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1章
    北溪反应过来时,眼前已经被黑暗完全遮掩,除了黑暗便再无其他。她听不见任何异动,耳边也没有了魔物们的嘶吼声,北溪就像是一个人立在此处般,她尝试着呼唤了一声,却无人应答,仿佛突然被孤立了起来。四周没有光,没有路,没有树,她抬手想在黑暗中摸索。她记得自己的身边有着微生墨和棒棒糖,只是手触及的除了一片虚无便什么都没有。她的身边空无一物。

    北溪这样想着,收回了自己的手静静的呆在原地。此时的她,比以往还要冷静。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慌乱,甚至一点害怕的情绪都没有。这种情况,她其实遇见过。以前时,她与朋友组队刷野,恰巧就遇见了这类似的情况。

    他们遇见了食魇。一种只能隐匿在黑暗之中会对玩家突然袭击的中级魔怪。它以自身为笼而制造成片的幻象令玩家们迷失在幻境里无法脱离。而这时,四周的怪则会开始攻击玩家,如果是高级魔物,玩家几乎是百分之百死亡。它这个技能,是大范围的幻术,不同于控制。玩家很难察觉到自己是身处在幻境之中,到死为止都不能走出。而这种幻境是根据玩家的想法进行变化,时而真是时而虚假。唯有心志坚定之人才能轻松走出幻术。有敏锐观察力的人,则能将魔怪找出并且一击致命。

    北溪处于黑暗的包围圈里,寂静无声的氛围格外的诡异。她不由得开始集中注意力,若是仔细去发现应该可以察觉,那一缕接一缕从身上流窜过的风,有着冰冷的温度。北溪猛地会有,模糊的影子一闪而过,就在此时,一抹红光闪烁,散发暴虐气息的匕首生生撕裂了眼前的这片黑暗。男人的影子若隐若现,随即便是“砰”地一声,重物落出,眼前的黑暗刹那间消失殆尽。其他人身上的状态在同一时间被解除,他们看着倒在北溪与微生墨之间的瘦骨嶙峋的尸体,当下明白刚刚是中了这东西的招数。

    “这是什么?”棒棒糖见这魔怪还戴着面具,白色的面具上有一张邪恶的笑脸,额头处全是密密麻麻的魔语,北溪认得其中几个魔。召唤一字,最为清晰。其实食魇是中级的魔物倒有几分贬低了这魔物的技能,只不过这魔物一旦被找出来就能被一招秒杀,就算技能再厉害,也只能被列在中级之中。

    狸猫:“这是食魇,中级魔物...”

    浮世绘见她了一句后似乎又想什么,欲言又止的模样太过于明显,于是开口问道:“狸猫,是不是还知道些什么?”

    狸猫的犹豫其实来源她自己的不确定。“我是看过一些描述,但那是出自黄昏记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般来,食魇不会单独出现。”她记得看过的那记载之中,描述过食魇是依赖着高等魔物生存的家伙,也就是,这东西是高等魔物养出的怪物。而记载之中,提到了狄氼,这种魔物是极其厉害的领主。

    几人闻言心感诧异,罗生门问:“这种地方也会存在领主级的魔物吗?”他只是觉得如今这野区外实在太过危险,若是随地都存在领主,那么玩家就算组团出来了,性命也是难保。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现在如果遍地都出现了黑暗之门,北溪对于领主的出现估计也不会感到意外。只要有黑暗巫师的存在,魔物想搭建黑暗之门便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除却深渊之门需要庞大的生命源以及魔力来构建外,黑暗之门只需要巫师一个魔咒,一颗由领主魔力凝聚的水晶柱,门所需要的开启能源,只需要祭祀百只魔物,而魔界,最不缺的就是魔物。

    外面的世界已经比他们想的要更加危险许多。

    “有没有领主不好。”狸猫有几分担忧,“但是我知道,只要这东西一出现,附近肯定有着高等魔物,至于什么等级,我也猜不透。”食魇是相当于团控的存在。

    北溪点点头,“附近应该是有高级怪,是领主的可能也许很低。”

