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
    “现在该说说如何救你了吧?”

    木偶咧嘴一笑,用那沙哑的声音的说道:“试试将我拉下来吧。”

    拉下来?

    狸猫望着木偶与他们的距离,随后看向瞎子兔兔。他们三人之中瞎子兔兔个头最高,如果跳起来,应该可以拉住缠着木偶的锁链。只是真的可以拉下来么?

    瞎子兔兔见狸猫望向他便知其意,摩拳擦掌的走上来,北溪与狸猫给他让出位置。只看瞎子兔兔选着位置与角度,脚下一用力猛地起跳,手掌刚好过了锁链,用力一握,一阵响动。而瞎子兔兔开始往下坠,紧紧握着铁链,将那木偶拉了下来。

    “砰~”

    一声碰撞,瞎子兔兔被撞了出去,直接砸在棺材上随后一翻在墙上撞了一下落在壁画附近。

    “哈哈哈哈~”木偶发出恐怖的笑声,在半空跃动,不像是被束缚在上方的。

    狸猫走过去,瞎子兔兔此时头上出现昏迷的表情,看来暂时不能动弹。回头望向那木偶,举起手中弓箭对准,箭头出现火焰。

    北溪望向她摇摇头,对那木偶道:“你耍了我们!”

    “我可没说一定要你们救我。”木偶嘻嘻一笑,那布满血的脸上露着诡异的笑容。“不过,你们的确还是救了我。”

    “所以恩将仇报?”狸猫走近,嗤笑一声。

    木偶:“恩?你们想错了,我并没有获救。”

    “什么意思?”

    那看守这条暗道的吸血鬼也被她们弄死,而这木偶也是让他们去杀男爵,镇守的怪已经死亡,她怎么又不能获救了?

    “会不会是跟古邦尔的位置有关的线索?”狸猫在北溪身边轻轻说道。

    这活动一开始玩家并没有收到任务提示,只是知道最终目标是杀死古堡的**oss。他们不知道boss的位置,只能通过冒险,寻找,打败一些小怪或者小boss,亦或者触发机关得到提示与道具,按照自己所发现的线索和路线一一找到最后的**oss。

    玩家自主性的冒险程度很高,如果按照系统给的提示一步步打怪,触发机关,多少是无趣的吧。当然,也有的玩家会比较懒或者脑子用不过来,可能就一筹莫展,如果到了一定的时间完全没有进程,系统就会帮助玩家,进行活动。

    “也许。”

    “这东西还显示着不可攻击。”狸猫看着木偶头上的状态,将武器背上。

    她当然只是为了吓唬才举弓。

    毕竟木偶拉下来时直接撞击了瞎子兔兔,狸猫以为是攻击到了,现在看看瞎子兔兔的血量,还是满格。这木偶的攻击应该是不带有任何伤害的,对于他们而言,还是不能攻击的怪。

    “我是被诅咒的,根本无法离开这里。呵呵呵呵,人类真是好骗。”

    “但我们的确是想帮你。”狸猫叹息一声,此时没有骂出声,但心里早就问候这木偶一万多遍。

    北溪:“什么办法可以消除诅咒?”

    “没用的。诅咒我的人早已死了,这个诅咒永远不会解除。”

    两人闻言陷入深思,这条线怎么不是指向boss的?

    “不是吸血鬼诅咒的?”

    木偶咧嘴一笑:“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谁诅咒了你?”狸猫有几分恼。这东西到底是不是推进活动的npc?

    “我忘记了。”

    “这你都能忘记,你在耍我们?”

    木偶呵呵一笑:“诅咒之前的事情我全忘记了。我在这里呆了几百年,你们是我所知第一次来到这里的人类。”

    “那你又怎么知道诅咒你的人死了?”

    木偶回答的理所当然:“我不知道的存在就是死了。难道还能指望那人解除我的诅咒么?别傻了人类。”

    “好吧,那我们也没法救你。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们有事先走了。”

    狸猫果断跟她说再见。

    北溪原以为是关于古邦尔的线索或者是有什么经验奖励,结果一无所获,还浪费了挺多的时间。这活动每一次boss呆的位置都有所不同。所以就算玩过的玩家,也必须一步步获得线索,最终找到boss。

    狸猫去将瞎子兔兔扶起来,这木偶的撞击也是厉害,过去了三十秒这人才从昏迷状态醒来。“发生什么事了?”

