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
    三人花了四分钟把剩余的机关过掉,一路上获得不少经验。这种活动之中,经验获取的途径不仅仅只是打怪,但凡发现机关并且能够破解,玩家都可以获得高额经验,如果整个过程之中有人死亡,死亡玩家获得的经验则会减掉三分之一。

    除了机关,发现一些趣味点也是可以获得经验的。所谓趣味点,也称为假性机关。往常的机关不是会攻击玩家就是陷阱类,而带有趣味的假性机关并不存在任何一个特征,仅仅只是为了吓唬玩家所存在。

    发现假性机关,玩家也能获得经验并且不少。只因为趣味性机关不太好发现,几乎都是不易察觉的地方。

    三人走到走廊尽头时,有一扇铁门,而左右又分出了岔口。门上有着一把有雕刻着蔷薇图案的锁,狸猫拿出钥匙,拿起锁,比对了一下锁孔,便直接插入。北溪早已知晓这把钥匙开启的门便是这扇,当一声清脆“咔嚓”声发出,北溪也并未露出其他表情。

    “开了?”狸猫颇为讶异。

    毕竟之前系统提示说这钥匙与古邦尔有关,存有什么秘密,狸猫还以为是开什么很重要的地方,所以才大费周章的弄个机关藏于蝙蝠口中,然而是她自己想的太过复杂了?

    轻轻推开门。

    一片漆黑当先映入三人眼中,虎牙不由得抱紧北溪,她怕黑。

    “走进去看看。”狸猫当先说,抵不住好奇心说完便一脚踏里进去。

    叮,你进入。

    不出所料收到了系统的提示。瞎子兔兔站在门边,趁着狸猫身影还没有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拿出魔法灯一照,突起一阵响动。只听翅膀拍打的声响了几下,瞎子兔兔也因突然起的异动抖了抖手,灯光一偏,“砰~”那几道影子消散于黑暗,魔法灯再打时,其无迹可寻。

    狸猫对他招招手,“瞎子,拿着灯进来啊。”

    却见瞎子兔兔黑线道:“怎么说话呢,谁瞎子!”

    “我喊你啊。”狸猫无言。

    “那也别叫瞎子…”瞎子兔兔愁着一张脸。

    “那…兔兔?”狸猫自己喊完,只觉浑身上下格外的不舒服。颇为恶心。

    瞎子兔兔:“你见过哪个男的叫兔兔的?”

    “你啊。”

    “我叫瞎子兔兔。”

    “所以瞎子是你,兔兔也是你啊。”狸猫黑线。

    瞎子兔兔默了一会儿:“我终于知道一个游戏id的重要性了,你就叫我瞎兔吧。”他游戏朋友很少,一开始因为任务走到一起的玩家不是没有,不过由于他一天几乎在跑环上花了不少时间,基本不会联系人家,而他们发消息来时他也不会回,所以渐渐的,好友栏里的人一个又一个消失。

    现在一个游戏好友都没有。

    北溪在后面忍着笑。

    瞎子兔兔这个名字的确很尴尬。也不知道当初这人是脑袋出了什么问题,才会起这么一个坑自己的游戏id。

    狸猫:“叫兔兔其实不错。”很快调整心态的狸猫,起了打趣的心思。

    瞎子兔兔干笑一声:“瞎兔。”

    狸猫懒得跟他争辩,手一招,道:“瞎子,带灯进来。”

    瞎子兔兔汗颜,不过也知不是时候废话,抱着魔法灯进入,北溪带着虎牙紧随而入。魔法灯的光亮很充足,一盏足以照亮整个房间,只是有些角落到底无法窥探,狸猫让瞎子兔兔把魔法灯升起。

    瞎子兔兔打开开关,魔法灯扩展,缓缓漂浮起来,这下便足以让他们好好看这了。

    虽然没有说是谁的卧室,不过狸猫知道是谁的。这古堡就算不止一个吸血鬼,但这卧室应该就是那叫古邦尔的吸血鬼的。毕竟她所得的钥匙,刻有古邦尔之名。

    环视四周,一览无遗的卧室并不是很大。

    左侧是书桌,顺时针方向观看,落地窗,书架,大床,书架…

    这卧室整体呈圆形,摆放的东西较多,所以给人第一感觉是狭窄,不过若完全进入,便觉得这地方空间充足,无需再大,多一分也是多余的。

    房间整体并不是所想的很阴森,魔法灯照亮之后与正常人的卧室无异。原以为,房间里只会有一棺材的狸猫,此时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犹感新奇。

    “这床没人啊。”瞎子兔兔走到床边,伸手拍了拍,又按压了一下,随后犹觉得不过瘾,一蹦直接扑倒床上,做完一系列动作之后才跟两人说,没有什么人存在。

    北溪她们自然知道没人在床上,明眼就能看出的情况,也懒得拆穿瞎子兔兔想躺上去滚动的心思。这床好歹也是不小,欧洲贵族的床自然不会坏到什么地方去。

    狸猫:“软么?”