    “怎么?”浮世绘不太清楚北溪的判断依据在哪儿。

    “食魇这魔物是分等级的。”看着逐渐消失的食魇尸体,北溪轻声道。“这魔物,存在着低级与高级。低级的便是这只,死了就是死了,不再对我们有任何威胁。但是高级食魇不同,就连外貌都有些变化。我曾在图鉴上看过,一只高级的食魇不仅可以凭一招幻境控制住大范围的敌人,同时它们会在玩家出现反击时进行自爆。”

    “收割残血时,它的血液与残留的力量会成为附近魔物提高攻击力与血量的养料。而这种是伴有爆发性的。”也就是,高级食魇还具有提高属性一,并且是短时间内的高爆发,能让魔物发疯发狂。

    所以食魇从来不单独行动。

    北溪才完,只听天空之中传来一声巨响,众人诧异纷纷抬头一看,一道身影急速从头顶的高空处掠过。北溪大惊,推着拉着几人,“去躲到树后,隐藏起来。快!”语气着急。

    他们两旁的星星树整体很大,树干粗壮。星星而密集,再加上还有稀疏的草丛,他们躲到树后应该能避开那东西。

    他们见北溪露出了少有的着急,也没心思打趣问话,迅速窜到附近树后紧紧贴着树干。一日就是一天作为一个战士,高又壮实,一颗树都不足以完全遮挡,这样可是容易暴露的。浮世绘按压着他。“趴下!”

    “what?!”

    “快点。”使劲按压,外加对着其屁股一踢,一日就是一天本来也是犹犹豫豫的半蹲了下来,这好家伙一踢,他整个人对着地面就趴了下去。一日就是一天回头,咬牙切齿道:“你妹的。”浮世绘轻描淡写睨了他一眼,“我没有妹妹。”

    “嘘,好好趴着,别话。”棒棒糖在隔壁的树干处轻轻呵斥了声。

    一日就是一天跟浮世绘互相瞪了几秒,浮世绘听到了动静,对着其做了个摇头动作,一日就是一天眯眼,他听见了翅膀煽动的声音。不再跟浮世绘置气,换了方向,慢慢把身体压了进去,隐匿草丛。

    那身影飞过去时很快,可是北溪敢保证那玩意儿的眼力一定很好。哪怕与他们相距着一定的高度,北溪虽然只看见了那一闪而过是的巨翼,可是心里也有了判断。必定会回头的,沙利这种魔物,极其敏锐。

    而渐渐变得响亮的翅膀震动声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黑色的白昼,那道身影落在了道之上。一日就是一天听到了动静,缓慢抬头,那怪离他们一群人在的地方还有几米的距离,黑雾浓烈的道上,那魔物的模样都看得不是太真切。唯独那巨大的两翼,在这黑色之中越发的渗人。那翅膀上有着无数双眼睛,一睁一闭,仿佛在看透这附近的一切。

    一日就是一天看呆了。

    直到敏锐而冷冰的视线落在他这边,一日就是一天浑身一抖,捂着嘴巴压下身体。

    他可没有暴露啊,可是那东西好像已经知道了他在什么地方?

    那不怀好意的视线让他觉得反胃。

    他抬头看浮世绘很想分享这种心情,然而一抬头就对上浮世绘带有“杀意”的双眸。

    做什么发出声音?

    一日就是一天无辜回望:我妹的就没出声好吧,别冤枉好人哈。

    浮世绘磨牙,那东西迈开脚步往他们这个方向过来了。瞪一日就是一天一眼,传递着信息:你看,你把它引过来了。

    一日就是的一天黑线。他真的什么都没干,就看了一眼,谁知道就被锁定了。

    一旁狸猫跟棒棒糖对视一眼,随后看向北溪。

    北溪抿唇,伸出食指放在嘴边。

    她让几人先别行动,也别话。随后指了指一日,男人醒神,等待北溪下一步指令。只看北溪张嘴了几个字,一日看着那嘴型,若有所思。

    再往前进一点?

