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3章 突如其来
    玩家二转之后,就好比久酒这等级的玩家,装备再好,强化等级再高,就这些因素而言血量必定不会与绯七差到什么去。但若要论职业的分配属性以及职业或者种族的天赋,一开始玩家的差距便该是从这里开始拉开的。现在大神玩家的血量普遍都是最低极限可能在十万,最高,也许会有十三万。

    十三万,北溪认为这是当前玩家最高的极限了,再上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玩家无论职业之间优势在何种地方,血量的差距也不可能差出这点数值。

    北溪自身血量达到十二万三千。机械师并不靠血量吃饭,而北溪的血量也并不是所有玩家之中最高的。

    比她多的玩家自然也有,可是最多也不可能超出三人。她自身强化顶级,装备皆是极品,再加上称号与荣耀属性,一系列的加持下,北溪的属性极其恐怖,就连机械师并不注重的血量也能达到这种数值。

    北溪自身装备已经极好,但是竞技赛这十六强的玩家,装备自然也不差,血量跟北溪持平的不多,不过他们肯定在某些方面更加突出。久酒的血量与她差不了多少,防御自然也不用说会比她低。绯七这个职业注重的从来不是防御,是攻击和血。

    在久酒极高的攻击下绯七的血量看着几乎是纹丝不动,这一万四下去,好歹也能空出个百分之一的空槽,这种情况下,只能说明绯七太肉了。

    肉盾高攻高穿透职业。

    可以想象到了后期巫师装备越发注重防御之后,黑暗巫师冲入密集人群大杀特杀,血量却降得的迟缓的恐怖场景。

    “黑暗巫师有个大技能很强大。”北溪这时对旁边的狸猫说道。

    狸猫一愣,想着北溪怎么突然说起技能了。又听她缓缓道:“内行叫做反杀技,一般而言巫师用了那个技能,接下来就是得出大招了。

    “什么技能?”

    说话间,只看绯七巫师帽微微一动,手中权杖翻转,魔法阵闪现,左手上的潘多拉之书勐地翻转,一张卡牌隐隐若现。

    久酒反应极快好似根本不需要考虑当下回身,拉弓放箭。冰箭直直从黑影的额头中央穿过,随之头顶飘起血量,秒杀。

    “这反应……”

    看起来久酒是深入了解过黑暗巫师这个职业了。北溪心想,那应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希望久酒有所警戒。

    巫师的反杀技极为可怕。若是绯七,这个时候使用也没什么奇怪,毕竟巫师有着强力恢复mp值的技能。

    “刚刚召唤出的是影魔吧?”狸猫想起这个职业可以召唤黑暗生物,跟祭祀一样,不过比祭祀召唤出的黑暗生物要多,可是巫师并不是依赖这种召唤生物生存的职业。

    一般影魔跟暗魔有着区别,一种控制,一种攻击。还有一种召唤生物叫,是黑暗巫师最高级别的召唤兽,不过召唤需要准备一些前置技能。

    北溪点点头道:“绯七应该要坐不住了…”

    这两分钟时间久酒打了他一点血可是他没有伤久酒分毫。绯七肯定也调查过久酒,但是不近身一点打中近距离,想伤久酒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那手中的魔法书籍再次翻页,小型魔法阵浮于书的表面,绯七跑动起来,视线在久酒周身来回扫动,他需要一个能最大限度减少伤害直接能到久酒跟前位置。

    久酒就站在前方,看似到处破绽实则全方位都在守备。弓箭手的灵活性,让久酒处于无形的坚固屏障之中,而绯七想要打破这个屏障就必须要牺牲点什么。

    “只能以血换血。”宁缺看着视频淡淡道。

    “值么?”一剑钟情也不知道这种方法绯七能不能换回同等价值的血量。

    “不要小瞧黑暗巫师,绯七作为这个职业里的顶尖存在,将这职业的攻击伤害玩到了极致。”

    只看绯七突然跑动,身子往前之时勐地加速于是留下无数残影,久酒视线聚焦,弓箭一抬不断射箭。

    顺时针方向不停攻击以防止绯七近身,然而数箭落空,绯七速度突然加快让久酒提高了警惕,只看人勐地一顿,六点钟方向。久酒侧身举箭放箭,利箭划破虚空直直没入其身,久酒眼瞳一缩,回身举弓却是晚了。

