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就往常的比赛来说,如果血量一方落到半数,那另一方获胜的几率应是从百分之五十上升到百分之七十的。但如今的比赛,一开始的压制不代表最后就是压制的一方获胜,比赛最后谁能获得胜利,任何人都不能妄下断言。

    佰织接连受到孔雀的上万打击,对于她来说,若是在后面不找回自己的节奏,这场比赛可就会变得艰辛了。

    “孔雀mp值够么?”

    玩家们不禁发出这样的疑惑。两人可是战斗了五分钟有余,孔雀这一连串技能又出,那么蓝值不是岌岌可危了?以佰织一万多的伤害换取自己一个补蓝药的机会…这是否又划算呢?

    连黑色十字等人也以为,孔雀此时不继续控制住佰织给自己补蓝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可是大家细细一想又发现这样不符合孔雀的想法,孔雀那么聪明,又怎么会让自己犯下这等错误?

    真的会让他自己处于没有蓝值束手无策的境地么?自然是不会。

    佰织当然不会傻到认为此时孔雀是没有足够蓝值的。第一,一般这种情况下选择出大招的玩家,一是有足够的时间为自己补充蓝药或者说是蓝值充足。第二,玩家使出大招,往往只会奔着一个目的,给予对手最大极限的创伤,或者秒掉对手。只会在蓝值足够亦或者想给对手最后一击时大部分玩家才敢这么作为。在佰织看来,孔雀便是前者。

    她微微蹙眉心有所虑。

    手上动作不敢停下,现在她处于被动,孔雀放的迷雾弹实在太好,一时她也无法看清局势。而别说她这个当局者,旁观者们也皆是一头雾水。看台上孔雀露着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玩家们心中奇怪,孔雀不需要补蓝?

    想必他那点蓝值撑不过两分钟吧。

    只是众人都想错了。

    越到后面孔雀的技能出的越多,而相反,一开始也在大出技能的佰织却变得缩手缩脚起来。众人知道,佰织的蓝值应该要到了极限,于是但凡大技能几乎不见,转而变成中低级的攻击。

    黑暗祭祀这个职业的技能到底有些诡异,黑雾是助长他们攻击力的一大要素,以至于有时候完全可以影响技能之中所附带状态的触发概率。

    两人血量一直在减少,虽然不比一开始时的多,但也有在点滴磨灭着对方的血量。两人走位可能还没有达到,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完全避开对方攻击的程度。时间一点点流逝,孔雀的游刃有余,佰织脸上隐隐的焦虑十分明显,两人也成了鲜明的对比。

    竞技台上酝酿着风暴所以显得寂静异常,两人除了彼此攻击之外也没有任何言语的交流。而观众席上,玩家们此时却正热议着孔雀与佰织之间的怪异情况。

    一开始两人皆在放招,可是后面孔雀又在普通攻击上消耗了至少百分之五,随后大招,再之后两人又试探攻击,这样过去五分钟后,两人之间的蓝值比较一番,理应是佰织存有的蓝值比孔雀多才是,可眼下情况怎么感觉略微不同?

    “单法有一种神技叫。”白夜见旁边醉卿心等人怎么想也想不通的一脸疑惑模样,不由得出声为他们打开一条通道。

    几人一听愣是恍然大悟拍掌就道:“没错,就这个。”五个回合恢复的百分之二十可是不容小觑的啊。

    “但他什么时候用的?”

