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 发现
    北溪与微生墨朝着出口缓慢前行。火然????文  w?ww.

    她提着魔法灯,引路精灵就在一侧悠悠漂浮着。它们似乎没有离去的意思,魔法灯之中散发出来的灯光令它们感到了亲切,所以才会不顾北溪与微生墨这两个人类在场,围绕着魔法灯不断的转圈。

    它们起起伏伏,自身的光柔和且美丽。不过精灵的本身在黑暗之中是看不见的,黑暗区域内,它们自身发的光会掩盖它们真实的模样,不管从何处看,这些精灵都只是一道光团。

    两人还在通道里慢行,走到一半路程时,北溪将魔法灯提到自己眼前,隔着几厘米的距离,那些引路精灵也没有任何犹豫,紧贴着魔法灯而来,就在北溪跟前,上下蹿动。

    尽管相隔的距离已经拉的很近,北溪也还是看不见它们真实的模样。在精灵族之中,这种精灵只会在白昼那段时间内,褪去自身帝都这道光团防御,展现出真实的模样。

    据说引路精灵的真实模样是极其梦幻的。

    只不过见到的玩家极少。

    北溪想向它们搭上话,因为这这个陌生的区域内,他们脸地图都没有,只能够凭自己的直觉瞎走。如果引路精灵能为带他们带路,这样北溪他们可以节约不少的时间。

    近距离之下,引路精灵跃动的频率是在减少的。它们对人类虽然不带有强烈的敌意,但也不会轻易接近人类。北溪与它们的距离,就以平常在精灵岛时,好友度不够的情况下,理应如同其他精灵一样,对她有几分戒备,甚至会与人类拉开距离。

    但是这些引路精灵略略停顿了一下,便依旧围在魔法灯边不断转圈。

    他们很开心。

    就算听不懂它们的语言,北溪也能感受到来自这群精灵的那份激动。

    北溪抿抿唇,引路精灵是很难与人类合作。在没有任务的情况下,接近这种精灵,人类玩家几乎讨不到任何好处。

    北溪其实也只是想试试。

    她微微启唇,却说出了微生墨听不懂的语言。微生墨立在旁边不言不语,也没有露出任何疑惑。他听过有人说过精灵语,听一些发音便能辨别。他没有学过精灵语,所以也不知道北溪在说些什么。

    不过大致是可以猜测出来的。

    只是也不清楚北溪想的这个方法管不管用。这里的引路精灵应该是古代精灵,如今玩家所学的精灵语是不正统的精灵语。古代的语言跟现在比是有区别的,所以在图书馆里,才分出了一万两千七百种不同的语言。而其中,某些种族里会有几种不同的语言。盛世里的种族有大有小,大之中会细分,而小之中也有细分,这里面的背景是很复杂的。没有笼统的几个大种族之分。

    多数的玩家选择的是人类帝国,百分之四十的则是选择了其他种族,因此,在一个游戏世界里,迄今为止,其实也还存有玩家没有与人类帝国这边的玩家接触过。

    仿佛就像是不同的游戏世界。

    微生墨在一旁静静听着,北溪对着那些引路精灵说了什么,他觉得并不重要。北溪用精灵语,只是想借以引起它们的注意力。精灵对于会自己种族语言的人类一般抱有两种心态。

    一是友好,二便是厌恶。

    但古代的精灵对于人类一般都是友好的。现在只是存在,能不能够顺利交谈下去的问题。北溪开口说精灵语有一分钟了,但是那些精灵毫无反应。要么是听不懂,要么便是觉得很奇怪吧。

    北溪停下,摸着下巴思索。她其实是用精灵语询问它们,为何在这里,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解释他们为什么是在这地方。引路精灵不会说话,其实是只对它们种族以外的生物而言。同族精灵里,它们彼此间是会交流的,只是言语上交流也会很少,多少触碰身体进行精神交流。

    如果这些引路精灵能够听得懂她说的话,想必早有反应了。

    “看来它们听不懂。”

