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0章
    “不可能!”

    传组当先回到了主城的城墙上,那负责放哨的几个玩家还在敲击着警钟,执酒与谁让他们停下,随即掏出自己的望远镜,那森林与河口的交界处,一波魔物正朝他们这个方向奔跑而来,气势汹汹,一片的黑线,刹那间便已到了不列城外的五百米处,速度太快了!

    “快,集结玩家。”

    此刻仍旧有玩家还以为这警钟是负责放哨的玩家与他们开的一个玩笑,这魔物才退了多久,怎么可能再次攻城?

    然而待机械时代在频道发布了集结令时,玩家们不得不相信了。魔物真的又回来了。

    很快,玩家们不断涌出城门,而此时此刻,领先的那几批魔物已经在百米处跟玩家们开始了混战。北溪不知道这波魔物与上一波为何相隔的时间如此的短暂,但是她知道,未来的黑暗纪年的发展,她已然完全不能预测。

    “我的天,是那绿色怪。”

    无数绿色球体自魔物群的后方被发射过来,砸落在地面,瞬间成形,而玩家们的惊呼声此起彼伏,传送组的不得不先协助玩家击杀这魔物。“战士玩家都顶盾上啊,怂个毛线!”不知道是谁在人群里喝了一声,只听吼声接起,玩家们举起大盾就冲到了前线。

    “牧师都去最后面,弓箭手护着,法师打中距,速度拉开队形!”林子大了有好鸟一边抵挡着魔物,一边对着其他人喝了声。

    这话其实只是对于自家公会的成员,不过现在玩家们都以机械时代为首,林子大了有好鸟的指挥他们也会遵从,没人想在这场战争里死亡。他们也许持有的目的都不同,但是最后想获得的结果却是相同的。

    守住不列索玛城!

    盗贼在战场里负责收割残血魔物,以清扫战场提高整个战斗的效率。机械时代的盗贼不多,但皆是能够在卡兰斯排得上名次的高手大神,这次由微生墨带队下,玩家很快反压着魔物,一步一步的将之打回了三百米外。

    这对于他们来已然是一次的胜利。但是玩家们也没有高兴的太早,当一声响亮的号角吹响,众人心想:难道这魔物又要退了?

    事实却并非如此。

    下一秒,漫天弓箭如倾盆大雨般,没有任何预兆的落下。

    玩家们只能转攻为守,而这也给了魔物大军再次反压的机会。它们后方还有源源不断的魔物,就犹如波涛汹涌的大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玩家阵营,不过是条一旦被切断源头就再也流不出水的江流。

    这被反压到兵临城下的局面,北溪虽有预料,但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快。

    此间,机械师纷纷召唤出了自己的机械兽,连北溪也不得不将自己的机械兽召唤出来以便于帮助其他玩家。绿毒怪没有停止出现,甚至比起之前,这数量有在增加。突地,左侧人群一阵惊呼,随即玩家被什么物体纷纷震飞起来,一股旋风刹那间就在场地里突起,防不胜防。

    北溪赶紧秒了眼前绿怪,极快去支援战场。

    等到了附近。

    “都退开。”

    就算北溪不让退,也没有玩家敢上去一拼。

    那旋风威力强大至极,但凡接近其半米必被秒杀,玩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战友被一秒杀死,尸体覆盖上黑雾,随之永眠。

    这是一只高级魔物。

    北溪很快就得出了结论。

    那东西身影骤停,旋风停下,露出了它的样貌。壮实的身躯,那肩膀上的肩甲有三根尖刺,手肘处,手背上,腰间,膝盖,皆有一根钢铁尖刺。它转动时,便有着极大的杀伤力,这个魔物北溪知道。

    是黑暗纪年中期令玩家闻风丧胆的坦克杀手—裘塔。

    “怎么会这样...”

    北溪面上露着不敢置信,这魔物有一百二十九级,高级魔物里是防御最强的,以遁地之力便可以轻易到玩家阵营的中心,在里面大杀特杀以扰乱玩家的队伍阵型,从而可以给外面的魔物大军制造进攻的时机。

    “会长,你知道这是什么魔物?”

