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
    “沈家?”

    王祁挠挠头,他还真的没有听过。不过在京城那边,富二代官二代可是不少,这随便出来一个都可以在这城市混得风生水起,也不知道这李叔口中的“沈少”有多少的重量。

    两人看马翼斐的神色,心中对这沈少的身份也无法拿捏。只忙着询问:“哪个沈少?”天底下姓沈的那么多,京城里多少一二个重姓的,不说具体一点他们还真不清楚。

    马翼斐没有回答两人,反是问李周平。“李叔,你说在我隔壁,是哪间屋子?”

    李周平眯眼看他,“你想干什么?”

    “我就想知道是哪间这样也好控制声音不是。”马翼斐听他说在隔壁,他那层就三个住户,左右两边,左边是个学长,他跟人聊过,是新闻系的大二学长,家境还算不错人长得斯文,平日里这个时候估计都还在打工没有回来那么,那个男人也只有去右边了。

    马翼斐到底是有些没法相信,于是还需要求证一下。

    李周平凑近他们低声道:“就603啊。”

    王祁讶异:“去找那个女的?”

    “听说是沈少的女朋友呐。”李周平又道:“这沈少隔几天就来一次,有时候住在这里就不走了。你们三个注意一点别太吵了,我先去给上面说一声。”

    李周平看起来很急,三人也不准备再问多做挽留。

    “知道了李叔您慢点啊~”王祁露着笑脸送人。

    等人离开视线之后,胳膊肘捅了捅马翼斐:“诶,那个沈少到底是谁啊?”

    马翼斐蹙眉,“京城沈家只有一个。”

    “不是,你直接说这沈少多牛吧。官二代?富二代?”王祁给他一个大白眼,三人提好零食边说着边进了大楼。

    进入电梯后,马翼斐便道:“这沈墨言行事很低调,我一开始也是不知道沈家还有这么一个人。是前段时间去我爸公司听他们提到了这男人。”说着,语气不免带着不耐,“还教育我说,遇着了就想办法交上朋友,实在不行也千万不要惹不开心,避得远远的最好。”

    闻言两人对视一眼,看来的确大有来头。

    “莫家知道吧?”

    两人点点头,莫家名声很大他们当然知道。

    “沈家跟莫家一样,只不过前者比较低调。”

    沈墨言几乎不出席任何社交场合,但是京城谁都知道这位爷。可除却京城以外的地方,知道这男人的人可是没有几个。大多都是听了传言或者是知道有这个人之后,才会敬而远之。

    沈墨言这男人,京城子弟无论谁人都得称之一声“沈少。”

    尽管对他的事情知道不多,不过马翼斐还是记得自家老爸的话,不该惹的绝对不能惹。只是……

    想到这男人跟北溪有着关系,马翼斐就有一点心虚了。

    之前跟北溪闹过矛盾,这事情虽然过去挺久了,不过谁知道北溪会不会突然提起。虽然那女人看着也不像是会喜欢提起旧事的人…

    “咦,怎么了?”

    王祁两人出了电梯,可是马翼斐却还在电梯中发呆,眼见门要关上,王祁扑过去赶紧挡下。看着人:“我说哥啊,您老该回神了。”

    马翼斐摸摸头,“额,不好意思。”

    出了电梯,三人来到其住宿前,然而马翼斐望着隔壁的大门迟迟未动。

    “我说老哥,你倒是开门啊。”刘子昶无言。

    王祁推他一下,笑问:“怎么?难道还想去认识一下?”

    这种公子哥也不是说他们想认识就认识的,人家要是不想搭理,可就是丢脸了。

    马翼斐输入指纹然后再输了密码。

    打开,让两人进去后自己将门带上并道:“前些日子,我看见那女的上过其他人的车。”

    王祁一听,“挖槽,谁的车?”眼珠一转,“你之前说的那个?”

    马翼斐耸耸肩露出一副“你懂的”表情。

    王祁感慨不已。“话说你隔壁住的那女的叫啥啊?”

