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9章
    “触发条件之中的玩家魔化,不会像机械母体那样给了限定的时间。现在游戏里,五国皆有隐藏的黑暗(封印)之门,或大或小。就以卡兰斯的史书记载来看,在卡兰斯也有大大小小数百个被摧毁或者因无法摧毁而被封印起来的大门。”

    “玩家魔化与机械母体死亡所触发的条件也不同。”糯米团子紧接着说。

    “前者所开启的是大大小小的大门。”

    “而后者开启的只有那道深渊之门。”

    深渊之门与封印之门这点不同,想必只要接触过黑暗任务的玩家都知道。深渊之门只有一个,并且这之前他们是知道该门有可能存在于五国任何一个地方。

    北溪记忆处,上一世的黑暗来临只是因为玩家触发了条件,并不是深渊之门打开。虽然现在的玩家知道去打魔物时得备神圣之物,可是若遇见什么高等级的魔物,被魔化不过是瞬息之事。

    就算深渊之门被镇压住,但是数亿玩家此时正在“摩拳擦掌”着,一个星期,不,也许今日,说不一定就有人触发了概率呢?

    “深渊之门那里肯定要加强封印。”

    本来资料片一开黑暗生物侵袭,肯定有玩家想,反正已经到了黑暗纪年,管不管那深渊之门都没事。然而对于北溪这种经过资料片初期与末期的玩家来说,深渊之门即是噩梦。

    而若这次因北溪重生所带来的蝴蝶效应,深渊之门与其他封印之门同时开启,这未来几个月,玩家都别想再见一次蓝天碧云。

    北溪看糯米团子,阿佩拉斯有着机械母体是让她很震惊的事情,然比起这个,深渊之门的存在北溪久久不知该如何反应。

    她记得没错,上一世的深渊之门所在处是格兰林的。北溪在想,会不会深渊之门不止一个?

    五里雾中听两人这么说,心想这竞技赛也许等不到决出四强的那一天。如果触发几率极其大的话,这两天应该就要来了。

    游戏公司埋下的三年炸弹,即将引爆。

    给玩家带来的到底是前所未有的福利还是地狱,这点只有资料片开启之后,让玩家们自行去评断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黑暗纪年即将来临,五里雾中觉得该准备准备了。

    “你们两个聊,我去准备一下。”男人当下果断起身,准备资源的行动刻不容缓。

    糯米团子为人让开通道,笑呵呵道:“能帮我准备一些蓝药么?”

    五里雾中正开门闻言回头挑眉:“放心,什么都会给你们准备好。我只求一件事情……”

    北溪与糯米团子望他。

    “护不列索玛城周全。”

    “不用你说,这点我们自然会做到。”不列城亦然是她的根。

    北溪与五里雾中花了很多心血才有如今的黄金城市,如果就此毁灭,黑暗纪年过去后,短时间也没法恢复如今的景象。

    五里雾中一走,糯米团子走到北溪,也不等北溪说话便道:“我一直觉得自己亏欠公会很多。”神色极其认真。

    “糯米,不用这样。”北溪轻声说:“没人觉得你做错了什么。对于你离开,大家更多的是遗憾和难过。”

    “大家都在等着你回来。”

    北溪知道糯米团子在等着什么,又道:“其实你回来,不用顾虑那么多。只要对方对我们还一无所知,暴露部分联盟的力量也不是不可,也能给对方一些威吓作用让他们短时间不敢行动。尽管这样会打草惊蛇,但时机总有,我们也能再引蛇出洞。”

    糯米团子微微一笑:“快了,应该快了。我还有一些事情必须弄清楚。”

    北溪看她眼中隐隐透着几分执着,心中一叹不再开口。想了想,“明日,如果明日还能处在这太平盛世,我跟你去阿佩拉斯一趟。”

    糯米团子一愣,“可是后天八强…”北溪很有可能有着比赛,这后面的比赛怎能轻视,任何对手都是同等级的人。这样是否太过轻率。

    糯米团子想劝可见北溪一副“已经决定好的”的模样,话到了喉咙怎么也出不去。北溪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够说服回来。

    糯米团子也不在这上面纠结,看着北溪,她心中其实还有一件事情,但不知道北溪会不会觉得是她与那人有着恩怨,而有的一些偏见。

    “糯米,关于永恒之城内部你有什么想法没?”

