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5章
    北溪听言,心想是有点运气成分在,要是中途装备损坏了,她一身防御骤减,在那魔群里根本活不了几秒就能被秒杀。这三件损坏的装备里,北溪也最为担心衣甲没法修复成原来的属性,若是降了属性,北溪就只能重新去找装备了。

    这将花上她更多的精力与时间。

    玩家打造装备,必须具备的东西就是图纸。图纸是开启锻造装备的开关,没有图纸,玩家进行打造不仅失败率提高,更重要的是也不知道步骤。而游戏里,图纸皆是一次性的,也就是打造一次使用图纸后,图纸不会消失,但很多的图纸不能进行下一次打造。特别是像传奇级装备。

    但凡需要用图纸打造出的装备都具有唯一性,也就是,根本就不存在第二张一模一样的图纸。

    若是三件装备属性无法恢复,北溪短时间内就不能再出城,任何魔物攻城,或者任务,都要耽搁。

    “魔物身上带的魔气太容易损伤玩家装备,要不要弄点圣水驱散一下?”狸猫也深知北溪此时的忧虑。

    北溪:“嗯,我试试看。”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去做些蓝药,要是等会儿外面有动静,我通知你。”

    “好。”

    狸猫离开后,北溪便开始了修复装备。修复跟打造一样,也需要花一点时间,有时根据装备的程度,所要花费的时间也不同。越高级的装备其实越难修复。锻造师在打造时深知打造的过程,铭,刻咒,淬炼…

    这些步骤,都需要在修复过程里再次进行。

    北溪把通讯关闭。修复过程一分心,就有可能出错,她北溪虽然也不是很在意装备,只是短时间内她没法再去找适合自己的,所以不得不花些心思。

    半个时过去后,锻造室内依旧响着清脆的敲击声。

    狸猫去药房回来的路上正好路过了北溪在的锻造室,她犹豫了一下走到门边,琢磨着北溪现在有没有修复好装备。

    锻造不比炼药,炼药还可以中途停下搁着几分钟再继续,锻造是一旦开始就不能停下那些步骤,必须要从始到终。并且不能受到影响,狸猫摇摇头,决定还是先回药房把剩下的做完再来看看北溪的情况。

    正准备走,却听“咔”的一声,木门开了。狸猫一顿,偏头看去,视线正好和北溪对上。

    只是神情有些不对。

    “还好吧?”狸猫关心道。

    北溪揉揉眉心,“鞋子属性削了大半,有点糟心。腰带已经修复好了,但是衣甲我有些迟疑,不敢再弄。”

    狸猫吃惊:“削了大半?!”

    “一般来不是只削属性的百分之二到四么,怎么掉了那么多?”

    北溪咬咬唇,随后叹了一声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魔气影响吧,”

    狸猫:“你鞋子侧重加什么属性?”

    “防御和气血。”

    机械师其实也是个脆皮职业,要是装备不够好,也只能依赖于各种机械兽。北溪这种,是有着强大经济基础,所以才造就一身法师也难以撼动的防御和血量。

    “这可就没有办法了。”狸猫蹙眉,北溪就算找其他的道具弥补,也都是加智力,体力什么的,防御这些还是要看装备。

    北溪:“我得去祭祀殿一趟,兑换高级点的圣水。要不然不敢弄皮甲。”

