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水晶石块有些年代了,可不像是最近才被破坏的。.m那缺口上有着斑斑点点,蓝色之中带有些许灰色,这是魔法力量用尽或者魔法阵被破坏之后会出现的现象。

    “难道是糖糖破坏的”一日就是一天带有几分期许。

    狸猫:“应该不是吧。有些久了,我们没有来到遗迹之前,这封印的法阵就应该已经被破坏了。不能以这个来判断糖糖是否途径了这里。”

    “而且”

    而且棒棒糖现在处于与他们不同的空间里,暂时无法联系。怎么也不可能会在与他们同一个的空间里破坏了法阵吧。

    “会长,你们来~”

    身后浮世绘的声音传来。

    几人不由得把注意力从微生墨手中的晶石上收回,朝着通道前方浮世绘立在三米处的石壁前,他让几人所便是在墙壁上。

    大步流星的走至身旁。

    他们视线落在墙壁左侧上,因为这里久经风霜,石壁上多是尘埃,大部分的内容已经被覆盖。但算清晰可见的一小部分,似乎是壁画。

    “能抹去么,灰尘~”罗生门询问。

    野外的这种东西,大多数的污秽不是他们想要清理就可以清理掉的。如果不是带有任务的他们便可随意处理。但壁画这种,实在不好说。

    浮世绘:“还没试过。”

    他一些画,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众人。总感觉是条线索。

    浮世绘伸出手在墙壁上一抹。

    如果可以清理,玩家直接用手就能拂去。当然也有需要特定任务道具的。但若是不行的话,会有两种情况。一是根本就不能进行清理,二是需要玩家接取到相关任务后才能触碰。

    浮世绘抹了一把,摊开自己的手一瞅,又和之前没区别的墙壁。侧头人,“弄不了。”

    一行人倒也没有失望。

    因为他们现其他的壁画有的会比较清晰。一一,唯有第二幅壁画是最完整的,只有一小部分被遮掩,其他的则是关键性的位置被掩盖了。

    就像是有的人故意而为之。

    他们聚在第二幅画前。

    “这是女人吧~”

    “长呢~”罗生门笑笑,“但在古代,有些部落或者异类种族的男人也是会留长的。”他们不能把想法固定了。因为那长的人是只有背影,壁画上没有特意描绘其穿着。而其又半坐于岸边,下半身皆隐于湖中,光从一个死板的壁画上来,性别还是有待确认的。

    几人比较赞同罗生门的说法。

    “这个湖也画得没有什么特色啊。”根本就不能从画上辨别是哪个湖。

    罗生门问:“会不会就是这个湖区?”

    其他人也没法回答。“不太好说~”

    壁画上的内容,其实对一无所知的北溪他们而言是会让他们觉得一头雾水的。特别又是这种,其他壁画皆模糊不清的情况下。

    “这个是什么”浮世绘指着壁画一角。有个图案,从刻画上来曲的生物似乎是蛇至于与蛇相对的,因为脏脏的黑色物质,根本就不知晓。

    这上面信息太少。

    他们也没有理清这湖区里为何有个通道,而通道之中,石墙上又为何有一堆壁画,上面的内容过于模糊,给的信息几近于无。

    再者,也没有人能知道,这些东西就跟棒棒糖的失踪有关。

    “去前面”

    这通道还是通的。

    他们决定去前面若是一无所获再回到之前的大门处继续研究那骨门。浮世绘跟一日就是一天先去探路,其他人则慢慢跟在后面。

    “总觉得事情有些不简单。”

    狸猫想棒棒糖消失的原因是个迷,而这片湖区比他们想的要神秘太多。不知道通道最终的目的地会是如何。

    “我也觉得。”从骨门那处开始一切都显得不太正常。

    其实遗迹里也没什么正常可言,只是这区域有些寂静的诡异。他们一只野怪都没有遇见。这其中到底有没有奎因的因素在,他们也不确定。

    眼下只有尽快找到线索去跟棒棒糖碰面。他们与奎因约定的两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时间不多,第三个月亮的出现对于他们来说至关重要。

    “会长,走不通。”

    前方一日就是一天回身对着他们,脸上带着失落。

    几人快步走到通道尽头。没想到左右两旁的树木砸了下来,不仅把墙压塌,连着通路都堵的死死的。大片的树枝与稀疏的叶子掩盖了前方的道路。

    似乎过去是道阶梯。

    “能够动这些树么?”

