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天桥直达岛屿,而两旁没有任何的围栏,更重要的是那两边漂浮的像极幽灵的怪物,看起来似乎是可以攻击玩家的野生怪。???????w书w?w··com

    这种情况很明显。

    他们若是要上桥,就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否则一旦脱离桥面掉落至那无底的深渊,便是一次死亡。他们还不清楚,像这种遗迹里死亡是否还能重新复活。一般来说,有的遗迹允许,而有的大多是不能复活,一旦出现死亡,就会被直接送出遗迹。

    活动的遗迹对玩家比较宽容,野外的遗迹也分高低,低级的则会允许玩家复活一次,高级的地图玩家进入便只有一次机会。

    那桥并不宽,甚至可以说狭窄,若是并排的话可同时容纳三人。在这种情况下,三人已经算是极其狭窄的,因为他们还需要考虑输出时的空位。

    “怎么过?”

    浮世绘看向其他发呆的人,他们不可能停下脚步,这次是抱有目的地来的。

    北溪将遗迹的地图打开,目前只给了他们台阶,桥以及对面浮空的岛屿,其他的区域还是一片空白。需要玩家自行发掘后,地图上才会显示。遗迹的每一个场景都有一定的意义,那桥下是无底之处,但也只是从表面上来看。

    北溪觉得没必要太过担心。

    “直接过就行了。”

    她说完,抽出武器直径踏上天桥。几人紧接着上桥,纷纷拿出武器戒备。两旁没有栏杆或者防护的魔法屏障,让他们多少有几分不安。

    两人并排,左右照应。当他们踏上桥之后行走了三米,那两旁的幽灵怪便纷纷朝他们扑了过来。一日就是一天对着面向他恶狠狠扑来的一只灰袍怪横斩出一道剑气,却不想剑气直径穿过其身体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一日就是一天愣了一下,那幽灵已经在他愣神间从他的身躯穿过,造成了沉默。

    “咦?”罗生门惊讶出声。

    他的伤害也没有作用,但是浮世绘跟棒棒糖出的攻击都打在了幽灵身上,造成了伤害。

    那些幽灵的独眼眨了两下,两手突然燃起青色火焰,火焰形如利爪,它们破旧的袍子舞动,露出半截骷髅。

    :遗迹之地的亡灵,是由死去人们的怨气汇集而成的怪物。

    一百三十级,血量821430009,技能:鬼火,沉默之击。对物理攻击免疫,神圣属性技能可造成两倍伤害。

    “这是物免怪啊。”狸猫无奈,放下自己的火焰弓箭。他们这个队伍物攻职业比较多。机械师也算半个物攻,只不过因为技能的原因还是没法对这怪造成伤害,他们只能靠浮世绘跟棒棒糖进行攻击了。

    棒棒糖是神牧,对于亡灵属性的野怪伤害都很高。她本身攻击也不低,两人配合下很快将游走在他们旁边的夜巨魔清理掉。

    “你说跳下去会不会死人?”一闲下来,一日就是一天就忍不住开始找人闲扯。

    狸猫瞥他一眼,“你可以试试。??壹看书要不我帮你一把?”

    一日就是一天连连摆手,“我就是说说哈。别当一回事。”

    北溪和罗生门将自己主魔攻属性的机械兽召唤出来,帮忙着进行清理。但是由于桥过于狭窄,两人机械兽体积也不小,最终出来了十几秒又给收了回去。

    幸运的是桥不是太长,很快他们安全抵达了岛屿。这算是他们进入这个遗迹之后的第一张地图,不知道这遗迹是只有这个岛,还是说岛中另藏有乾坤。

    叮,你发现了。

    “聚灵?”

    踏上岛的一刻众人纷纷收到了来自系统的提示。在天桥上时,远处就看见这座岛一半是岩石一半是树林,他们以入岛立在平地,前方有着一座木桥,桥下流水不知源头何处,也不知流向何处。他们上了木桥,桥尾两头立着石像鸟,色彩艳丽,头有四根羽毛,皆是不同颜色。不知这石像鸟象征了什么。

    过了木桥,是石板小路,两旁有稀疏的草木,还有奇异的蘑菇以及怪异的半圆体。他们都是养成野外小心谨慎的习惯,一个个也不靠近,就在旁边看了一会儿,也没人知道来头,但是总觉得这些东西在路边很抢眼。

    “不是怪吧?”