    北溪道:“你被撞出去了。”

    瞎子兔兔一时语塞,难怪他记忆在拉下木偶之后就断片了。望向木偶,默了一秒问两人:“她怎么还在上面挂着?”

    “救不了她,我们被她耍了。”

    瞎子兔兔捂脸泪目,“白被撞了。”

    “喏,给你复仇。”狸猫递给他一颗石子。

    瞎子兔兔瞟了一眼,继续捂脸泪目。“我看着像那么幼稚的人么?”

    狸猫丢掉石子拍拍手,便道:“那就算了。现在没任务了我们继续往下走吧。”

    三人准备往前。这时古莎又道:“人类,所有的善举都该得到回报。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们,看看四周吧,我身无一物,唯有如此才能感谢你们,来到这里,让我有了说话的对象。感谢你们…”

    声音渐小。

    三人回头时,那残破的木偶已经紧紧闭上了眼睛。

    “喂,古莎。”瞎子兔兔喊了一声,回答他的只有寂静。

    “这木偶…”

    “她对我们并没有恶意。”北溪想了想,他们玩家抱着只为任务的态度,无论何时何地,大抵是不会尝试了解其背后的故事。npc对于他们,很多时候都只有有用亦或者没用两种,可是谁都那种时候吧,孤身一人时总会找到某个npc,无论是不是只会重复的说那一句沧桑不变的话语,对于玩家来说,都是能够说话的朋友。

    游戏里的人也会感到寂寞。

    “看看四周有什么。”

    三人分开寻找。古莎给出了提示,四周肯定有着什么东西,或许正是他们所想之物。

    这暗道并不算大,四周有什么一览无遗。他们找的很细心,狸猫是连一颗石子都不放过,瞎子兔兔对墙壁十分热衷,一一摸过不错漏一丝一毫。

    然而两分钟后,三人一无所获。

    “找不到啊。”

    “会不会又在耍我们?”瞎子兔兔哭笑着询问道。要真的在耍他们,就真的有趣了。他一定会把古莎再拉下来,然后奉送上拳头。

    “应该不是。”

    北溪看向棺材:“那东西里面检查过没?”

    “我进去瞅过了,除了暖和了一点就没什么了。”瞎子兔兔摊手摇摇头,一副可惜。“这棺材材质不错啊,的确还有绒,特暖和。一趟进去就不想出来的。”

    狸猫:“…”

    “你可以进去躺着,我们帮你盖上盖子,几百年后再来帮你弄开。”北溪一脸平静的说道。

    “那我不成木乃伊了。”瞎子兔兔哈哈一笑。

    北溪瞥他一眼,随后走到棺材边看了看下面不算深的坑。“会不会是什么埋在这坑里?”

    “吸血鬼不会这么没品味吧。”

    “谁知道呢~”

    狸猫笑着,挽袖走到北溪后:“那挖试试,反正时间多。”

    北溪:“不用。”

    狸猫:?

    掠过棺材,北溪走到之前瞎子兔兔躺的地方。之前被撞,瞎子兔兔撞上了棺材角然后一翻又撞在墙壁上,瞎子兔兔靠的地方是壁画一角,如今竟出现了裂痕。

    狸猫凑近看了看,讶异道:“裂了?”

    “这壁画可能就是古莎的暗示。”

    瞎子兔兔想着他刚刚躺着可没有感觉。

    “让开。”北溪抬手,开启机械手套的第一模式,机械百动,形态极速转变。狸猫立即退开,北溪握拳,电光闪烁。对着壁画重重的一拳直接落下。

    “咔~”

    古邦尔与女子的脸开始碎裂。

    “咔咔咔~”下一秒,壁画碎石尽数落下,蓝光闪烁,如同镜面旋转,一道传送门出现在他们面前。

    北溪抽出武器,唤来虎牙。

    “你们跟紧一点。”

    两人点点头,继北溪进入门之后两人前后脚也跟着进入。

    光芒流转,视线恢复之时三人已在其他的地方。

    叮,你进入。

    “收藏室啊~”狸猫环顾四周,的确是一个储物的房间。房间很大,足以让他们四人随意行走。站在门边,瞎子兔兔捂着鼻子就道:“这里空气好浑浊。”常年没有通过风,也无人打扫,这里积满了灰尘,墙角几乎都是密密麻麻的蜘蛛网。

