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死囚的奥菲利亚
    定点攻击一般需要三到五秒的时间。

    这种大技能不是北溪用不了,而是不敢用。特别对手是久酒,绯七,微生墨这等人的存在。在他们这群人的竞技里,控制技能很少会命中对方,他们的比赛,要么是慢慢磨灭对方的耐心和血量,要么就是快节奏的比赛。

    磁暴技能是机械师技能里很厉害的技能,但是局限性也很高,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并且在这个环境下攻击的线路也是被限定的。只能进行直线攻击,而一旦锁定攻击方向,无法进行移动。

    北溪此时此刻用出,一是狸猫能为她提供输出环境,二是她想一次秒掉所有怪。怪当然数量还是很多,就算无法一次性秒杀,也能将大部分的血量磨灭掉。

    当磁暴技形成一条直线光束,缠绕着无数电光穿过她攻击线路上的所有目标,狸猫的技能也极快发出,火焰箭支脱离一刻,化为火焰大鸟不顾一切砸落在怪群之中,又再次化为熊熊大火,大火又形成困住它们的囚笼,魔法阵的光芒久久不散。一片炫目。

    五秒后,北溪收枪,冲进火焰之中收割残血。最后一只怪的血量见底时,这片树林恢复了宁静。

    狸猫收起弓箭走到她身边。“这些怪来得很突然~”

    之前他们在这聚灵岛上游荡都不见一只野怪,此时伴随奎因等人的消失,这片区域似乎陷入了什么异样空间,在北溪他们一行人分开行事时,这些,便相继出现。

    两人猜不透,也没有时间多猜。很快地离开这个树林,本就与只去的宽阔区域离得不远,花了一分钟,正好走出密集草丛时,另一头却看浮世绘一跃而出,随后滚落,随即那漆黑空间里一抹红光若隐若现。

    他滚落后才发现北溪两人立在边缘处莫名看他,当下大喝道:“蹲下!”

    北溪与狸猫几乎是下意识的反应。

    “砰!”

    就在两人蹲下差不多已是匍匐在地的瞬间,那抹红光穿破漆黑囚笼的阻碍,宛若一把巨剑直直插入北溪他们身后的树林,巨剑并没有在瞬间消失,而是横扫,往他们所在的左侧一阵横扫,北溪半蹲于地,盯着左侧的方向在脑中回忆,微生墨他们走得应该不是这个方向才是。

    直至五秒这闹腾人的玩意儿才消失,而后她们听见了一日就是一天的骂声,从对面的林子里不断传出。浮世绘从地上蹦哒起来,潇洒地拍拍身上灰尘,这时一日就是一天拨开草丛,看见浮世绘后就给个白眼。“我去,吓人人了都,你跑不知道说一声。”

    浮世绘挑眉,“你眼瞎到要我说?”

    棒棒糖这时也缓缓走出,“这怪放这个大招也是厉害,竟然能攻击到那么远。”说着看向对面,狸猫与北溪两人立在边缘,而她们身后那片树林毁于一旦,可见刚刚的攻击可不只是特效那么简单。

    北溪两人向他们靠近。“刚刚怎么回事?”

    一日就是一天是这样描述的:遇见了只怪,噢,不,遇见了个女怪。躺在棺材里,可凶可凶了。

    “躺棺材?”狸猫倒是可以想象了。

    浮世绘:“出现的莫名其妙。”

    棒棒糖也点头说:“就在我们要打开箱子的时候,一堆怪就蹦出来了,还有个boss。”

    “就躺棺材里的,叫什么?”一日就是一天当时见数量挺多,也没有注意系统提示,反倒抽出剑就打。

    “。”棒棒糖记得很清楚。“一百三十一级呢”

    比他们的等级高出了四个等级,虽说二转以后玩家属性质地的发生着改变,但相对的之后的boss自然也是在适应着他们的变化而进行着改变。

    刚刚那击攻击可是很吓人。

    “那奥菲利亚攻击可高了。”一日就是一天忍不住说道。“打得我真的疼,都不敢提盾挡,一点用处都没有。她一鞭子抽落,老子就得掉半管子血。”

    这倒是让北溪两人微微触动。

    北溪不是没有见过很炫酷的boss的技能特效,不过这种特效过了正常的攻击范围外还有造成伤害的,少之又少。刚刚若不是浮世绘下意识的觉得两人危险,提醒她们,估计北溪两人还不以为然。

    那么结果也只会是他们站在那处,莫名死亡?谁都无法预测当时会发生,只能庆幸她们做出了反应。

    棒棒糖瞥他一眼,“咱能不提了吧,我严重怀疑你盾牌偷工减料了。这次就该让兵王跟咱的!”

