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0章
    这一瞬间,耳边尽是炮弹轰炸的声音,众人就算捂实了耳朵,可那轰鸣声还是能直接入了耳中,待余波过去,他们才一脸呆滞的起身,耳朵边不断响着“嗡嗡嗡”的声音。

    “会长,这至少给我们一声啊。”

    北溪自上空落下,一个旋风踢,顺道扫出一排子弹带走附近残血魔物。北溪这一击,可是把四周的魔物都给清空了,她所瞄准之处皆打出炮弹,而一发炮弹必定能够灭杀数十只魔物,可见那状态下北溪对魔物的攻击似乎还是提高了一些。

    至少秒杀魔物已经轻而易举。

    “走。”

    “哈?会长你啥?我们听不见!”

    众人仿若还处在上一秒北溪炮轰魔物的场景之中,就算是雷声轰鸣也比不上这爆炸声来的震耳。

    北溪瞥他们一眼,提着已经变化为大炮的摩梭蹦哒着一路往下,众人一看当下也顾不得吐槽紧紧跟上。过了十几秒终于从那余波里脱离出来,而他们也快到了山脚下。

    就要出了山岭,再过去百米便是远近驰名的美丽彩虹河。众人看了看时间,似乎也就二十分钟不到了。彩虹河得过云朵桥,那对于北溪而言可就很危险了。

    一路向下,众人一路商议。才刚出山岭区域,一道黑雷自天空砸下,幸而北溪反应灵敏迅速后退了一步,雷击落地,顿时众人面前就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红蛟咽咽口水。“这是那巫师打的吧?”

    “大概…”

    红蛟蹑手蹑脚的越过北溪,摸上身侧的树身,心翼翼的伸了个头出去,随后速度收回拍拍胸脯,一脸吓得不轻。“乖乖,那巫师就在上面等着咱们出去。”

    “有其他魔物没?”

    “有,从四周开始聚集过来了。”

    众人露出担忧神色。这怎么突破包围圈?

    “而且巫师已经开始动手了?”

    “也许是间断攻击。”

    北溪着,走到岩石后探头看了看外面情况,“现在魔物聚集过来不多。”就算是魔物,从山岭一边绕到这里也需要时间,刚刚水流冲刷,给北溪争取了不少时间。

    外面魔物才几十只罢了,也许刚刚破百,他们还有希望。

    北溪将双枪的炮枪模式解除,恢复成原来模样,随即从腰包里掏着子弹,并对众人道:“听着,我去把巫师拉走,你们直接突破那群魔物,去前面支援我。”

    眼下唯有这个办法,而他们也只能去选择相信北溪的技术了。

    “心点。”

    北溪点点头,双枪在手中一转,她跳了出去就地一滚,直接避开一道攻击,随即立即起跃,侧身闪过接连的第二道。北溪趁着躲避空隙余光打量了一下巫师位置,高度也不是很高,她可以攻击。当下举枪对着巫师就是两枪。

    “果然没有伤害。”狸猫撑在岩石上,看着外面的情况。

    “会长那么高攻击都打不出伤害…”

    传组顿时也颇为感慨,和他们一开始猜想的不错,这巫师是满级怪啊。

    北溪打攻击也并不是为了打出伤害,而是为了把仇恨完全吸引,巫师轻轻抬杖便是一道黑雷落下,北溪很会观察人,看着那巫师抬手,便直接扑开,距离之前所在位置足足四米远,巫师现在只出单技能,目前还奈何不了北溪,要是出群技可就危险了。

    众人不敢怠慢,见自家会长把巫师拉到了一边,当下冲了出去直接涌进那不断追着巫师后面的魔物群里大杀特杀。

    很快,开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会长!”浮世绘大喝一声,提醒北溪他们这边已经完成了任务。

    北溪堪堪避开巫师的攻击,一个前扑就地一翻,便落在巫师下方,北溪不敢停顿,连着那动作手往地面一撑,侧翻起身,就一秒前所站位置直接落下了一道攻击。

    巫师在天空震怒一吼,随即缓缓转回身,对着前方不断奔跑的北溪背影慢慢抬起了权杖。

    黑洞展开,魔气涌入聚集,那巨大的黑洞之中一只眼睛沉重的张开,死亡之眼。

    “北北,后面!”狸猫大声一喊,抬弓发箭,奈何距离太远。

    北溪被这么一提醒,后背一发凉,全身都犹如电击一般。

    “砰!”

