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又一个时之后。

    距离之前的那一波魔物攻城已然过去了整整四个时的时间。昨日一连间隔一个时便会来一波,而到今天,这极其不规律的出现时间令玩家的心情有些焦灼。

    魔物迟迟不来,有的玩家庆幸,有的玩家则是担忧不已。这波所隔的时间过久,昨日至少出了四波以上,但今日难道只有三波?

    “这种一筹莫展的等待真让人心烦。”

    狸猫放下望远镜,昏沉沉的天空一如昨日,魔物的出现总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去预测。现在他们除了等待便只能等待。

    玩家们在这四个时内几乎都聚集在主城里,拥挤了那么久,连呼吸都感到了困难。他们想出城任务,可又怕途中来袭。这种担忧与乏味,使得玩家们开始抱怨起来。

    “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望着越发阴沉的天空,棒棒糖轻声道。

    这是黑暗纪年开启的第二天。按照玩家所想,理应是要从易到难,给他们这些原本处于和平年代的玩家一些过渡的时期。可是,黑暗纪年一来,便是大大的将玩家们压迫住,魔物直逼各大主城。

    “帝都那边没事吧?”执酒与谁靠着栏杆,想起昨日竞技赛时从天而降的那道黑柱。因由魔气的迅速扩散,那瞬间被污染的玩家不在少数。也是祭祀殿的使徒很快赶到,将那竞技赛封印了起来,而玩家如今再也无法踏足那处。

    npc只是姑且的把那地方给封印起来不让大量的魔气泄露,并不是消除了全部魔气。也就是,帝都那边,其实内部之中也很危险。所以造就了其他四个主城的玩家都比帝都多。

    尽管只是游戏,玩家死了还能复活。

    可也不是人人都愿意离开呆了许久的地方,去到未知的,连自己都不知道会呆多久的陌生地域。

    “我总觉得那些npc靠不住。”

    伊芙叹了一声。

    他们的前方一片黑暗,光芒所照的范围太过狭窄,如今他们也只能一步步往前,摸清前方到底有些什么了。只希望,所有的困境,他们都能安然度过。

    一众人心情不免沉重起来。

    正当这时,耳畔响起其他玩家的声音。“有黑线,魔物们来了!”

    魔物是大片涌来,他们自远处所看,隐隐约约就能看见一条黑线向这边不断的推移。众人立马收心,执酒与谁拍拍红蛟的肩,语速加快。“快,组织公会的人去前线。我去通知其他人。”

    “走,我们要主动打上去,不能再被动了。”

    北溪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跟微生墨讨论装备和其他的事情。

    微生墨在公会频道里也知道了魔物大军出现,当下拉住准备赶去的北溪。“这道具你带着。”

    向人递去手中的盒子。

    北溪微微张嘴,“不行,我格子已经满了。换下来,我速度会减。”

    “你要入群战斗,速度重要还是防御重要?再者这道具带有反伤效果,加了攻击力,比起你那点微不足道的速度还要更有用。”

    微生墨手上用力。“你要是不换,这次魔物攻城就别去了。”

    北溪看看盒子,再看看男人。那眼神可不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某些方面上,他也有自己的坚持。

    北溪轻声一叹,又道:“要是出现大怪,速度于我…”

    “这次我带怪。”男人打断她的话。

    北溪不由得磨了磨牙,抬手一把拿过那盒子,掏出里面的徽章。这是防御性的徽章,徽章呈红色,皮甲的外型,边缘处有着尖锐的几根刺。反伤徽章,除了加大量的防御外,还有加了很高的攻击力。

    这徽章极其稀有,游戏里大抵不会出五个,不像其他徽章一样,这是传奇级别的。还有附加的被动技能,对血量低于百分之三十的敌人,伤害提高百分之七十,暴击率提高,并且翻倍。

    这其实更适合盗贼。

    肯定是微生墨之前就寻来的东西,只不过北溪看等级需求是127,这男人原本该是要给自己用的。

    北溪看他,男人偏头一问:“看我做什么?”

