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9章
    “怎么还没有上来?”

    立在岸边,狸猫见迟迟没有动静的湖面十分担忧。她打开队伍信息,北溪他们的头像还没有暗下去,应该不会遭遇像棒棒糖那样的事情。只是这速度有些过慢,呆在岸边什么都不清楚的三人才是此刻心情最为复杂的。

    一日就是一天提议道:“如果两分钟后再没有动静,我们下去看看。”

    罗生门:“我跟狸猫下去就行了。”一日就是一天本来就是一个笨重的战士玩家,本来在陆地上行走的速度就已经比其他的职业要慢上不少,下到水里,所有玩家都会被削弱速度,除非说使用一些特定的道具,让他们在水里犹如陆地上灵活。

    只可惜一日就是一天没有道具,他要是下水,反而会成为累赘。

    一日就是一天张张嘴,随后也不说什么,点点头算是应了罗生门这个提议。沉默了几秒,便又道:“可别最后留我一个人在这遗迹啊”

    这是玩笑话。

    罗生门拍拍他肩膀,“放心好了,大家都有分寸。”

    三人把注意力又放在湖面。

    一分钟过去。

    漫长的令人感到焦急。

    “没动静。”一日就是一天心情有些沉重。

    狸猫抿抿唇,把弓箭放回背上再靠近湖,已经处于边缘。她已经做好了下水的准备。

    这期间已然过去了三十秒。

    罗生门本是盘坐在草地上的,此时也缓缓起身,将放在一侧的审判者收回包裹。

    最后十秒。

    一日就是一天重重叹了一口气。

    北溪他们三人一定是在水下遇见了什么难缠的东西,否则以他们的能力,怎会耽搁那么久。

    “一日我们很快上来。”狸猫轻声说了句。

    两人准备下水。

    就在这时,平静的湖面渐渐荡漾开一圈涟漪。两人都是眼力极好的,尽管这圈涟漪极小,但他们发现了。

    “等等。”狸猫叫停。

    一日就是一天精神一震,“怎么了?有动静了?”他赶紧起身凑到湖边。探出视线往湖面一望,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们看见什么了?”一日就是一天不太明白。

    狸猫跟罗生门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的对对方点点头“不会看错的。”

    视线再落。

    静寂了十几秒就在一日就是一天怀疑两人是不是眼花的时候,突然脚下地面震动了两下,而那湖面不再平静。

    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荡漾开来,到了几秒后那湖中心甚至出现一道漩涡。不断扩大,扩大

    “砰!”

    几道水柱冲天而起,而随着水柱一消,人影便在空中一现,随后再度落入水中,或者岸边草地。

    三人连忙起身。

    这时落在湖里的浮世绘很快钻出了头,极快往岸边游去。罗生门赶紧朝人跑去,在他上岸时搭了把手。北溪与微生墨被冲到了岸上。

    高空落下,又有撞击。血量一时间残了大半管,两人赶紧补血。

    狸猫小跑到北溪身边。“发生什么了?还说你们一直不上来,我跟罗生门都准备下去找你们了。”

    北溪仰头喝下红药。“遇见了条大蛇,纠缠了一会儿”

    狸猫:“什么蛇?”随后看向湖面,随着水柱消散那些漩涡也在慢慢的消失,直到湖面归于之前的平静。

    “已经死了。”

    北溪起身,面向狸猫道:“一条黄金大蛇,体积很大,就在湖底潜伏。是只boss怪,我跟阿墨他们把蛇直接打了,所以花了点时间。”

    狸猫倒是无奈。“那至少说一声”让他们三人在岸上担忧了半天。

    北溪笑笑:“忘记了。而且抽不出空给你们消息。”

    他们下湖之后没有多久就看见了那盘踞在湖底的大蟒蛇,头有着鱼鳍,眼瞳为金色,一发现了北溪他们二话不说便直接扑了上来。

    在水里其实不利于玩家战斗的。

    不过北溪三人还是将之绞杀,并且打开了这蛇看守的宝箱。

    “我们发现了这个。”北溪摊开手,只看她手心里有颗牙齿。牙齿呈月牙型,偏白,其身铭刻着魔法符文。

    “这是什么?”

