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2章
    直至几乎摧毁了树木。魔物终于停下了攻击停顿在罗生门的身侧。两人之间的距离只有半米,明明抬手可触,那魔物的眼睛也落在罗生门的那个方向,可是偏偏就像是看不见他一般,仿若罗生门是眼前的空气。

    尽管几人心中充满了疑惑,但魔物并未离开,他们也不能贸然大幅度的行动或者出声。北溪蹲着身,微生墨在一旁缓缓抽出匕首,看向她。

    如果这魔物不离去他们就无法行动。看他那四处张望的模样,似乎是确信这里有着什么人类,可笑的是他寻求的猎物就与他近在咫尺,他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这看起来的确滑稽甚至有些怪异。

    微生墨拿出了武器,其意便是他出去将这魔物拉开,而北溪他们则尽快逃离这里。

    这魔物等级不低。他们也没法猜测出魔物的等级。块头大的魔物也不一定都是领主,而体积的也不一定的都是怪。

    想起之前被微生墨一击毙命的食魇,棒棒糖他们也不敢轻易行动。北溪对微生墨摇了摇头。

    而这时那魔物的身上不知何处发出一声尖锐的哭声,随即巨翼一震。北溪见况,“走!”

    不敢多做停留,当那魔物起飞之刻,北溪提速大喝一声,于是所有人拼了命的往草丛的深处奔走而去。

    一日就是一天不太懂为何现在又能跑了,但是后方传来“轰隆隆”的爆炸声让他明白,不跑估计就要成魔物手下的亡魂了。

    一段距离之后,那魔物并没有追来。北溪停下,众人也随即停下。“安全了?”浮世绘询问。

    北溪环视周围,草丛中传来“沙沙沙”的声音,应该是有其他的低级魔物在游走。“应该是,那魔物自身所能看见的范围有限。”

    “所能看见的?”

    狸猫:“那魔物是沙利对吧?”她看过记载,但并不知道长相。也不知北溪是从那本书里得知这魔物的,似乎比她还要了解。

    一日就是一天问:“什么沙利...又是什么魔物啊。”

    “多去看伙子。”

    棒棒糖黑线看浮世绘,“那你又知道是什么东西么?那个沙…眼睛怪。”

    “魔物啊,你觉得还能是什么。”

    棒棒糖鄙视看他:“谁不知道是魔物…”

    “会长,那魔物到底怎么回事啊,为毛我离他就那么一点距离他都像看不见我一样,根本不攻击我。”一日就是一天着,用手比划了一下当时的距离。他要是再过去一点,直接就能触碰到魔物的靴子。

    “盲区。”北溪无奈,“图书馆有本书,在最顶层,关于魔物的记载又详细又多,你们真该花时间去看看。”

    “顶层…那要累积图书馆声望到什么时候。”一日就是一天翻个白眼,又道:“那魔物翅膀上眼睛多的数不清,怎么就看不见我们了?”

    “沙利这种魔物视野有着盲区,而这盲区便是它的三米范围之内。只要在它的盲区之中,它的嗅觉与感官都无法察觉生命体的存在。”

    “所以真是瞎子?”浮世绘哈哈一笑。

    “他眼睛看不见东西只是限于近距离。远距离的话,比任何魔物都敏锐。”所以哪怕当时它极快从众人头顶掠过,可最后还是倒回来搜索了一番。沙利的远视距离是很大的,但一到了近距离,无论离它多近,这魔物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那翅膀上的眼睛被称为,是沙利力量来源。这魔物技能很多,后期时会出现在魔物攻城的队伍里,是很可怕的存在。

    “难怪刚刚离那么近都没反应…”

    “那现在没问题么?”棒棒糖有些疑问,他们离去时那魔物可是飞上了天空,与他们相隔那么远,那不是很快就能追过来?