    微生墨对这结果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的。

    北溪叹了一声,两人只好继续往前方发着淡光的出口处走去。途中北溪并没有放弃说精灵语,她提着魔法灯走得也很缓慢。等两人抵达出口处,漩涡的颜色也开始渐渐变得淡了下来。出口就在眼前。

    微生墨从后腰包里掏出一枚暗器,往外轻轻一甩,那飞刃穿过眼前的漩涡,轻易就到了外面,落了在地面静止不动。

    看来这道漩涡没有任何阻碍的力量,而出口的地面应是没有机关。

    微生墨看向北溪。

    她还在不懈努力的跟那些引路精灵说着精灵语。

    他们接触的古精灵太少,就如今的精灵族其实也有古精灵的存在,但都是几千岁的老古董,玩家不可能轻易见到。所需要的精灵岛名望,差不多相当于见帝国的国王那么高了。

    北溪也不是经常去精灵岛。

    她自身当然精灵语是有限的,而唯独会的对这些精灵却不管。北溪虽然觉得遗憾和不甘,但也不得不选择放弃。大步走到微生墨旁边,那些引路精灵紧跟而来,北溪垂首看围着魔法灯的精灵们,无奈道:“它们为什么会对魔法灯感兴趣?”

    按理说,引路精灵对这种灯光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的。北溪其实一开始就不太懂,但没法跟这些引路精灵说上话,想知道也是无济于事。

    北溪想不通,但也不准备纠结下去。

    她关掉了魔法灯。

    而就在灯光熄灭一刻,这些精灵突然静止,随后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它们在两人身边转了一圈,随后蹿如了草丛里,消失于北溪他们眼前。

    北溪刚燃起的希望之火也彻底熄灭了。

    两人越过眼前的漩涡出了通道。

    视野在瞬间便扩大了无数倍,景物太多,而唯有那巨大的藤蔓占据了他们视野的三分之二。巨大的藤蔓也不知从何而去,盘旋而上直冲云霄,在云层之间矗立,看不见它的尽头。藤蔓上还有着叶子,巨大的叶子掩盖下好像有着什么茧蛹。

    两人立在原地看了一会儿。

    “这是精灵住的地方。”

    其实不以那藤蔓来看,两人扫了周围的一圈,便有一股熟悉的感觉。就住房而言,精灵的审美还真的是一致。不过依旧是死寂的色彩,他们两个人也感受不到自然的气息。

    精灵的居住地没有什么有序感,不像外面的古尔兹,房子虽然多,但错落有致,街道分明。

    精灵的房屋建的地方没有什么规律。它们仅凭自己的喜好。

    树上,巨大的花苞上,溪水上,或者是树下这里最多的是花草,各色各样,美丽也带有攻击性的花草植物。

    树不算多,但皆是很巨大的大树,所以也有直接住在树躯里的精灵。

    两人想去看看天空这颗藤蔓的源头。

    但看起来离他们似乎很远。之前在外面时,微生墨就在古尔兹居民区那巨大的树上发现了有关精灵的线索。没想到,还真的让他们在这区域内找到了一处精灵们居住的地方。

    他们踏上蘑菇。

    蘑菇成列排序,第一个是小蘑菇,随后中等体积的蘑菇,再之后就是巨型的蘑菇。这就像是阶梯,而且还是软绵绵的,北溪有感觉到一股明显的弹力。

    两人微微用力,便跃上蘑菇旁的一朵巨大的花苞上,花苞上就有个花房,看起来是个精灵住的,不过里面有没有活着的精灵就不好说了。

    他们进入。

    满屋子的花与植物。

    床铺也是一朵向日葵,椅子是百合花,衣柜是种奇异的植物。这还真是符合精灵的喜好。

    “这会是什么精灵住的?”