    北溪垂头默了两秒,便提步,语气淡淡。“没什么,我们赶紧去吧。”

    原本想道谢,北溪又觉得对他这样的话男人大抵也不会高兴的。北溪还是比较喜欢用实际行动去答谢。

    两人迅速赶往战场支援。

    就在玩家们已经完全聚集在外面是时,魔物跟他们还有两百米左右的距离,却看一颗深绿色的东西从魔群里飞出,空中划出一道极大的轨迹,随即便要砸落在了人群里。

    “快散开!”

    北溪大喝一声,玩家迅速向左右前后退避,那东西“啪”的一声落在地面,化为一滩绿液。众人还在想这是什么东西,却看那液体突然冒泡,下一秒,人类面貌慢慢浮现自液体里冲出,玩家吓了一跳,却见见液体聚集,扩散,便极快的形成了一只一米七高的怪物,身体透明。

    对着它前方一扫,液体洒落,滴落在玩家身上,很快,沾染液体的玩家身体迅速泛着绿色,血量以极快的速度不断削减。

    玩家们大惊,场上迅速闪烁起成片的治疗,与此同时,魔群那边成片的绿色东西不断朝他们这边砸来。

    “大家想办法离远一些。”挽扇才大喝出声,只听玩家惨叫声不断响彻。

    当下一咬牙,“该死了。”

    那绿**物甩出的液体有着强大的破甲能力,玩家那点防御几乎不能抗下。一只便能让人慌乱,成群落入玩家之间,便是极大的杀伤武器。

    玩家们慌乱不已,这下阵营之中就被打破了节奏,阵营一乱,更加方便后来的魔物冲破他们固起的城墙。

    北溪没想到这个时间就会出现,那毒液不仅有着很强大的破坏力还附带了减速。这是极其恐怖的魔物,这次数量不多,虽百只左右,可在这时刻已然是玩家们撼动不了的恐怖存在。

    一时间不少玩家葬身毒液,而此时前方的魔物大军已然与他们前线碰撞了起来。这先是打破他们中央区域的防御,后又前方无数魔物的应援,这招下来,玩家的阵线瞬间溃败。

    “先杀绿怪。”北溪带着状态直接冲入后方混乱区域,前方机械时代与一些等级较高的玩家当先抵御着。

    “你们都退开。”

    北溪跃进包围圈,那魔物手一抬,掌心喷出两管细长的毒镖,北溪极快闪过,随即冲了上去停至跟前再猛地蹲下,机械手套在地面用力一捶,魔法阵一闪而过,那地面隐约碎裂,绿毒怪因北溪力量整个身躯被震了起来,离第半米。

    头上带有晕眩表情,短短两秒,北溪再抬手用力给了一拳,与此同时,其他人的攻击迅速落下再加上北溪一拳,秒杀!

    “战士玩家举盾围怪,输出稳住不要停,牧师注意治疗。剩下的交给你们了。”北溪对玩家落下一句,又极快奔向其他绿怪所在的地方。

    玩家人数也不少。

    他们只是因为恐惧魔物的伤害,而且群龙无首,无人指挥,一个个都在慌乱,所以才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北溪游走在玩家阵营的中央,不断收割,不断指挥。前方传组等人与其他公会的高手玩家在稳固着阵线,他们也不能为了几百只绿毒怪而丢掉前方的无数魔物大军。

    因北溪游走收割,短短一分钟内,玩家便已经消灭掉了几十只魔物,可就在这时,魔群中央处,成片的弓箭纷纷射来,一时又将刚稳定下来的阵营给打乱。

    执酒与谁低骂了声。

    “战士玩家,举盾!反震!”