    狸猫:“它远视也是有范围的。我们已经出了范围,没事。”

    “那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一行人只顾往草丛深处奔跑,现处于昏暗的环境,四周又尽是“沙沙”的声音,渐渐离他们很近了。

    北溪打开地图,“放心,还处于镇边缘,到不了什么地方去。”

    这话一落,草丛间的响动更大,几人掏出武器,棒棒糖拿出魔法灯权杖顶端的纯白宝石闪烁光芒。

    神圣的气息散开,灯光一照,那些冲出的黑影被这突然出现的圣光吓了一跳,纷纷跳回草丛之中,然不过五秒,再次凶恶的扑了出来。

    嘴中发出奇怪的叫声,它们瘦,凶恶,尖耳大眼,爪子极利。这是常见的低级魔物,在黑暗纪年还没有降临时,玩家所接触的副本里的黑暗生物差不多是这样子。

    没有什么威胁。

    浮世绘一个大招下去几乎大半被秒,其他人再出个招,将残血收尽。

    北溪很快理清了路线,将地图锁定,对他们道:“往这边走。”

    往左侧一直走,就可以走出草丛,现在后方不知道还是不是安全的,北溪也不打算回到原路,继续按那个路线走。

    现在外面太过危险,总觉得很容易遇见高等级的魔物。可惜北溪他们没有时间浪费在魔物身上,她的任务的时间是很紧迫的。

    出了草丛之后他们来到了溪边。

    可惜溪早已干涸,里面散落着不少白骨,此时有几只魔物背对着他们在前方的坑里围成了一个圈,低头啃食着什么。

    细细看去,狸猫低声道:“它们在吃鹿。”

    游戏中的野区除了可打的野怪,也有不可打的平常动物。鹿,这种生物并不少见。现在这地方方圆百里都被魔物侵占,花草树木逐渐凋零,至于无辜的动物们,只有两个命运。要么被魔化,要么就是被吃掉。

    “如果我们不加紧升级变强,那最后的命运跟这只鹿没什么区别。”棒棒糖抿了抿唇。

    那些魔物听到了话声。

    啃食的动作一顿,纷纷看向身后的不速之客。人类!

    眼中的不怀好意与兴奋十分的明显。其中一只扔下那血淋淋的鹿腿,发出尖锐的声音,直扑他们而来。

    狸猫举弓,箭支凝聚再一脱手,箭支极速飞出没入那迎面而来的魔物额头,再顺着贯穿后面紧随而来的另一只魔物心脏。

    箭支附带灼伤,秒杀。北溪举枪把剩下的两只也给轻松灭掉了。“真是诠释了什么叫随处可见。”

    他们一路上看见的都是魔物。

    “也不知道这次的目的地附近,魔物数量会不会很多。”要是数量过多,他们还需要花时间清理魔物,那样实在有些浪费了。

    “我们现在距离阿顿城还有多远?”

    北溪:“很远…”

    一行人无奈。“那咱们得加快速度了。”

    顺着干涸的溪加快赶路,很快他们出了那城镇的范围,终于从浓郁的黑雾里脱身,眼前一片空旷,空气也较之好闻了些。

    众人召唤出了坐骑,远离了那黑柱,他们又可以再次乘行飞骑赶路。若是靠走或者跑,这距离估计要花上一天……

    乘风飞行,很快与后方的黑柱拉开了很远的距离。浮世绘收回视线,到底还是有些在意那黑柱是什么东西。毕竟是在不列城出来百里的地方,具有很大的威胁性。

    “会长,你知道那黑柱什么鬼东西不。”

    北溪在前方淡淡回了句,“不知道。”

    一日:“我觉得肯定是什么用于扩散魔雾的,你们忘记了竞技场上空那砸落的黑柱子了?”