    北溪其实也不太清楚。“拿到这东西之后,便有一股力量突起,随后直接把我们冲了出来。”

    狸猫心想:难怪刚刚湖面动静那么大。

    “本来想再看看湖底的。”北溪蹙眉,“那条蛇好像是守护兽,除了宝箱外,湖底似乎有着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当时与蛇交手,只看到了一部分。我也不是太确定。”

    这时其他人陆续聚集过来。

    “会长,还要下去么?”

    这湖底还有秘密没有被破解。北溪手里的东西是任务道具,而在这四周也没有可以使用那牙齿的地方,唯有湖底还值得他们再一探究竟。

    “下去。”

    一日就是一天赶紧问:“都下去?还是就你们三?”

    “都下去。”北溪将东西暂时放入包裹。“下面没有野怪了,注意一点机关陷阱什么的就行。”

    一日就是一天听后颇为放心。

    随后众人下水。

    不断深入湖底。这伯尔柏斯湖并不算过深,湖里杂草很少,且发光的鱼类很多,还有一些奇异的植物在水中漂浮。

    “这些不是怪?”

    浮世绘摇摇头,“不是。但不过建议你们不要碰。”难不保也对他们造成伤害,或者触发什么机关。

    狸猫想到了之前寻找遗迹时落的那片水域。与之相比,这湖简直是个仙境,而且明显速度被削减的并不是太多。

    一行人很快到了湖底。

    蛇已经死了,湖底区域已经是空旷一片。他们落地后,狸猫看到了那摆在很明显位置处的宝箱,已经处于开箱的状态。

    这湖底四周多有植物,皆晶莹剔透,发着微弱光芒。它们会随着水流扭动自己的身躯,仿佛活的生物一样。

    北溪蹲下,拨开脚下的泥土,那被覆盖的金色图案露出了一半的真容。

    “这里的确有个魔法阵。”

    北溪就说她在打斗之中,因大蟒蛇行动的动静很大,身躯一动时,泥土也会被扫开。她有注意到时而出现的图案,便想,在泥土掩盖下是不是有着一个魔法阵。

    “全部弄出来。”北溪对其他人说道。

    几人分散开,蹲下后便开始刨着泥土。

    很快,魔法阵的全部内容展于他们视线之中。

    “这图案看起来像是传送阵。”微生墨道。

    浮世绘:“是我们平日里的那传送阵么?”他还真没有注意过传送阵的魔法符文的排列,以及某些图案。

    “有点不同。”北溪道。

    “这魔法阵的图案是很古老的,魔文的排列也很深奥。这魔法阵,应该不是只用于传送。”北溪研究过很多魔法阵。

    北溪看着金色的鸟形,掏出之前丢进自己包裹的月牙型牙齿。牙齿上的尖端一侧,就有一只与这图案一模一样的鸟。

    北溪摩挲着牙齿,说道:“这阵应该有个阵眼,是启动魔法阵的关键。”

    “阵眼需要钥匙吧?”狸猫道。

    北溪摆摆手里的牙齿。“这就是钥匙~”

    整个魔法阵大约半径有三米,这片湖是一个圆形的湖区并不流通,而魔法阵的面积占了这湖的三分之一。以上至下,边缘处共有四个小圆,分别对着魔法中心圈里四个图案。圈中带有圈,魔法符文以逆时针排列,蛇,太阳,鸟形,月亮,是这魔法阵最重要的四个重要标志。

    但边缘圈中皆有四个象形的魔法符文。

    “如果是传送阵的话太阳应该会是阵眼。”狸猫指了指中心太阳,太阳一侧紧接月亮,蛇与月相缠,鸟则矗立于太阳之上。太阳在魔法阵里,由象征生命,希望,一般会出现在复活魔法阵之中。但有时若是大型的传送阵,比如可一次传送十个人的魔法阵,皆被归于大型魔法阵。

    这类魔法阵里的太阳,有万物相连之意。

    “我觉得应该是鸟。”北溪说,拿着牙齿又道:“这上面有个与之一模一样的鸟的图案。”

    狸猫也不反驳,只道:“那试试吧。”

    这种钥匙一般不是长久的。对于玩家来说,只有一次机会。使用之后便会自动消失。

    北溪看其他人,“你们觉得如何?”

