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3章事后
    那一瞬间真可谓是千钧一发。

    微生墨想以他性命换取北溪存活,而北溪也早已有了预感男人会做出一些事情。明明已然过“想两个人一起活”,其实也不仅仅北溪喜欢一意孤行,微生墨那性子也是不差她半分。

    不过这一来一去,两人似乎都是在白费些精力。明明都知道,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扔下对方,可是人也很奇怪,偏偏每次都在危险的时候,都是先考虑对方安全。

    于是心知肚明却又要白费力气。

    北溪许久没有召唤出黑萝也是因为上次使用过后的惩戒留下了后遗症。她如今不能随心所欲的召唤这只特殊机械兽,有着次数限制,并且冷却时间极长。

    那种情况下,北溪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召唤,回到了男人身边。

    原以为陨石落下后他们两人意识再恢复便已身处无望的深渊,可是没有想到,祭祀殿的使徒来的如此的“巧”。

    “真是卡着时间出现。”

    棒棒糖感慨一声。

    众人也不用在城里仓皇躲藏,一道巨大的神圣护盾笼罩着整座渝城,而此时,他们前方出现了数百名祭祀使徒,他们手捧圣书,以自身的神圣力量驱散着魔气。

    魔物因畏惧圣光纷纷撤退,而那巫师也许是怕了,也许是因为追杀时间过了,它举杖低语,下一秒直接消失不见。

    顷刻间,原本已被数十万魔物围住的渝城外,已然不见任何魔物身影。

    终于挨过了这一时。

    魔物已退。

    玩家们纷纷发出欢呼声,心头的那份阴霾终于消散了。

    北溪直接摊坐在地上。

    这一个时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她一身装备,经历这场追逐,尽数破损。修复可是得花大价钱了,天知道她到底是如何撑过来。

    如果没有传组…

    “终于结束了。”红蛟双臂高举一声欢呼,脸上喜悦尽显。

    众人也是露出了笑容,这是他们最想看到的结果,任何人都安全活了下来。传组就是一个大家庭,而组成这个大家庭,缺一不可。

    “还是组长牛掰,一身鬼魅身法在魔群里简直来去自如。”

    “嗯,当然了,咱们机械时代的组长嘛。”

    魔物退了,他们也松了一口气,现在你一言我一句,之前有太多惊险,他们不敢松懈,精神都是紧绷的。现在倒好,一个个得起劲。

    北溪笑笑:“这次还要谢谢大家了。”

    此话一出,众人停止聊天,气氛蓦地冷了下来。

    “啊啊啊刚刚是谁一个劲的觉得自己死了就能护着我们了,现在到头来还不是要谢谢我们护着她。”

    “我先回公会了,有任务。”

    “诶,等等,我也有。”

    “走走,一起去。”

    “咱们回主城瞅瞅有没有问题。”

    瞬间,众人便是散去。

    北溪一脸懵比的看着一群人的背影,随后想了想,看旁边靠在门壁上的男人。“这帮人生气了。”

    “显而易见。”

    狸猫还未离开。走了几步,便坐到它身边。“你这次是有些过分了。”

    “我为他们着想。传组少一个人就是公会的天大的损失。”

    “那你想过公会没有你,又是怎样的损失?”狸猫挑眉看她。

    北溪:“公会没有我,也还有你们。”

    “你是会长,也是这无坚不摧的机器人零件里最重要的启动芯片。你自己清楚,没有芯片,机器人便没有生命。还是,你在否定自己?”

    北溪叹息一声,仰面往地上一趟,整个人已经没什么力气了。“否定倒是没有,下次不这样了我保证。”

    狸猫:“那你接下来就想想怎么哄好那帮妖孽了。”

    一想到这个,北溪就觉得头很疼。

    三人回到不列城。

    如今这个时候,什么消息都传的很快。渝城发生的事情不仅所有卡兰斯玩家,就连其他国家的人也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就算到了黑暗纪年,玩家们都各自顾着自己的国家,但是关注机械时代的人依旧不少。他们一个时前,才知道机械时代杀了领主魔物,那可谓是让不少玩家敬佩的。

    要知道,高手他们国家都有,可是打领主还是有些吃力,没想到机械时代是直接给弄了。而让他们更没想到的是,这才距离那波攻城过了多久,北溪他们又清了一波?