    糯米团子心中一惊,暗暗打量北溪神色,看起来与平常无异,应该只是随口问出的?

    糯米团子想着是不是她表情太过明显,北溪已然看出了什么?

    然而只不过是北溪想到刚刚与五里雾中聊的事情,心里多少放不下永恒荣耀,再想来糯米团子以前呆过永恒荣耀,心里想着糯米团子能否知道永恒之城的元老级别的玩家有没有谁可能有异心的。

    十几秒后,糯米团子在北溪声音里回神。

    “你有事情想跟我说对吧?”北溪眯眼,糯米团子那神情就是在想事情,并且眼神有些缥缈,实在过于明显了。本来北溪只是突然一问,没想到还问到了糯米团子想说的点上。

    糯米团子笑笑:“是我自己表现过于明显了嘛?”说着拍拍脸,“看来我还是不会隐藏情绪,”

    “说吧。”

    糯米团子整理好情绪,随后道:“前几日我任务,遇见了几个玩家。发现他们是永恒之城的,并且退出了公会。那些人是永恒之城里的老玩家。”

    北溪:问:“元老级别的玩家?”

    糯米团子摇摇头,“不是,没什么很大的职务,不过都是和荣耀一起打拼过来的老朋友了。”

    “他们为什么要退?”

    “听他们说跟江南墨画那帮人出现了争吵。”糯米团子微微蹙眉。“荣耀夹在中间很难做,那些人不想为难荣耀,就退了公会。但是…”之前永恒之城似乎就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这也不是她所知的第一次,越是情况相同,糯米团子越有想法。但是想着江南墨画那人不可能做出背叛永恒荣耀的事情,糯米团子还是有些犹豫。

    “那帮人领头的人跟我说原本去谈合作项目的事情是江南墨画该去的,不过后面她以现实有事把项目推给了他,但是本来是说的好好谈项目,翎子他们一去,人家就直接翻脸不认人,最后项目没成功,江南墨画却开始怪罪他们。”糯米团子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解释了也没用,以江南墨画为首的那些人非要给他们安上办事不利的罪名,荣耀他虽是会长,但现在公会里那些元老皆掌握了一定的股权,荣耀也没法全权说话。翎子也不想他为难,带着几个好朋友相继退了。”

    北溪心想竟还会有这种事情。

    她跟永恒荣耀感情虽好,但是各自公会的事情各自都很少掺和,只要两个公会还是同盟公会就行。可能永恒荣耀对这种小事一般也不会在意,毕竟心眼也没有那么小,所以没有对北溪他们提及。

    这事情若犯在北溪手里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只可惜,一开始创造永恒之城时由于一些资金问题,后面念及与朋友的交情,永恒不落开始放权,如今成就这局面也是没有办法的。

    至于机械时代,整个公会的大权早就都握在她自己手里,北溪不会让任何人插手她的决定。所以合同签约的条件,都不会触及机械时代。就算没有公会,不列索玛城依旧是北溪交易的筹码。

    “我觉得江南墨画有些问题,可我并没有这个女人的什么把柄,而且她喜欢荣耀,也不可能做出背叛永恒之城的事情,可能是我多想…但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糯米团子没什么证据,凭空这样猜测江南墨画的确有强烈的主观臆断,并且两人又有恩怨。

    机械时代跟着永恒之城是兄弟同盟,而江南墨画在永恒之城担任着不低的职务副会长。所以糯米团子这话若是引着北溪去怀疑,而江南墨画又恰恰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后果,可不就是几句话解释那么简单了。以江南墨画的心思,不知道会弄出些什么事情。