    紧跟而来的棒棒糖察觉了北溪的异样,当即开口询问。

    北溪:“知道。让法师过来,弓箭手都不要打。”

    棒棒糖也没时间问个究竟,只好按照北溪下的命令去前面喊了传组的人。其他玩家被林子大了有好鸟疏散开,那些玩家经历昨日也是得到了教训,目前也就传组这种级别的高手可以打高级魔物,其他人不给他们添乱已经是很好的了。

    玩家们形成包围圈,拉开了与高级魔物的距离同时也在抵御附近的怪魔物。

    执酒与谁他们是闻风而来,一边放着大招清理前方的怪,一边偷偷看着北溪他们围攻的那魔物。长相倒是霸气,不过为什么不让弓箭手打?

    “我拉怪,战士别抗一边去,法师都退开点别靠近它两米。”

    北溪简短了些,便上前对着那魔物打出一枪,仇恨吸引,北溪带着魔物开始走位绕圈。北溪拉怪自是用不着他们担心,他们也没见过北溪拉怪出现错误的时候,当下也认真输出,保持与魔怪的距离。

    狸猫清理了一片魔物后,把任务交给了机械时代其他人。现在的低级怪已经对玩家造成不大的威胁,这次中级魔物占的比例不大,玩家们还能自行应付。眼下最重要的应该是满场的绿毒怪跟北溪他们现在打的那只魔物了。

    透着玩家间的缝隙,狸猫瞟了一眼,也是露出讶异神色。一旁执酒与谁凑过来,悄声就问:“诶,知道为什么不让弓箭手打不?”

    狸猫瞥他一眼,手上攻击绿毒怪的动作未停。“那怪会反弹伤害,除了法系职业适合打,所有物理职业打都是去送死。”

    “咦,那会长还去...”

    “你没看见她现在就只是拉怪,没有出攻击么?那怪对于物理伤害是会成倍反弹给玩家,而且反弹出去的攻击是会以法术的形式。你觉得我们这种物理职业,谁打我们最疼?”

    执酒与谁眯眯眼。“其实都疼...”只要对方伤害极高,管物理还是法术职业,打人都是疼的。

    狸猫:.....

    “反正那怪我们打不了,战士去抗,还有可能造成四倍反伤,要是再出个暴击...玩家其实就是自己把自己给杀了。”

    执酒与谁弄清楚缘由后也不话了,乖乖去另一边帮玩家们清理绿怪。

    就只有魔法师打的话,那魔物的状态就没有什么用,但也要防备魔物的大招和技能。作为中期的无敌杀手,他自身有个技能是能够晕眩自己身边两米以内的所有敌人,过于变态的技能,也让玩家不敢近战。

    而他带有极高的破甲伤害能力,要是脆皮职业一不心被控,那么必定会被秒。这怪逃跑也是个好手,具有遁地的能力,可以在血量很残的时候使出一个遁地,然后便能逃之夭夭,也有可能换个区域重新击杀玩家。

    反正是个极其狡猾的魔物。

    幸而只出现了一只,要不然北溪也忙不过来。

    传组十个输出围着这怪打了足足六分钟,那血量才掉了一半,甚至还有余。作为屹立在卡兰斯高处的大神魔法师,他们也是头一次对于自己的攻击有了质疑。

    看着自己才打出了八千伤害,圆舞曲砸砸嘴,“我觉得自己是个假的魔法师...”

    林子大了有好鸟也是苦笑。“别,我才打了七千多一点。”

    “这怪防御有点恐怖。”筱裳感慨了一句,甩出一道天雷惩戒,雷光闪烁,在场地上“噼里啪啦”作响,待技能特效消散,筱裳看着怪物头顶飘出的九千伤害,泪流满面。“这怪,真的只是一百二十九级?”

    她一个大招,没想到伤害连万数都没有到。她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假的魔法师...

    他们顶多是与之相差两个等级或者三个等级,这都打着困难,还让其他玩家活么?