    一日就是一天蹲在一旁,“会长,你知道我不研究这些的。你说啥就是啥吧。”

    浮世绘鄙视他一眼。

    “我觉得狸猫说的几率要大些。”

    “也许那鸟只是个什么象征。比如什么族徽,或者作为制作这个魔法阵的npc一种身份辨识图案。”浮世绘道。

    一日就是一天笑道:“这不就是传送阵,用得着嘛。”

    浮世绘:“你怎么知道没其他用处。”

    罗生门开口道:“会长手上的钥匙也有魔法符文吧,是关于什么的?”

    北溪看了看,这牙齿上的魔法符文有些奇特。她认不出来是什么意思,这应该是古魔法。“不知道。”

    “我可不知道古魔法的符文是什么意思。”

    狸猫:“这魔法阵上也有古魔法语。”她指了指圈中边缘的序列符文,“这些都是古魔法。”

    每个魔法符文都有代表的东西,而其中一个符文也可以有不同的读法或者意思。魔法阵极其深奥,也是因为其可以只由三个简单符文组成一个复杂的攻击法阵。

    玩家一旦深入研究,会发现这游戏里的魔法阵并不简单。有时间一个魔法阵也可以牵扯出系列任务,或者某个背景故事。

    “那到底如何找到阵眼?”

    北溪盯着手里的钥匙瞅了会儿,抬眸看向沉默许久的微生墨。“阿墨,有什么想法没?”

    其他人也看向微生墨。

    按理说,微生墨的阅历也极为丰富,怎么到此时又一句话都不说了。

    “这魔法阵里,没有祈祷文和外魔法环。”

    祈祷符文,是借势,也可以说是向外部借用力量的一种符文。一般封印的魔法阵是必须要存有祈祷文的。至于外魔法环,是被称为固定魔法文一类的环形符文。这个是固定魔法阵形态的符文。如果没有,这种魔法阵很容易被外力摧毁。

    “这魔法阵看起来并不具备从几百年前保存下来的力量。”

    北溪一愣。

    她倒是没有发现这点。

    仔细看了一下,北溪不禁讶异。“外魔法文也不够明确。”外魔法文是魔法的类型,属性的统称。不明确的外魔法文,那一般来说,其法阵的作用也会不明确。

    比如如果目的是建立传送阵,但开启时有可能会出现大规模性的伤害。

    “如果从魔法的核心来看,维持这个法阵力量的是魔法引。”微生墨所指的魔法引,即为魔法外围的四个小圈。

    “阵眼应该是其中之一。”

    四个小圆的里面的符文与纹理是不同的。尽管皆有太阳,鸟,月亮与蛇四个明显的图案,但如果仔细研究起来,能够发现所在位置不一样。

    “怎么区别?”浮世绘问。

    北溪看着法阵有一会儿。

    “看势。”

    势?

    一日就是一天在旁边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是势?”

    “势一般就是纹理。也就是图案的纹路,这四个虽上看似一眼,但总归有着细微的区别。”罗生门解释道。

    “看哪个圆对着魔法阵中心的芒星逆位点,就是阵眼了。”浮世绘倒是记得有这么个说法。

    “芒星逆位?”

    “也就是本应该为头的成了尾。这个魔法阵是一个逆位法阵,你没注意芒星对的符文是单数?”浮世绘瞥他一眼,鄙视之。

    “我不太会研究这东西。”

    一日就是一天摸摸脖子,有几分尴尬。

    浮世绘摇摇头,也不说话。其他人注意力已经放在魔法阵上。

    盛世里,魔法阵是一个精髓所在。

    玩家吃透了,会发现做什么任务都极其简单。

    只是这法阵不像某些魔法阵在内环里有着数字,从一到九,那种是很好找位置的。这法阵一看就知道很复杂,他们只是靠符文的单复数来辨别正逆位。

    至于始于何处又终于何处,这便需要他们动动脑子了。

    北溪他们陷入了困境。

    棒棒糖此时仍旧呆在房屋里,她并没有选择离开。

    这屋内必定存有着什么秘密。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