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5章
    叮,恭喜你获得。

    那几张破旧泛黄的羊皮纸在棒棒糖手上化作一道光,待魔法阵的外环转动,光芒隐去,一张完整的羊皮卷最终摊在棒棒糖的双手之中。

    “果然是关于某处的地图。”浮世绘见那羊皮卷上清晰递绘着路线,终点似乎就是在伯尔伯斯湖的这大片区域内,只是他们现在也辨别不清楚他们当下所在的位置,跟本不知道如何要开始走到地图上的路线上。

    “地图上起点在何处?”

    棒棒糖沿着路线一看,抬头看他们。“那湖区开始。”

    “那这条路就是一开始伯尔伯斯湖区那里的通道么?”一日就是一天指着湖区过去的一条路线,似乎湖区那边,也只有一条通路通往古尔兹的内部。

    “这路线周边的黑色标志是什么?”

    地图上除了路线以外还有一些黑色记号,而更重要的是,这整张缩略的地图上,没有任何他们看得懂的文字。

    是古尔兹语。

    就算上面一块区域用文字标注着该区域的名字,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何名。

    棒棒糖将羊皮卷往后一翻。

    图案交织着密密麻麻的文字,然而那文字又是古尔兹文。其实来到遗迹前他们也做好了心理准备,遗迹的东西大多是外面的游戏世界里没有的,不常见的。且不说那些稀少的装备,技能书,其实构成遗迹的差不多是某个曾经存在的国度,或者种族群。有时候自然也可能是战场。

    而遗迹相对于副本来说,更侧重于年代与时间。在遗迹里,文字便是一门学说。因为知道北溪所寻之物的不简单,所以对于这次的目标遗迹众人都有一个心理的准备。

    但这从头到脚,他们都没有机会学习到语言。可能也跟npc过少的关系。这若是在其他遗迹里,大抵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

    玩家如果没有系统或者npc的帮助,是真的会陷入一筹莫展的境地。

    眼下虽然得到了这张羊皮卷,但真正是否能够利用起来也是个迷。棒棒糖把卷轴塞入自己兜里,狸猫看了看时间,告诉几人他们该回去伯尔伯斯湖区那边找北溪他们了。

    他们一路上也做到了标记。毕竟追踪那些被放跑的怪也是需要跑图的。

    走了没几步,棒棒糖又掏出了。按理说,她的任务怪的数量已经满了,可为什么在刚刚杀死最后的怪并获得了羊皮卷后,系统没有进行任务已经完成的提示。

    棒棒糖疑惑不解。

    这时前面几人察觉不由得回头看向顿在原地的棒棒糖,“糖糖,怎么了?”

    狸猫他们视线落在她手上的,再见棒棒糖一脸疑惑,狸猫便询问道:“难道任务还没有完成?”

    棒棒糖摇摇头,一手拿着书,另一手点开自己的任务界面,却惊讶于那不知何时跳出的另一个任务。

    看她一脸的讶异,罗生门他们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任务还没有完,对吧。”浮世绘神色严肃。

    棒棒糖关掉任务界面。她抱着那本厚重的,微微蹙眉。“要我将这书,送到梅瑞狄斯的手中。”

    “哈?”

    几人头上皆飘起了大大的问号。

    狸猫略带有几分的迟疑,“那梅瑞狄斯,不是已经死了么?”

    棒棒糖也是处于一头雾水之中。她摇摇头,迷茫道:“我不知道啊。”梅瑞狄斯到底是死是活,其实他们谁都不清楚。

    这一路上的线索虽然有指明在梅瑞狄斯的身上出现了危险,可是实际上,也没有任何的话语明确指出,她死于何处,死于何时。而刚刚的,似乎也没有很明确地提及梅瑞狄斯到底有没有死去。

    “梅瑞狄斯到底死没死啊?”一日就是一天脑子转不过来。

    这个问题当下直接成迷。

    更让他们无奈地是,棒棒糖任务的最后一栏是送及梅瑞狄斯手中,可没有给出坐标。是了,就算给了坐标也是无用,这空间里连个地图都没有,谈何寻找。

    再者那梅瑞狄斯是死是活都还是个迷。

    无解之下,众人还是决定赶往伯尔伯斯湖区与北溪他们两人回合。时间不多了,他们必须要出去,否则这边空间一关闭,他们在奎因那里所得的任务会失败,而后他们又得呆在这里做其他任务。