    罗生门收回机械兽,“不是,没有探测到生命迹象。”

    “可是我刚刚看见里面有东西一闪一闪的。”棒棒糖瞪大眼睛,她是不会看错的。

    狸猫看了看周围,然后再看看眼前这半圆物,表面上有着斑斑点点,顶端有两个圆形触角。憋了一会儿,狸猫说:“这是不是灯啊?”

    棒棒糖:“哪儿看着是灯了。”

    “你刚刚说一闪一闪的。”

    “对啊,就有光在闪。”

    狸猫挑眉,“那就是灯了,不信你直接把手放上去。”说完便跟上往前行走的北溪两人。

    后方传来四人的议论声,随后脚步声靠近,棒棒糖跑到狸猫边挽着其胳膊就问:“阿狸姐,怎么知道是灯?”

    “猜的。”

    “猜的?!”棒棒糖半信半疑。一日就是一天凑上来,“怎么可能猜那么准。说吧,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毛一样的?”一脸坏笑。

    “就是猜的。”狸猫给他一白眼,“骗你们没好处。”

    浮世绘:“那东西怎么看也不可能是野怪,你们两个能别纠结拿玩意儿了不?”

    两人哼哼一声不说话了。

    罗生门在浮世绘旁边抿唇笑了笑,“都是好奇心旺盛的家伙。”

    一行人跟着北溪微生墨两人一路沿着石板路前进,很快他们进入了密林,在林中发现了一个洞口。这洞口并不隐秘,甚至可以说就在密林的入口过去几米。

    洞口深处发着青光,是岩石堆积成的,下方有着巨大的牙齿成排并列在左右处,一张巨大的蜘蛛网挂在整个洞口,乌黑的蜘蛛在不断行走。

    浮世绘举杖,火球在半空旋转直落在蜘蛛身上,瞬间点燃了其身下的丝网,蜘蛛抽搐了几下,身上冒着青烟缓缓掉落在地,而蜘蛛网也被清理干净。

    “这么容易被秒?”浮世绘倒有些诧异。看这情况,蜘蛛应该是守护洞口的野怪才是,原以为会是精英,却不想一个普通的火球攻击就秒掉了。

    “惊讶什么走吧。”棒棒糖推了推他,一行人入了洞穴。

    刚入时,两旁是深绿色的晶体,镶嵌在墙壁上透着暗光,晶体上还有着蜘蛛网。走了没有几步,地面便尽是粘稠的丝线,一踩上去,他们还需要花点力道才能抬脚继续前行。

    一日就是一天默了一秒,“我说,咱们是不是进了个不得了的地方。”如果出现怪,这些存在于地面的丝线绝对能限制他们的行动。

    “我只觉得味道好重。”棒棒糖揉着鼻子,空气里弥漫怪味,但她也形容不出来,只觉得十分刺鼻,让人鼻头泛酸,呼吸困难。

    再往里深入,蜘蛛卵缠绕丝线挂在墙壁,落在墙角,森森白骨与银丝缠绵,绿毛蜘蛛偶尔快速蹿过,让人心生警觉。

    这个洞穴似乎不深,也没有众多的分叉路,踩着粘稠的地面,约深入了五十米左右,一路上出现不少的绿毛,红毛蜘蛛,但都被他们直接秒掉。

    很快,前方是一个转角,众人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隔着三米距离,他们就已经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嚼碎什么东西的声音,格外响亮。

    北溪走在前面,抬手示意他们放轻脚步,她靠在墙上,尽管墙面都是蜘蛛网,但北溪看起来并不在意。贴于墙面,随后慢慢探出了头。

    烛光映照下,那盘丝密集之处没有任何的声身影,唯有一道不知从何处投出的巨大身影落在前方的墙面上。

    而那倒影,只有一只八爪蜘蛛。

    北溪直接走出,绕过拐角。后面的人见她大大方方的走出,心想看来是没什么情况,于是也纷纷走出。拐角之后也便是尽头,尽头依旧有密集的蜘蛛网,而白骨顶上的烛火摇曳,眼前墙壁上的身影是从什么地方被灯火给映照出来的?

