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6章
    狸猫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制作药剂。

    这魔物攻城的时间玩家们没法预知,有时候来的十分突然,就想昨日那般,会让大家防不胜防。不过因为魔物的关系,玩家也都呆在主城之中,一旦发现魔物,守在城外的玩家会敲响警钟来提示他们。

    药房里是隔绝着任何声音的。所以警钟响起时狸猫并不知晓,还是挽扇给她发了个消息,狸猫才知道魔物又开始攻城。

    这次怪的数量没比昨日少,并且同行有着三只高级魔物。如今高级魔物仍旧是玩家们打不动的存在,可能还需要人手。

    狸猫关掉消息立即把药剂收起来,做到一半的此时也只能浪费了,幸而只是普通的蓝药,花不了多少钱。

    狸猫出了药房着急走了几步,突地想起北溪,脚步一顿回头看了看后方那密集的房屋,也不知道北溪修复完装备没有。

    她过一旦有情况就通知北溪的。

    狸猫当下回身快步走到北溪所在的锻造室之外。里面隐隐传出敲击声,狸猫敲门的动作骤停,思索了几秒,终是摇摇头,快步离开。

    这波魔物攻城十分激烈。

    魔物的数量从来都无法估计的,玩家们人数再多,却总感觉着杀不尽这些魔物。一波被灭,又来一波,站在城上一望,便会惊叹于这主城外的茫茫区域,所望之处皆是魔物。

    昨日玩家们抵御魔物之所以觉得难,其一是数量,其二是魔气削弱玩家攻击和防御,又加强了它们自身的属性。玩家攻击无法打动。

    而今日,似乎又增添了一丝难度。

    在魔抗装和状态加持之下,玩家们依旧没有占到上风,只因那魔物后方,有不少的缠绕着魔气的弓箭射来,一不心被打中,玩家四周的魔物就能尽数扑到被射中的目标上,将其直接埋没。

    混战之中最怕的便是这种从四面八方打来的攻击,但凡一点差错,便能丢掉性命。

    这人群与魔物混战,两方几乎全部混在了一起,若不是魔物外表太容易分辨,眼下这情况可以是敌我难辨。

    传组的人拉着高级魔物在一侧围着打。昨日经历过太多,也让他们面对这种高级魔物时,有了更多的底气。

    “兵王把那只再拉开一点。”挽扇给出指令。“执酒,让其他玩家再退后一点,要是发生些什么突发情况,我们可没法同时救那么多人。”

    “嗯,我去。”

    高级魔物跟领主魔物相比,毕竟也是低了一个档次。兵王防御很高,虽因魔气削弱了点防御,但是扛着两只高级魔物勉勉强强。

    一日就是一天拉着另一只高级怪,传组分成三队慢慢磨着魔物。

    “我伊芙大姐,你倒是看我一眼啊,我都要没血了。”红蛟身影在其旁边一现,脸上带着无奈。

    伊芙瞥他头顶那剩着三分之二的血量,“没见我顾着一日?”

    那边兵王带两只,棒棒糖和挽扇在看着他,所以一日这边就伊芙一人。至于机械时代其他成员,围在四周帮其他玩家清着怪。眼下是什么职业的人都缺,但最缺厉害的牧师。

    “再你那血量还那么多,没死就别来对我瞎嚷嚷。”

    红蛟:“我要死了,都喵的成魔了。”

    “那自己吞红。”伊芙不耐,跟红蛟着话,手中的权杖也没有停下挥动。

    “吞红恢复太慢了。”红蛟瘪嘴,“那给我随便甩个治疗,剩下我自己去补。”

    伊芙挥杖方向一转,一道绿光落在红蛟身上很快扩散开来,红蛟身上洒落十字绿光。红蛟道了声谢,掏出红药隐入怪群。

    等人一走,圆舞曲便道:“盗贼还是不适合打这种混战,特别是一堆魔物。”

    那魔物身上自带的魔气削弱防御之后,盗贼自身在怪群里其实十分危险。不是一个靠防御吃饭的职业,就算再怎么加强防御,也不可能肉到打不动。

    别看红蛟血量还挺多,估计进那怪群游荡几圈,就残到了底。

    “都心点弓箭才是。”