    刘子昶两人是在北溪与他发生矛盾后才认识并且熟识起来,自然是不知道他跟北溪一早的矛盾。马翼斐之所以知道北溪名字,也是后来在学校多方打听后才知晓。

    后来也就很少主动去招惹人。

    要知道,北溪这名字有点吓人。

    没想到住在他隔壁的人竟会和游戏里那叱咤风云的机械师大神同名,只不过是不是本人这一点还有待考证。马翼斐有些怀疑,但是也没有证据。如果真的是,这个消息可就值钱了。要知道,随着北溪在盛世里名声逐渐响亮,这暗地里打听其现实身份的势力可是不少。

    当然,他也不缺那点钱,只是好奇。

    “北溪。”

    “噢,名字还挺…”王祁本还想说普通的,然而反应过来一怔愣,“你说北溪?”

    刘子昶一扔饮料,惊得瞪目。“游戏里的那个北溪?”

    “不知道。”

    “我说大哥,怎么就不知道了。真的是游戏里的那个北溪?”

    马翼斐不耐一边打开电视一边回答:“她真名就是叫北溪。谁知道是不是,这世界上叫北溪的人又不是只有那个人,鬼知道是不是。”

    “你就没有问过?”

    马翼斐扯开零食袋,心想之前闹过矛盾,北溪见他就是冷着一张脸能问出什么。“没有,跟她又不是一个系的,课都不在一起。没机会~”

    两人露出遗憾。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王祁呆呆看着电视突然激动起来。“我去,要真的是那个北溪,必须得要签名。”

    马翼斐撇他一眼没说话。

    “要不咱们去问问?”刘子昶提议。

    马翼斐赶紧放下薯片给他后脑勺一巴掌,“臭小子忘记李叔怎么说的了。”

    “问问也不怎么样吧。”王祁嘿嘿一笑。

    马翼斐冷笑一声:“要去你们自己去,别提我名字就行。”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默默抽了一包薯片不再说话。

    602陷入了奇异的安静气氛之中。

    “想吃什么?”

    北溪剥着橘子看着男人忙碌的背影,“你知道我什么都不挑。”

    “人也不挑么?”微微露着侧脸,北溪盯着他的轮廓,这人怎么会那么好看。男人似有所应,回头直接望向她,两人视线对接,男人勾唇一笑:“看呆了?”

    “嗯。”

    北溪一向诚实,回答他:“人还是必须要挑的,所以茫茫人海我挑了你。”

    沈墨言:“好巧,我这人一向很挑,可是对于你我还真挑不出去什么。”

    北溪挑眉没有接话。

    男人放下菜刀直径走到她跟前,北溪退了一步,才发现身后有着东西,顺势一靠,沈墨言抬手抵着冰箱,低头凑近她轻声道:“北北,我爱你。”

    男人一脸认真,黝黑的瞳孔是属于她的深情。

    这突然的开口北溪还是有几分不知如何反应。难得这么一脸认真的表达爱意,北溪伸手抚上他的眼眉,鼻梁顺下,然后是薄薄的唇。指腹感受着温度与柔软,北溪本应该是不易动情且足够理性的人,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微生墨总能触到心里最软的地方。

    “我有时候会在想。”

    沈墨言低哑着声音,紧紧凝望着她。呼吸交融,都是彼此的味道。“想什么?”

    “早一点遇见你就好了。”北溪手往下落在他的领带上轻轻一拉,男人顺势凑近,北溪抬头轻轻吻住。

    如果知道,你会是最懂我的那一个人。无论如何,我也不会选择去错过。

    北溪只轻轻触碰了一下便将之松开。

    微生墨见她主动那能就此放过,拥着人低声道:“没尝出味道,再来一次。”

    北溪淡定:“放开。”

    “不要,北北再来一次。”

    北溪抬手直接捏着脸颊,“我很饿。”

    “饿就该吃东西。”沈墨言嘴角一勾,“不如晚餐改成我如何?我不介意你享用我。”

    北溪一巴掌推开他凑近的脸,“那我选择去睡觉。”

    沈墨言顺势握住她的手,握在手中吻了吻其指尖道:“我可不想你饿着肚子睡觉。”

    北溪笑言:“那快去。”

    “可以,不过先让我拿点材料如何?”男人勾唇眼神落在其身后的冰箱上。

    北溪回头看了一眼于是默默让开。

    看着男人打开冰箱,取出一堆食材。北溪想了想,“我帮你吧。”

    沈墨言:“那先洗一下菜。”

