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1章 三个月亮
    “北北,来看这个。r?anw  enw?w?w?.??”

    北溪闻言,放下手里的树纸,绕过藤椅走到微生墨的身旁。他们在之前的木屋内除却那张记载着古尔兹由来的卷轴外便再也没有发现。他们一路向这个地方的内部不断深入,路途之中房屋其实很少,而且多数都无法进入,门上都有精灵的密语,也就是所谓的门锁。除了住在房屋的精灵知道自己的密语外,其他人都是不可知,也不可记载的。北溪他们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在可以进入的木屋里搜寻线索。

    但是可以进入的木屋存有的线索实在太少,甚至可以说完全没有。

    这片区域是精灵的居住地,但从木屋来看,精灵的数量应该不是很多。也不知道最后,这些精灵们也是随着古尔兹的覆灭而走向了灭亡,还是离开了这里,这是一个时间留给他们的迷题。

    两人一路走来没有见到任何的尸骸。之前那片森林时,白骨还是很容易见到的。这里,仿若什么都没有经历过一样,花草树木依旧保存的完好,木屋皆没有任何的损伤。

    但唯独没有一只精灵的身影,就连尸骸都见不着。

    当然,有一种说法是,精灵死后不会留下尸体,他们会归入自然,化为风,化为树从不会被尘世所约束。

    居住在这里的精灵血脉应该是极为纯正的。

    木屋与居住的环境,才真是融入了大自然。精灵岛那边,多少是染上了一些世俗颜色。

    微生墨手里的是一本破旧棕色皮质的笔记本。北溪走来时,他便将打开至其中一页递给了她。似乎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北溪接过。

    上面的文字是精灵语,但看其他的符文,似乎还掺杂着其他种族的说法。北溪不识这文字,微生墨看出她的困惑,“不看字,往下看。”

    笔记本不是很大,因为上面的文字写得很密从而下半部分都是图。北溪视线下移,是三个月亮。

    而正巧,在月亮边标注的精灵语她是认识的。在数字这方面,看来古精灵的说法也一直被沿用着。

    弯月旁标注了九十天。半月旁是三十天,而圆月则是六十天。之后,弯月一个箭头过去,便是黑色的月亮,四周星星围绕。半月对应的依旧是黑色半月,但是四周围绕的是雨滴。当圆月对应的月亮也同为黑色,火焰来临。

    图案后还有着一个记号,半月。

    精灵族用半月来表示时辰。一个月半即是两个时辰,两个半即是三个,以此类推。

    “这是”北溪看着笔记陷入思考。微生墨在一旁又道:“你翻到最后一页看看。”

    北溪翻动笔记,这笔记本还是较厚的,最后一页没有任何文字,是画。一副三头鸟与蛇对立的画,周围的人们处于熊熊大火之中。

    “三头鸟是什么?”北溪往后翻,的确没有页数了,但是往前翻,有好几页都是空白没有写一字的。

    除却这幅画和前面有关月亮的那一页,其他的页数上只有文字,是密密麻麻的精灵文与其他北溪更不认识的文字。

    微生墨起身环顾了一下木屋,似乎也没有什么可以搜寻的了。“大概是后面与那个梅瑞狄斯为敌的一股势力。”

    北溪赞同点点头,“那么因为这两个势力相争,造成了其他在古尔兹的居民一度陷入了熊熊大火之中。”画上的大火也可以理解为是战争,杀戮吧。

    其实精灵骨子里是崇尚自由与和平的。哪怕是被驱逐出来的精灵。但在精灵族里,只要犯的不是滔天大罪,都是会被女王宽恕,不至于被驱逐出精灵族。

    可是看这些精灵居住的地方,不像是罪不可赦的恶人能建设出来的。

    两人打算离开。北溪想了想还是将手里的笔记一同带走。出了木屋,是一条鹅卵石铺出的道路,他们走上街道,两旁有着不少的奇花异树,其中还有着几座木屋。

    北溪看木屋上闪烁着一个个的小光点,两人便不准备过去搜查了。因为一开始是不清楚,后来经历多了,也知道有的门上闪烁光点,是有着魔法封印的。那需要精灵的密语才能打开的。