    这是于他们的最初的目的背道而驰的。

    此行不是为了冒险,而是为了果实。

    很快,一行人终于跟北溪与微生墨两人碰头。棒棒糖一见北溪就抱着那本急匆匆地凑到了她与微生墨的跟前。

    这两人是公会里的智力巅峰。当然这其中是包括了对这游戏里知识方面的掌握程度,比起其他人,北溪两人懂得肯定是最多的。狸猫也自然懂得不少,可有很多都是伦格尔那边的知识。她才来卡兰斯多久,严格意义上,还是向北溪两人看齐的。

    “会长!”

    看见北溪真的如同看见救星。

    北溪看她还抱着书,颇为不解。“你怎么还带着这本书?”作为一个任务的道具,在任务完成的同时,不该自动消失么?这书是个任务的发放物,自然待玩家完成了任务后会作为临时的npc给玩家奖励,然后再消失不见。任务物品玩家带不出任务目标地的。

    出现棒棒糖还抱着的情况…

    北溪神色变得怪异,“你这书,还有什么破任务?”

    北溪是想出去做奎因的任务。

    他们的目标是果实,本来所剩下的时间就不多。这遗迹除却聚灵岛还有其他的地方,他们得加快进度,一直呆在这里浪费时间实在毫无意义。

    如今奎因任务不到五分钟,唯一的希望就是棒棒糖手里的钥匙。结果棒棒糖身上还带有属于这个封印空间的任务…

    北溪肯定也不想逼棒棒糖放弃任务。有的任务就算放弃后不会给很大惩罚,但玩家自身还是会减少一些声望的。哪怕只是外面普通的日常任务,一旦放弃,多少会扣除声望。

    棒棒糖也是愁了一张脸。

    “本来以为抓回那些怪就该结束的,可是刚刚我才发现又多了个任务!”

    “什么任务?”

    “就把这书交给梅瑞狄斯。”棒棒糖耸肩,其实她已经有放弃的想法了。第一,觉得很麻烦,第二,为了大局,舍掉一些声望也没有关系。反正这个任务也没有什么等级下降,属性下降的惩罚。不是史诗,传奇任务,根本没必要上心。

    要不然与三个月亮挂钩,棒棒糖他们其实也不是愿意花时间去琢磨。

    她这话一出,北溪与微生墨皆是忍不住蹙眉。梅瑞狄斯的生死成了迷!

    原本大家都以为死了,可是现在棒棒糖的任务又把古尔兹背后发生的事情提高了一个难度。这整个故事,由始至终,他们都还没有把最重要的线索找出来。

    难度很大。

    至少还需要花时间。

    可唯独此时,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北溪欲言又止。

    棒棒糖看她一副模样,笑笑:“会长,要不是古尔兹跟奎因提到的三个月亮有关,我也不会管这些任务。”棒棒糖想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她做这些,只是出于整个队伍的最初目的,不是个人的问题。

    他们虽都有各自棱角,但大局面前,自然是会舍去个人。

    北溪当下也不过于矫情,抿抿唇,便道:“糖糖你试试钥匙能不能打开。”

    棒棒糖点点头,走动时打开了任务界面,看她在身前滑动着什么,北溪一伸手,拉住她胳膊。棒棒糖疑惑侧头看人,“怎么了呀?”

    北溪:“删任务?”

    “对呀。”棒棒糖理所当然地回答。“要不然留着占我任务栏呀。”

    “留着。”

    棒棒糖一愣实在是不解,开口问道:“为什么?”

    狸猫在旁边淡淡说了声:“还是有点戏的。”

    罗生门紧跟着说:“我们就算出了这个空间,也还是在古尔兹的区域里。”

    “可是时间不一样啊。这里是过去的古尔兹。”一日就是一天摊手,就算他们出去后,所在地依旧是古尔兹,但与现在呆的地方,多少是有区别的。“而且你们忘记,那通道是不通的么。”

    正常的空间里,已经没有路是可以通往整个古尔兹内部深处的。

    “就算时间不一样也还是古尔兹,梅瑞狄斯也许根本不在古尔兹里。”浮世绘双臂一抱,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她在何处?”