    那是后方传来的声音。

    北溪眼瞳蓦地放大,她可不能死在这地方,当下回身,双枪护在胸前。“砰!”

    重物撞击,火花蹦射。

    北溪那双枪结成了一面光盾,而盾面上的图案是龟壳。

    攻击并没有停下。

    那眼球之中不断蹦出光束往北溪这边打来,北溪收枪,直接使用了增幅移速的技能。

    一边退一边躲。

    巫师攻击极为密集,传组想上去帮忙,岂料北溪一回头喝道:“都不准过来。”

    一道攻击直来,北溪侧开,一时的分神造成她意识涣散,身体有些不稳,躲得并不完美,那攻击与她肩甲擦过。

    十万伤害!

    众人看得直跳脚,又着急又无能为力。这伤害再出个暴击,直接就能把他们会长给秒掉了。

    北溪被那攻击擦过,身体一晃,此时其他攻击纷纷打来,众人心都悬在嗓子里了,准备出手,又看北溪脚步一侧,脚尖一点身体浮空,又是一踏,再上一层高度。她似乎在调整,虽然避开了两道攻击,但是那血量实在过于危险!

    “不管了。”挽扇提着权杖就要冲过去。

    北溪余光一瞟,喝道:

    “谁要是过来,撤销公会职位,踢出传组。都给我去前面等着。”

    “我去,用不着这样吧。”

    北溪也不理会众人反应,依旧处于那漫天攻击之下不断移动身体,就这几秒间,依旧有三次差点被打中。

    实在太危险!

    也是因为危险,北溪才不愿意众人为她涉险。刚刚要是出个暴击,北溪自身都能完全被秒,而且那才不过只是擦肩一击,可想而知,满级的大魔物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谈何在其手下救北溪退离。

    这种情况,他们人多太杂,反而更容易造成北溪分心,造成巫师攻击变多,那样死亡的几率才是大大的提高了。

    挽扇很气,还是想过去帮忙。

    众人赶紧拦着她,“副会,会长那话可不是吓唬我们。”

    挽扇又怎么不知道,可是就看着北溪一人在巫师攻击下狼狈不堪的躲着,北溪若堕魔,他们承受不起公会数万之众的失落。

    “走。”

    冷冷一字骤起,男人当下转身直径往彩虹河方向跑去。

    是久酒。

    盛城迈开步子想跟,视线又落在传组等人身上。“若是没有一定底气,她也不会这般开口让我们先行离开。你们到底是不信任她的技术。”

    语落,便直径追着久酒而去,光头少了年等人有几分尴尬,但也没什么还是离开。

    “什么信任不信任…”罗生门抿唇,握着武器的手紧了紧,那巫师攻击持续着,北溪连补血的时间都没有。要不是距离太远,棒棒糖他们都可以帮助北溪回血。

    “走吧。”孔雀极为理智。“不要到了这种情况,我们一个个还不明事理。她知道我们是担心她的,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不要给她增添不必要的负担。”

    语落,干净利落的离开。

    “走吧。”

    他们不是人人都做得到像其他人那般果断干脆。

    “我在这里看着,要是会长需要帮忙,我…”

    “伊芙!”筱裳厉色吼了一声,拉着人一扯,“你们是不是蠢?没看见会长要准备把巫师带往彩虹河那边?我们现在只是浪费她的时间,浪费她的体力和精力。”

    “你话就话嘛…”伊芙瘪嘴,有些委屈,两眼霎时通红。“那要是北北出了问题,我们怎么办。”

    筱裳见她这样,心想是她过于着急也致使语气重了。“你自己想想,以你走位,能帮会长什么?走吧,别添乱子,后面有的是用上我们的时候。走。”

    伊芙看了看红蛟他们几人,筱裳得话没有错,只是他们现在被急晕了头,束手无策,这还是第一次。

    “走。”

    不能再让他们犹豫了。

    筱裳领着几人准备追赶前方大部队,余光却瞥见后方有个迟迟未动的人影,心想又是哪个麻烦孩子,脚步一顿,视线清晰,那抹黑影映入眼中,他立在了那儿,不动一分,静静的犹如死物。

