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5章
    棒棒糖有一瞬间的愣神。

    手上传来的触感让她转不回思绪,脑袋处于空白状态。还没有等她回神,斗篷直接一落,便是骨头相碰的清脆声,她连忙后退,斗篷直接散落在地面,连着锤子与凿子一同落地,激起一阵尘埃。

    棒棒糖回神之后,上前一把将那棕色的破旧斗篷扯开,下面唯有一堆白骨,并且爬满了虫子。

    棒棒糖赶紧扔掉斗篷。“早就已经死去的人么”但是刚刚,这斗篷人的确拿着锤子和凿子在敲击着什么,那应该是活着的人才能做出的动作。几根白骨,如何拿得起厚重的锤子并且进行敲击呢?

    棒棒糖视线落在一堆白骨之中,她看见了敲击的两个工具,可是就在她注意到时,那石头所铸的钉锤与凿子,在顷刻间便化为了粉末。

    棒棒糖不知该如何去解释这种奇异的现象。而她本身也十分的疑惑,她自己所处的地方到底是哪儿?

    灰暗与死寂伴随的世界,有着让人感到压抑并心生恐惧的力量。

    棒棒糖感受到手心之中的冰冷,她垂眸看了看钥匙,如果这一切都有因可寻,那么就必定有果。

    钥匙的出现应该不是突然的,是那黑雾之中npc的故意为之。棒棒糖摩挲着钥匙,原打算就此离开继续向前,但余光触及到墙壁上,便不由得放下这个想法。

    她之前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斗篷人上,现在情况发生转变,没有了斗篷人的遮掩,她便能看清墙面那些紧凑的壁画。

    棒棒糖绕过那堆白骨走至墙前。并不是过于精致的壁画,但是棒棒糖大概能看出一二。

    “这里应该曾经是一个种族所居住的区域。”她看见了第一幅壁画上,身着怪异的种群手持着武器,而身边是他们所居住的房屋,应是木屋,房屋的形状并不是很特别。

    棒棒糖继续沿着壁画一路看下去,直至到了第八幅处,原本应该记载着这个种族之后发现了什么事情,但是墙壁上只有她看不懂的一堆凌乱的线。

    棒棒糖抬手触碰到墙壁,一阵金色光圈荡漾开来又是那股封印这个空间的力量。棒棒糖蹙眉,看着已经无法辨别原来模样的壁画,心想,这是人为破坏的。

    也许破坏这幅画的人不想让人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事情。

    棒棒糖不由得沉思,“恩泽之雨,部落举行祭天之礼,日月交替”

    日月交替?

    棒棒糖蓦地一惊,回到第六副画前。

    手触碰上墙壁无视那股力量的作祟,认真看了一会儿,微微退开。“这是三个月亮。”棒棒糖喃喃自语。

    “这又是什么寓意?”

    人群跪地,手中举着长布,而他们头顶处有着三轮不尽相同的月亮。棒棒糖如何判断是月亮呢?

    这三个以三角形排列,顶端处是一轮圆。太阳可圆,月亮也可圆。原本她想的是太阳,紧接着从左侧下来,那太阳出现三分之一的空缺,再之后便是弯月。

    棒棒糖一开始是以为这暗示日月交替。

    可是人群之中,前方三人举着类似长布的东西祭天,而后方四人举着火把,再之后她现在仔细观察后,发现顶端那轮圆圈之中,有着极淡的其他图案。

    那是一只不怎么好看的兔子。瘦小,甚至可以说畸形。

    对于古人的绘画能力,棒棒糖也不给予评价,反正她认出了那是兔子。在多数古人眼中,月亮是与兔子挂钩的。

    这的确是三个月亮。

    棒棒糖想起奎因提及的那三个月亮的事情。

    “会不会有什么挂钩?”

    难道这壁画上所雕刻的人群是居住在这座岛上的居民?

    棒棒糖不由得从头开始仔细看。她其实对于这些是没有什么耐心,刚刚大致浏览了一遍,她以为这种难度的任务,线索不会那么明显。

    但事实上,是她想的太过复杂。

    第一张图描述的除了房屋之外,还有几笔带过的一只奇怪的鸟,棒棒糖想,这是不是在暗示着什么?

