼魂,以及其后的空白墓碑。墓碑后堆满了白骨,四周摆放着不少的宝箱。地面上的确有着一个巨大的魔法阵,此时发着幽幽的绿光。

    “这魔法阵已经废了。”浮世绘看了几眼,便得出了这结论。

    “怎么?”别一日就是一天不太明白,懂点内行的狸猫他们也一头雾水。怎么就废了?

    浮世绘淡淡道:“这魔法阵最重要的外环都不见了。”

    “外环?”

    罗生门看向后面的微生墨,男人微微的一怔十分明显,不过很快收回那神情,摸着下巴垂首似在思考。

    北溪站在墓碑前打量了一会儿,视线落在墓碑后,魔法阵的中心并不是这个墓碑,而是墓碑后那堆白骨,其他的组成部分已经被白骨遮掩,这魔法阵的全貌他们谁都看不清楚。

    北溪看向浮世绘,“怎么还有个外环?”万一那露出的部分便是外环呢?

    浮世绘摊手,“那边,有个还没有消失的魔法痕迹。”

    顺着他所指,一行人视线越过堆积成山的白骨堆,落在几根白骨遮掩的边缘地区。过去有着碎石,还有草丛,树木。

    天色太暗,杂物也是不少。这白骨上还都发着淡淡的光芒。浮世绘指的那处就在这些因素围绕的一块区域,那浅淡的一抹绿色痕迹,淡到甚至能够被白骨上的微光遮掩,完全与四周的一切融合。

    还真是隐蔽。

    别其他人,北溪都不会去注意。甚至可以,根本不会注意到。

    狸猫张张嘴,不知该怎么。浮世绘怎么发现的?

    浮世绘倒不觉得什么。“用眼睛发现的啊”

    一日就是一天扯着他领子,瞎嚷嚷道:“你逗我呢,那都能用眼睛发现?”而且还是他们一到这处没多久,浮世绘便直接指出了魔法阵的缺陷。

    “,之前是不是跟着过来事先知道的?”

    浮世绘冷静地俯视着他,并且用眼神进行无声的鄙视。

    棒棒糖给一日就是一天后脑勺一巴掌,“一日,你就算开脑洞也能不能挑正常的?你觉得浮世是超人还是什么,还能影分身不是?”

    他可是至始至终都跟他们在一起行动的,瞎什么呢。

    一日就是一天抹着眼泪跟北溪:“会长,这家伙不是人!他是魔物变过来的,要不然就是这个遗迹某处的鬼魂上了他的身。”

    北溪哭笑不得,什么跟什么啊这是。

    狸猫也是忍不住叹息道:“浮世这眼力,怎么比我这弓箭手还厉害。”

    浮世绘不以为意,“没什么,一开始只是一种直觉。就感觉这魔法阵的位置有些不太对劲,然后就直接发现那魔法痕迹了。我自己也不上来,反正就一眼找到…”

    完瞥了瞥其他人,他可没有开挂,也不是事先知道,反正他一眼瞅着过去,那么一扫,就看见那残留的魔法痕迹。必定是已经被破坏的外环,只是因为这魔法阵还有魔力,所以痕迹上还有微光。

    那颜色与白骨上的幽幽光芒不同,怎么看都觉得很突出吧。

    “你强。”一日就是一天不得不佩服,浮世绘这眼力。与职业无关,可能也不仅仅只是眼力,还有直觉吧。

    “浮世有狗鼻子,老鹰眼嘛,肯定厉害。”棒棒糖哈哈笑起来。

    浮世绘眼角一抽没好气道:“糖糖,你要夸也不能好好夸?”

    棒棒糖嘻嘻笑道:“我就在好好夸呀。我都还没这么过一日呢,执酒呀,咒主呀,都没有过。”

    一日就是一天幽幽回答:“是啊,你都我跟虫子一样。”

    “那鬼魂是怪么?”罗生门此时轻声开口,打断几人的谈话,将一行人注意力拉到那游走在墓碑附近的鬼魂处。

    青色的魂体,是个男人,身有盔甲,下身只有一团青烟,腰间挂着一把长刀。之前他们两人来时,是没有这鬼魂的。

    “应该是了。”

    可是遗迹里的怪多数都是会主动攻击玩家的怪。他们站在这处话也有两分钟左右了,这鬼魂没有给出任何反应,倒像是看不见他们一样。

    北溪轻声道:“你们先不要动手。”