    一日就是一天闻言黑线,“老兵的盾跟我的盾是一个系列的。”再说,系统就设定好的玩意儿哪有偷工减料一说,也只能说刚刚那个奥菲什么亚的boss攻击变态。

    不过奇怪的是

    “诶,浮世你当时扔了几个技能?”

    浮世绘莫名看他,那眼神透出的信息很明显:问这个搞毛?

    一日就是一天一日不恼,“哎呀,说说,你不觉得奇怪?那棺材女血量很多啊。”

    就出现,放了三个技能一个大招,然后就浮世绘一个负责扔技能后,不过两分钟左右。不是说他们本该打不死这棺材boss,只是就三个人输出的话多少需要时间。

    棒棒糖愣了下,“好像是,太容易弄死了。”就一个boss来说有点不正常。

    浮世绘蹙眉,“我打了六个技能左右。”他的有些技能还处于冷却之中,再加上蓝值现在的数值,很好回忆自己打出技能的数量。

    浮世绘没有浪费蓝的习惯,可以说传说组的人都在北溪的影响下,不到蓝剩余只剩百分之五时,都不会浪费蓝瓶进行补充。在竞技赛里,补蓝是个技术活,他们得知道一管子的蓝值会在什么时候用完,对于自身的数据必须要有一个精确的掌握,并且要学会计算性的补蓝。

    这群人在蓝药方面估计是花费最少的。

    “六个?!”

    北溪两人虽然没有跟着经历,不过从他们言语之间是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事情。狸猫便问了:“那boss你用六个技能就弄死了?”

    浮世绘表情也变得怪异起来,刚刚boss一出来时就放了个大招,他们三人惊慌了一小会儿,随后他注意力都在其血量上,也没有在意那么多。

    “糖糖你们跟着打没?”

    棒棒糖睁大眼睛,“怎么说,一开始我打了三道攻击,然后那boss一鞭子弄在一日身上就带去半管血,我就注意力都放在一日身上了。”

    一日就是一天说,“我打五道攻击。”

    “就两分钟的时间。”浮世绘说,“的确有点怪。”他看向棒棒糖,两人是后面出来的。“那boss真的死了?”

    棒棒糖和一日就是一天瞪他,“系统不是都提示她死了。”

    “爆东西了?”

    “没有啊,什么都没。”

    能爆什么。

    于是气氛莫名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一日就是一天神色怪异地道:“说出来你们都不相信,我们用两分钟弄了只一百三十一级的boss。”

    这事情放到任何地方,人家都是不信的。一百三十多级的boss,在各方面都比低等级的boss要高出很多,如果棒棒糖他们三人都是输出又在两分钟内甩出不下三十的连续攻击,可能刚好能满足这个条件。可他们的攻击数,才一半都不到。

    就伤害而言,以及boss的血量,不成比例。

    他们几人沉默间,罗生门与微生墨正从另一边草丛里出来,见北溪他们已经聚集在一起,罗生门大步走来,语气略微着急。“发现了些东西,还有出了怪,我跟组长耗点时间。”

    “什么东西?”

    “过去那边,有坟墓。然后我们发现的坟墓其实是在魔法阵的中央,是封印魔法阵。还有十几个没有动过的宝箱”

    “坟墓?”