    柠檬刚刚就被擦了一下,随后一堆怪往他方向扑,幸好他一个盗贼溜的快,其他人又很快来帮忙,才逃了过去。

    昨日死的玩家很多,今日这波死的也不少。也不知道其他主城那边是不是也出了这种带武器的魔物。

    “哈哈,还不是你刚刚非要去浪。”圆舞曲大笑。

    “滚,我那是准备去秀技术的。”

    “叔啊,你就别了,咒主都要笑傻了。”伊芙给他一白眼,旁边咒主听着柠檬那话笑的那是一个没有遮掩。

    这高级魔物对他们来跟平常boss没什么区别,这众人打着都还有闲工夫聊那么几句。

    孔雀他们那边都是高输出,所以魔物的血量已经磨掉了一半,圆舞曲看了眼,当下便收了心思,赶紧输出。

    一行人打的正嗨,却见三只魔物领主同时垂头,一股黑雾从其身上呈圆圈瞬间扩散开来,速度极快。

    这变故无人预料。

    哪怕三个牧师反应极快打出一个驱散,可那魔雾散的太快,最先不能撤离的是拉怪的盾甲。

    兵王就举着大盾处在原地,头上出了个黑色盾牌的图案。

    沉默!

    离的最近的几个输出也都被沉默住,无法动弹。这范围极大,仅仅一秒,半径两米的所有玩家皆被沉默。

    虽然只有三秒,可足以让高级魔物脱离仇恨,大杀特杀。

    执酒与谁连忙闪开,其他人当下也赶紧撤离。一瞬间的事情,传组所有人皆成了残血。

    最可怕的只剩下百分之二的血量。

    “给盾先上血。”

    棒棒糖很快做出了决定,给兵王扔了个高级治疗,血量立即回满。兵王举盾一个冲锋,撞击魔物,再来个嘲讽,拉回其仇恨。可是那魔物回身之后,迎头就是一道攻击,兵王举盾挡下,只看那魔物脚下暗红的法阵铺开,兵王要退,那魔物吐出舌头打在盾面上,直接粘住,随后一用力就将兵王拉人那法阵之中。

    “砰。”

    暗红的液体飞溅。

    顿时兵王血量骤减一半。

    与此同时,一日就是一天也受到了这种攻击。三个牧师赶紧给人加血,可是血量上去又下来,那法阵持续了五秒也未见消失。

    “退啊,你们两人退出来。”

    一日就是一天苦笑,“妹的,出不来,舌头黏着大盾的,好像是个招数,脱离不开。”

    难道要一直这样耗着。

    其他人看着情况纷纷掏出红药先补点血,现在三个牧师可没空管他们。机械时代其他牧师早已发现了情况,很快聚集过来,场地上顿时一片绿光,白光闪烁。

    “快快,稳住血量。”

    其他人脱离险境,挽扇便把牧师都喊过来,治疗术一道接着一道的往兵王和一日就是一天的身上砸。

    那法阵伤害正在叠加。刚刚是伤了半条血,他们一加上去,没想到第二道就直接剩三分之一的血量。这越往后伤害越高,众人赶紧扔状态,扔护盾。

    持续整整三十秒。

    直至一只火焰利箭从不远处射来,落在那法阵之中,火焰卷袭,兵王一看盾面黏住的绿舌隐隐有脱离趋势,当下顺势举剑一劈,极快撤离。

    挽扇赶紧帮他恢复血量。

    狸猫快速跑了过来,“没事吧。”着,举弓对着一日就是一天处再次对着那法阵打出一箭,火焰纷飞,法阵一消,魔物退了几步。

    一日也脱离险境,众人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要打法阵?”宁缺问。

    狸猫笑笑:“昨晚去祭祀殿补了点资料,这三只一模一样的魔物叫,那法阵是大招,需要打断的,要不然会一直持续。”狸猫可是专门去补了“功课”。

    传组人一听,心想还是狸猫想的周到,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去了解一下魔物。祭祀殿有着对很多魔物描述的书籍,图书馆里也有少量的。

    “大家都离远点打,这魔物控技很多。”