    瞎子兔兔站在床边,“软啊。”

    “噢…”狸猫喵了一眼,没说话。

    瞎子兔兔道:“弹性也好啊。舒适度没话说~”

    狸猫挑眉,“是么。那也是一个吸血鬼的床,你小心一点吧,万一人家有洁癖,等会儿要遇见了,第一个就弄你。”

    “哈?吓唬我呢…”瞎子兔兔笑着给她一个大白眼,视线收回时落在床头上的壁画上,正好那壁画中的人眼珠一转,与他对上,只是一秒,又恢复原状。

    瞎子兔兔笑容早在接触时就已经凝固。

    “喂,你们看见没?”

    僵着笑容,问北溪两人。

    “什么?”狸猫见他这模样疑惑出声。

    北溪带着虎牙打量书架,瞎子兔兔一开口便望向床头的壁画,那吸血鬼与走廊之中瘦骨如柴的紫发红眼吸血鬼如出一辙,是古邦尔。

    北溪记得还很清楚,这间卧室有几个机关,其中两个是趣味机关。

    “就…就,这儿,这画…”瞎子兔兔被吓得不轻,语无伦次,结结巴巴也说不全一句。狸猫倒是听到了“画”字,于是视线落在那床头的肖像画上,盯了半天没有盯出什么毛病。再看瞎子兔兔,男人又道:“我刚刚视线跟他对上了,真的,对上了。眼珠子瞥了一下,就看我。”露着几分胆怯,跑到狸猫旁,着急的解释着,生怕狸猫她们不信。

    狸猫听完,轻声一笑。

    在瞎子兔兔看来,是不信他。于是急得跳脚,指着那画,走了几步,“你看那眼珠子,会动。不信我啊你!”

    狸猫看他急得一脸,笑道:“他惦记上你了。”

    “啥?”瞎子兔兔闻言,顿时冷静了下来。

    “谁让你蹦他的床。”

    凉意自脚底而生,直窜头顶。瞎子兔兔:“你别想吓我,我一男的会怕一妖魔鬼怪?”

    “纠正一下,不是妖魔鬼怪,人家是吸血鬼。”

    “吸血鬼也是妖魔鬼怪之中的一员。反正他要敢来弄我…”瞎子兔兔话顿,想了想,他等级很低,装备是个硬伤,于是话锋一转,“我就跑!”

    狸猫:“多大的出息。”

    瞎子兔兔撇嘴,“那吸血鬼肯定等级不低。”

    狸猫:“所以说,别瞎蹦哒,那床再软也是人家的,你这是在增加仇恨值。”

    瞎子兔兔没说话,看了拉着北溪衣角的虎牙,虎牙含着拇指回望他。

    此时北溪注意力在书架上,狸猫看瞎子兔兔消停了边走到书桌前开始寻找线索。

    “这房间有人在看。”走近北溪时,狸猫低声说道。

    北溪不在意,视线在书架上来回扫视,回答狸猫:“古邦尔。”她察觉了有人在暗中注视着他们,不过现在还没法跟那人直接杠上,得找到机关,并且是活动到最后应是古邦尔自己来找他们。

    狸猫看她从一开始注意力就放书架,想了想,“书架里有机关?”