    他们呆在这区域也有不少的时间,足够有机会发现附近的“隐藏区域”,可为什么却什么都没有察觉呢。

    四周的树林是相通的。也没有特定的小道,他们无论从何处走,都是可以走通的。而因为树林间间隙大,并不是很密集,那些较远的区域是能一眼看尽的。此时只是因为陷入了黑夜,一切都变得神秘起来。

    微生墨他们去的方向与北溪他们离得不远,也可以说,离当时因为蜘蛛群追击而走的那条路不远。

    他们所去的位置都是在距离这空旷地的五十米左右,再不济,也不会超过百米。这是不远的距离,他们当时逃走时,可不只百米。

    北溪记得是很清楚的,黑夜还没有降临时这树林除了树木,碎石外什么都没有,更不用说,莫名出现的木头,枯萎的大树,还有坟墓?

    “我们应该处于一个“奇特”的,嗯怎么形容,空间?”狸猫的思路显然是与北溪一致了。

    当黑夜降临,一些他们在白天从未见过的东西便慢慢显现了。

    “带我们去看看。”

    这话是对罗生门所说。

    “嗯,我做了标记。”

    话落,突地一声巨响从浮世绘他们后方传来,几人一惊,北溪当先反应过来,直接往浮世绘三人一扑。“躲开!”

    三人顺势后倒,加上北溪四人落地,那光束穿过草丛再次横扫出来,狸猫他们避开,罗生门则一脸惊奇地被微生墨带开。

    这次只有一瞬间的攻击,光束很快就消失了,一切恢复到了之前的安静,北溪和棒棒糖三人抬起头,透过草木间的缝隙,看见了那黑暗之中不断移动着朝他们过来的红**法阵,伴有黑色的雾气,一闪便是几米的距离,再现时已然不是同一个位置。

    北溪眯了眯眼,沉声道:“我想,你们应该又收到了系统提示。”

    一日就是一天趴在地上抽着嘴角,“这应该是死了的。”

    “也有可能是另外一个呢?”棒棒糖呵呵一笑,几人赶紧从地面爬起来退开,那玩意儿已经到了他们一米外。

    “砰。”

    木棺横扫,砸在一边的树躯上,直接砸了个粉碎,那东西从黑暗里到他们跟前,魔法灯的照耀下,终现真身。

    “就是我们遇见的boss。”一日就是一天就算记不得这怪的名字,但是模样还是记得的。

    她躺在六角菱形的棺材之中,四肢被捆绑在棺材里,而棺材盖子此时是在粉碎的树旁,深深插在了地面。

    “这怪叫什么来着?”北溪记得他们刚刚提到,只是她没有去记。

    “。”

    女人在棺材里看起来极为痛苦,她一头黑发散落遮掩半张脸,一身黑色长裙,捆绑她的是黑色的锁链,紧紧缠绕全身,而她肚子一处,红色的痕迹,还有一根黑色的宝石权杖,深深嵌入她的身体,也许正是那东西,让她无法从棺材里脱离。

    不管什么,这怪正直朝他们而来,凶狠的表情就算是那长发也无法掩盖。

    她对着几人一吼,旁边插在地面的棺材盖子突地拔起,在空中旋转,朝着他们攻击过来。几人闪避,那盖子从中甩过,落在后方。几人注意力再放到boss身上时,那boss身影一闪,便已经落在狸猫跟前,身体周围飘浮的黑雾形成了一条长鞭,对着狸猫抽了过去。

    狸猫疾退,那鞭子落空。她取下弓箭正欲反击,眨眼间,眼前一道影子晃过,那怪又到了她的跟前,一抬眸,视线相对。

    没有瞳孔的红眸只有杀戮与血腥,狸猫呼吸一紧,感觉到了压抑。这眼睛似乎随时就会流出鲜红的液体一般

    一个晃神,狸猫脚下已经慢慢浮现红色的雾气,“小心。”耳边一声大喝,让她蓦地回神心中一惊,北溪抓着她的胳膊用力扯开,那雾气也在瞬间化为一朵花炸开,血腥味弥漫。

    狸猫与死亡擦身而过。

    “发什么呆?”北溪瞪她一眼,随即提枪直接冲了上去。

    对准那boss的肚子处抬高腿就是一脚。

    力道之大,生生踢出了三米外。

    北溪手中双枪一转,进入战斗模式。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