    白夜已经想通了。“孔雀唯一可以动点手段的机会也就他打出一连串普通攻击的时候。”

    那是让敌人不易察觉的唯一机会。

    “原来如此。”

    但是越发到这后面,两人血量一人处于百分之五十二,一人处于百分之四十六。若是都有补充蓝药的机会,最后的五分钟,双方应该会决出胜负。

    若是没法直接压制一方,比赛无论如何到了最后都会变成持久战,而两人的底牌自然全都是要到最后才出。

    “佰织应该要忍不住了。”挽扇话才落,视频里的漂亮姑娘就直接动身了。

    黑暗所属之光遍布全场,孔雀往后一退,黑袍孤魂自佰织那魔球之中飞出朝着孔雀迎面而去。

    黑暗技能必有让人忌惮之处。

    孔雀极快躲开,就在他侧身视线转移不过一秒之时,视线再聚焦入眼处却是一片黑暗。四周被重重的迷雾包围,孔雀看不清周围,也不知晓,佰织究竟在何处。

    “领域性的技能~”

    但也并不是没有办法破解。这种性质的技能存在时间不会大多并且能够打断,只要攻击释放技能的玩家,领域自破。

    但这种迷雾性质极高的领域可能将这个方法的难度提高了。

    时间应是六秒到十秒。

    但至少这点时间足以够佰织补充蓝药,孔雀自然不会等着,当下也掏出一品高级蓝,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攻击破雾朝他攻来,极快其快速,孔雀喝药动作一顿,闪避开来。

    随着这道攻击他知道了佰织的位置,可是并不代表佰织不会再次进行移动,而现在佰织已经能够攻击他了,足以说明这个人女人,蓝值回满。

    外面玩家看得兴奋。

    孔雀被围,束手无策只能不断躲避。他想要补蓝可没有那么的简单啊。此时距离黑雾散去还有三秒,孔雀因黑雾的缘故,速度多少被限制,属性受到影响。躲闪间依旧受到了佰织的攻击,并且其攻击因领域的影响,而翻倍了。

    一击便是六,七千。打得人实在生疼!

    孔雀血量急下,看得卡兰斯玩家那叫一个着急。但是这么轻易就被反压,可就不是孔雀了。

    俊美男人优雅的挥动了权杖,这时天空一一落下几道方块壁垒直接形成了立体的正方体,而孔雀立在之中,被完全保护起来。

    佰织打出攻击不想那黑光触及一刻就被反弹回来直朝她而来。

    竟是带有反弹效果的!

    佰织再次攻击,没想到攻击由被反弹,女人仓皇躲闪,看向那壁垒之中喝着蓝药露出一脸笑意的孔雀,眼瞳越发深邃。

    反弹效果的技能,一次是普通,两次是少有,如果还有第三次,便是神技!

    试探再出,黑色利箭触及那壁垒犹如看见天敌一般想也不想就朝佰织攻击而去,又快又利落。佰织也早有心理的准备,一看那利箭朝自己打来,当下打出一道攻击将利箭击落。

    孔雀此时蓝值再度回满。

    双方视线对上,风云暗涌。

    北溪等着两人最后的胜负,却在这关键一刻收到了五里雾中的消息,当下语气着急,内容也是见面详谈。

    五里雾中的稳重与处事不惊北溪还是知晓的,这男人用这种字眼跟她发消息,且又是在此刻,必定不是小事情。比赛可以看回放,但重要的事情不能轻视。

    北溪关掉视频。

    狸猫察觉她起身,视线从视频里两个激战的人身上移到身旁北溪的身上,微微疑惑。

    挽扇可不是她一看人起身,赶紧询问:“北北,去哪儿?”

    当下众人视线全数聚集在她身上。

    “我有点事情必须去处理,你们好好看,之后跟我说说细节。”

    众人心领神会,纷纷比出手势让北溪安心离去。

    离开公会北溪很快就到了拍卖行顶层。推开门,五里雾中正在闭目养神,一听大门异动便睁开眼直直往向走进的北溪。

    “什么事情需要这个时候跟我详谈?”

    五里雾中也不废话,当即直接开口:“你最近跟永恒荣耀有没有联系过?”

    北溪心想这人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回答:“这几日都忙着赛事,而且荣耀大哥也在忙公会扩展领土的事情。”

    个人竞技之后就是国家的公会赛,最强公会这个名头,肯定很多玩家都想争那么一争。永恒公会名头不差,现在只要扩充领土把公会壮大,后期比赛夺得排前的名次自然轻而易举。

    北溪当然不会在人家正忙的时候还去“热情”的找人,两人也不算很久没说话,前些日子说上了一两句。倒是永恒不落那厮最近天天往她的公会跑。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五里雾中突然的问题北溪也反应不及脑子转不过来,于是只能问:“你问这个问题干什么?”

