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异象
    趁着这点空隙。

    北溪他们便开始了商议。因为现在距离奎因很近,这四周蜘蛛也在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有些话如今还不能让奎因知道。于是众人便开了队伍频道。

    队伍中狸猫当先发话。

    :奎因刚刚说月亮是一同出现的,你们说这是真是假?

    他们进入古尔兹后,得到的线索还是很多。至少关于月亮的事情也有了大概的了解。只是古尔兹里,月亮并不是一同出现,而是出现一轮后,过了一定的天数,第二轮再现。

    对于月亮一同出现这个言论,他们多有几分猜疑。也不知道奎因到底是否在欺骗他们。

    队伍::这npc还是有些古怪的。你说让我们在这岛上自由活动,结果又派了自己的属下监视咱。

    队伍::万一他只是不想我们动其他的东西呢?

    作为守护此地的npc,又有高智商和自主性,奎因完全可以凭自己的意识来与玩家进行交流或者做出正常人类的行为。

    队伍::我只觉得他有事情没跟我们说。也许就是关于古尔兹的。

    队伍::浮世,咱们想到一起了。我也觉得奎因有事情隐瞒。

    队伍::我说你俩凭啥这样想?证据呢?我看这奎因刚刚不像是装出来的啊。

    队伍:队长:不管是不是装的,但他的确另有所谋。否则也不会跟我们提起三个月亮之事。

    连北溪也这般说,一日就是一天不由得挠脸望天,难道有很重要的细节他还没有注意到?

    队伍::他之前提到的想离开这里的事情?

    奎因是因为想离开这个地方,才会跟他们进行交易。不过若是细想这个交易其实并不对等。因为对于奎因来说,可能其中所得之利不仅仅是离开,北溪他们是需要出力的。不管怎么想,这个任务里,奎因动手的概率自然很小。

    而就算后面任务成功,北溪他们也许能隐因此离开这里,可是下一个地方,又是否会是他们想去的呢?又是否是安全的呢?

    没人可以保证。

    对一个好感度都没有满100的npc他们又怎么能完全信任。

    队伍::其实我刚刚就在想一件事情。关于奎因的。

    几人在队伍频道里聊着天,而表面上只是看着围在一起却沉默不言,一个个视线落处也不同,看起来想是在思索什么。

    奎因睁开眼时,看到的就是这幅画面。

    他倒也没有觉得怪异,微微打量了几秒便移开视线看了看头顶的天空,眼眸色彩加深。

    没有多久了。

    嘴角一勾心情极悦。

    队伍::我去,他刚刚笑了!!

    队伍::谁?

    队伍::奎因啊!

    这群人输入文字都是靠精神转化,只有发出消息时才需要动手点一下面前的界面。一日就是一天露着一副惊讶至极的面孔,傻愣愣地看着他们,手都还停在半空。

    几人瞥了一眼。

    此时奎因还是倚靠在树身上闭目养神,哪里笑了?

    于是纷纷收回视线看他,皆是无言。

    一日就是一天才看到奎因现在的样子,默默扭回头看北溪他们,摊手,一脸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表情,极快在界面上输入自己想传达的信息。

    队伍::刚刚真的笑了。妹的,他还四十五度角看天呐,然后邪魅一笑。

    棒棒糖给他一白眼。

    队伍::你在逗我。

    队伍::爱信不信啊,反正我是看见了,诡异,诡异啊。咱们还是小心点好。

    以一日就是一天的性格,还达不到柠檬先生那种严肃气氛下还能开玩笑逗他们的程度。一日就是一天也就是偶尔会不正经一下,但他对事很认真,不像开玩笑。

    队伍::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要时刻注意奎因,以防出现什么意外。还有,我其实一直在想,这座岛是不是就是。

    古尔兹以前便是,后只是因为这里的居民开始建立部落,国家,从而便以命名。

    他们打从开始得到的线索里所提及的,便没有很详细的说清这到底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

    陆地,岛屿,或者不过是某个区域?

    而现在他们大致也可以去猜测,聚灵岛以前是被称为的存在。后又改名为,但经历过一次覆灭之后,这里成了一处遗迹,之名从此消失,便多出了名为的悬空岛屿。

    队伍::奎因这些存在体是不是曾经也是属于古尔兹的一部分。

    北溪他们却是没有往这方面想。狸猫这么一说,他们细细一想,也不是说不通。只是这遗迹后面大半秘密都没有出来,不好进行判断。

    不过狸猫的想法倒可先纳入考虑范围。

    队伍:队长:之前我跟阿墨进如了精灵居住的区域,发现了一本笔记。上面提到了三个月亮,并且还有时间之类。

    此时趁着月亮还没有出现,他们要尽快将之前得到的线索说出,进行确认。

    从过去空间出来他们就往这地方赶,路上来不及说。一出来时附近就有蜘蛛开始跟着他们,现在也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时间,几人只能简单说明。

    棒棒糖他们得到的线索可能是最多的。

    抓捕到了后面,他们才发现那群任务怪之中,有不少提供了关于古尔兹的线索,梅瑞狄斯的侍女的线索应是最为重要的。

    队伍::她说月亮是隔着出现,而出现时黑夜便会降临,之后会持续几个小时。梅瑞诺丽提起黑夜的时候,表情不太好,很害怕很畏惧呢。

    北溪抬头看微生墨,男人轻轻点了点下巴,那么他们找到的笔记上的那黑夜的星星便能解释了。

    火焰,在古尔兹里是否是灾厄的象征呢?

