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4章
    一开始那物品就摆在最显眼之所,而狸猫与北溪只是因为比较在意细节,一开始就没有想过会是那么显眼处。当然,到底是不是盖子的机关,需等她去验证一二便可知晓。

    狸猫思索了一会儿,在北溪卖起关子时视线在这房间一扫,所有可能存有机关开关的地方她们有已经翻找过,就算往常不可能出现机关的物品或者摆设她们也没有遗漏。

    如今房间凌乱至极已经没有最初的样子,该翻找的已经翻找,要说这房间之中还有什么没有被两人检查。

    视线落定,北溪轻轻一跳落在床的一半碎片上,她的眼前便是那古邦尔的肖像画。亦如狸猫所想,整个房间唯一一处还没有被她们动过的东西,便是那画。如果画不存在机关,那么这盖子也许只是一个单纯的摆设了。

    北溪行事一向小心谨慎,抬手在画框边缘摸索了许久,随后又盯着画看了半天。他们之前,没有注意过这画。因为将其他机关找出后,得到了道具,便迫不及待前往下一所。没想到这房间竟会有遗漏的机关。

    北溪原想将画直接拿下,后犹豫了几秒,伸手在画上敲了敲,声音有着实感并没有异样,北溪这才移到画框两角,准备拿下画。

    然而画似乎与墙壁融为一体,无论北溪如何用力都稳如泰山,不为所动。狸猫看着这情况,道:“你试试左右移动。”

    拿不下来,也许画本身就是能够触发机关的开关,后方应是没有什么东西的。若是有,之前北溪轻轻敲打时,应不会那么有着实感。

    北溪向左推了一下,没有反应。随后又往右边推动,依旧没有反应。

    “应该不是左右推,试试上下?”瞎子兔兔提议道。

    北溪望向他,与此同时手放在画框下方试着往上推了推,毫无反应。

    “从上推。”

    北溪没有动作。

    瞎子兔兔一头雾水,北溪大神怎么不动了?难道觉得没必要尝试?

    此时狸猫一笑:“我来吧。”

    北溪没说话从床那头跳回来,慢悠悠走到瞎子兔兔旁边。

    瞎子兔兔一头的问号。

    狸猫跃上倾斜的床,一脚踏在床头,一脚固定在床,她个子比起北溪很高,又穿着高跟,轻轻一抬手便直接碰到了上方的画框,用力一压。

    “咔~”

    发出了动静。

    瞎子兔兔还在想原来是北溪个子不够高才换狸猫上去,没想到就听到一声清响,两人望着画框,高度比之前似乎低了一点,目测是推动了一厘米左右,并不是很多。

    气氛寂静了一会儿。北溪望着眼前的盖子,并没有动静,房间也没有任何机关被触动。北溪抬头与狸猫对视,两人眼中传达着对方的心思。

    “这是不是假的机关啊?”瞎子兔兔见没什么动静,向两人询问。后想了想提议道:“要不咱们去房间外面的走廊瞧瞧。”转换个想法,不一定机关的开关就在房间里,也许是在走廊的什么角落小地方。

    “不用。”北溪出声。

    虎牙歪头看着北溪跟狸猫相视一笑,“机关就是这个。”

    狸猫双手握着左右画框,用力弄了一弄,往右时没有任何反应,往左一推,“咔~”,画框移动了。

    狸猫看着墙上的压痕再看看上方的痕迹,现在移动的幅度似乎要比第一次要多了一点,大约是两厘米。

    移动可见。

    瞎子兔兔露出讶异。只看狸猫手往下方一放,抬了抬画框,不出两人所料,画框往上推动,并且推动的距离较为之前两次很多,至少瞎子兔兔与北溪都能看见画框与最初摆放的位置偏离了许多。

    “上左下…右。”瞎子兔兔记着顺序,喃喃自语着突然发现了这顺序是逆时针而来,也就是下一步往右推动时,机关应该就会启动。

    狸猫轻轻把画往右方向一推,北溪拉着虎牙退开,见况瞎子兔兔也立马拉开距离。可别出现什么毒箭,尖枪之类的机关了。

    房间陷入了沉默有几秒后,那画发出“咔咔咔”的声音,狸猫赶紧跃下躲开。只看画自中间向两边分裂,一抹光芒打出落在地面的蝙蝠盖子上,魔法阵突起,红色的光芒遍布房间。瞎子兔兔默默把头上的魔法灯拿下,那光芒之中的文字更加清晰。