    树木层层相叠,也不知道玩家的技能会不会奏效。野外区域,有些场景摆设物品也是玩家的技能无法造成伤害的。

    浮世绘试着打出一道攻击。

    火球滚动砸落在最近的树干上,“噗”地一声直接燃尽。也没有树突然出现个什么血条。

    众人泄气。

    “打不动了。”

    北溪抿抿唇,说:“这片区域一定有什么可以触任务。”只是他们没有现罢了。

    这没有完全覆盖的壁画,被堵住的道路,还有那刻意设计过的骨门。一切联系起来,都在告诉他们,伯尔柏斯湖区这里,有着一个遗迹内任务。

    “我们回去。”

    眼前的路不通了,那么只能回去。他们还有一条路可以走。

    停至在伯尔柏斯湖边。

    其他人是一脸茫然的望着北溪。“不是回骨门那边么?”他们以为北溪所说的一条路,是骨门处。那才是棒棒糖留给他们的线索地。

    北溪摇摇头,“我要下湖探一下,你们把风。”

    “等下。”狸猫赶紧叫住人。

    “为什么下湖?这湖有什么?”

    他们平静的湖面,清澈又纯净。如果不是湖深,想必是能够见底的。这么一眼就连游在湖中的鱼儿都能

    这是个静谧又美好的湖。

    北溪突然这么说,难道就不打算给他们解释一下么?

    “没时间了。”北溪摇摇头,“浮世,阿墨你们跟下去。”

    狸猫张嘴,她也想下去。

    北溪望她一眼,“弓箭手在水里不方便作战。”机械师其实与弓箭手相似,只是北溪自身有着机械手套,枪击模式不行,还有近战模式。

    其实不是所有机械师都可以近战战斗。想要近战,机械师的机械手套必须满足最基础的物理攻击,以及防御。

    如果机械手套偏重于操控机械兽,那么机械师也是无法近战的。

    狸猫只能泄气。

    罗生门原本还打算跟着下去,结果她一听北溪说狸猫,自己也不打算开口了。默默立在湖边,人戴上道具后纷纷入水。

    作为狙击手的罗生门是不具备近战模式。

    他的机械手套,侧重的功能是提高攻击射与暴击,以及减轻武器重量。

    “罗生,他们到底为什么要下水啊?”一日就是一天还是比较讨厌在水里作战。他一个战士玩家,在水里极为笨重,北溪估计也是考虑到这点,没有点名他这个肉盾。

    狸猫,眼眸透着一样的疑惑。

    罗生门直接盘腿坐在岸边,渐恢复平静的水面,整理好思绪,便道:“我之前一双眼睛。”

    狸猫颇为惊讶。

    “在湖里?会不会是幻象?”

    也可以会是周围之物倒映在湖中的。

    罗生门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不会那是一双蛇瞳。”

    一日就是一天闻言探头湖里,清澈的湖水,北溪他们的身影依稀可见。经往湖底不断深入了。“要真有蛇,可就不好对付了。”

    蛇怪都很敏捷,平日6地上对上都让玩家感到苦恼。这在水里,度被削减,北溪他们要真遇见什么蛇boss,可就不好脱身了。

    “那对眼睛很大。”罗生门此时又道。他眉心微微聚拢,似在回忆。“我跟它对上之后,有一瞬间脑袋空白。回神过来,却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是幻象,不会那么真实。”

    “那瞬间,系统有进行提示么?”狸猫问。

    罗生门摇摇头,“没有。大抵也是这个,让我有些摇摆不定。”如果是真的存在的怪,对上它的眼睛后他有瞬间的无法动弹,按理来说应是怪的什么控制技,也算是被攻击了。

    可是系统没有给他提示,罗生门当时也在想会不会是幻象或者投影。可那眼睛,实在过于真实。就算是瞬间的事情,也让他难以忘怀。

    狸猫叹了声,随后也直接坐在他旁边。

    “那么等吧。”