    第二张,明显是一个湖泊。湖泊边坐着一个女人,只绘了一个背影,女人捋着头发,下半身隐没在湖中。而其背影一侧,绘了一个圆形图案,图案里是蛇与鸟交缠。

    棒棒糖刚刚没有细想,只是看了一眼便略过。她猜不透这幅画表达着什么。接着第三幅,女人在天,一行人在地,其中有人抬着棺材,跪于地面。

    第四副,大火熊熊燃烧,人群置身之中。此时天空出现一轮圆月。

    第五幅,而后大雨磅礴,女人再现,人群匍匐在地,第二轮月亮再现。

    第六幅,当三轮月亮一现,捧着长布对天,他们举着火把,看似在举行祭天之礼。

    第七幅,一女人位于火堆之上,其余人则立在一侧,手中举着火把。此时那三轮月亮位置颠倒。

    第八幅

    一片凌乱。

    棒棒糖不知后面到底发生了事情。

    也许这里成了一片废墟,与后面发生的事情有着关系。棒棒糖视线落在第七幅上,女人立于火堆,头顶上的图案鸟张着嘴,蛇盘着身体。这寓意她并不懂。

    但是直觉告诉她,这是至关重要的线索。

    棒棒糖知道自己不能再做停留。

    三个月亮。

    如果壁画上是真的线索,那么当第一轮月亮出现时必定会带来灾害。棒棒糖不知道她自己有没有理解错,所以为了求证,她必须要继续往前。

    不仅是为了离开这里也是为了找寻真相。

    她怕之后出现什么意外导致壁画消失,于是特意拿出了一本魔法书。

    抽出笔,从第一幅画开始沿着雕刻出的痕迹一一再次勾勒。当然,魔法笔并不会在墙壁上画出什么,书籍所带的笔,只是用于记录,而记录下来的内容,则会自动显在空白的书页之中。

    为了方便玩家外出记录,除了魔法笔之外,现在也多了这种用魔法记录信息的书籍。。

    可以将一切记录。

    棒棒糖收回书沿着这条通道往前。走了没有几米,便到了拐角,拐角后是一处阶梯,一边是草木,一边是石墙。石墙为右侧,棒棒糖走上阶梯,发现墙壁上刻着两只鸟。略微思索了会儿,她继续向前。

    台阶不多,因为很快又有拐角。拐过去,只有四层台阶,棒棒糖大步走过,前方只有一条长长的通道,通道左侧是墙,右侧是破损的石柱,无规律交错。她一眼望去,便能看见尽头那所堵住了前进道路的石门。

    棒棒糖迈着步子准备朝目标走去。

    刚迈出一步,身侧传来“嘶嘶”的声音,棒棒糖权杖一抬,攻击迎头而出,那身影正好扑来扑,直接撞上白光。

    “滋滋。”