    便走向那游离的鬼魂。

    出现怪不主动攻击的情况,也许是怪本身带有任务。

    等走近之后,北溪发现这鬼魂在一身青光包裹下,身体内部反倒看不清楚了,变得更实体,也不再透彻。

    不知是什么原因。

    北溪也不想去探寻,他们现在想要动这周围的箱子,那么前提肯定就是得过鬼魂这关。罗生在这之前是没有鬼魂,那也就一个解释,在他们触发地图之后,这路线上的区域,便都多出了某些本不该存在的事物。

    站在鬼魂前,北溪看着鬼魂左右来回晃荡,但他就像看不见北溪一样,没有投来任何视线。北溪咳嗽了声,“你是谁?”

    游魂依旧没有回应。这在北溪预料之内,毕竟不是任务怪,没法直接进行对话。虽是在他们触发的地图的路线上,但能不能触发也是需要看玩家的。这估计就像是一条主线里的隐藏支线,系统不会引导玩家发现,本身隐藏线是需要玩家挖掘的。

    北溪还不清楚这游魂的身份,都不知道如何开口,让这怪注意到她。本来这遗迹里谜团已经很多了,北溪脑袋明显是装不下那么多东西。揉着眉头,北溪视线看向了周围,线索应该就是在附近的。

    “这怪得怎么引起对话?”

    狸猫摇摇头,她又如何知道。只能看北溪能不能引起对方注意了。

    北溪试着直接站到游魂的面前,但这游魂直接无视着她,从她身体穿了过去,北溪一愣,随后便是刺骨的冰冷卷袭全身,从头至尾,蔓延至内心。北溪搓着手臂走开,这游魂对她造成了寒冰效果。

    但是不减血,这效果下北溪暂时不能进行攻击。

    微生墨走到她跟前,拉着北溪的手,冰凉的触感过于真实。男人搂着人暖了一会儿,“我去试试。”

    他看见北溪身上泛出了薄薄的一层冰,微生墨便知道游魂对北溪造成了攻击,可是北溪并没有掉血。

    棒棒糖他们看见这情况也是觉得奇怪。

    北溪拉住准备上前的人,“我去。”

    微生墨抬手,手指抚过她的脸颊,正常的体温回来了,应该是寒冰效果到了时限。北溪这样肯定是带有目的,也许刚刚发现了什么。

    微生墨低声回了个“嗯”。

    北溪便又走到游魂跟前,在他缥缈虚无的身体穿过北溪时,北溪猛地抬头,“克利弗!”

    游魂骤顿,缓缓转过了头,眼神空洞。

    一见游魂幽灵反应,其他人精神蓦地一震。看来北溪的确是找准了点。

    “你看得见我?”克利弗的声音略有几分沙哑。他空洞无声的眼眸盯着北溪,像是要将北溪看透,右手抓住了腰间的刀柄,一步一步地朝她走近。

    北溪显得从容。

    她沉声道:“难道是月亮的诅咒将你束缚于此?”

    这游魂从北溪身体穿过时,不仅仅只是带给了她冰冻的效果,还有那残留在这游魂上的不完整记忆。记忆如走马灯般,瞬息闪过,速度太快,北溪只记得有三轮月亮当头,血刀浸染了皎洁的月,而脑海里,女人的声音久久不散。她在呼唤一个名字,克利弗。

    不知道这人是否与古尔兹有着关联,但北溪知道,必定是于月亮的出现有关。若是联想到之前得到的线索,月亮的出现伴随着灾难,那么北溪也可以将这游魂的存在牵扯到是因为月亮的作祟。

    克利弗沉默了几秒,便自言自语起来。“月亮?祭典…血夜,毁灭。”

    “梅瑞狄斯大人原谅克利弗的不忠,原谅…”

    “啊啊,力量,我的力量!”他似乎陷入了什么痛苦的回忆之中,几近癫狂。那周身的青色在逐渐变化,血色的雾气从他身上冒出,而那空白的墓碑也不知为何渗出了红色的液体。

    一阵响动。

    白骨在滚落开来,棒棒糖看见一骷髅头缓缓浮空,嘴巴一张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克利弗抽出他腰间的长刀,武士刀周身充斥着黑色能量,暴戾的气息萦绕,克利弗大吼一声便向北溪攻击而去。

    叮,请安抚陷入暴走的克利弗游魂。·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