    总会有答案的。

    一日就是一天耸耸肩,往罗生门旁边一坐,随后干脆往后直接躺下。闭目养神,并感慨一声:“诶~要不是遗迹,这湖区也是个睡觉的好地方啊。”

    两人笑笑,也没有给予回应。

    时间就在沉默之中一分一秒的过去。

    棒棒糖爬上巨树,顺着树干上的木梯上了树枝枝头的屋子平台。平台上什么都没有,可能之前有,但如今荒凉一片,谁又会去在意这点细节。

    木门并没有锁上,棒棒糖推开木门,一股腐朽味道和一屋子的灰尘迎面扑来,棒棒糖下意识就捂住了鼻子。

    她进去打了一圈,除了床铺,桌子外空无一人。这不是她第一个进入的房屋,不过最后的结果都一样,没有能为她提供线索的东西,或者说是人。

    棒棒糖走出平台,沿着木梯爬下去,落在巨大的树根上,顺着蔓延的根跳到地面。

    她有些失落。

    “这空间大概是没有活着的人吧。”

    同寻常的色调,棒棒糖总感觉她处于一个几百年前的空间。一片灰暗,连花草树木都没有色彩。

    死寂。

    只能如此形容。

    古尔兹的这片住所,房屋紧凑,溪流贯穿中央的道路。棒棒糖在残破的房屋间游走,继续寻找着有用的线索。

    绕过一所只剩余一根木头矗立的房屋,便是一道斜坡,棒棒糖顺着斜坡上去,到了顶处,现前方十多米远的地方有一座独立出的木屋。屋顶有根水晶柱旋转,四周被奇异的石柱围绕。那些石柱,隔着距离也能散的黑色雾气,带有丝丝缕缕的深蓝。

    棒棒糖握紧武器迈步朝那木屋走了过去。

    十几米的距离并不远。

    立在两根石柱中间,棒棒糖感受到了一股力量的阻碍,但是并不明显。她不由得退后一步,那股挤压身体的力量便烟消云散。

    视线落在左右两侧。

    石柱上雕刻着密密麻麻的图案与魔语。古老种族的语言,她并不懂。象形字很多,而棒棒糖也不想去胡乱猜测。

    有些图案像是魔法阵之中的星象。棒棒糖对魔法阵研究也不深,她所了解的范围也只是玩家的技能魔法阵而已。

    “魔力已经几近于无。”

    棒棒糖直径踏入石柱之间走进木屋的两米范围。这些石柱,可能会是一个标志,也可能只是用于阻碍其他人进入的一个相连的巨大魔法阵。

    不过现在,魔力已经变得微弱。

    那阻力只不过是瞬间,棒棒糖很轻易的就越过了那道屏障。

    木屋很大,有两层。

    沿边就有上第二层的阶梯。棒棒糖还是想先进一层探探情况。轻轻推开门,这里也没有什么阳光,灰暗又阴沉,棒棒糖时刻都是打着魔法灯的。

    她才刚进入木屋,头顶上的魔法灯突然“噗哧”一声,盏中火焰蓦地熄灭了,魔法灯失去力量,往下坠落。棒棒糖惊了一跳,连忙接住,而此时身后的木门出“吱呀”的僵硬声,“砰!”强硬合上。

    置身于一片黑暗。

    就算是棒棒糖也会感到不安。

    她抿了抿唇,摆弄手里的魔法灯,却收到系统的提示:叮,因区域限制,无法使用。

    区域限制?

    限制什么?

    棒棒糖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个情况。

    屋内安静的可怕,漆黑一片她什么也。不知是否是心理的作用,总觉得有什么人在。

    魔法灯无法使用,棒棒糖只能举起权杖。然而悲催的是系统提示她无法使用魔法技能,因区域限制。

    棒棒糖总算明白这里限制的是什么了。

    魔法。

    一个无法使用魔法的区域。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