    一阵浮动,随即一一对应着盖子上符文不断融入,直至五秒,那盖子便缓缓消失,露出了漆黑的洞口。

    待一切恢复平静,三人围到了洞口附近纷纷低头打量。

    “有楼梯。”狸猫半跪于地,看得更清。洞虽漆黑但有着微弱的一丝白光,也不知道这下面会存在什么。

    “我打头阵。”北溪当机立断没有多做犹豫,抱着虎牙,一手抓着阶梯,缓缓往下。狸猫抬头看瞎子兔兔,男人耸耸肩,绅士风度道:“女士优先。”

    狸猫继续盯着他不语。

    瞎子兔兔汗颜:“好吧,还是我优先吧。”打开魔法灯,抓着阶梯隐没黑暗。狸猫抬眸看了一眼墙壁上的肖像画,随即便紧跟其后。

    待他们离开后不过几秒,一阵光芒覆盖,凌乱房间恢复如初。

    楼梯不是很长,北溪数着阶梯层数并估算着阶梯之间的差距。花了大约四十秒,脚触及地面,北溪把虎牙放下,拉着虎牙往前走了几步,后方传来瞎子兔兔落地的声音,魔法灯的光芒一照,这漆黑之所也渐渐明亮。

    叮,你发现古堡暗道。

    “那边有白光。”瞎子兔兔指着不远处的前方洞口。

    狸猫落地看了看四周,平常的石壁通道没有什么危险因素。

    三人往发着白光处的洞口走去。

    大致十米左右,并不是多远的路程。很快,迎着微弱的白光三人踏入了光芒覆盖的区域。

    叮,你进入。

    “什么意思?”

    狸猫不解,暗道后的一是什么?

    “也许还有其他暗道。”北溪环顾四周如此回答。

    这暗道,壁上挂了一道灰白的灯,光芒多数是灯所发出的。三人站在暗道口,两边有着少数的荆棘,走了几步便是两个坏笑着的南瓜摆设品。他们所处之地是一个有着高度的石台,前方的地区比起现在所处位置要低了许多,三人跳下石台,往前走了两米一个拐角,便是一个较大的洞穴。左右两边石柱上燃烧着银青火焰,三人走进,正前方是一副壁画,熟悉的古尔邦拥抱着一位美丽的女性。而壁画的下方,坑中放着一个十字架,两旁是蹦跳的南瓜,棺材倾斜插在土中,此时正在抖动。

    “那里面有什么?”

    “吸血鬼吧。”

    “那如果不是呢?”

    “除了吸血鬼,谁睡这种棺材?”

    暗金的棺材外铭刻着十字架。棺材很旧,表面铺满了灰尘,有一定的年代了。

    “应该会有一个怪。”

    这活动之中趣味性虽然比较大,不过打怪依旧是主要的,最后杀了**oss,灭掉所有吸血鬼,活动就完成了。

    北溪也是第一次来到这个暗道。

    之前与微生墨可没有发现这里,外面那些身处古堡各个角落的吸血鬼就够两人刷满任务目标了。

    “谁来救救我啊~”

    “谁来~救救我啊,救救古莎。”

    突起的沙哑之声吓了三人一跳,瞎子兔兔惊得跳脚:“谁?是谁?”

    “谁来救救我~”

    三人环顾四周,这一览无遗的地方还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口吐人言的。

    瞎子兔兔指着那棺材,“是不是那里出来的?是不是?”

    “谁来救救我啊,救救古莎~”

    北溪蹙眉:“不是棺材传出来的。”说完,她抬头,望向头顶。两人随着她的动作,纷纷往头顶一看。

    巨大的玩偶,肮脏破旧,嘴巴被密密麻麻的缝合着。头发蓬乱,脸上带着血,一双无神空洞的眼睛正紧紧地望着他们。

    “我的妈呀…”瞎子兔兔汗颜出声。

    这一大个诅咒玩偶挂在他们头上,他们竟然一进来时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这玩偶突然发声,他们也许连头顶上方都不会去关注。

    虎牙捂着眼睛躲到北溪身后瑟瑟发抖。北溪摸着她的头,三人往后退开,更加方便的与这木偶对话。

    “救救我啊~救救古莎。”泪水从那无神的眼中缓缓流出,是鲜红的颜色。

    “怎么救你呀?”瞎子兔兔询问。

    “救救我啊,救救古莎。”然而那木偶一直重复着她口中的话语,似乎在看不见他们一般。这话到底是否对他们所说的呢?

