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
    “哇,是会长他们吧?”

    爆炸声隔着很远不断传来。?  燃?文小??说  ?w?ww?.?游戏之中出现这种大规模又极其响亮的爆炸声,唯有玩家和野怪战斗时才会出现。不知道北溪两人遇见了什么,才会造成这么大的动静。不能以他们两人的能力还不至于让棒棒糖一行人感到担心。

    狸猫催促着他们加快速度,因为他们的时间的确不是很充足。十三分钟后,棒棒糖他们也不知道深入到了什么地方,五十五野兽目标,已减少到四十只,他们的速度已经很快。若是目标是精英怪,他们全力以赴只需要三十秒便可消灭。若目标是boss级别的遗迹怪,那多少需要一点时间,但他们还是竭尽全力的将时间缩短到两分钟到三分钟。

    消灭了十五只野兽,里面十四只都是精英,至今唯一只遇见一只boss级怪。棒棒糖之前说过,一共有二十只boss级怪物。现在他们消灭了一只,而还有四十只怪,也就是说在接下来的任务里,有十九只怪会是遗迹boss级别的存在。

    这似乎就有些难度了。

    “咱们加快步伐吧。”

    一行人不敢多做几秒的停留。继续朝下一个方向前行。

    北溪与微生墨这边经过一波清扫过后,整个区域也差不多是一片狼藉,树人倒下之后不会马上消失,它们的身体过于庞大,这么一倒,连带着树木花草也生生被压毁。

    北溪从死去的一只树人身上跃下,走到静默不动的微生墨旁。将手上的枪放回枪套,“看什么?”

    顺着微生墨的视线过去,发现隔着树人尸体的前方,有一团绿光在转动。在这昏暗的环境里那团绿光实在引人注目。北溪把枪炮放回到背后,视线紧紧落在那绿光上开始思考。

    两秒后,那绿光突然放大。

    随后一道人影从那绿光之中走了出来。她的眼瞳无神,一双墨绿眼眸是死寂的。肤色是没有任何血色的惨白,绿藤在周身缠绕,散发着莹莹绿光。她穿着绿叶做成的裙子,裙子末端仿佛在燃烧一般,叶子枯黄,散落,枯黄,散落不断的重复,但那裙子的长度没有出现改变。那只是个特效吧~

    女人头发散在腰间,墨绿,柔顺,也遮住了她的半张脸。她的视线与北溪两人对上,微微偏了偏头,长发随着她的动作一偏,北溪看见了头发里掉出了东西,细小,像光点,至于颜色与形状,其实隔得很远,他们看得不太真切。

    “npc?”微生墨疑惑。

    北溪也不太好判断,这女人的打扮不是很怪异,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看起来像是npc,可也很像野怪。不过突然出现,倒是有令两人有些在意。

    北溪心想着要不要去搭话,如果有什么任务也说不一定。这想法才出,只看那女人朝他们两人缓缓飘荡着过来。

    而在这过程里,两人的跟前落下了几道攻击。

    要不是北溪他们反应过快,早就被女人的攻击淹没了。

    他们知道这是野怪之后第一反应的确是要还击回去,可之后因为想起了棒棒糖,便立马停手了。遗迹里的任务怪是可以随意打的,所以经常会出现玩家的任务怪被抢而导致任务无法进行的现象。遗迹boss之类,是会定时刷出的,不过这之间相隔的时间很长,玩家一般等不下去。

    两人也是为了棒棒糖着想才不想还手。这区域内的变化,皆是因他们救出棒棒糖之后才开始的。

    也许棒棒糖手上的那个任务至关重要。

    两人一直绕圈引着女人,看她敏捷的身手以及攻击模式,应该是个遗迹boss。北溪他们也总不能一直拉着这怪,虽然仇恨是会脱离的,但遗迹boss的仇恨不是很好脱离。有的boss一旦锁定玩家,跟着跑全图也不是难事。遗迹的怪有着很大的自由和一定的智力,当然也具备追击玩家的能力。