    众人点点头,拉开距离。

    幸好这魔物沉默只有三秒,要是再多一点,他们传组估计全得栽在这三只魔物身上。也是魔物首先攻击他们,要是直接冲入人群,怕又是一堆玩家当场堕魔。

    “血量又回去了。”伊芙咬牙颇为不甘心。

    这三只魔物可能是刚刚在抓着两个盾打的时候,触发两吸血状态,所以才经历半分钟,那血量几乎就全满了。

    他们一堆牧师加了半天血,全是给魔物加的。想想也是气极。

    魔物的吸血是带有触发的。

    不是一开始就有。眼下看起来是已经触发了这个状态,众人费力打着输出,可那血量减的缓慢。

    “抗不了,得有人拉怪。”

    “我去吧。”狸猫立刻道。

    “我去。”罗生门紧随开口。

    “我…”

    一行人也是纷纷抢着干这事。

    挽扇欲言又止,眼下这情况她也不知道该让谁去拉怪。三只领主,就得出三个人。而且还要保证是不容易出错的。

    “我走位那么风骚,当然是我。”浮世绘挑眉,狂傲一笑。

    “屁。”孔雀冷冷反驳。“就你那二流的走位,还想出来秀?”

    “哎哟喂,得你的走位就很牛一样。”

    “至少比你好。”

    两人开始拌嘴,其他人也是想拉怪。

    林子大了有好鸟扶额,随后叫停,道:“算了吧,不就拉个怪,有什么好争的。直接一个人去拉不就得了。”

    争论一时停止。

    一日就是一天顶着怪物,默默望天。谁都好,赶紧的来接下这只臭虫子吧。

    “副会,这三只高级魔物呐。”伊芙瞪大眼睛,“一个不心带错,仇恨拉不住,咱们都要死翘翘。人家一个大招就能秒我们脆皮。”

    林子大了有好鸟笑吟吟道:“反正你们都对自己走位很有自信,现在就是你们秀的时候,谁来?”

    久久没人出来。

    这拉一只当然可行,同时拉三只,又不是神,不仅要顾前顾后,还要顾左顾右。谁能做到?

    “副会别开玩笑好吧。”咒主撇嘴。“这难度可大了,我可做不到。”

    “有什么开玩笑的?”

    “好啦,谁上?”

    孔雀捅捅浮世绘,“你刚刚不是想秀一下风骚走位么?”

    浮世绘很淡定。“算了,三只,要是秀的不成功,估计我就在另一个世界了。”

    别带三只魔物,这魔物自身技能又过于变态,要是出大招,刚刚那情况想脱都脱不了。一旦被拉过去,三只一起攻击,棒棒糖他们想救都来不及。

    兵王防御和血量可是很高的,他连一只攻击都抵得困难,他们这些脆皮职业,还没勇气一挑三。

    挽扇揉着太阳穴,突然觉得如果北溪和微生墨在这里就好了。

    估计二话不直接上了。

    “我上。”

    众人纷纷看向话处。

    狸猫眨眨眼,我是星光什么时候上线了?

    她其实有在犹豫着,只是弓箭手灵活性比起盗贼和双枪机械师要差一点,一带三有些困难。

    “确定?”林子大了有好鸟一愣。其实他那话只是想让众人知难而退,然后他再开口,点名让人带。

    没想到我是星光会突然出现。

    男人点点头,从腰间抽出了那把炫彩双枪,越过众人往魔物走去。

    挽扇想要开口,林子大了有好鸟扯了她一下,低声道:“看看。”

    这次竞技赛,我是星光是一匹黑马,可以众人也没有想到他会那么轻松的进入了十六强。

    每次跟他比赛的对手从一开始都是被完全压制,而看我是星光的神情,总觉得这个男人还没有完全展现自己的实力。

    传组里,这个人最为神秘,也是最深不可测的。

    当初横扫他们这帮人进入传组,如今实力到底又到了哪个层次呢?

    其他人也静观其变。

    一个个打心里的也想知道我是星光平日里到底隐藏多深。

    他走到兵王后,双枪在手中快速旋转了几圈,淡淡开口。

    “麻烦了。”

    兵王点点头,举盾一个震退,两只魔物退出两米,随后兵王极快撤离攻击范围。

    而此时,我是星光脚下出现了一道六角棱形的图案,手中双枪的枪口正在聚集金黄的光芒。

    众人拭目以待着。·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