    精灵族是一个统称。在偌大的种族里,还有很多的分支,并且有着各自的,比如引路精灵又称为,是夜精灵里的一种。

    微生墨走到木柜前上面有着卷轴,数量还挺多。

    北溪则走到了一边,注意力被画像吸引。

    挂在木墙上的画像看起来有些年代。女人着了一身华丽衣裙,立在众精灵间,接受着精灵最高的洗礼。

    花的祝福。

    上面共画了七种花,在盛世的精灵族里七种不同品种的花代表着至高与敬意。女人的样貌描绘了出来。精灵族里是有精灵有着很高的绘画能力,但让它们绘画的条件是,对象只能是有鲜活的生命的物种,必须要至美至善。

    精灵作画是一种对生命的祝福。

    画中的女人有一头美丽的黑色长发,她五官精致,肌肤盛雪。左右身边被七只精灵围绕,她们捧着美丽的鲜花,将她簇拥。

    女人唇角微微向上挑动,一朵燃烧着的花朵在她薄唇之中灼灼绽放,她纤细的手指轻轻落在花的枝尾,修长的手令人很难移开视线。

    随后落在那点睛之处的黄金瞳孔上,金色的双眸之中仿若带着雾气,朦胧而又真实,不仅令整幅画的色彩妖冶到了极致,也让这个女人越发的生动起来。

    北溪视线落在那画的最下方一排字上。

    尽管有些字眼她看不懂,可多少认出了现在依旧延续下来的几个字的精灵语。

    ,,,。

    哪怕没有完全看懂这句话,可是光凭这几个字眼,北溪也能知晓,这幅画上的女人是谁了。

    一路上听得最多,看得最多,也是这次的关键性人物。!

    “北北,你看这个。”

    微生墨拿着一张卷轴走了过来,在她面前打开。

    这上面没有字,是以画的形式记载。

    北溪仔细看了一遍,深思了许久,看向微生墨道:“这个古尔兹的居民,皆是被原本的种族部落驱逐出来的罪人,亦或者叛徒。”

    微生墨点点头。

    上面记载了,在这还不是遗迹时,是被称为的地方。是被族人驱逐之后,无处可去的人们最后生存的地方。在古代,被种族驱逐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这意味着不仅仅是自己本身的种族不再接受自己,身份被完全剥夺,也意味着生存得不到保障,其他的种族有可能会猎杀被驱逐出的罪人。

    而罪人,一般都是不会被任何种族的人接受,哪怕是那时的人类帝国,也不会轻易去接受一个被判为而被驱逐出自己种族的异类。

    被驱逐者,在那个时期只能是过街老鼠。所以,成了他们最后的栖息之地。

    古尔兹并不是人类的部落,而是多种血脉混杂的种族。现在说种族可能已经不适合了。有人类,半兽人,兽人,精灵,半精灵血脉太杂,但依旧也存在血脉纯正的居民。

    这些人,被驱逐时,有的罪孽若深,必定一身的魔法皆会被封印,有的犯罪若轻,自然会保有魔法。

    他们虽然团结,但是不能够完全保护自身。当时仍旧有不少邪恶的种群在猎杀他们,以夺取想要的东西。例如,精灵的眼睛,兽人的皮毛

    在他们最绝望时,一个女人来到了这里。

    来到了,也带了恩泽。

    他们称她,。

    当天神降下庇佑,深渊之地也有了太阳与月亮。日月交替,这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于是这里的人一代延续着一代,而女人也成为了信仰。

    在种群繁杂的深渊之地,和平理应是个很难出现的局面。但这里,在那时却比任何国家都要安全。

    就这样,名为的种族部落崛起了。

    北溪想起壁画上的三个月亮出现的场景。“这上面没有提到三个月亮。”

    微生墨打开到最后。

    只有古尔兹崛起之后开始建立大种族的画,之后便再也没有什么信息。而全篇里,并没有提到关于三个月亮的。还有关于壁画上,梅瑞狄斯被推上火刑的原因也没有。

    也许这卷轴只是一个关于古尔兹来由的记载。尽管也不是太过详细,但至少弄懂了一些。

    “还有其他的么?”

    北溪问。

    微生墨合上卷轴。

    “其他的都是精灵文,没法看懂。”

    北溪略感失望,于是提议再搜一下这个房屋。

    他们现在已经有了重要的发现,至于棒棒糖他们那边也在进行着任务。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