    烧焦的声音不断响起。

    棒棒糖侧身低头,扑来的怪被她直接秒了,地面只有被烧焦的尸体。是蛇

    棒棒糖握紧了权杖。

    耳畔边已经被蛇吐红信子的声音全权占据。她微微抬头,只看左侧的墙头不断涌出了蛇,体积有大有小,颜色五彩斑斓,棒棒糖看得眼花。

    此时右边石柱缝隙里也钻出了几条体积极大的蟒蛇,棒棒糖看了看身后,便是台阶,此时也是有着不少蛇在对她吐着信子。再看看前方,仍尽是各色各样的蛇。

    棒棒糖无路可退,唯有凭己身之力将之清除。

    “真是许久没有单独面对这么多的怪了。”棒棒糖突然自我调侃了一声。

    她也可能也快忘记了,一个人清野是什么感觉。自从竞技赛后,但凡出门必是跟团。作为传说组的第一牧师,团队副本是一定要参与的。

    而棒棒糖也是习惯了只为众人加血的定位。

    她打出神圣冲击,将领先的几只蛇弹开,因为这些蛇等级较低,血量也少,没有想到有两只直接被秒。

    牧师可不是魔法师弓箭手那样的输出。

    尽管棒棒糖走的是暴医路线,但是群技上牧师跟其他输出职业比稍有逊色。

    棒棒糖对蛇还是有几分惧怕。

    不过眼下她除了以自身硬抗伤害外,还真没法选择。前后无路,棒棒糖也不想动,立在原地,蛇缠绕其身,她便是一道攻击下去。数量极多的怪对她造成了攻击,血量自然是要减的。

    只看一阵白光一闪便是一群烧焦尸体。棒棒糖头上血量才下去,便在瞬间又回满。她攻击是牧师玩家里最高的,棒棒糖自身清怪也是有效率的。

    两分钟不是很长。

    蛇群给了她几十万的经验,只能说并不是太多。棒棒糖搓了搓手臂,鸡皮疙瘩是泛起来了,毕竟游戏那么真实,那些蛇冰冷的身体,还有那很迷的触感,让棒棒糖也是感到恶心并且害怕的。

    她只是属于很理性的人。

    就算害怕,也不会大声尖叫出来。

    看着地面在逐渐消失的烧焦尸体,棒棒糖发现她神圣攻击下去,这些蛇的身体会出现黑雾。

    神圣驱逐黑暗,而这黑暗自然也不会只包括魔物。但凡弱小的黑暗之物接触光明力量,两相碰撞,前者便会被烧尽。

    棒棒糖想,这些蛇是不是属于暗黑区域的生物。

    亡灵,地狱

    要知道并不是魔物才代表着纯正的黑暗。

    带着疑惑,棒棒糖朝不远处的石门走去。通道里的怪已经一波清理,应该不会再出现怪了。

    棒棒糖比较放心,于是大步快速走去。停止石门前,她检查了一番,在一侧墙壁上发现了机关。

    石门震动,缓缓向上打开。

    沙子落地尘埃纷飞,棒棒糖微微退开几步石门才到一半,便有一股味道迎面扑来,棒棒糖连忙捂住鼻子。

    待石门完全开启没有一丝灯光的入口显得有些漆黑。棒棒糖将魔法灯拿出,打开开关,魔法灯自动浮于她的头顶,棒棒糖走了进去。

    刚到门边,便踩到了硬物,随后“砰”地一声,尸体倒在她面前,白骨散落,头盔从她眼前滚开。

    棒棒糖忍着不适,跨过尸体,魔法灯的光芒将四周照亮,棒棒糖环顾这小地方,只是个不算宽敞的空间,但的确存在不少的尸体。

    他们装扮看起来很简陋,如果作为士兵,那么应该是棒棒糖见过最简陋的士兵了。要么只有一个头盔,身着布衣。要么就是只有件看起来十分朴素的“盔甲”。也许连盔甲都谈不上,只是胸前有块铁罢了。

    这里看起来似乎有过一场打斗。

    棒棒糖没有在尸体里发现两个不同的穿着,也许他们是在互相残杀?

    她例行检查了每个角落。

    因为往往会有什么线索存在。

    角落与墙面倒是没有什么机关或者线索,眼下这区域内唯一想要寻找线索的地方只能是这些尸体了。棒棒糖打着灯仔细看了一下,确认尸体上没有什么虫子后,才蹲下开始细看。

    衣物被腐蚀的差不多了,也只剩下几块破布还有一堆白骨。棒棒糖推开白骨,发现白骨下有着一块令牌,蓝黑色的令牌上铭刻着一只鸟。

    棒棒糖拿起令牌。

    叮,你获得。

    :是古尔兹种族部落的勇士所携带的象征身份的令牌。有的寓意。

    “古尔兹?”

    就是壁画上所著的那些人群么?

    棒棒糖看着令牌上的鸟类图案若有所思。那壁画上的鸟翅膀极大,而这令牌上的鸟,突出的重点是在于三个头。

    不知道这其中是否有着深刻的寓意。

    棒棒糖觉得还是要研究下去。她走到其他尸体边,在两具白骨下发现了同样的令牌。

    来到角落一边的白骨处,棒棒糖细看时,发现这具尸体的穿着与其他的尸体不一样,于是多了份心眼。

    白骨是倚靠在墙上的,棒棒糖轻轻捻起破旧的衣服一角,撩起后,“咣当”一声,一块东西直径落了出来。

    棒棒糖拾起。

    叮,你获得。

    :持此令牌者,可随意调遣古尔兹部落的战士。此乃神明赐予使徒的身份象征,唯神官者可拥有。他人使用,则必会引发天怒。

    “这是神官?”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