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0章 比赛进行时
    空耀。

    知道其人者理应都知道这盗贼身法不错。就众所周知的盗贼大神之中,此人排名绝对不会低于前五。北溪跟他的比赛,自然是引起了很多玩家的注意,而另一边,微生墨与兔子老大的比赛也是让众多玩家激动不已。且不说兔子老大何人,微生墨这人可是在盛世名扬了许久。在卡兰斯被奉为第一盗贼,而这第一绝对不只是卡兰斯。随着国界一开,对于这称号卡兰斯所说的是盛世第一,即为游戏第一盗贼。

    而对于这名头微生墨本人也没有出来澄清,或许他也是这般默认的。不服者自然有,这五国职业大多相似,卡兰斯有盗贼大神难道他们各国就没有了?

    争论声也从未停断。

    微生墨的视频很少流出,论坛所能找到的视频不过一掌之数。这神秘的盗贼虽说是传说组的组长,可也极其低调。传说组各人活跃之时,此人也依旧难以瞧见一面。

    上次各国竞技赛这人也只在千名内,第二轮比赛时主动弃权,没有再出现在大众眼中。

    现今各国的千名玩家参赛,也算是给了这人一次机会。

    其实这种竞技赛,一般来说,应该选取每国pk榜的百名,只是因为玩家的总人数过于庞大,各国只出百名玩家多少体现不出实力。毕竟在国内竞技赛,也有玩家因各种原因放弃比赛或者是发挥不好的缘故。选择千人,只是将竞争拉得更大,而且更容易看出孰强孰弱。百人肯定是一个国家的顶尖玩家,不说别的,能赶超数百万甚至亿之上,这百人自然都不会差。而差距自然是从三百之后开始拉出。

    千人之后一个国家的玩家所剩多少,百人之后又所剩多少,根据玩家人数也可以看出一国高手的水平与层次。

    尽管玩家个人无法代表平均水平,不过最后的人数有多少也是一种质量的反馈。

    北溪这人也是风云人物了。

    早在国界未开之前几国的玩家也深知卡兰斯有着一个叫北溪的。在这游戏里,连续上系统公告三次的玩家也只有她了。且公告内容也十分惹人注目,第一把传奇没有出自自己国家这个消息对各国玩家还是有几分打击。且卡兰斯在他们印象里还是很弱的。

    北溪这个人,就他们初入卡兰斯时是被玩家们神化的存在。不少玩家嗤之以鼻,可翻阅以往的pk记录,又只会让人半信半疑。北溪少有认真的比赛,除却与久酒那一场,几乎不可见她有好好打过比赛。玩家们从视频里只能看出她走位了得,攻击强悍,自身的能力脱离了很多常识。

    北溪的实力,除非是亲眼所见或者亲身与之打一场,任何的直观评价都是废话。

    “她跟微生墨,谁强?”

    白犹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与空耀来回交手的北溪,白岚却在耳边不断出声询问。本来龙里用手肘捅了一下他的肩膀,白犹懒得给反应,没说话。

    结果白岚木浅抬脚往龙里屁股处踹了一脚,龙里下意识避开,脚风略过衣角,抬头一看,白岚木浅黑了张脸看着他们。

    “哥干什么?”

    白岚木浅:“你妹的,我刚刚问了那么多遍。”

    龙里挑眉:“有话好好说,动手的话我也动手了。”

    白岚木浅一听,扯着袖子作势要打。

    龙里可不想这大庭广众的闹一出,虽说他性子急,不过又不是没脑袋。到时候丢的可是公会和格兰林的脸。

    阻止其动作便道:“没见两人打过,这个问题我也没法回答你。”

    白岚木浅:“你们没听那笨蛋说过?”

    龙里听男人提起那人冷哼一声:“我跟她不熟。不可能什么都跟我说。”语气带了几分不耐。

    “你们感情不是挺好。”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感情好?老子只是想复仇。”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再说他跟着那人一天走来走去也不是情愿的。

    白犹余光瞟龙里一眼,又看向比赛。

    早知道这人最心口不一,白犹也懒得去拆穿反正白岚木浅也很了解他,又不是看不出什么。

    两人还在讨论什么白犹也没有去听了。北溪与空耀的比赛才开始一分钟,两人却已经开始激战。比起一开始大多玩家选择的保守,北溪这个人现在越发喜欢强攻。

    观看她以前的视频,白犹以为北溪这次还是想要打保守一点,毕竟对方是伦格尔闻名许久的盗贼大神,只是他到底无法理解北溪的想法。

    “空耀隐身不管用么?”