    男人摸着下巴似在琢磨,过了好一会儿说道:“我手下的人说,最近永恒之城有一小部分的资金在往外移动,经手人刚好是我手下熟识的朋友,所以多少对他透露了一点。”

    资金往外移动?

    北溪当下蹙眉立即懂了五里雾中的意思。可是她记忆里,永恒之城从未出现过什么极大的危机。

    但是…

    北溪拉开座椅利落坐下,即问:“你查到了转移的人是谁么?还有,那资金是多小的部分?”

    五里雾中敲了敲桌面,“大概十二万。”

    这点于一个大公会来说,不过九牛一毛。但是任何暗自移动的资金都必须要值得他们密切关注。

    永恒之城是机械时代最大也是交情最深的公会,要是这个公会出现了什么问题,对机械时代而言可是不小的创伤。

    永恒之城现在名声虽说被机械时代掩盖,可不少玩家眼里也依旧是一个大公会,两者相互扶持,才在初期成就了能与神圣天堂抗衡的一方势力。

    “很奇怪,去交易的人不是永恒之城的人,但手中的资金合同上标注就是永恒之城里的公会经费,经手这合同的有永恒之城的几个元老,然后资金转交给的人…这点那人也还不知晓。”

    “不知道?”北溪觉得这更奇怪了。

    都知道合同上有几个元老的名字,竟会不知道转交给谁?

    “属下那朋友也只不过是一个经手人,合同上还没有写接收人的名字。”

    北溪是知道游戏里一些中介人的存在。

    系统帮玩家游戏币转移成现金,或者现金兑换成游戏币,收取的手续费比较高。但是游戏的兑换率就是固定的,玩家想多赚,多省一点,就会通过一些人找卖家买家,双方进行非官方交易或者私下的交易。

    两人觉得最奇怪的地方,为何公会的资金还得暗地里流转?

    “所以你应该能懂我的问题了吧。”五里雾中笑眯眯道。

    北溪已经拉开好友列表找到了永恒荣耀的名字,点开,将消息发了过去。

    很快,永恒荣耀那边回了信息。

    “荣耀哥说他知道。”

    五里雾中:“他有说是拿来做什么么?”

    “他公会的有个元老玩家需要现金,荣耀哥跟那人感情不错便答应借给他。不过由于是私人性,所以就只能暗自交易。不过这件事,他公会其他元老也是知道的。所以日后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只要公会那些人元老级别的玩家都知道,再加上永恒荣耀自己知道,那么他们也没必要再去多管闲事。

    “你把我叫来只是为了这个?”

    其实本就是一条消息的事情,五里雾中大可发消息给她说明,然后北溪再去询问一下永恒荣耀不就得了,还非得让她跑这一趟…

    是故意的?

    北溪打量他的表情,看着也不像是。

    五里雾中笑呵呵道:“除了这件事情,其实还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不过,还是等当事人跟你详细说吧。”五里雾中说完,抬手意指北溪后方方向。

    其意明显。

    北溪顺着他所指回头一望,那门正好打开,黑袍人缓缓走入,停在门前,矗立着不动了。

    “这是?”

    北溪起身,身子正对着那黑袍人心中猜想这人会是谁。五里雾中总能结识一些人,而这些恰恰都是北溪意想不到的人。

    “你应该比我熟悉。”五里雾中这次却打起了哈哈,坐在椅子上一副准备看戏的表情。

    北溪见他这幅模样,唿吸一紧。

    望着那黑袍人心想:熟识之人,比五里雾中还要熟识?

    北溪心里有了人选但还是有些犹豫,因为不知道为何要通过五里雾中来见她…

    气氛陷入沉默。

    五里雾中当下一挑眉。这两人不应该是关系极好的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