    “月亮之中。”微生墨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们所有的思路,将全部人的思绪拉到了上。

    这是个关键的词,贯穿了他们现在经历的一切。

    “出去便知。无论任务是否还能继续,当务之急理应是这个地方。”微生墨提醒他们聚集在此处的目的,并不是让他们在这里进行激烈讨论。

    几人颇为惭愧。

    棒棒糖也收了心思,掏出那把掌握所有人命运的钥匙走到湖边。她蹲下身边,看了湖面一会儿,随即回头看着北溪他们,说:“我直接把钥匙伸下去?”

    其实她也不确信这钥匙会不会管用。

    “试试吧。不行,我们也只能认栽了!”

    北溪便就狸猫的这番话点头表示赞同,是只能认栽,毕竟也是他们自己浪费太多时间。这样说,只是希望棒棒糖心里不要有什么负担。

    棒棒糖呼出一口气,握紧钥匙生怕自己手一滑这钥匙就掉了下去。他们如今呆在这个空间里,皆是因她而起。若不是好奇心太盛,她也不会捡起钥匙,然后开了那道骨门。

    脑袋里思绪混乱,棒棒糖手上也没有停下动作,那寒冰钥匙冰凉的触感不断传至手心,冰凉而刺骨。尽管如此,棒棒糖也依旧握得很紧。

    时间只有两分钟了。

    当钥匙触碰水面的一刻,场地上所有人似乎都听到了清脆的叮铃一响,钥匙尖端触及湖面,仿佛再也无法探入。魔法阵自交汇处展开,这一刻,他们最初来到这里所见的那片金光突地自湖面乍现,而后迅速扩散开来。一扫这片区域的所有死寂与灰暗。脚下的草地也覆盖上了薄薄的金色,光点纷纷蹿出,在他们身侧跃动。

    棒棒糖察觉到了手中钥匙的温度逐渐回暖,而后湖面不再有力量抵触钥匙,缓缓下沉,直至没入了一半,棒棒糖此时却不知道要做些什么。魔法阵还在湖面转动,之后呢?

    迟迟没有动静。

    棒棒糖就俯身的姿势僵在前方。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

    就在众人还在疑惑棒棒糖怎么了,又为何没有动静的时候,棒棒糖没有回头,只是大声吼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啊喂!谁知道啊!”

    众人:……

    他们只看见钥匙已经没入了湖面一半,而其魔法阵展开,是以钥匙为中心的。几人面面相觑,又走近了一步。

    北溪垫着脚尖瞅了一眼。

    微生墨拉着她,现在在湖边位置,也不怕发生什么意外一个失衡然后落水么。

    “中间是个锁孔。”罗生门说。

    “糖糖,转动一下。”北溪轻声提醒。

    棒棒糖呼出一口气,说真的,她觉得手臂好酸。想着,手腕用力,将钥匙往右一转,转了一圈。

    静静等待了数秒,没有动静。

    现在只有一分钟不到的时间了。北溪他们不由得蹙眉,怎么没有动静?

    微生墨在此刻问:“你来时,打开骨门是往哪个方向转动的?”

    棒棒糖认真回忆。“右边!”

    微生墨语气没什么起伏,“那往左转,不过这次要转两圈。”

    棒棒糖没有问为何,当下立即按照微生墨的说法开始照作起来。当钥匙转动两圈,他们立在一旁清楚地听见钥匙转动后,那“咔咔”的声响。

    真是奇异。

    就在棒棒糖转动之后,空气仿若寂静了几秒。而后金光大盛,只看本是平静无波的湖面掀起了巨大的波浪,如狂风刮过,湖面开始躁动。

    一番狂暴之后,只看他们眼前的湖面向两边拨开,一道水凝聚而成的阶梯出现在了眼前。他们就算立在岸上,也能看见那湖底下方,闪烁着光芒的金色大门。

    那是出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