    “那你去吧,我也该回去继续炼药了。”狸猫自己有设置炼制的时间,眼下时间也差不多了。

    北溪点点头,便关上锻造室的门,挂个牌子就离开了公会。

    祭祀殿几乎每个城市都有,就是看分会殿的大。越大的殿堂,里面的npc等级就越高。像不列城这种,都是高级祭祀,使徒一般都存在二级城市,也就是渝城那种。

    祭祀跟使徒当然有着区别,昨日那情况需要很多的使徒才能撑住场面,而祭祀,三个足以,甚至还能将那些魔物尽数消灭掉。

    可惜的是,这次黑暗纪年的主角是玩家,npc少有出手,顶多就是帮玩家加持状态,让众人方便收割魔物。

    初期,绝对看不见祭祀的身影。

    北溪一路上听着不少来往的玩家都在讨论昨日的事情,大多都是提到了黑暗巫师。玩家们都以为那群魔物是主动来攻城的,而机械时代则是去帮忙抵御的。

    而事实上,却恰恰相反。

    她一开始是抱着毁城的念头带着魔物过去,只不过临时又觉得自己那样做有些不道德,最终又改变了主意罢了。

    玩家们没有发觉什么异样,北溪便懒得开口解释,至于传组和公会的成员也不会把事实再拿出来,到底也是不利于公会的。

    他们不傻。

    “诶,听昨天那黑暗巫师大杀四方,见谁秒谁,那大技能差点就直接把整个渝城给轰成平地了。”

    “好像连传组都没法打。”

    “我听人,是个满级魔物,一百五十级呐。北溪打那巫师都出不了伤害,最后都还差点死了。”

    “幸好那些npc还有点人性,终于知道出来护城了。”

    玩家们议论纷纷,大街上多是些闲着没有事情做又不想下线的玩家,这街道拥挤不堪,北溪戴着斗篷隐觉得寸步难行。

    好像玩家又变多了,比起昨日来。

    黑暗巫师所带来的震慑让很多玩家都不敢再随意出城,但一群人拥挤在城市里,往日那些冷门活动的npc处此时也围满了人。北溪也该庆幸,这座城市还在扩建。

    好不容易到了祭祀殿,北溪又发现进进出出太多的玩家,这个地方在黑暗纪年没有到来时,可是每个城市里最冷清之地。

    如今喧闹嘈杂,仿若集市。

    北溪无奈蹿入人群之中。两分钟后,被推出人群的她,内心一阵翻腾。

    四分钟后,再次被推出人群的北溪,斗篷下脸上全是大写的,懵圈。

    又两分钟后,北溪放弃挣扎。

    “哎呀,你们这些人懂不懂先来后到啊。能别挤不?你踩我脚了。”

    熟悉的声音自前方传来。

    北溪打开好友列表找到执酒与谁,发了个消息过去。

    “执酒,你挤啊,这怎么出去?”咒主在他后面催促着,他们现在要出去,却发现这进出的两个人群直接撞在一个方向,于是一波要出去一波要进来,不相礼让,所以中间部分乱成了一团。

    执酒与谁正奋力的拨开人群,突然一声“叮”,眼前跳出一个会话框。

    咒主还在后面催促,执酒与谁点开消息停下拨人的动作,“别闹,会长给我发消息。”

    “噢?会长啊,啥啦。”

    “问我是不是在祭祀殿。”

    咒主哈哈一笑:“会长是不是挤不进来?”

    “她让咱们给她兑换瓶高级圣水。”

    “我声望不够。”

    “用钱啊。”

    咒主嘿嘿笑着问:“咱真要帮会长啊?”难道忘记一个时前商量着不跟会长话了。

    执酒与谁对他翻了个白眼,“不话跟帮不帮没什么冲突。再,多大的事情,咱们表个态,再等会长给个态度,不就解决的。”

    “喂,你们两个走不走啊,不走别挡道啊,老子还要出去。妹的,杵这儿不动了什么意思啊。”两人正着,这后方一玩家就不满开始抱怨了。

    执酒与谁和咒主纷纷转身,两人齐齐挑眉,不约而同道:“不好意思,我们是要进去的。”

    执酒与谁抬手直接一巴掌弄着那人的脸就把人直接推开,“你挡着我道了,哥们。”

    那人原本想骂,可是一瞅见长相话到嘴巴就咽回去了。也不怪他怂,这传组本事的确大,再者不列城是机械时代的地盘,谁敢在这里惹是生非,还是惹传组的人。

    虽机械时代讲理,可是这道理搁这种情况上还真没法。

    玩家多少是给机械时代传组面子的。

    这一看是传组大神,便向两边散开,两人一路拨开人群直达面前,身后那群进入的玩家也跟着两人涌入,一时间场面就成了中间进,两侧出。

    莫名就有了进出的路。

    北溪在外面看着一团乱的人群逐渐有了顺序,心里还想着怎么回事。

    执酒与谁和咒主就随着人群走了出来,北溪连忙给人递过去一个组队申请,执酒与谁接受,地图上找到北溪的坐标,直径走到站在路灯旁的北溪前。

    “交易。”

    北溪接受请求,两人迅速交易。

    “执酒,谢了。”

    执酒与谁笑吟吟道:“会长拿圣水干嘛,难道又准备出去浪一波?”