    看着又被打出的空耀,镜子惊诧于北溪像是开了透视一般,几乎能够完全准确的找出隐身状态的空耀,并且击出。开场一分钟,这已经是空耀第二次被北溪打出来了。

    男人往后一翻躲开北溪的子弹,随即提速拉开与其的距离。看着七码处的北溪,手指摩挲匕首。

    上台之前,醉卿心就跟他说过,此战赢得几率几乎为无。他技术虽不错,可是机械师这个职业对于盗贼有一个威胁,那就是侦查机械兽。

    对于活物,在范围内是完全可以探查的,盗贼隐身也不会例外。

    竞技之中,机械师的兽宠存在时间虽然被大幅度限制,但所在的十几秒对于盗贼依旧是个威胁。

    他提醒过他,机械师面前不要隐身,除非自身的隐匿能力达到对方机械兽无法感知的程度。

    第二次被打出,空耀自信心的确受挫了。按照北溪机械兽的探测范围与感知度,估计这游戏里,也没有哪个盗贼能在其面前进行隐身近战。

    除了这因素,醉卿心也向他提及了微生墨一人。

    此人他是知晓,至于对其实力还是需要打一场才能评价,不过至少也是个高手。如果传言北溪与微生墨关系密切,那么北溪对于盗贼一职是十分熟悉。

    熟悉到完全可以预判任何盗贼的打法。

    现在,他的确有所感悟。

    开场北溪就直接强攻,哪怕他任何心思都被预判,准确猜测出来,让空耀一度以为此人会读心术,仿佛可以看破他的任何心思。

    无法近身。

    一个盗贼在pk之中无法近身对方,可想而知,这是多大的耻辱。

    “空耀没法近身。”醉卿心摇摇头。

    尽管他预料过结果,不过没想到过程这般难堪。本来想劝直接弃权,可是这荣誉pk赛里,弃权才是最让人可耻的,也会让人看屠城笑话。

    良辰微凉也绝不会轻易饶过弃权者。

    空耀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境。

    北溪很强,特别对盗贼又有着威胁,他虽然不想贬低空耀的实力,但事实上,结果直接可想而知。

    “这女人竟厉害到这种程度?”

    痞爷在台下蹙眉,他虽说对北溪有着偏见,不过也不会完全否定一切。北溪的实力的确需要正视,他还不会因为偏见而去无视对方的能力。

    “空耀完全近不了身这也太特么牛逼了。”风青天感慨出声。

    此时北溪强压而上不间断攻击打出直逼得空耀没法进行反攻唯有防御。

    然而防御也极其艰难。

    北溪察觉出了他的落脚点,在避开之时,下一道攻击就落在另一处空耀想要落脚停歇的点位,空耀动作一顿换向另一处,然而北溪提起预判,直接阻断他的行为。空耀无法,交接步法,逃离其攻击范围。

    此时,十秒过去。

    pk赛里机械兽还不能逆天到让一个盗贼玩家整个过程都不能隐身近战。北溪手套光芒一炫,时间已然到了。

    空耀记得醉卿心说的话,身影渐渐消失于擂台。隐身了!

    “想来机械师也不可能一直持续让机械兽在场。”

    断刃灰熊感慨一声。

    隐身之后气氛紧张了…然而也就玩家觉得紧张,毕竟擂台下看着比赛,他们也没法看见隐身的空耀。

    谁也不知道这人会突然出现在什么地方。

    只是北溪露着一副极其不在意的表情,由始至终没有丝毫变化,视线扫视擂台四周,北溪手指拂过枪身。

    魔法光轮在其枪身处转动。

    “砰~”北溪对着前方打出一枪。

    此时身后浮现一道虚影,是空耀!