    人群里响起一声大喝,玩家当即反应过来纷纷举起手中的盾牌,金色的魔法阵闪烁,形成坚固的一道屏障,接下了一波弓箭的突袭。

    久酒立在人群之中,利落的举起手中晶莹剔透的长弓,寒冰自脚下蔓延,他放出一支箭,以精准的力道和对箭支射速时间的完美掌控,就在漫天箭雨将落时,那箭正好落及那些玩家的前方脚下,顿时,冰墙拔地而起挡下半数弓箭袭击,而剩下的一片,火焰纷飞,起了三道火焰龙卷风直冲云霄,将木箭震碎烧尽。

    久酒看向不远的狸猫。

    似有所应,狸猫也看向了他。视线相对不过两秒,两人同时收回,注意力已然放到了其他地方上。

    久酒是加入传组之后才知晓这个狸猫的存在。传组里,唯有这狸猫和我是星光还未与他交手过。

    比起昨日的生疏,玩家们此时已然慢慢适应了魔怪的攻击,也知晓了该如何配合,如何反击。

    尽管这波魔物来势汹汹,可玩家们也极快的反应过来,并且听着机械时代的高手们的指挥。

    抵御了十分钟。

    “没有高级魔物的影子呢…”

    之前那绿毒魔物可以是中级魔物里等级较高的,成群一起便也相当于了高级魔物。不过除了开始几分钟的慌乱,后续玩家打的还是十分稳定。

    棒棒糖总觉得隔了那么久才发起的魔物攻城应该不止那么简单,只有低级和中级魔物。尽管毒液怪和弓箭魔物给他们带来不的困扰,但也能很快适应。

    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

    号角声突起,魔潮缓缓退去,玩家打的正在兴头,没想到这手头上的猎物就直接转身往野区方向跑去。开始退了?

    “怎么…”

    这次玩家们又是一脸的茫然。

    越发搞不懂魔物攻城这件事情了,时间无法预测,现在连它们离开的时间都变化了。难道不是按照昨日得规律而来的?

    “怎么回事?”

    传组的人聚集在一起。

    现在天色越发的暗沉,尽管还没有进入傍晚,可玩家们也隐约看不清那远处的边界地域。

    “不清楚啊,这些魔物怎么退就退。”

    北溪也被弄得摸不着头绪。

    规律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了。北溪心想,难道是她昨日惹出了黑暗巫师的缘故?弓手,毒怪相继在第二天就出现,是不是她昨日冒失的行为,加快了黑暗纪年的进程速度?

    “之前那绿色的怪挺厉害啊,毒液范围又大,伤害也不低。”

    众人很快就接受了魔物退了的事实,当下一松懈便开始闲聊起来。

    微生墨走到北溪身边,“这波好奇怪。”

    北溪也觉得奇怪,但是他们现在是完全处于被动位置,魔物攻击时间不可预测,他们也只能等了。

    玩家们退回主城里。

    虽之后的时间适应了魔物,但也因那魔物初见,给玩家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并且一出来,就有不少的玩家死去。

    机械时代再强大,也不能保证从这混乱的场地里保护每个玩家。不会走位,没有意识,这样的玩家,再怎么护着最后还是会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者。

    “能不能从npc口中套出魔物攻城的时间?”

    红蛟总有些新奇的想法,众人不反驳但也不怎么认为npc会透露这方面的消息。

    “我们可能猜错了吧。”棒棒糖道。“昨天闹出的动静很大,玩家们也过于疲劳,也许只是给玩家一个缓和过来的时间。今天可能就这样了。”

    “虽你这样想没什么错,不过别忘记,距离真正的天黑其实还有三个时。”

    魔物有的是时间再来两波,只要中间给他们一个时的时间不就足以。昨日到了傍晚,祭祀殿就出来,然后魔物退去再也没有出现。直至今天清晨,魔物的又进行了攻城。

    到现在,不过才是今天的第三波。

    “诶,我多想出去做个任务,打个怪啊。”红蛟仰头一叹,这黑压压的天,看着也让人的心情格外的压抑。

    “走吧,回公会先休息下。”

    一行人都还在回公会的路上,这时警示的钟声突响,那急促的钟声每敲一下,便如落在在众人心上的碎石。

    当石头越发积累,一行人的呼吸也变得沉重。

    这才不过五,六分钟,怎么魔物大军再次袭来?·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