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一旦身处黑暗,所有的感官都会变得www..la』哪怕只是轻微的响动,也能够清晰入耳。

    限制魔法的区域。

    棒棒糖头一次感到了无能为力,此时此刻她就真的只是个普通的人。盛世就是个魔法的国度,在这里,无论何种职业都离不开魔法一说。他们使用的道具上都需要魔法来启动。

    无法使用技能,倘若遇见危险,棒棒糖都不知如何去反应。

    封闭又黑暗的空间里,棒棒糖确实很不安。不由得后退,手在黑暗之中不停摸索,直至指尖触碰到身后的木门,棒棒糖如抓到救命稻草般,紧贴于木门,继续摸索着有没有门锁。

    棒棒糖现在依旧很冷静。虽说她有些不安,但也不至于乱了分寸和想法。她在摸索门锁的期间,也在观察着四周。尽管一片漆黑,但若是适应之后,应该多少可以模糊看清这里面的情况。

    可惜外面天空阴沉,窗户似乎也被什么遮掩,以至于这里完全没有什么灯光。

    棒棒糖很想探清自己所处的环境,但这好像只是徒劳。

    手在黑暗里摸到了冰凉的门锁,就在她右侧过去半只手臂的距离。棒棒糖低头,黑暗里也看不出锁的样子,她摸着感觉有点复杂。

    至少折腾了一分钟也没有打开。

    “砰。”

    就在这时,房间内出一声不大的碰撞声。在这安静又封印的空间内,却是格外的响亮。

    棒棒糖吓得手一抖,随后紧贴木门就差没把自己融进去。她感到自己的呼吸声加重,视线在眼前一片黑暗的房屋来回扫动。

    突然安静的可怕。

    棒棒糖知道那声动静不是她的幻听,这屋子里除了她以外必定存在着什么。若是人还好说,可这死寂的区域里还存有活人么?一路走来,除了随处可见的尸体于白骨,她连个活着的牲畜都见不到。

    那这屋子内,存在的东西可能会是什么野怪,也可能是什么人的灵魂?不管是什么,对于现在的棒棒糖而言,都极具威胁。

    “砰。”又一道声音,仿若敲击什么的声音。

    棒棒糖大喝一声:“是谁?谁在那里?”

    过了许久,回答她还是那断断续续的声音。敲击着木桌,一下又一下,也仿佛敲在棒棒糖心脏上,令她开始害怕。

    棒棒糖想,她必须离开这里。而这是游戏,不可能没有理由将玩家锁在一个区域内,却不给任何提示。

    总是会有办法出去的。

    先她必须要看清这里的情况。但是这里限制魔法,魔法灯跟她的技能都失效了。那么其他靠魔法才能使用的光道具估计也是不可能使用的。

    棒棒糖让自己冷静下来。

    突然一个念头从脑海之中闪过,她连忙从自己的包裹里掏出一颗宝石。银色的宝石散着微弱的光芒,但在黑暗的空间里,这点光芒无疑不是最明亮的存在。

    这是一颗高级幸运石。

    这种石头本身就不具备任何魔法,它的光芒究竟是源于什么,这很难去解释。因为玩家们也不知晓其中的奥秘。且很少有玩家知道幸运石在黑暗里是会光的。

    毕竟它只被用于玩家强化武器上。

    还是宁缺有次跟她谈论幸运石提及过这点,棒棒糖此时倒是有些想感谢他了。

    握紧宝石,棒棒糖借助一点点的光芒,当下看了看自己侧边的门锁。光芒其实不算明亮,至少棒棒糖需要将之凑近,才能看出个大概模样。

    门锁上有着盘旋的蛇,蛇咬着尾巴,中间有着圆形金属把手。蛇的身上有图案,像是火焰。

    棒棒糖弄了弄,很明显这是机关锁。蛇头虽然咬着蛇尾,但开关处不一定就是此处。也许在身体的其他部位。棒棒糖对机关锁没有什么研究,一般机关锁有着暗扣,找到暗扣或者直接破坏锁芯就能打开。

    但如果随意破坏,很有可能触锁上机关,导致丧命。

    她不是开锁的专家。

    似乎是要被困在这里了。棒棒糖蹙眉,思绪已经完全落在锁上。正当她陷入沉思之中时,耳畔边突然有一股冷冷的气息拂过,棒棒糖打了个一个激灵,身体直接僵直。

    她的身边有人?!