    微微蹙眉,是他读错了么。会长让他往前,那不是直接暴露在魔物下面了。还是北溪是想他做诱饵,然后一群人再跳出去收割魔物。也有可能是有着什么缘由...三秒功夫,一日就是一天想了很多。

    猛地看向北溪,北溪轻轻点了点头,那表情怎么都不像是要把他暴露。

    当下咬咬牙,一日就是一天匍匐前进,缓慢而悄声。直至停在浮世绘脚边,与树木平齐,一日就是一天收到北溪命令不再前进。

    而此时,那魔物已经到了跟前。他的破烂靴子,与一日就是一天的脸只有十几厘米之遥。男人咽咽口水,不敢抬头。

    浮世绘微微收敛了气息,往一侧稍稍移动,跟那魔物拉开了一点的距离,但这也是徒劳无用的,他与魔物依旧只有半米的距离。浮世绘也紧张起来,手中的权杖握得很紧,生怕这魔物会突然攻击。

    让他们攻击的信号迟迟没有。

    一日就是一天想起了刚刚看见的无数眼睛,现在背脊发麻,只觉得自己被盯上了,那些眼睛一眨一眨,然后是光束打出,“砰砰砰”,爆炸声不断响起。待数秒后,终于停下,那魔物却是退开,继续往前。

    一日就是一天一脸懵逼。回头看着自己刚刚呆的位置,已然是窟窿地了。他要不是不移动,就得成马蜂窝,可是这到底怎么回事?抬头看浮世绘,结果这人也是一脸吃到便便的表情,惊讶到没有了形象。

    这距离都喵的可以打错目标?重点他跟魔物离的很近,那魔物攻击完之后,便淡定的转身继续往前了,这是眼瞎还是放给他们的烟雾弹?难道这是那魔物故意做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他并没有发现他们...

    可是这种是不是太过弱智了?

    两人都是想不通。

    也别他们,棒棒糖同样是目睹了整个过程,对于魔物的一番轰炸,棒棒糖一开始是为一日就是一天感到庆幸,毕竟最近的距离就刚好在他之前呆的位置,而当时一日就是一天是处于魔物的脚边,可以,那魔物只要不瞎,就能发现一日的。

    整个过程都似乎不通。

    浮世绘跟一日对视之后两人默默无言。随后齐齐看向左侧隔了两人的北溪。

    这时那魔物已经在棒棒糖跟狸猫的中间位置,脚步一顿,侧身之后缓缓走进了草丛。原本还想问个清楚的棒棒糖顿时也屏住了呼吸。距离只有半米,她能够清楚的将魔物的样貌看清。肤色偏绿,耳朵很尖,长相并不差,这魔物有着人类的配件,无论是身体还是长相。左脸侧有着紫色的符,自眉眼处蔓延至其的脖颈。

    那双眼睛...

    棒棒糖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往安全的一侧心翼翼的拉开距离。

    狸猫微微蹙眉,这魔物离她比较近,她只能尝试着幅度的移动,视线往北溪方向不经意一瞟,却只看北溪抬手,身体慢慢下蹲,随即对着她做出了向下的动作。

    狸猫领悟。

    微微侧开,身体轻放下蹲,棒棒糖见状也学着蹲下。只看那魔物再度打出了攻击,翅膀上的眼睛一睁一闭,便是无数的光束打去,砰砰的爆炸声。这次不比之前,那魔物只是一只翅膀的眼睛打出了攻击,而这次却是两翅翼都出了攻击。

    翅膀张开,光束穿过树木“唰唰”打进草丛,一阵乱扫后,那树断成了两半,而草丛也被毁得面目全非。两人就蹲在只剩下半截的树干边缘,再也没有树叶为其遮掩,明明她们已经暴露了出来,魔物余光怎么都能扫的...可是那魔物却像没有看见一般,继续往前行走,就以这滑稽的行为和无视,一一检查着草丛,摧毁着树木。

    看着其疯狂又让人莫名其妙的行为,明明与他只有半米距离或者更少,却仿佛当他们不存在一般。

    这魔物到底是什么奇葩存在?·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