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1章 追寻
    他们忙活那么久,结果这魔法阵是个假的。r?anwenw?w?w?.??就连北溪也一时有些蒙圈,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看了看四周的情况,虽说有是与之前相似,但仔细看来这些植物不再随着水流摇曳身姿,皆垂首于原地,静止不动。

    这时,它们就像失去了生机,只单单是个摆设。北溪不得不说,他们周围的金光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结界一样。

    庆幸的是,这些金光十分柔和。

    “我们回岸上去。”北溪想求证一件事。

    于是众人迅速往湖面方向游去。伯尔柏斯并不是特别深,没有其他小怪的阻碍,他们一路显得很顺利。

    而狸猫他们也发现了,尽管他们依旧是在湖里,但是之前下湖时,那所见的成群的五彩斑斓的鱼群,已经消失不见。

    那鱼群对他们没有伤害,只是单纯的湖中小鱼,他们下来时不管视线所望何处都能遇见鱼类。然而此时,却什么都没有。

    这个湖就像是死亡了一般。

    陷入了一片死寂。

    他们很快游出水面,一个个钻出湖水,便向岸边游动。等都到了岸上,狸猫往后一望,没想到这湖面竟会是一片金色。柔和的金色不仅覆盖了湖面,就连四周的树木花草也将之覆盖。

    这不是他们之前所处的伯尔柏斯湖区。

    一日就是一天朝湖面扔了石块。因为他觉得这有点像是封印的结界。而当石块落在湖面,并未下沉,相反有一股力量将之反弹了回来,砸落在草地上。

    这湖是被封印的。而那封印的力量只会抵挡外来的事物,他们能从里面出来,大抵也是因为这个缘由。

    “那传送阵不是假的。”浮世绘感慨,“看来的确是有些用处的。”

    罗生门也是笑笑:“的确,现在糖糖的头像已经亮了起来。”

    他们来到了棒棒糖所在的空间。

    狸猫环顾四周,这时金光微微消散,从而只留下一片灰暗。这所有的树木花草,仿佛被凝冻在时间里一样,静止不动,毫无生息。

    场景里的景物没有任何的变化,他们只是换个了地方。

    “给糖糖发个消息。”北溪收回打量的视线,对罗生门道。

    罗生门:“我已经发过去了,不过她还没有回。”

    狸猫打开地图,现在地图上没有显示任何区域,只有灰暗的一片。出现这种情况,也许是因为这个区域有着某种限制。没有出现区域,那么自然也不可能有棒棒糖的位置与坐标。

    他们定位坐标也需要地图。

    此时联系上棒棒糖是当务之急。

    过了一分钟,棒棒糖也依旧没有回复。罗生门担忧道:“是不是遇上什么事情了?”

    他们来得有些晚。

    北溪抿抿唇,棒棒糖的头像亮了说明他们就是在同一个空间。而以她的性格不会一直呆在原地等待。

    “这些水晶是干什么用的?”一日就是一天指着湖周围的水晶。

    其实他们上岸时就发现了水晶。

    “应该是维持这个湖的封印的力量来源。”水晶一般跟封印魔法阵挂钩。只是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水晶。

    围绕着一个湖,大约有八个大型的水晶。

    “糖糖应该是去了别的地方。”一日就是一天道。“咱们不能在这里一直等着的。”

    浮世绘:“当然知道。”只是现在他们没有头绪。

    北溪看了看四周,“如果这里与我们之前所呆的伯尔柏斯湖区是一样的,那么那边应该有着一个通道。”北溪指了指对面。

    是的。

    他们之前有搜寻过湖区的附近,并且发现了一个通道。这个空间,倒像是很久以前的湖区,因为灰暗一片,让人想到了过去。

    他们凭着记忆来到了一根大水晶前,一日就是一天探出头,惊喜道:“通道真的有。”

    他快步绕过水晶,其他人跟上。

    停在通道口前,北溪发现通道口的前方已经没有了杂草遮挡,反而两边都极为整洁。一条大道就这样展现在他们眼前。

    石板路沿着三米过去,便是石墙。

    这和他们之前所呆的湖区简直一模一样。

    他们走上石板路,轻而易举。

    微生墨看着地面留下的黑色痕迹,轻声道:“这里有个魔法阵,不过已经失效了。”