    下方一阵哗然激动。

    空耀被北溪打了不少的血,可是反观北溪却还是满血的状态。众人哗然,一方面因为空耀即将打中北溪,另一方面是因为北溪的失误。这可是首次,pk台上出现明显性的判断失误。

    盗贼的确也有可能直接出现在面前一个虚招再利用步法转换,落在身后极速出招。这是众人都知晓,但因为盗贼自身的灵敏与隐匿技,玩家们总是防不胜防。

    没有谁能真的轻易防下盗贼出招,除非那人的感知度极高,甚至高出了盗贼的隐匿能力很多。

    “不对,不是失误。”白犹好似发现了什么。

    话刚落,龙里和白岚木浅原准备询问,可是只看北溪打出的那道直线攻击突然分裂成两道针状光芒竟左右往回攻来。

    这时空耀已经完全现身,匕首对着北溪脖颈就要落下一刻,北溪蓦地弯腰,那腿往后极速一扫。

    空耀大惊收回匕首跳跃避开。

    不料左右两道攻击直接打在其身上,一道落在手臂上,一道则是因为躲闪缘故触碰心脏位置,伤害直击暴击出现。

    这时机跟攻击的高度也是过于巧合了。空耀起身跳跃也不是有着规定的高度,一般跳跃都是看玩家自身判断。而北溪这攻击不偏不倚大部分都落在了心脏,恰巧暴击出现,给空耀又是一大创伤。

    “北溪这是算好了的吧。”

    连高度也是计算好的。

    现在游戏到了这个地步,玩家们也知道了,暴击虽然是几率出现,不过玩家身体一些部位出现暴击伤害的几率是很大的。

    头,脖颈,心脏或者接近心脏位置。

    如果按照刚刚的情形,空耀没有跳跃起身,以北溪打出的高度,顶多是在耳朵附近。北溪的后扫腿很及时,也完全让空耀没法避免被攻击。

    只是那高度,倒是预测的够准。

    自然,那种情况下空耀没法跳过高,也不能过低。高度在30厘米或者半米之间足以。过高,想想以北溪反应能力下一道攻击就会落下,他们盗贼可不会什么空中停滞,能使用技能什么的。

    跳的太高只会对他们的不利。

    “这空耀不行啊。”风青天摇头感慨着。

    也并不是说其实力不行,只是在对方是北溪的情况下,实力才不够看。如果跟他们对上,也必定不会差到什么地方。

    “毕竟冠军。”青四方此时笑呵呵的说道。

    风青天瞥他那嘴角虚假的笑容,然后看一旁双目炙热的黑兔。“小黑不是挺有眼光么。”

    痞爷听着不屑一顾。

    “算了吧,别尽去干一些丢人的事情。”

    风青天白他一眼,“讲真,要是咱们小黑能把这北溪追到手也是一种本事。对吧~”说完朝黑兔抛了个媚眼。

    黑兔推着眼镜,细长的手格外好看。“这一点没错。”

    痞爷一听急了,旁边七亿抬手拍拍其肩,“随他吧。”

    痞爷不满一哼不语了。

    此时擂台是压倒性的局面。北溪身为冠军,如果还跟其他国家没有获得冠军的选手打个难分难解,也许才会让人觉得可笑和诧异吧。

    冠军之所以是冠军,自然是凌驾在其他高手之上的王者。

    要是平分秋色,众人都不得不怀疑这卡兰斯冠军之主的水分与实力了。

    而北溪事实上也证明了冠军的实力。

    “北北都还没有认真打呐。”狸猫摇头直叹。什么时候北溪技术由得到了一个提高?

    空耀的本事她是清楚的,在屠城里也是很出色的高手。可是现在出现被虐打的局面,虽说有些出乎意料,但也合情合理。

    机械师本就对盗贼有一些压制,再者北溪自身技术超前,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很难让她认真起来。

    还是那一句话,想看一个机械师是否认真,看起召唤出的机械兽就知晓了。

    唯有其底盘全出,机械师与机械兽配合起来,才是最完整的机械师战斗模式。

    而这个模式下,像北溪这等高手,足以碾压无数玩家。

    “结局毫无悬念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