    北溪点点头。

    狸猫又道:“和上次你们来的时候发现的位置不一样是吧。”

    北溪却说:“帮我看看书架那边书有没有什么不同的。”而这句话亦是回答了狸猫的问题。

    机关不是位置不一样,而是直接换了一个。

    两人走到书架前,开始折腾。

    虎牙捂着兔子糖呆呆跟瞎子兔兔对视,过了几秒,视线飘忽,落在大床上,然后又很快收回,一双蔚蓝的大眼睛看着瞎子兔兔,又过几秒,视线飘忽,瞎子兔兔顺着她视线瞥了眼身边的大床,虎牙猛地望向他,瞎子兔兔一时语塞。

    这货…

    想了想,对着其招了招手。

    虎牙腮帮一鼓,直接蹲在地上不给予理睬。那双大眼睛,继续盯着瞎子兔兔,看那架势,非得看出个什么结果来。

    瞎子兔兔抬手拍了拍床,然后对着虎牙挑眉。

    虎牙歪头不解。

    瞎子兔兔觉得这机械兽好蠢,那么明显的意思都不明白,摇摇头,看了看身后的壁画,反正都惦记上,让他惦记这里面所有人吧。于是毅然蹦哒**,滚啊滚,几圈以后看向虎牙,拍拍身下的大床,对着其招手。

    虎牙眼睛一亮当下蹦起身,迈着小步子就跑到瞎子兔兔边。

    瞎子兔兔从床上起坐起,看她:“小家伙,可不能再咬我啊,我对你多好,给你床蹦。”说完,在虎牙期盼的目光里下床,然后弯腰把人一抱,就未脱鞋,直接扔上了床,任凭其玩耍。

    瞎子兔兔低头看手,随即又看向床上滚的正嗨的机械兽。

    那温热,软软的感觉是真实的,亦如玩家。

    如果不是披着机械兽的名号,这和玩家有什么区别呢?

    那么真实,如果这游戏有一天终结,这鞋所谓的真实亦不会存在吧。

    一时寂静。

    瞎子兔兔立在床边看虎牙把床被扔在地上,然后弄乱床单,然后直接在床上站了起来,只因床过于柔软,扑倒了一下,虎牙趴在床上,笑得灿烂。

    莫名的,瞎子兔兔觉得这机械兽还挺可爱的。

    念头过去。

    只看虎牙又起身站立,踩着床用力一蹦,蹦蹦跳跳,犹如在一个弹簧床上,乐得开怀。

    跳,落,跳,落~

    “咔~”

    瞎子兔兔眼露疑惑,他听到了一声像是碎裂的声音。

    只看虎牙又是轻轻一跳,瞎子兔兔盯着她,看她半个身体越过他的头顶,嗯,这个高度好像比之前要高了一点…

    刚这样一想,视线顺着虎牙一落,“咔~”又是一声。

    只看那床中一处有些凹陷,瞎子兔兔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牙牙~”虎牙玩到开心时自然要出声以表达内心的喜悦。

    又是一蹦,整个人都高过了瞎子兔兔。然后一落,“咔咔咔~”三声…

    一秒一跳,虎牙这次直接差点触及天花板,瞎子兔兔张着嘴,目瞪口呆。这尼玛跳跃能力会不会太强了,再说那床又不是真的弹簧床,怎么能跳那么高?

    不科学…

    瞎子兔兔又想到虎牙是机械兽,于是内心的吐槽似乎有了解释,游戏之中没有什么不科学的。

    虎牙在空中哈哈一笑,笑声清脆,然后“咻咻”一落。

    “砰!”

    巨大响声传遍整个古堡。

    北溪和狸猫是集中了精神在寻找机关,虽听着后面异动,不过想着还很安全,于是就没有多留心。

    这一声突起的爆炸,是措手不及。

    烟雾散去,北溪和狸猫就看见虎牙站在坑中,一前一后是碎裂的床。见北溪看来,虎牙无辜回望,随即露出灿烂一笑。而一旁,是下巴惊得要掉地上的瞎子兔兔。

    “这特么也可以?”

    狸猫默默看向北溪。

    这游戏里为了增加真实感,任何摆设物都可以被他们破坏,无论玩家还是宠物,亦或者是机械兽。

    那床看起来很结实。

    可是依旧能被虎牙玩坏。那一张萝莉的脸看起来无害至极,却有着极强的身躯,足以毁灭任何事物。

    眼下床毁,北溪都可以想象那一直看着他们行动的吸血鬼此时该是如何的恼怒。

    瞎子兔兔回神过来,紧紧抿着唇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好像是他诱着虎牙过来造成的后果吧…

    “那啥,我不知道她这么…厉害。”

    “北北,不能跳了。”此时虎牙踩着地板,露出难过的表情。

    瞎子兔兔看着虎牙一脸委屈,哭笑不得。

    北溪走到虎牙面前把人轻轻一提,淡定道:“坏了,自然不能蹦。”

    虎牙嘴巴一瘪,泪水挂上眼角。

    北溪一看,默默望天。

    真是个小祖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