    北溪不疑有糯米团子。

    江南墨画那人她本就没什么好感,这点糯米团子倒是提醒了她,她的记忆不存在的事情不一定不会发生。

    “我会让人去查查。”为了保险起见。

    糯米团子眉头一舒,这样她也才能安心一点。

    卡兰斯,北溪想查一个人就目前来说应该是轻而易举的。糯米团子现在是自己所顾事情太多已经无法再分神做其他事情,要不然也不想提及这事情。北溪果然能懂她的意思。

    两人又叙旧了一会儿,便各自因为有事不得不跟对对方道别。

    离去时,糯米团子在将斗篷帽重新戴上时回头对北溪说了一声:“北溪大大,你收了一个很厉害的徒弟啊。帮我向阿笑问候一声,还有近来可能没法再跟他见面了。”

    语落,直径走出顶层。

    北溪想起之前阿笑走位的融合,便笑了起来。

    原来如此。

    回到公会时,孔雀跟佰织早已打完。

    下一场比赛将在12点举行,是绯七与久酒的比赛,万众瞩目的竞技赛,让玩家们迫不及待。

    “谁赢了?”

    众人笑而不语。

    北溪挑眉:“孔雀赢了?”

    众人继续笑而不语。

    北溪摇摇头,打开视频准备直接开回放,伊芙抢在众人面前当先开口:“孔雀赢啦啦啦啦啦啦~”欢唿手势,一脸的笑意。

    北溪无奈。“非得我打开视频再说是吧?”

    众人逐一破功,纷纷涌上前道:“还不是会长中途自己出去了。”

    “没看到精彩的地方真是可惜了。”

    “可惜了,可惜了。”红蛟鹦鹉学舌,摇头晃脑。

    北溪一个眼神过去,红蛟一收到那眼神表情瞬间一敛,关上嘴巴默默走到伊芙后面躲着。

    众人给北溪谈及了一些细节,随后北溪趁着剩余的休息时间把两个人的后面的视频回放了一下。虽然比赛过去,不过只要是进到十六强的玩家都不容忽视,也许以后多少会有交手,还是要了解一些。并且看着高手pk,多少能学到一些。

    她离开时,孔雀和佰织已经皆补满了蓝值并且处于激战之中。后来两人底牌渐渐露出,打的不相上下,血量几乎都在同步削减。但是到了后面,孔雀又开始放迷雾弹,佰织虽识破,可是没想到孔雀一招之中又隐藏了其他的招数,接连吃亏。

    北溪看得出,佰织在意识方面不比孔雀差,但输就输在打法太直接。哪里像孔雀这般,绕了几个弯弯,又是隐藏蓝值又是动不动放迷雾弹混淆佰织的想法。

    这场比赛,孔雀打得也不算是尽了全力。

    北溪看完回放之后众人还在商议接下来久酒与绯七的比赛。一个是黑暗帝国的冠军,一个是卡兰斯的竞技第二名。也不知道这场比赛又能给玩家带来怎样的视觉盛宴。

    北溪叫来挽扇,两人说了一会儿便收到来自阿笑的消息。

    北溪跟她道了一声,绕过药屋到了小仓库处。

    这里是用来给公会机械师玩家试机械师的地方,有着材料也有各种模型,还有小场地。北溪到的时候,不少公会的机械师玩家都在,还有一些纯粹只是来围观的人。

    看见北溪纷纷打了招唿。

    “阿笑呢?”

    众人指了指另一边的小草地,也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反正阿笑呆的挺久了。

    北溪拨开草丛走了进去,阿笑背影首先入眼,盘腿坐在草地上,双肩抖来抖去,北溪走过去。“你在干什么?”

    阿笑吓了一跳,手一抖回头一瞧,看是自家师傅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立马举起手中的东西兴奋的给北溪看。

    “师傅,看我自己做的机械人。”

    北溪只看着一团乌黑的东西递到自己眼前,触及鼻尖时才堪堪停下。

    阿笑一脸兴奋的模样刻在脑子里,北溪瞅着黑漆漆的一团想着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