    试想看看。

    如果玩家不能在短时间内把这怪秒掉,甚至要花上很多的输出慢慢消磨。这在混战之中是极其危险的,如果不能及时支援其他位置的玩家,一旦人墙出现一个缺口,那些魔物便可顷刻间将他们覆灭。

    更可怕的是这魔物不仅血厚,还有着很高的攻击力,秒脆皮玩家是秒数间的事情。要是同时还出现了领主魔物,或者其他厉害的高级魔物,传组也自身难保。

    “好难打啊。”

    孔雀终是忍不住叹息。

    北溪扫他们一眼,淡淡道:“注意距离。”

    圆舞曲几人赶紧退了步,“会长,你帮帮我们啊。”

    “我爱莫能助。”北溪倒也想帮忙,就是这怪不吃物理攻击,不仅可以反回来,自身受到的伤害也会被吸收削弱。只能够靠魔法师打,要是不打,难道要放任不管,任其宰杀其他玩家么?

    几人哭丧着一脸,罗生门跟兵王来这边看了一眼,本想出手,不过被一提醒,也只能摇头叹气的离开。

    血量在一点点下降着。花费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因北溪知晓这怪的技能,所以能够提前预判,避免了技能带给其他人伤害。两分钟后,北溪看着那东西的血量,心想也差不多了。“圆舞,给个闪光。”

    圆舞曲愣了那么一秒,当下就举起权杖对着裘塔要出攻击,北溪瞅着魔物的动作,心想不太对劲。“等下出。”

    但是那技能已经出了,就在裘塔一个震吼之后似要攻击,闪光术落在它身上导致其短暂失去视觉。

    圆舞曲:.....

    北溪扶额。

    “会长啊你...”

    北溪无奈道:“我的错,你们继续打着。”

    北溪的记忆是有些模糊的。上一世经历了那么多,她也不是什么都会特意记在脑中,有些细节上的东西,平日里她要是没有注意,现在就根本没什么记忆。她是记得这东西会遁地,就是刚刚看错了血量。

    众人心想会长到底是要闪光来做些什么。话都没出,北溪急忙又道:“谁有控制?甩一个。”

    然而一堆人都还在想之前错误的指挥是何缘故,这下精神没有集中,北溪时,一个个都是缓了两秒才回神。就这点空隙,那裘塔身上尖刺向四周蹦射,玩家们急于躲避于是退开,北溪顶着那攻击准备冒险打个轰击,可是那魔物脚一踏,所站之处的地面便出现了一个大窟窿,裘塔掉落,瞬息减就消失在眼前了。

    “这…”

    玩家们极为吃惊。

    浮世绘他们原本想凑近那洞看一看,也许只是魔物躲避攻击的一种技能,要是下一秒跳出来了可就有意思。

    想法才飘过脑中,那洞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修复了。

    众人:“这什么鬼?”

    跟之前领主一样,怎么打一半就跑。那领主好歹他们还能追过去,可是这东西遁入了地底,如何追击?

    “会长,这是魔物的技能?”

    北溪点点头,“逃跑技。”

    圆舞曲干笑一声:“难怪你刚刚让我甩个闪光,抱歉啊。”

    “我判断失误,和你没关系。”这是北溪自己的原因。

    “那现在怎么办?”

    “你们分散去四周看看动静。这怪遁地之后,有可能离开,也有可能跑到其他区域杀人,都心点,及时联络。还有,物理职业千万别碰它。”

    “知道了。”

    众人点点头,随即散入人群之中。

    三分钟后,北溪收到其他人的消息,已然不见那裘塔的身影,看来的确是跑了。

    北溪让众人注意安全,当下混乱正激烈,他们能帮一个区域玩家就帮,也不用特意再回到这边。

    有北溪在,还是能够抵御下来的。

    大概又过了七,八分钟。魔物的数量依旧未减,并且后面相继涌来的魔物皆带有技能,极其不好对付。

    要不是抗魔装的缘故,那些脆皮的玩家估计在低级魔物攻击下都难以生存。

    此时那熟悉的号角声从远方又再次悠悠传来,魔潮开始后退。

    玩家也不追击,纷纷立在原地,看着一望无际的黑色,逐渐褪去,直至那抹唯一的绿色残存在视野之中。

    “这次攻了多久?”

    “半个时左右吧。”

    半个时?

    北溪记忆里可没有那么短暂的魔物攻城啊。·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