    北溪:“你们还在生气?”

    “木有呀,单纯好奇咯。”咒主耸耸肩。“我们一大老爷们的,其实也没想跟会长置气,就是其他人,你知道嘛,不好劝。”

    “好吧,我等会儿把装备弄好,再给你们道个不是。”北溪无奈。

    “会长用圣水修装备?”执酒与谁还是第一次听圣水能修装备的。

    “那装备上残留着魔气,影响成功率。我鞋子差不多毁了…”

    两人一惊。

    “那会长要换装备?”

    “还有什么装备坏了啊?”

    两人同时开口询问。

    “换倒是没有办法换,我差衣甲没修复,其他都修好了。”

    “衣甲…”这可是玩家防御能力的核心。

    “这有点悬了啊。”

    北溪苦笑,也不大打算跟两人多了,道了声,便急着回到公会修复装备。

    北溪才进锻造室没有多久,不列城外面就传来了警示的钟声,响彻了整个不列索玛城。城中悠闲不已的玩家们在这一刻几乎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魔物攻城再次开启!

    “攻城了。”

    挽扇连忙将任务递交,侧头对红蛟他们道:“让公会的人在外面集合。”

    “提醒大家都带好护具。”

    众人很快前往主城的大门处,玩家们接二连三的出城,很快,拥挤的不列城就像在瞬间被搬空一样。

    因为机械时代,给了很多玩家出去的勇气,今日已不是昨日那般,不少才百级出头的玩家也开始参与战斗。

    “有六只高级魔物。”

    玩家阵营前方是机械时代的所有成员,他们负责打头阵,而后方其他玩家则负责输出。

    棒棒糖放下望远镜,这魔物大军犹如一条水平线般,从那远处正不断地向他们这边推进。

    它们领头的六只魔物,有着结实的身躯,还有着奇怪的行头,一看就是与其他魔物不一,不过比起领主,就有些弱了。

    所以棒棒糖判断是高级魔物。

    “让其他玩家都心点。”

    高级魔物还是很难对付。

    “要不要跟会长一声啊…”红蛟这时开口,“我看会长在线的。”

    挽扇冷哼道:“不,谁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

    林子大了有好鸟在旁边为北溪默哀。

    “这情况我们又不是对付不了。”

    “噢,我就是觉得会长在,有动力点。”红蛟望天。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想跟北溪置气。

    再者,现在传组也没来齐,微生墨不在,狸猫不在,我是星光不在,久酒也还没上线。

    “刚刚我还和执酒遇见会长了,她修复装备去了。没修好估计也来不了,要都修不好,可能之后也来不了…”

    咒主摊手一。

    挽扇问:“什么意思?”

    “她衣甲坏了啊。”

    众人一愣。他们是昨天听狸猫北溪坏了些装备,但具体也不知道坏了什么。

    “听她,鞋子废了,另一个就不知道了。”

    这么一听,气氛顿时凝重。

    执酒与谁瞥咒主一眼,猪!简直是猪!

    这下可好了,一堆人心思都放在装备上了。

    本来放在别人身上,装备损坏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可北溪装备的特殊,也造就全服再无第二件,而北溪现在的装备已然是如今市面上最极品的。

    要是坏掉,从什么地方寻件能比的?

    再者当下的情况,魔物攻城随时都有可能出现领主,数量不明确下,他们一行人也没法做到同时抵御两个领主。

    昨天还真是开了一个“好头”。

    宁缺看众人沉默,心里一叹,开口道:“我们先把这波抵了,回去再问问情况。”

    “嗯,也是。”

    现在他们还是要把心思放到魔物攻城上才是。·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