    绯七定在与他只有四码的距离处举杖捧书,魔法阵将久酒盖住,一只黑影直接从法阵里蹿了出来将久酒束缚住。

    “影魔?”狸猫颇为讶异。之前绯七可是用了一次,怎么那么快还能使用,冷却时间多少是有十五秒才是。

    影魔控制敌人,只存在三秒的时间。

    “是快速恢复。”北溪看着场上,“绯七这技能点的不低。”他知道就算拉近了久酒和他的距离,以久酒的本事肯定能够逃出攻击范围。所以用的必须是能够牵制住久酒行动的技能。影魔技能冷却时间不多,他其他的控制技,也许想留到后面才用吧。那快速恢复技冷却时间也不多,再说他还有大技能。

    黑暗巫师基本不愁没有技能和没有蓝。

    跟这个职业pk会很麻烦,久酒这次也不知道能不能一直稳定发挥。

    被控制住,短短三秒也能让对方有着极大的发挥空间。绯七举杖一道打到久酒身上,接近一秒时,绯七又出了技能,。

    让对手陷入睡眠状态的技能,持续时间足有六秒。久酒抗性是很高的,北溪跟他打过知道这一点,但是依旧被睡眠了,可见绯七自身的技能点的很高。

    “巫师控制技怎么样?”

    龙里摇摇头:“不多,也就这一两个可以用,再多顶多三个,秒数都不会高于八秒的。”

    黑暗巫师注重的可不是控制。如果再多几个技能,这职业简直是无敌了。

    久酒被控制这下就可麻烦了。如果不是刚刚绯七利用了虚重之影这个技能骗了久酒,久酒也不会被他控制住。

    “那技能之前没见视频里绯七用过。”

    “可能是最近新的技能。”

    绯七很快出了大招,一招,黑色光柱直落在久酒身上,冲入云霄,霎时天空一瞬陷入黑暗。紧接着,绯七再出三道技能,黑色的莲花落在久酒身上伤害便起,莲花未消再落至久酒脚底,绯七另一道技能打在莲花上,莲花尽散纷纷造成伤害,一道莲花魔法阵铺开,伤害翻倍增加。随后一声“砰”的爆炸声,伤害再次爆表。

    。这是绯七经典的连贯技,技能能够叠加伤害,最后三技皆出,若是都造成了伤害,必定引发最后的大爆炸,伤害直飙。

    久酒防御不低,然而这一连串技能下,血量也减了一万五千,绯七还是追回了之前失去的血量。

    “这技能够炫。”

    久酒很快恢复了意识,当下一道冰墙拔地而起挡住绯七接下来的攻击,速度后退,往绯七射出一道攻击。攻击一出,一支利箭瞬间分裂成了三道,朝他而去。

    绯七避闪开来,箭支一落耳畔边便起了风声,一股冷冷凉风迎面袭来。绯七视线往前一探,魔法书光芒闪烁,防御技已经蓄势待发,可谁曾料到,久酒射出的攻击之中竟还会有那位移。

    已然落在其身后,弓弦一拉,贯穿要害。

    绯七深吸一口气再避对方攻击,就知道久酒没那么简单,一恢复意识立马就给他一击。两人提速,激烈战斗直接开启。

    狸猫看得津津有味,久酒与绯七两人之间谁能获胜这争议较大,两人走位与技巧也在各自职业上是顶尖的水平。

    这会是一场好比赛呀~

    正想着,久酒那冰弓那隐隐透着紫光,狸猫心想久酒的弓箭特效颜色怎么样有紫色,仔细一瞧,又似乎不是弓箭上的色彩,尽管看着还是挺漂亮的。

    狸猫思索了一会儿,抬头往上空一看,那云层边缘透着浅紫的光芒,隐隐带黑。狸猫微微蹙眉,一般情况下,玩家技能贯穿云层,在这种乌云天,系统应该会很快恢复。

    那色彩怎么回事?

    “北北。”

    “嗯?”