    北溪他们一路前进,其实两人的目的地一开始就是那根直冲云霄的巨大藤蔓。

    具体所在的位置他们无法根据地图来判断,自从他们进入这个空间后,地图已经丧失了其功能,一路走了也是凭他们的经验。

    越接近藤蔓所在好像精灵所建造的房子也开始变少。出现这种情况,两人可以理解藤蔓在的区域也许是很重要的,也是人们常说的。

    两人这一路并没有遇见什么野怪,因此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北溪也不知道棒棒糖他们那边进展如何,现在离奎因给的时间,还有33分钟。

    “没想到这地图还是挺大的。”北溪不由得感慨一声。他们虽然可以乘骑坐骑,但是现在是需要搜寻线索,乘骑上坐骑的话,就没有可能发现一些隐藏点。

    时间多少不够充足。

    北溪拿着笔记本还在翻阅。“月亮后面的天数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她开口问微生墨。

    两人现在位于野区。

    也就是不具有任何房屋的区域,看情况他们离藤蔓的具体位置已经越来越接近了。微生墨将自己的感知能力开启,随后回答北溪的问题。“出现的时间?”

    他带了几分疑惑,这的确只是他的猜测。

    北溪没有头绪,问微生墨只是想有点灵感。男人这么一说,北溪倒认真考虑了一下,似乎有些说得通。

    “你说,第一个月亮是不是九十天后就出现一次?然后第二半月在其出现后的当天算起,第三十日再现,最后圆月便是与之相隔六十日?”

    微生墨:“第一个月亮为何是九十天?”

    北溪看着笔记之中的图画若有所思,微生墨往笔记上看了一眼,随后注意力放在两人的四周,奇奇怪怪的花草,也许会在下一刻有了生命,随之攻击他们。

    盗贼无论在何处时刻都不能松懈。

    但他的心思多少也是放在北溪纠结的问题上,两个人一起思考,总比一人思考能更快的得出结果。

    北溪想到了一开始他们看见的壁画。

    第一个弯月,第二半月,第三个月。这其实一个逐渐进化的过程,圆月肯定是最后的形态,但是在最后,三个月亮是一同出现在天空上的。也就是说,每个月亮所代表的都是不同的。三个月亮相连,要么毁天灭地,要么带来恩泽。她记得咦?

    “阿墨,我们之前看见的壁画上,第四幅的月亮是弯月还是圆月来着?”

    微生墨一愣。

    “圆月。”

    北溪看他,“你确定?”

    微生墨直视她,说道:“要是我记错了,我就让你亲一口。”

    北溪拿着笔记本无言看他。

    男人眼中那笑意似乎就要溢出,北溪瞪他一眼。随后看手里的笔记上的内容,指着那页一角,小小的三个月亮相连的图案。

    “这第一个是弯月。说起来在壁画的那最后的七幅图里,弯月也是在第一个位置的。然后才开始是圆月,半月可是这笔记上,弯月后便是半月,然后才是圆月。”

    壁画的第六幅,也就是说也许是正常的顺序下的月亮出现的排序,圆月,半月,然后才是弯月。

    但是第七幅是,梅瑞狄斯被压到了火刑架上,而她头顶的三个月亮,是弯月为首,之后是圆月,再之后才是半月。

    如今,北溪在这个笔记上发现的三个月亮连接的顺序又出现了新的排序。笔记上,弯月为首,之后是半月,最后的才是圆月。

    北溪不由得紧蹙眉头。

    这些到底代表了什么?