    队伍::那些怪还掉落了羊皮卷。现在已经拼凑成完整一块了,看起来像是地图,后面还有图案和古尔兹语,看不懂。

    他们在这遗迹里,不管得到什么线索,其实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白费的。遗迹里少有卡兰斯的语言,卡兰斯语也是很久前一直流传下来的,这里有人类居民,但可能因为人类太少,之后被同化了,所以很难看见卡兰斯的语种。

    队伍::目前我们得到的线索也就这些吧。会长你们知道了什么没?

    队伍:队长:嗯。魔法阵…

    狸猫在旁边看她这话,忍不住瞥她一眼。这算什么线索。

    北溪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反倒蹙起了眉头。

    见她这般,其余人颇为不解,这是怎么了?突然就露出这种表情。

    正准备询问的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天空突然一道彩光猛地晃过,极其耀眼,顿时四周的景物都染上一片绚丽的光芒,而后无数光石落下,犹如流星般,天空已然出现了异象。

    这是征兆。

    就算此时奎因不作任何提醒,北溪他们也知道,黑夜将至,月亮即现。

    待这些耀眼的五颜六色的炫光全部隐没地面,天空一片乌云不知从何处所来,快速聚集,黑压压一片,没有多久,整座岛屿的天空开始变得灰沉沉的,亦如他们之前所呆的那片封印的空间一般。还没有完全黑下。

    只看天空乌云的色彩逐渐加深,由会至暗,天空一片乌黑,北溪他们站在下方,因其异象,一时间竟连四周的东西都看不清了。

    棒棒糖他们拿出魔法灯,纷纷打开。

    奎因看他们的动作,并未开口说话,看来在此刻打开魔法灯并不会有任何影响。周身的景物在魔法光灯下映照出来,众人看依旧是之前那般景象,心中不由松口气。

    其实拿出魔法灯,除了确认自己身边的安全外还是要清楚地知道奎因现在在做些什么。刚刚身处黑暗,有一瞬间,他们还以为奎因会随着消失。

    “为什么没有月亮?”

    天空的异象寂静了许久。迟迟没有再出现任何景象,棒棒糖忍不住小声嘀咕。

    过了一会儿,仍旧没有反应。

    北溪他们心中隐隐察觉到了怪异,纷纷看向奎因。然而,那原本该站着奎因的大树下,此时却是空无一人!

    “人呢?!”棒棒糖不由得大呼一声。

    几人赶紧提着魔法灯向四周照射,没人,没人。一个人影都没有,那些上一秒还活跃在附近的形形色色的蜘蛛,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回事?怎么没人了?!”一日就是一天提着灯直接走到草丛边,一把拨开草丛将魔法灯往里一探,什么活物都没有了。

    回头看着北溪他们,“发生了什么?”

    他们刚刚注意力全在天空月亮上,但只是瞬间的事情。不过几秒而已,怎么注意力一回来,所有人,所有野怪蜘蛛,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谁来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奎因耍了我们么?”浮世绘不由得蹙眉,打开自己的任务栏一看,奎因的那任务变成了黄色。黄色在游戏里代表了什么呢。

    红色是失败,蓝色是正在进行之中的,而黄色,其实很少会出现。因为盛世里高智商的npc其实还不算普及。也只有这些高智力的npc才会临时改变主意,让玩家的任务没办法继续进行下去。而改变主意的情况其实有很多,欺骗性的任务一般后面也会成黄色,若是玩家能找到npc,任务是有继续进行下去的可能。

    “现在是什么情况?”罗生门想不通,奎因为什么突然不见了。

    眼下天空一片黑暗,而所谓的月亮迟迟没有出现。奎因消失不见了,连带着周围围绕的蜘蛛群也在顷刻间隐匿。这里陷入了诡异般的寂静,徒留他们七人,在这宽阔之地茫然而立。

    “你们看,那树……”狸猫突然开口,魔法灯照在奎因的“窝”上。狸猫的灯光打在奎因用来休息的那棵巨树,那树的树叶极为密集,树叶也是极大。初见时,他们还惊叹于这树的庞然体积。

    此刻却是树叶在轻轻地晃动,发出“沙沙”的声响。魔法的灯光打去,那些落在地面的层层叠叠的阴影刹那间不见,一阵风吹过,众人不免呆住,只看那成片的叶子,眨眼间随风而散,化为空中缕缕黑雾,隐没在没有任何星光的夜空下。

    终是散去。

    独留那孤零零地树躯在风中残存。原本生机勃勃的一片,如今却已转眼成了云烟,秋风萧瑟的景象,这般的不真切。

    提着魔法灯,看呆的狸猫反应过后来,做了一个动作,她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狸猫在这游戏里也见多识广,有时候遇见些稀奇的事情,也能从容接受。可是此刻,却怀疑自己是否出了幻觉。

    “北北?”她狐疑地唤了一声。

    看着身旁的北溪,以及其他人若有所思起来。

    北溪对上她的眼神,瞬间就知道这人在想些什么。无奈摇摇头,“这些都是真的,你不要露出这表情。感觉好蠢。”

    狸猫:……

    “什么?”一日就是一天他们一头雾水。

    北溪笑笑:“狸猫在做梦呢。”

    “哈哈~”几人大笑。

    他们都懂北溪话中的意思。

    狸猫嗔怪道:“你就知道打趣我,事情发生那么突然,我当然会怀疑你们是不是也成幻象了。”

    “哎哟,这梦可就大大的有意思了。”一日就是一天被她逗笑。

    狸猫老脸一红,“闭嘴。”

    “好啦,别打趣狸猫姐了。”棒棒糖给几人无奈的眼神,“现在这处境,咱们能先关心一下下一步怎么走?我们出来都半天了,会长任务要做不完,估计以后我们就只能呆这些遗迹了。”

    可别忘记了,在这遗迹外,是正在被黑暗侵蚀的卡兰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