    而且据还出了黑暗巫师,三只领主boss。那时在场的玩家可也不少,现在论坛上把当时北溪身处魔群,智斗三只领主,与巫师交手,秀了一身牛掰走位的事情直接了。

    不少玩家还是深信不疑,这北溪的厉害几国玩家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他国玩家也都对北溪佩服不已。

    不过也仍有玩家半信半疑,光凭,谁不会,最重要的还是要有视频,那才是最具有服力的。可惜,当时没有人顾得上开录像,毕竟都看得目瞪口呆,忘记了。

    这些玩家的争议,机械时代也懒得去搭理。反正机械时代的成员一听自家会长秀了番走位,在频道里也是各种抱怨。

    没想到他们都安逸在主城的时候,竟发生了这些事情。没能在场,实在很遗憾。

    北溪一回公会就已经直接下线,公会里的事情她也不太清楚。

    今天一个时就累惨了她,她必须下线休息一会儿,放松身体。

    在游戏里她什么没有经历过呀,今天这情况绝对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遇上,被满级boss追杀的滋味原来是这样。真不知道,会不会因为他们今天的失误,而造成以后巫师的频繁出现。

    这才是黑暗纪年降临的第一天,没想到事情会那么多。

    想起那会用木箭攻击的魔物,北溪躺在床上也辗转反侧。要是玩家们不迅速成长起来,往后守城也会越发艰难。

    “上线先得修复装备。”北溪嘀咕着,胡思乱想之中,疲惫感涌上身体,逐渐睡去。

    这一睡,便是从下午时段直接到第二天清晨。

    北溪开了房门,呆呆望着客厅里忙碌的人,“昨天游戏里怎么样了?”

    “嗯?”漫不经心的调调。

    “出事了没?魔物攻城没?”

    沈墨言:“嗯。”

    “你嗯啥啊,我下线跟你过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叫我的。”

    北溪磨牙。这男人绝对又擅自自作主张了。

    沈墨言放下碗筷走到她跟前,“吃饭吧。”

    北溪拉住人,抬头认真望他,迫切询问道:“真的没事?”

    沈墨言歪歪头,瞅着北溪现在跟他的距离,嘴角一勾,低头就想对着那红唇吻下。

    北溪抬手一把就捏住人的双颊,眯眼。“你想干嘛?”

    被捏着嘴巴,这男人这一副模样也不失帅气。

    “想要早安吻!”墨黑的瞳孔里带着暧昧的笑意。

    北溪耳根泛红,把人推开。“吃饭。”

    “噢…那先吻一个呗。”

    “滚开。”

    “不要。”直接黏上去蹭。

    北溪黑线,“你属什么的啊,大清早不要这么腻歪我。”

    “你觉得属什么?”男人从后面抱着她,在耳边轻声问着。

    北溪撇开头,认真想了一下。“狗狗。”

    “汪”

    北溪不由得失笑。“别这样,以后还真的把你就当只宠物养了。”

    “北北,以后我们养一只猫再养一条狗,然后去安静的地方,在那里买个房,不要太大,能够容下我们两个的房子,你好不好。”

    北溪拿碗的动作一顿。

    耳旁不断传来呼吸的热度,连着北溪的整个耳朵也因这气息而变红。

    “好。”

    沈墨言轻笑,笑声带着无比的愉悦。北溪很想看看他现在的模样,微微侧头,双唇便轻轻碰上。

    男人的眼中带着喜悦。

    “下一次,换我给你做早餐。”

    “好。”

    那时与她不过几次交手的盗贼,在此刻用他的体温温暖着她。

    她以前一直以为游戏里的微生墨就是冷漠高傲的一派大神作风,而今世有了交集后,才知道这人性子不过慢热。

    他虽看起来冷漠高傲,但不代表性格就如气质与长相一般,冷冷冰冰。

    人都有两面,一面是面具,一面是真实。

    北溪面前的沈墨言才是他本该的样子。而对于其他不感兴趣的人,这人只是不想表露出来罢了。

    两人吃过早饭后便纷纷上了游戏。

    昨天北溪下线之后,的确又来了一波魔物,微生墨没有喊她,也是因为并没有出现什么厉害的boss。并且,这点攻城,如果每次都需要北溪出面组织,那么还要传组做什么?