    棒棒糖僵硬回头却是空无一人。

    宝石摊在手里,微弱的光芒将她前方照亮。光芒虽弱,但至少可以让她看清自己的半米范围。

    眼前没有任何影子。

    之前那落在她脖颈间的冰冷气息,肯定是从某物的口里所吐出的。棒棒糖还能感受到那紧贴在自己背后的温度与重量。那东西出现的悄无声息,棒棒糖极高的感知也没有现。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玩意儿,系统还没有给予提示。

    也许,并不是怪?

    可能只是她还没有触战斗状态。这对于棒棒糖而言来说也是一件好事吧!现在呆在这魔法被限制的区域内,不仅无法使用技能,眼前也因为是漆黑一片,根本不适合战斗。

    棒棒糖呆在门边静静等了一会儿。

    那东西没有再接近她。也许是在暗处看见了她这副防备的样子从而隐藏着,等待她再次松懈的一刻,便又一次接近。

    棒棒糖认为自己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门上的是机关锁,她也不知道打开的方法,眼下是出不去了。为今之计只能看看这房屋内有没有关于机关锁的线索。

    棒棒糖突然想起,这屋子是二层的。也许第二层会有出口。她记得在外面时,看见那房屋的二层是有两道木门的。不知道是否也是机关锁,还是必须去看看。

    她若一直呆在此处等待,也许最后等来的只有被迫战斗或者最直接的说法,死亡。

    棒棒糖举着幸运石,在微弱的一点光芒映射下,屋内的摆设较为模糊的被照出来。棒棒糖离开木门,向着最近的桌子边走去,她拿着宝石左右移动,有时会回身查探。

    确认安全之后再继续前进。

    离她最近的是一张木桌,桌面上摆设了很多杂物,棒棒糖触碰到桌子后,将宝石从左至右移过,这是一张长方形且不大的桌子,棒棒糖移动宝石,可以将上面陈列的杂物看清。

    多是铺满灰尘的书籍。边缘有个铁质的盒子,没有上锁。棒棒糖伸手把盖子掀开,现里面装了不少的物品,卷轴,笔,还有零零碎碎的小物品。这应该是个收纳盒,不过样式简陋了些。

    棒棒糖将幸运石凑近细看,在一张卷轴下现了一根权杖。精致小巧的权杖顶端有着一颗菱形的水晶。棒棒糖以为是魔法杖,从盒子里拿出。

    叮,你获得。

    棒棒糖拿在手里反复看了看,却在权杖的细长杖身上现了一个按钮。

    这并不是武器。

    棒棒糖按了下去,只看水晶转动,突然眼前充满了耀眼的光。

    一瞬间这房屋内所有的东西都在灯光下无所遁形。

    这是一把照明用权杖。

    棒棒糖握着权杖看着突然间变得明亮的屋子有些无言。再看看权杖,这看起来并不是通过魔法产生的灯光。似乎权杖本身存储着能源,而能源可能是什么材料。这点棒棒糖也不太清楚,只知道现在她不再面对黑暗。

    这下变得轻松起来。

    她环视四周。

    这屋子似乎是人的住所。

    分了几个隔层,从外面看时这木屋就看起来不小,里面自然是很宽敞。

    棒棒糖在房屋里走了一遍。她觉得这里应该是古尔兹最德高望重,或者说地位极高的人所住之地。她之前所搜寻的木屋里,摆设与这里相比,可谓是简陋太多。

    但是棒棒糖没有现可以上二层的楼道。

    这里是被禁止使用魔法,想想也不可能存在着传送阵。还是说,二层是要从外面的边缘阶梯才能上去?

    若是这人房屋里不存在阶梯,那棒棒糖也可以理解为,这一层与二层住的人不是同一个。

    否则也不可能特意弄得那么麻烦。还是说,阶梯是隐藏的?