    筱裳微微启唇,想喊,可是心里总有一种声音告诉她,任由那男人去吧。

    脚步往后一撤,筱裳默默转身跟着跑动起来。这个男人,她可没辙…

    微生墨感受着离他越来越近的寒冷气息,双眸微微睁开,那是一双冰冷无比的清潭,北溪迎着那双眼睛,混乱的思绪顿时烟消云散,身体的下意识反应让她继续一边躲避着攻击一边持续奔跑着,直至两人距离已经只剩下一米。

    北溪张嘴欲言。

    只是晃神的一秒男人已经落在她的身边,两人擦肩,北溪听他轻轻道:“你准备逞强到什么时候。”

    北溪晃神。

    男人脚步一换,拦腰直接抱起人,提速奔跑。

    “如果你偶尔也能选择依靠我,我想自己会更加喜欢你。”

    北溪被他抱在怀中默默无言。

    直至几秒后,她抬头看着微生墨,挑眉问:“你现在只是一般喜欢我咯?”

    微生墨:“比平常人一般的喜欢还要多一点。”

    “那还是普普通通的喜欢。”

    微生墨:“你要是想现在跟我争论这种问题,我直接把你扔地上了。”

    “那你跑快点。”北溪嘴角一撇,瞅着后面紧追不舍的巫师,攻击一道接一道,微生墨皆能够巧妙避开。北溪摸着下巴,这男人大概是已经摸出了规律。

    她只是速度不够快,其实她刚刚也回忆起了规律,就是那会儿被打了一下,攻击带有影响,北溪后来才有些力不从心。

    “魔气现在还有影响没?”

    微生墨突然问道。

    北溪怔了怔,看着他的覆着面具的侧脸问:“你看出来了?”

    “北北,你家阿墨很聪明,你觉得看不出么。”微生墨这话时眼角都上挑了。

    巫师什么级别。玩家被普通魔物打一下都能受到魔气的污染,从而使某个属性下降,更何况又是巫师。

    微生墨看北溪那躲避的速度跟动作也能猜出来,谁比他了解北溪的属性数据。一看那走位略显的着急,微生墨就没打算走了。

    北溪:“阿墨不是只狗么。”

    微生墨瞥她一眼,然后把人往前一丢,拍拍手直接走人。

    他丢的力道和角度也是刻意为之,把北溪往前抛,不高不低,北溪顺着那角度,身体一调整,直接站立。

    微生墨越过她悠悠跑着。

    北溪避开巫师攻击,笑呵呵追上他,“行啊,真敢扔我。”

    微生墨:“嗯,你惩罚我吧。”

    北溪准备答应,这男人又慢悠悠道:“床上,沙发,桌子…你随便选个惩罚地点吧。”

    北溪:……

    这男人这个时候还要逗她,北溪捂着耳朵,默默望天。“要不,选在阳台?”

    微生墨悠悠道:“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北北,流氓。我是自己下厨房给你弄吃的,你想什么去了?嗯?”这尾音带着笑意。

    北溪:“那阳台不是更适合吃饭?你又想哪儿去了?”

    “当然是想你想的。”

    北溪不准备再跟他贫了,巫师紧追过来,攻击比起之前虽开始少了,但这下几道一起打过来,北溪还是得花点心思去避开。

    微生墨慢慢跟北溪拉开距离,他要太近,还妨碍北溪走位躲避。

    另一头,彩虹河附近传组众人焦急等待。

    狸猫眼尖,当先看见那黑点,以及黑点后成片的黑线,举起望远镜一望,随后对其他人道:“来了。她没事!”

    “我们先过河。”

    去渝城就得跨过这彩虹河。

    而彩虹河的桥是一朵朵白云连接而成,这梯子会左右进行移动,间隔不大但也不,这也算是一个难度吧。

    北溪一旦跨桥,巫师就能更加精准的攻击到她,危险系数更大。

    传组赶紧走桥过去。之前已经有几人先过去了,这种程度的左右移动云朵梯对他们没什么难度。

    狸猫跟罗生门断后,众人立在桥下,望着逐渐逼近的魔物,神情严肃。

    而这时,一队玩家走过。

    “咦,那些是什么鬼?”·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