    浮世绘听他这么一,倒也觉得在理。心想着等北溪任务完成之后他再拉着其他人过来探索一番。

    便趴在坐骑上,等着到达目的地。

    这一行便长达一个时之久。

    中途他们有过停歇,大多数是因为魔物的关系以及天空时而出现的异象。出外冒险是很耗时间和精力的,北溪他们飞了挺长时间,略有疲惫感。

    降落在灵都附近时,一日就是一天便提议休息几分钟,于是众人就在灵都几十米外的草地上短暂休息。

    空旷的地区虽少有魔物出现,不过不代表这么偏远的地区会没有。

    狸猫跟浮世绘在清理怪,其他人则进行体力补给。这么长的路程,消耗的可不仅仅是坐骑的体力,玩家自身的体力也会随着时间一点点减少。

    “那里就是灵都么?”棒棒糖望着远处高高低低的建筑群,看起来范围很大。

    “灵都是不是一个城市啊?”一日就是一天问。

    “灵都只是一个区域。而这个区域内有很多的城市,我们所需的阿顿城处在灵都这个区域的西北方。”

    一日就是一天倒是听明白了,“那遗迹具体在什么位置?那个城市之中?”

    “不是,在阿顿灵舍河附近。”狸猫走了过来,换罗生门上去帮忙清理,她掏出体力面包,停在几人面前。

    一日就是一天哭笑不得。“我去,那你们直接在什么灵什么舍河不就得了,还那么多名字。”

    狸猫笑笑:“我直接在阿顿灵舍河,那你知道这河的具体位置?”

    “不知道…”

    “那不就得了。卡兰斯这些地图分的又细,这地方那么偏,我了你也一头雾水。反正你就只要知道咱们离目的地不远了。”

    “好吧。那等会儿咱们是要从城市里去到那什么河?”

    “是阿顿灵舍河。”棒棒糖在旁边提醒。

    一日就是一天翻个白眼。“在我眼里,河都是河,没区别。”

    “狡辩。”

    “什么狡辩我实话啊。大姐,你不觉得河啊山啊都是一毛一样的么,还偏偏非得取个不一样的名字。卡兰斯的地图是能把我看昏的那种,真,别跟我名字,直接就河,好吧。”

    “明明就是你蠢。”

    一日就是一天黑线,“是不是想干架?”

    “你跟女生计较?”

    “你是女的?我看不出啊。”

    “我看你活得太久了…”

    “来来来,我活那么久只求一死。”

    北溪看两人拌嘴,忍不住笑了笑。一旁微生墨轻声问:“能确定是任务目的地么?”

    北溪摇头,“不能。我没什么头绪,只能碰碰运气。”

    “之前那母体没有给你提示?”

    北溪一想到这个也无奈,“她让我问罗杰达尔。”可是那天之后,这npc的不知到了何处。而任务之中也并没有侧重提示北溪去询问他。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因为罗杰达尔本身的有着游离状态。

    这种的npc,不仅智商高有自己的一定思维,且还会凭着自己的想法去做某些事情,而他的行为是不会被系统阻止的。

    除非危及到玩家本身利益,系统才会给予惩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北溪那天离开的急,倒是将这事情给忘了,等记起来时罗杰达尔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北溪却不知道要如何寻找。

    在没有任务指引的下,玩家寻找npc几乎是白费力气。

    微生墨:“如果这遗迹不是任务地,还有其他的目标没?”

    北溪摇摇头。线索太少,她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遗迹之地可能存有这种果实的。

    “如果这处不是,我倒有其他的建议。”

    北溪看他,嘴角不由得上扬。

    “会长,差不多可以走了。”罗生门跟浮世绘已经把其余的魔物清理掉,前方没有了魔物,他们可以顺利进入灵都范围,至于阿顿城还距离他们多远,这也没法计算出来。

    北溪只知道,可能还需要花上二十分钟左右。灵都是由很多大大的城镇组合起来,而在游戏中,可不要瞧一个或是的范围。

    一行人立即动身。

    前方天空云层很厚,偶有什么闪电出现,他们先要进入区域探探情况后,才决定要不要乘坐坐骑。

    进入灵都的标志便是路口处具有象征性的石像,。

    这是灵都才具有的石像,有着神明化身一。只可惜,现在石像的一部分已经被破坏。

    往前继续行走,左右两边是住房,不过现在只是一堆废墟。

    “被破坏得好严重。”

    “这里估计也没有什么活着的人了。”

    城市已毁,那曾经住在这里的人又去了什么地方呢?·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