    如果说第六幅的排序是正常的,那么会为古尔兹带来恩泽,神的使徒降临,想必也就是梅瑞狄斯的出现。

    当时看见的壁画,第一轮圆月出现时是在第四幅。那时有着月亮的出现伴随着火焰。而后呢第五幅,大雨磅礴,女人出现的同时又是一道月亮出现,此时的月亮形状是半月。最后第六幅,就是三个月亮相连的画面,人们开始举行了祭天大礼,梅瑞狄斯带来了福泽。

    第七幅颠倒的顺序也许是带来死亡或者覆灭。

    那这笔记上的顺序又要如何解释?

    北溪将笔记本关上,揉着眉头。“九十天,三十天,六十天。黑月,星空,雨水,火焰。再加上代表时辰的半月啧。第一次感觉自己脑袋要炸掉。”

    月亮的三个顺序足以让北溪脑子转不过来。

    她现在发现,也许那些壁画并不是他们看来的那么简单。火也许不是火,雨水也许也不是普通的雨水。就第一幅的房屋与鸟的图案,第二幅的女人坐在湖边,第三幅的梅瑞狄斯立于天,人们在地面,其后还有棺材,可能这三幅壁画都有着深刻的含义,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说起来,如果按照一路所知线索,当三个月亮出现,人们祭天,神的使徒才会带来恩泽,那么梅瑞狄斯出现在壁画上的前几幅是不是过早了?

    微生墨说:“我们这一路得到的线索似乎都不是在一个地方得到的。”

    “嗯所以你的意思?”北溪拉回思绪看向他。微生墨继续说道:“这个地方很有意思。虽说之前我们看见的卷轴上说古尔兹是个多种族聚集生活的地方,但这些居民还是分区而住,并不是共同在一片土地上生活。”

    这片区域只有精灵居住,就像一开始进入的区域,只有人类住着一样。

    北溪倒是懂了他的想法。“你的意思是,这些种族各自占地生活,互不侵犯。因为种族不一,对于某些事情的想法便会有所不同是么?”

    微生墨笑笑:“我认为这些种族各自都有看法。但是他们看法虽然会不一致,可是我认为他们所见的事物肯定是一致的,比如就月亮这点。”

    因为这群人都生活在聚灵岛上,都生活在伯尔柏斯湖这片区域。

    那又是什么造成了壁画,与这些卷轴,笔记都不同之处呢?

    微生墨说:“要么是刻下壁画的人有意误导,或者那壁画本身就是错误,要么”

    北溪接下他的话。“要么就是我们还没有完全寻到真正的全面的关于三个月亮的记载。”

    微生墨又说:“整件事其实都有点古怪。”

    “你说什么?”北溪手指摩挲着笔记,两人还在朝着藤蔓前进,虽然一边也在谈论着,不过两人都把感知投了出去。

    微生墨垂了垂眼眸。“糖糖之前说过,有人都给了她那把钥匙。”

    北溪记得棒棒糖说的话。

    “你觉得在没有与npc正面接触的情况下,接取任务的概率是多少?”

    “零。”北溪偏了偏头,眼眸颜色不由得加深。

    有的人在野外获得任务物品时肯定是,能在不与npc交谈的情况下就能直接接取任务,随后才去与npc进行深入了解的对话。

    但是两人所说的这种情况的前提是,不包括npc主动把该任务的至关重要的任务物品直接扔给玩家,然后由始至终,从来没有出现过,也从来没有跟玩家交谈。

    “看来至始至终,我们都是被利用了。”北溪蹙眉。

    微生墨:“那个npc的目的,还不太清楚。不管是不是被利用,我们面对的是个高智力npc,如果是敌人,最后估计还有一战。”

    盛世是个很奇特的游戏。

    npc的自主性往往超过了很多玩家的认知,因为有的npc做得太像人类玩家。他们有着智力,会主动搭话玩家,会笑,会哭,有着和玩家一样的复杂感情。

    在这个游戏之中,npc也是这个世界的鲜活一份子。游戏最初时这种情况还不是很明显,npc依旧是那种死板的,一问一答式。

    可是盛世的系统也在成长。

    而最能体现这种技术成长的例子,想必就是这些高智力的自主npc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