    在他们左边是堆成山的厚厚书籍,书籍之上摆放着一个怪物的骷髅头,骷髅头半张着嘴,而嘴中含着一颗发着光亮的宝石。过去,摆放着几个是酒杯,罐子,花瓶,瓶子前放着一个亮灯的南瓜,南瓜旁则躺着一个骷髅模样的玩偶,手中握着一把匕首。再过去,便又是成堆的巨大书籍和杂物,蜘蛛网直接成片笼罩着。

    而在他们的右边就摆放着一个摇椅,摇椅之上铺着白色的绒毯,首端有着蝙蝠的暗金雕像。摇椅旁有着几个坐垫,坐垫之上摆着一个圆形玻璃球,球上漂浮着一片羽毛。而贴近墙处,红色的布不知掩盖着什么。在红布与坐垫之前,一本古老的书籍摊开,书的正中摆放这一个骷髅,那是人的骷髅头。头上点着白烛,此时正燃烧着。

    再过去,便是巨大花瓶,花瓶里插着羊皮卷等书籍杂物,还有金属长枪。一个大箱子落在旁边,箱子后是一个柜子,柜子上陈列着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再过去由于光线昏暗,他们还不能看得太真切。

    “这地方能有什么?”

    收藏室面积还是很大,左右两边堆满了东西杂物,而中间则是空了出来让人行走。这收藏室应该不止他们所看见的这点,狸猫看地图上显示他们前方还有一段路。

    “先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经验点。”

    经验点也可以说是机关,或者假性机关。在这种密集的地方,趣味性的机关应该是不少的。三人分头行事,一一摸索。

    瞎子兔兔直接走到显眼的红布前,伸手捏着布的一角轻轻拉开,动作显得小心翼翼。如果拉开红布后面是什么怪物可就有点吓人了。这样想着,男人手一顿,想了想,用力一扯,红布随着其手扬在半空,发出声音。

    “啊啊啊~”叫声从高逐渐减弱。

    狸猫和北溪看来,就看瞎子兔兔对着一面镜子张嘴做出了怪异的表情。

    大概也在镜子看着自己的表情过于怪异,瞎子很快收敛表情,“干什么放一面镜子在这里…”

    “谁知道。”

    瞎子兔兔心想这镜子看起来也没什么异样,视线落及镜子下漂浮在玻璃球上的羽毛,瞎子兔兔蹲下瞅了瞅,这玻璃球好像是魔法球。瞎子兔兔凑近观望,玻璃球之中有着魔法阵,不少的符文飘动,也不知道这道具是不是什么机关。

    瞎子兔兔用手指戳了戳球,稳如泰山不为所动,更重要的是没有任何反应。

    心想看来不是机关了。

    视线落在羽毛上,这玩意儿能拿下来么?

    想着,伸手碰了一下羽毛。

    触摸一刻犹如点击,瞎子兔兔起身跳开,这时那羽毛闪烁一道青光,魔法阵在尾端浮现,羽毛缓缓飘起,竟自己动了起来。首端落在镜子上,一抹光点出现,随即拉出一串文字,是卡兰斯的大陆语。

    “大神,你们快来看。”

    北溪与狸猫翻阅着书籍,一听瞎子兔兔唤了一声便随之看去。那镜面似乎写上了字……

    两人放下手头的事情走到瞎子兔兔旁边。

    “你写的?”狸猫蹙眉。

    瞎子兔兔连忙给两人解释一番,那羽毛大概是魔法笔,先前他没有发现,现在写出了魔法文字,想来是带有魔法成分的羽毛笔。

    “那笔呢?”北溪可没有看见瞎子兔兔口中所说的笔。

    “写完字就消失了啊。”瞎子兔兔抓着胡腮也不知怎么会消失。

    两人默了几秒。

    北溪便道:“大家都小心一点行事,不要离开太远。这收藏室机关不少,别什么都去碰。”

    “再找找其他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瞎子兔兔见两人欲离开,指着镜面对其问道:“那这个呢?”

    北溪回头:“暂时别管了。”

    “额…”

    瞎子兔兔视线落在镜子上,四个大字透着森森的冷意。

    “滚出这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