    众人停下脚步,回头望他。

    微生墨又淡淡道:“痕迹还很新。这种魔法阵是封印阵,需要特定的咒语或者钥匙。”一旦被解开封印,魔法阵就不会再存在,会留下一些痕迹。

    “组长的意思是,糖糖走过这里?”一日就是一天询问。

    痕迹还很新,那也就证明是有人在他们之前解开了这个封印阵。除了棒棒糖以外,他们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如今魔物降临,玩家们可不像他们这么大胆会跑这么远来,寻找遗迹什么的。

    微生墨没有回话,走到一边的树丛里。在紧靠树根的位置,发现了几颗菱形水晶,此时水晶已经碎裂,看痕迹还很新。

    微生墨走出,对着其他人道:“她走过了这条路。”

    众人更加坚定了前进的想法。

    走到石墙前,上面不再是一片污秽,所有的壁画终于清晰的映入他们视野之中。

    “蛇,鸟”

    浮世绘蹙眉盯着坐在湖边的人一侧的图案。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但凡能见到蛇的地方,必有鸟。而因为其他的壁画,他们也确定了,那湖边坐着的是个女人。

    “这是三个月亮。”狸猫指着壁画微微吃惊。浮世绘站在旁边,也道:“他们看起来在举行什么仪式。”

    举着长布似的东西,应该是在祭拜。

    一日就是一天指着画中一群人前的一个拿着权杖的人,“这个,估计是充当着什么祭祀之类的人吧。”

    像这种不归于人类的种族,一般来说都有独特的风俗。而其都会是神论者。其实也不仅仅是这些种族,他们人类帝国的居民也基本都是神论者。

    当然这里面的居民是排除玩家的。

    “肯定地位很高。”

    至于第七幅壁画。

    在北溪看来有些神转折。

    “祭天之后为什么又突然要杀这个女人?”狸猫不太懂,为何要将人绑在柴火堆上。

    “是不是祭天以后得到了神明旨意,随后需要祭品,便以此女祭天。”罗生门道。

    “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从之前的壁画上来看,这第七壁画的女人就是之前的壁画出现的人。可以看出她是很重要的存在。”狸猫分析道。也不是反驳罗生门的话,只是这上面的女人明显都是一个人从头至尾贯穿,必定是很重要的。

    “巫女?”一日就是一天笑笑,“有些种族里,不也有像巫女一样作用的女性么。”

    “不好说。”浮世绘表情凝重的摇摇头。

    微生墨说:“月亮的位置,是颠倒的。”

    北溪看向第七壁画,在那群人将女人绑上柴火堆时,头顶上的月亮位置,与第六壁画的确不一样。

    弯月为首,其后是圆月,再之后是半月。

    这一定有着什么寓意。

    于是第八幅

    唯有一片凌乱。这之后便再无壁画了。狸猫他们有几分困惑,其实壁画所透露出的信息并不是太多,他们单从这壁画上,只知道这所地与三个月亮紧密联系着。

    前方的通道是通的。

    “这里就像是过去的伯尔柏斯湖区。”

    至于是多久远的过去,无人知晓。

    北溪领头沿着阶梯往上走。待走到不算宽敞的一条通路前,两旁石壁上残留着血迹。

    红色的,亦有黑色的。

    血迹看起来还很新鲜,棒棒糖在这里肯定遇见过怪,并且进行了打斗。一行人正猜测着,突然石柱缝隙间猛地窜出一道影子,北溪他们还没有动,那蛇即顿在半空,仿若静止,两秒后“唰唰”几声,刀光闪过,便四分五裂,“啪”的一声化为血水滩在地面。

    微生墨速度很快,而他感知也是最高的。早在蛇攻击一刻,他便察觉了其敌意。于是先行预判,并将之瞬间斩杀。

    一只蛇的死亡,不代表杀戮已经结束。这不过才是开始,当两旁墙壁上,石柱间陆续爬出不少的毒蛇,北溪他们站在不算宽敞的通路,后方有人还立在台阶上。

    这不利于多人战斗,只能够硬抗。

    一日就是一天精神一震,这一路上过来终于有他能完全派上用场的时候了。他可是个盾甲啊!