    “看天空。”狸猫指着云层。

    北溪顺势一看,“那什么?”为什么云层迟迟不聚集起来。

    狸猫:“感觉颜色还挺好看。”

    北溪一笑:“也许只是天气变化。”

    “我靠,久酒这招好牛。”四周玩家惊唿声起,两人赶紧收回注意力全神贯注的继续观看比赛。

    糯米团子从祭祀殿之中交完任务出来。看了看天空,感觉比她进去之前要阴沉许多,这个冬季,雪下了不少,看着天色估计又要继续下了。

    想了想没入拥挤的人群。

    四周是欢声笑语之声,今天的比赛是久酒跟绯七,让玩家们都很兴奋。路上行人皆在观看比赛或者讨论比赛,此时玩家们不分国界,都被两人的比赛吸引着互相攀谈。

    糯米团子准备去神秘商铺选购一点东西,等着北溪明日与她去阿佩拉斯,需要买点圣光物品备用着了。

    糯米团子一边走一边点开个人包裹整理起来,突地眼角下隐隐生疼,糯米团子蓦地蹙眉抬手捂着那花纹,刺骨的疼顿时传遍全身,糯米团子吃疼四肢一软直接扑倒在地。

    周围玩家不免惊奇目光皆望向黑袍玩家,心想这人是怎么了?

    却是听黑袍人低吼一声。

    众人吓了一跳。

    大概三秒,那黑袍人晃悠着身体起身。斗篷帽檐一摘,女人抬头望着天空,脸上红光大盛,发光处被她用手遮掩。

    众人不知这是什么特效,心里好奇不已。

    “轰轰…”

    震耳欲聋的闷响之声从天空忽然传来,一声接着一声,乌云迅速染上了一片殷红,下一秒一道庞大的黑色光柱贯穿密集云层临空降下,直接砸在了帝都某一处。刹那间,黑色的巨大魔法阵自光柱中蔓延开来,地动山摇,整个卡兰斯的帝都在颤抖。

    那个方向…

    糯米团子眼瞳一缩。

    竞技场,大家!

    “该死!”

    提速拨开玩家一路狂奔。“让开,让开。”

    “诶,你这人,推什么推啊。”

    北溪蓦地从座椅上起身,脸色骤变,对着狸猫道:“快,联系公会在现场的人,戴上圣光道具。神牧直接出技能。”语落,北溪直接蹦上椅子,踩着那椅背一跃而出,玩家惊唿,一看是北溪纷纷疑惑。

    “你们,快点离开这里。”

    众人一听心想北溪是怎么了,怎么让他们离开?只看人急匆匆的就往下方跑去,那黑袍因其动作扬起很高的弧度。

    北溪一手按在栏杆处轻松落在栏杆上,随后直接跃进竞技擂台。四周传来排山倒海惊唿声,一看不要命进去的是北溪,顿时疑惑声皆起。

    “久酒,绯七。”

    黑雾渐渐蔓延,那光柱直接打在了久酒与绯七对峙的中间,两人反应很快向两边退开,只是现在疑惑不解的看着光柱。

    两人一头雾水,只听北溪声起,皆望向声处,迎面却是一物品,下意识接住。

    “戴上,速度离开这里。”

    北溪不会这么不理智的进来直接破坏比赛,而且…北溪竟进到了比赛场地?

    “为什么?”

    北溪本准备离开,回头看着两人,表情冷峻。“黑暗纪年已经来临。”

    两人一愣。

    北溪跳下擂台,直接从通道走了出去准备回观众席。

    “跑,跑啊。”观众席上隐隐传来一声极小的喊声。

    玩家们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那人。

    执酒与谁拉着红蛟,“别喊,那些人太远了他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此时雾气完全散开,没有圣光,这群人很快就会被侵蚀。只要没有五分钟,他们都还有救。

    机械时代的人一个个起身准备离开。永恒不落收到消息带着人赶紧离开,白犹他们那边,黑色十字他们几人收到消息也纷纷撤退。

    绯七握着项链若有所思,只看那边久酒已经直接跳下擂台果断离去,绯七呆呆等了三秒。

    妈的,没有提示他赢。这场比赛已经废了!

    绯七一哆嗦赶紧离开。

    没想到,黑暗纪年竟会来的如此突然!(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