    不过它们行动的范围也只有在这个遗迹之中了。

    两人必须要赶紧脱离。

    微生墨看了北溪一眼意味明显。随后开始攻击那女人,将仇恨完全的吸引后,北溪开始脱离其攻击范围,隐入树林之中。

    她当然不是留微生墨一个人在那里面对女人,只是盗贼很好脱身,所以北溪才必须要先离开。

    北溪走了没有多久,隐感身后有着异动,她的感知能够察觉于是回身机械手套一挡,微生墨身影一现,拳头还没有触碰便收回。

    “做什么?”北溪默默看他。

    微生墨一挑唇角,“好玩。”

    北溪给他一记眼神,见他身后空空如也,想必已经脱离了仇恨,那boss估计还会在附近游荡,暂时不会离开。

    北溪两人走了一会儿。

    “我忘记了。”她打开队伍频道,本来想跟棒棒糖他们说这附近好像有个任务怪。然而打开队伍频道,北溪习惯性的想记录坐标,却忘记这里是独立空间,地图上什么都没有。

    他们是没有地图的。

    微生墨挑眉,“那不如我们回去杀了?”反正北溪也不知道如何描述他们是在何处遇见了这boss。要让她描述,的确是有难度的。

    说树林的话这区域百分之七十都是树。

    虽然一个队伍里的任意玩家击杀也会算其的任务完全,但至少也是需要有任务的玩家和队友最高只能相离十米。超过这个范围,就不算数了。

    “那是任务怪。”北溪没好气提醒。

    微生墨:“那怪会游离。”遗迹boss不会一直定点,会进行游走。所以这会给玩家增加难度。

    棒棒糖那任务也关乎他们能不能顺利走出这个地方,要是超过奎因定的时间,任务失败后谁又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会长说他们那边发现了我的任务怪。”棒棒糖对旁边正打怪的几人道。

    “哈?”浮世绘表示惊讶。随后又道:“他们两个在什么地方?”

    一日就是一天扛着怪没什么表情,幽幽来句:“鬼知道。你们三个快点输出行不行啊?”

    浮世绘撇他一眼,于是甩出个普通的小技能攻击。“就不。”

    “傻币。”一日就是一天只能这么评价他的行为了。

    “闭嘴,你倒是也跟着打啊。”浮世绘表示对他只抗怪不攻击的行为进行抗议。一日就是一天就是在忙里偷闲,而且极其明显。

    一日就是一天反驳:“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没有在跟着打?”战士虽说定义是盾,但作为盾自然也是有着攻击,而且玩得好输出也不一定比其他职业弱。但有的玩家为了团队的利益,也会将战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

    也就是纯盾甲。

    在防御上面做到了最强,在这点上,机械时代里的兵王就是个代表性的玩家。

    一日就是一天走的不是纯肉盾的路线,这人攻击可不低,所以在浮世绘看来就是想偷懒。

    一日就是一天的盾牌一直在闪烁魔法阵,盾做防御也可进行攻击,但一般攻击都没有剑的攻击来的大。

    棒棒糖见浮世绘因为跟一日就是一天聊天起来,手上的动作也随着慢下,赶紧开口催促,“我说你们两个认真点行吧。我们都在赶时间啊。狸猫一个人在认真输出,你们两个是不是不想帮忙呀?”

    狸猫看了北溪的消息后就没有再说话了,只是手上的动作更加凌厉,不断释放着大技能。

    一日就是一天哪敢惹棒棒糖,“咋会啊,糖糖。”

    浮世绘也不说话了默默加快输出起来。待他们把boss杀死后,也没有多想就打算照着系统指引继续前往下一个目标地。

    狸猫眼尖,在尸体逐渐消失后,那凌乱的地面发现了什么。于是叫住前面三人,“等等。”