    盾牌快速祭出,盾击,震慑,横扫。一连串技能过去,便将蛇群压开,与后方几人拉开距离。

    这些都是脆皮蛇,只是数量多,又有毒液,倘若只有一个玩家,可能还会感到苦恼。棒棒糖也是因为自身是个人暴力牧师,既可以作肉盾,也可以当输出,所以才没有被蛇群淹没致死。

    北溪他们是有一日就是一天挡怪,而输出,除却一日,皆是输出,伤害直接爆表。一群技能下去,怪群瞬间秒杀。

    清理之后,他们向前推进。前方已经打开的石门正在向他们招手。

    逐一进入,发现没有灯光显得昏暗,罗生门和浮世绘拿出魔法灯,顿时狭窄的空间就被照亮。

    有几具尸体。

    一日就是一天蹲在门口的尸体旁,打量了几秒,道:“这士兵看起来真简陋。”他意指其身上就一个衣甲,连头盔都没有。

    这些人死了很久。

    都已经是白骨模样,这空间墙壁上残留着已经干涸的血迹,这里肯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只是在北溪看来,尸体有些少

    “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吧。”浮世绘提议。

    狸猫摇摇头,微微一笑道:“你觉得以糖糖的谨慎程度,会放过这些尸体?”

    “哇,你这话说得她好像是个大变态一样。”一日就是一天打趣道。

    狸猫瞥他一眼,“思想龌蹉的男人。”

    浮世绘点点头十分赞同。“没错,他就是龌蹉,而且猥琐。”

    “哈~”一日就是一天觉得搞笑。“我就开个玩笑而已啦。糖糖肯定会逐一检查一遍,在这里线索很难找,系统也不会主动提示。”

    狸猫给他一白眼。

    北溪和微生墨已经打算继续往前,他们也不多做停留。棒棒糖应该把这里留着的线索都带走了,他们再搜寻也是浪费时间。

    走出那空间后又是一条通道,通道转角处还有一具尸体,狸猫细看之后,发现并不是一具,而是两具。看其怀中露出的小骷髅头,包裹的布有些凌乱,应该是被人动过。

    他们沿着阶梯向下,很快,视线受到了强光的冲击。再次睁眼,便已是豁然开朗之地。

    满眼所见皆是各式各样的房屋。中间大路一条溪流道贯穿,这片荒凉之地,已经很久没有人再踏足了。而他们这群人,估计是第一批相继踏入的人。

    房屋都十分的破旧,并且有的只剩下一根木头。他们看见有的房屋门是打开的,习惯性的进入查看了一下,先不论是否有线索,满屋子的血迹与腐朽味道就让止步。

    而看起来,这些房屋倒是像被洗劫一空般,根本没有什么线索可寻了。棒棒糖一定是在这里停留过,并且逐一检查了。

    她留了记号。

    狸猫捡起地上的魔法珠。这是魔法师加强攻击的道具,用过一次之后便没有任何作用了。但是他们还可以保留下来,因为这种珠子很漂亮,npc那里也会进行回收。

    魔法珠留的数量不多,但他们清楚棒棒糖走过这里。她相信他们一定会寻来,所以特意留下了线索。这种珠子如果特意摆放在某个位置,系统不会很快刷新,在十五分钟内都会保留。

    狸猫发现之后拿给众人才看了几秒,珠子便淡淡消失了。已被刷新。

    “她可能还在这片区域。”

    “分散开找一会儿。”顺道看看有没有被棒棒糖遗漏的什么线索。

    几人点点头,于是各自散开。

    北溪跟微生墨上了最显眼的巨树。这颗树极大,除却机械树,精灵岛屿上的精灵树外,这是北溪看见的第三棵巨树。

    足以居住百来号人。

    再加之下方层层叠叠的房屋,这可以说是一个城镇,只是大半已毁,被树木遮掩。

    北溪站在一根树枝头,看着下方的草木丛林。

    真是一片死寂!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