    “嗯。”

    于是两人开始忙碌起来。

    北溪不太会做菜,最后也得要靠沈墨言。不得不说男人厨艺的确很好,至少一顿下来北溪是心满意足的。

    最后两人一起收拾一起洗碗。

    平淡的日子里这种温馨足以令人倍加珍惜,有一种暖意只需一个动作即可软化人心。

    “晚安,北北。”

    站在门边沈墨言露着一副委屈外加不舍外加一点点期待。

    北溪想关门,可是男人赖在门前不愿意就此去睡觉。

    现在时间是十点二十分。

    北溪明天需去学校上主课,比赛刚好是下午,是来得及的。不过她想早点睡觉,今天在游戏里有些疲劳,尽管营养舱不会伤害身体反而有益身体,但是她的精神也有在消耗。一天游戏下来,至少给出足够的时间让脑袋休息。

    “去睡觉吧。”

    沈墨言微微一笑:“我觉得你需要一个暖床的。”

    “不需要…”

    “那一个抱枕。”

    “不用。”

    “那…”

    北溪:“要不我换个锁?”

    之前北溪把钥匙给了沈墨言,以至于男人能够随时随地自己跑到这里,换一个锁就不一样了。来了北溪不开门估计也不能再随意踏入一步了。况且现在锁都是智能的,虽然指纹密码比较安全,不过北溪嫌麻烦还是弄了钥匙,不过钥匙和锁是一起,也就是锁孔只能识别那一把钥匙。其他的东西无论什么一旦识别不了都不能打开门。沈墨言手中的是备用钥匙,北溪若真的想换锁,那肯定言出必行的。

    沈墨言:“晚安。”

    语落便乖乖走到隔壁门处。

    “晚安,阿墨。”

    听着门轻轻关上,沈墨言无奈开门进入房间,有些事情的确急不得。

    于是一夜就这样过去。

    北溪起来的时候沈墨言已经在准备早餐,看着人一头乱发的从房间走出,男人放下盘子便道:“等会儿我送你去学校。”

    “几分钟的路程我自己走着过去就行。”

    沈墨言:“我顺道去店里看看情况。”

    北溪揉着头发,“那你放我这路边就行了,不要进学校。”

    “去洗漱吧。”

    半个小时后,两人从屋子里出来。

    沈墨言把门锁好,这时旁边的门也打开了。马翼斐慌乱的穿着衣服走出来,对着其后面道:“妈的,昨天都说少喝一点,我还跟班导说好7点半到学校,现在都八点了。”

    说完一抬头,正好与北溪视线对上。

    王祁跟刘子昶嘟囔着走出,迎面就撞上昨夜那男人以及其身旁裹着白色羽绒服的女人。

    “额…”

    王祁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晚上是光线有些暗,沈墨言的长相没有看得太清,现在白天正面一瞧,不仅视觉上的冲击过于强大,这心理上的冲击也足以让人无法言语。

    一个男的长那么好看真是没有天理了。

    马翼斐看着北溪表面上极为镇定,不过十分尴尬。

    往日里这个时间点可是遇不上北溪这人的。

    这楼房的通道也是挺宽的,本来马翼斐一人出来北溪他们还能过去,不过现在三人一成排,完全给挡了道路。

    北溪:“麻烦让一让。”

    马翼斐望她一眼,随后看自己两个朋友。“昶子,进去点。”

    “啊?哦哦哦。”刘子昶回神,赶紧退到屋里,王祁也跳进去,马翼斐拉着门給北溪合沈墨言让出了路。

    两人没说什么直径就走开。

    没出几米,听着沈墨言的声音响起:“是你学校的?”

    北溪淡淡应了一声:“嗯。”

    “同班的?”

    “不认识。”

    男人没有再说话。

    马翼斐回头望了一眼,两人进了电梯身影从视线里消失。

    “我擦,吓死我了。”刘子昶两人再度走出。

    他推着王祁:“不是想要签名么?”

    王祁:“谁知道她是不是北溪啊,而且…”

    而且刚刚那“生人勿近”的气场,他还去问万一人家不理睬那得多尴尬。

    “算了,算了,走吧。有机会再说啊。”

    在王祁催促之中,三人也赶紧朝学校赶去。(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