    他们并没有看见什么身影。

    墙壁上的蜘蛛的爪子在舞动。

    浮世绘走到烛火边看了看,随后抬手遮住火光,只看墙面上再也没有巨大蜘蛛的影子。他松手,烛光映照,而那庞大的黑影便浮于墙面。

    “要么是烛火有问题,有么就是真的存在这只怪物。”

    可是现在他们所处的地方,并不宽阔。如何能容纳得下这庞大的身躯。

    “墙有问题。”一日就是一天双手一抱得出结论。

    “为嘛?”

    一日就是一天下巴一抬,“男人的直觉。”

    狸猫几人失笑。笑过后,罗生门便道:“我觉得今天一日的直觉还算准确,要不看看墙上有没有什么机关?”

    北溪笑道:“可以。”

    棒棒糖也说:“要真有,估计一只大蜘蛛就出来了。咬死一日!”

    “喂喂喂,怎么说话呢?”

    “哈哈哈哈。”

    一阵笑声后。微生墨与浮世绘走到墙前,将墙下的白骨挪开,随后隔着蜘蛛丝在墙壁上摸索起来。

    “要是我,会觉得恶心。”棒棒糖倒也不怕蜘蛛,只是看着觉得恶心。真要打起来,她可不会害怕得哆嗦在他们后面。一般来说,她是在他们前面的那种人。

    两人摸索了一会儿,浮世绘转身甩了甩手,拿到棒棒糖面前笑道:“闻一闻啦。”

    “滚。”棒棒糖打开他的手,“臭死了,有味道诶。我去,我终于知道什么味道了。”棒棒糖捏紧鼻子,嫌恶道:“好像臭水沟的味道。”

    “哈?”浮世绘闻了闻,“还好吧。我觉得挺像那个蛋糕的味道。”

    这话一出,受到几人绝望的眼神。

    “我发誓以后都不碰巴奇洛了。”棒棒糖悲嚎一声。

    微生墨一边擦拭着手一边走到北溪旁边,“没有机关。”北溪看他反复擦着手,味道还是有停留,想清除估计需要水清洗。

    “不过那墙是空的。”

    一日就是一天眼睛一亮,“你们看我就说那墙有问题吧。”

    棒棒糖看他那么兴奋,坏坏一笑:“那一日就辛苦你啦。”说完,把人往墙壁一推,“上吧,一日大力士。”

    一日就是一天望着面前密密麻麻的蜘蛛网,回头还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六人都是一脸笑意。“一日,怕了?”浮世绘嘲笑。

    一日就是一天给他一白眼,怕你毛线。

    抽出腰间的长剑,摆出攻击姿势。“你们都退开点啊,我怕自己用力太重,到时候小石块砸你们脸上。”

    后方响起异动。

    一日就是一天还没有行动,回头看了一下,顿时黑线。

    这群人竟退到了拐角处,这距离会不会太远了?

    “你们”

    “快啊,别浪费时间了。”棒棒糖催促。

    北溪也摆摆手,让他赶快弄。

    一日无奈,回头,握紧了手中的剑,大喝一声就往墙上一斩,他们只看一道白色剑刃斩落墙壁上。

    寂静几秒。

    一日就是一天直起身体,看着没有任何反应的墙壁,摸着后脑勺回头,尴尬道:“没反应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们,我们问谁呀?”棒棒糖笑嘻嘻的说。“是不是你没用力打?”

    一日就是一天:“那我再打一次。”

    一般来说,游戏里这种场景的物体,玩家的技能都能造成攻击,野外的话不管什么都是可以粉碎的。

    这是为了真实感。

    一日再次对着墙壁打出技能,剑刃如螺旋,连续着几下打在墙面上,造成深深的痕迹。可是那墙壁没有任何反应。

    微生墨还在擦手,淡淡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感觉应该不是特别厚才是。”

    一日顿感压力。

    难道他战士的直击没有威力?

    “算了,要不你们一起出个攻击?”他回头提议。

    一行人没反应。

    “我说你们,总不能体力活都让我来吧。”不由得咬牙切齿。

    突然,说完后他发现几人表情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干嘛?难道我说错了?”一日就是一天瞪大眼睛。

    棒棒糖抿着唇角,伸出手指指向他后方。

    “一日回头看看,有惊喜噢~”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