    来到卧室。

    这里满布灰尘,床铺还是整整齐齐的,右侧有着衣橱,床尾过去是个桌子,再之后便是枯木所做的灯,枝头挂着花朵,花蕊则是光体。

    棒棒糖走到桌子边,上面放了面铜镜,一旁有着饰盒与花篮。

    这该是位女性的居住所。

    弯月形状的木梳就摆在桌面,注意到其身刻着文字,并且是熟悉的卡兰斯语,棒棒糖将木梳拿起。

    “梅瑞狄斯?”

    棒棒糖嘀咕,“好熟悉的名字。”蓦地恍然一悟,从包裹里掏出那把寒冰的钥匙。

    。

    梅瑞狄斯是谁?

    棒棒糖获得钥匙时其实也没有想太多。可是她在这里又一次看见了这名字,这一切不应该是巧合。这里是梅瑞狄斯的住所,而其在古尔兹之中也许地位不低。

    棒棒糖想起了那之前出现在眼前被黑雾包裹的人。

    会不会那就是梅瑞狄斯本人?

    那为什么又要将钥匙丢下,引领着棒棒糖来到此处。这里面必定存在着什么。

    跟三个月亮有关连么?

    一切都还是迷。

    棒棒糖陷入深思。

    一阵说话声却是从卧室外传来直入棒棒糖的耳中。说话声不大,可是在寂静无比的屋内,显得十分突厥。棒棒糖赶紧走出卧室,目光一投,一道背影直入眼中。

    棒棒糖心中一凛。

    她刚刚差不多走遍了这屋子的所有地方,根本没有什么人影,也不可能躲藏。这人到底是如何出现的?

    棒棒糖立在卧室的门帘前没有行动。

    望着那背影,抓紧了手中的权杖照明灯。

    那是个穿着浅蓝碎花裙的女人。长如瀑布散落,她坐在椅子上,不知背对着棒棒糖在干什么。

    棒棒糖想了想,开口道:“你是谁?”

    女人没有回应,仍旧在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你是梅瑞狄斯么?”

    没有反应。

    棒棒糖慢慢走向她。直到站定在其身后,女人依旧没有回头,她在织着衣服。

    棒棒糖记得这桌子上之前是没有篮子的,而篮子里更不会有那么多五花八门的毛线。女人垂着头,似乎全神贯注。

    棒棒糖伸出手搭上其肩。

    “梅瑞”话戛然而止,棒棒糖原本已经酝酿好的情绪,在触碰的一刻也化为虚无。她的手直径从其身体上穿过,这不是人

    而就在此时,女人停下了动作,缓缓回头。

    棒棒糖倒吸一口凉气。

    漆黑如墨的脸上,只有一双死白的没有瞳孔的眼睛,还有正朝着她咧嘴一笑的嘴。

    棒棒糖吓得后退。

    “噗~”

    眨眼间女人的身影消失。

    而桌面上残留着其编织的东西。棒棒糖视线一落,随后愣了愣,走到桌边拿起了那未织完的半截。

    裸的四个大字。

    棒棒糖有些不懂了。这时手中的毛线蓦地一动,顷刻间就在她手中散开随后化为一根红线。红色的线并没有消失,从她手中滑下落在地面,朝房间的某处缓缓移动。

    棒棒糖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直到到了书柜前,红线顺着边缘爬上停留在书柜的一层不断游走。棒棒糖上前查探,现这层的书籍都无法拿出。

    是机关。

    她一一尝试,在触碰第四本书时感觉到了一丝松动,于是加大力度。

    “咔,咔咔。”

    脚边的地板出现了一个小洞,而后小巧的铁盒从地面缓缓升起。棒棒糖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一把拇指大小的钥匙。钥匙十分的奇特。蛇形缠绕,钥匙尖端却是只鸟。

    这已经不是棒棒糖第一次见到蛇与鸟相缠了。

    她看着钥匙,这应该是出去的关键。

    明明之前十分想离开,但棒棒糖此时显得有些犹豫。

    这里面必定存在着什么秘密。

    是否要继续查探下去?

    也不知道会长他们到底有没有寻来。如果寻来了,棒棒糖可能也不用那么顾忌。

    此时被惦记着的一行人,还在努力的寻找线索。

    北溪三人下水已经过去五分钟。

    水面迟迟没有动静,消息询问也都没有回话。这让呆在岸边的三人有几分坐立不安。

    也不知道水下到底有着什么。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