    而事实也证明,传组若真的想做也是能够做到轻松守住城市的。

    北溪上线后,就看公会频道讨论着主城上的几个祭祀殿堂的使徒。这大清早又来了一波魔物,还是在北溪他们上线的半个时前打完,数量不多,大约只有几万只,玩家很快就消灭掉。

    那使徒似乎驻扎在了城门上,每到一定的时间就出来放技能,为玩家增幅状态。也不知道为何,祭祀殿堂那边就突然牌出了人手。

    玩家也懒得去探究,反正于他们来并无坏事。

    北溪在公会里走了一圈,发现没有见着传组的影子。心想着明明一个个都在线的,怎么就不见人影了呢。

    北溪正思考中,盛城一看这人站在大路上动也不动,想了一下,主动上前。“哈喽!”

    北溪回神。看着眼前人有几秒呆滞,随后开口:“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不太清楚诶我也是才刚刚上线。起来,你没事了吧?我听狸猫他们,你装备都废了。”

    “没什么,我可是一个锻造师,很快就能修复好。”

    “噢噢,我都忘记你还有个宗师级的副职业了。对了…”盛城一笑,“我其实有个问题很早就想问你了。”

    北溪疑惑望他。

    “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总感觉很熟悉。”盛城看她一愣,怕她误会了这意思,连忙解释道:“我只是觉得看着你有着熟悉感,而且我记忆里也没有在什么地方遇见过你,这很奇怪吧。”对一个不怎么熟悉的人,莫名的想要接近。

    北溪已经放下了以前很多事情。

    她跟盛城还会有着交集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这种交集如今也无法像以前那般了。

    “可能我们投缘吧。”

    “我看着你也觉得很熟悉,就是那种感觉,嗯,这个人我应该可以跟他成为朋友。”

    盛城嘴角上扬。

    “我也是这种感觉。”

    两人相视一笑,朋友二字,对双方而言都极为重要。

    这是一种无声的默契吧。

    北溪跟人又了几句两人便各自离开公会。北溪也不想特意去找人,反正到了时候,都能见着。要是众人故意避着她,她想除了有几个人比较难搞定,其他人还是好话的。

    “先找阿笑问问情况。”

    北溪嘟囔着,给阿笑发了一个消息,然后自己往机械工会走去。

    她现在得为之后进入古遗迹做一些准备。

    阿笑收到自己师父的消息,看了看旁边传组几人,默默关掉,以买东西为借口溜达了出去。

    本来昨天都还好好的,没想到今天他一上线就听着一帮人商议到底要不要惩罚一下他家师父。

    阿笑觉得莫名,可是看他们神色也不像是开玩笑的,他也就默默的听着,了解一下情况。

    等人到了,北溪也正从机械工会出来。

    阿笑迎了过去。

    “师父。”

    北溪抓着其衣领一把拎着走进附近的巷口。

    “你刚刚是不是跟他们在一起?”

    “谁?”

    北溪挑眉,“你遇见你那帮传组的哥哥姐姐没?”

    阿笑立马懂了。“师父,你是不是惹他们生气了。”

    “嗷…这个啊。其实没多大的事情,你听他们了?”

    阿笑点头。

    北溪:“他们啥了?”

    “就未来几天还是不要理…理你。然后就不跟你话之类的…”

    北溪扶额。

    真是一群幼稚鬼。

    “师父,你去道个歉不就得了。”

    北溪一把捏住他的双颊,“子,你他们是不是智商出问题了?这种事情都要跟我置气。”

    阿笑道:“狮虎,他们昨天也都很累诶。”

    北溪终是无奈一叹,放开手。

    “看来我得放放会长的身份了。”·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