    三人不由得停下回头看向狸猫。

    只看狸猫快步走到刚死的地方,弯腰捡起了什么。三人敏锐地感觉必定不是简单的东西,这是棒棒糖任务怪,爆出的大概是线索。

    凑近一看。

    棒棒糖就好奇道:“这是什么?一张残破的羊皮卷?”这破旧泛黄的纸张,看起来也不是普通的羊皮卷,触感很好。大概只有十,十一厘米长度,边缘处都是不规则的缺口。

    狸猫将羊皮卷摊在一手,方便其他人观看。

    “这上面记录的是路线么?”浮世绘看着羊皮卷上不太清晰的黑色痕迹,不由猜测道。

    系统在此时提示道:叮,你获得

    :记录着有关古尔兹重要的羊皮卷。

    收到提示后,几人面面相觑。是个重要的线索。

    狸猫把羊皮卷收到兜里。“我们得加快时间了。”这线索,必定都是来自棒棒糖的任务怪里。

    另一边,北溪与微生墨也不知道走到了什么地方她一路用机械兽不断进行搜索,他们的目的地是找到出口。

    这区域树木是真的多,可又到一段距离后,也可以完全一棵树都看不到,只有成片的残垣断壁。

    两人左右打量,这里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线索。应该是古尔兹一部分人的住所,只是看起来风格有些不同。再过去一段,枯萎的树木开始多了起来,他们以为又进入了树林,但走了几米后,出了林中小道,视野就变得开阔起来。

    当先入眼的是那静止不动的小瀑布,流至半空仿佛被冻结一般,就这样挂在崖上。巨大的藤条顺着那悬崖攀岩,也不知道延伸到何处。但至少一部分是浸在被时间停止的潭水之中的。

    这悬崖之上应该有着什么地方。

    崖间的一棵巨树缠绕锁链,而锁链再过去缠着一颗水晶,随后再过去便是与崖平齐的一个漂浮的石头平台。那平台上隐隐发着蓝光,在灰暗的视野里格外引人注目。

    不知道上面存有什么的两人,决定上去一查究竟。

    北溪先放出三只金甲虫。

    “这边有个阶梯。”

    在她进行侦查时,微生墨在潭水右侧,岩石与藤条满布的地方发现了上去的一条路。只不过路被破坏了一些,木梯贴着山体,而藤条则是栏杆,不过前方已经有两处阶梯断裂,看起来很危险。想必这是条“不归路”。

    微生墨:“看来行不通。”

    北溪看了看沿着崖口垂下来的藤条,“要不要试试那藤条?”

    “嗯。”

    两人在潭边站了几秒。

    “我机械兽探测不到东西。”北溪关掉自己的数据界面。“上面好像有什么在屏蔽探测波。”

    微生墨抿抿唇,“上去看看就知道了。”语落,走到一边。这潭水应该是向里流的,至少瀑布悬挂半空,崖下堆积着一堆岩石,潭水还是满的。

    粗壮的藤条是在瀑布的一旁垂下。

    微生墨走到一边,抬手就将藤条握住,往自己这边拉了拉。藤条的尖端从水里露出,北溪瞟了眼,随后瞳孔微微放大,惊讶之色明显。

    竟长了一个人脸?!

    那脸从水里一脱离,眼睛禁闭,整个脸就已经扭曲了。嘴巴就张开,发出“啊啊啊”的尖叫。

    微生墨默默撒手。

    藤条贴着崖山荡漾了两下,尖端没入水中。随后那难受的尖叫声骤停。

    四周恢复到了以往的安静。

    北溪:“这看起来不像是怪”

    如果是怪,在微生墨扯出时,估计就该攻击了。

    “有点危险。”这是来自一个盗贼的直觉。他抬头看着上方崖口,随后视线落在漂浮的石台上。

    北溪顺着他视线也看去。

    这种地方有个漂浮又闪烁微光的石台是很值得注意的。但石台差不多是与崖口平齐,而这崖,目测的话,大致有五米左右高。

    两人看了会儿。

    微生墨收回视线看向她,北溪对上他的目光。两人挑眉,“机关?”

    北溪掏出手枪,再从背上取下炮枪。武器形态开始产生变化。双枪合并成一个极大的大炮,北溪轻松举起,枪口对准那中间的黑色水晶。

    “砰!”

    轰出一枪,水晶尽裂。

    北溪解除武器形态,两人立在下方耐心等待。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