    狸猫与北溪相视一眼,看起来这木偶应该不是怪。就算是怪,大抵也是需要触发对话,对话之后才能动手。不过北溪还真没见过这像木偶一样的怪物…

    “你是在跟我们说话么?”

    木偶依旧没有理睬他们,不断重复着那悲惨的求助声,一直,一直…

    三十秒过去却是一无所获。

    木偶像是对着空气一般或者从一开始就不是在对他们说的。

    北溪难得也一筹莫展,对两人道:“算了,我们先去前面看看。不管了。”

    狸猫递给她一个调笑的眼神,并未言语。

    北溪摇摇头,狸猫叹息一声,看来是真的没有办法啊。

    “走吧。”

    瞎子兔兔见北溪她们都没有办法,他自己也没想到办法,只能随着离开。

    就在三人略过那抖动的棺材之时,身后上方那木偶再度开口道:“啊~救救古莎,吸血鬼之棺里散发着诅咒的味道。”

    “谁来救救我~”

    北溪跟狸猫同时顿住,噢~任务终于提示了。

    两人提着武器直接走到那抖动的棺材处,抬腿,对着棺材一踢,没有任何停顿。

    “啊~”一声吃疼的叫声。

    棺材停止抖动,场面一时寂静。

    随后棺材盖一掀开,北溪两人退开,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从那棺材中直立而起,恼怒出声:“谁敢打扰本男爵看书?”

    看…书?

    瞎子兔兔黑线看着那一脸苍白无血色看起来像干尸的吸血鬼,棺材里看书,是挺牛的。

    “人类?!”他视线落及狸猫与北溪,眼睛一亮,语气激动。“噢,多久了,没有闻见这新鲜的味道,噢,还是两位可爱的小姐。”说着,他走出那棺材,对着北溪与狸猫行了一个绅士礼,露出自以为帅气的笑容,尖牙微显。“韦列恩有幸遇见两位美丽的姑娘,不知可否赏脸吃个晚餐?”

    回答他的是北溪跟狸猫没有丝毫留情的攻击。

    “无礼的人类,你们在干什么?!”被突然攻击韦列恩气急,双手一抬,尖指骇人,面部开始变得狰狞。“我要让你们知道,惹怒我的代价。你们那美丽的容貌就成为我书中的一页吧,不给你们教训,我就不是风流男爵韦列恩了!”

    “这boss话挺多。”

    狸猫赞同点头。开场白是真的多,真是浪费时间。

    瞎子兔兔听那吸血鬼霸气的战斗宣言,摇摇头。每个boss开打时宣言都霸气,可是真的打起来,结果也是要被杀死的。

    而像北溪与狸猫这种,就是虐boss绝不手软的存在。

    两分钟后。

    看着成为一具干瘪尸体的男人,瞎子兔兔感慨一声:那么长的开场白,结果还是活不过两分钟。

    boss爆了一堆金币还有一本。

    狸猫捡起来翻了一页,“啪”不到一秒就立马关上。脸颊飘起可疑红云,瞎子兔兔凑过来问:“这是什么啊?道具?”

    狸猫塞给他,“你喜欢给你好啦。”没有给他拒绝的几乎直接塞入,然后撒手走人。

    瞎子兔兔抱着厚厚的秘籍之书,以为是什么极品道具,翻开一瞧。“挖槽!”

    “啪”地一声用力合着。

    北溪盯着他,“什么东西?”

    瞎子兔兔咂咂嘴:“春宫图,北溪大神有兴趣?那给你好了。”说着,递给北溪。

    春宫图?

    北溪无言,伸手退开淡淡笑道:“这玩意儿你留着比较合适。”

    瞎子兔兔黑线。

    对着北溪背影喊道:“喂喂,别看我一男的,可是我还是很纯洁的啊。”

    两人没有回话注意力已经放在古莎身上。

    “现在该说说如何救你了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