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9章
    “北北,机关是这个吧?”

    北溪还在感慨兔子糖的作用,后面便传来狸猫略带喜悦的声音。

    速度还挺快。

    想法才从脑海之中飘过,只听“咔”的一声,身后的大门似乎打开了。

    北溪回头时,温暖的灯光正好迎面打了出来,便验证了她的想法。

    “没想到这符文还能移动。”

    古堡的大门自然不是木门,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沉重的质感也有了些年代,透着神秘而古老的气息。门上有着图案与符文,看似繁杂无章,然而内有乾坤。如果接触过关于黑暗生物系列的任务,玩家都该懂,有一种名为的咒语格外简单,也几乎任务之间的通用符文。

    这活动,想考验的也有玩家的观察力。当然,盛世也不会太为难大众玩家,自然也不会在一个开门的功夫上为难玩家。

    若是大门实在进不去,其实还有别的办法。大门侧边的那个阶梯是通往二楼露台的,而露台可以直接进入古堡的内部。只是从露台进去,需要一些条件。并且直接入了二楼,大厅的一些经验点也没办法获得。按流程走,经验才多一点。

    狸猫不仅观察力一流,头脑也十分聪明。

    北溪因为之前来过这活动,深知其中的一些小机关,她是觉得没有什么吸引力,不过对于狸猫而言应该是第一次,新奇感自然强烈。如果她什么都说出来,可能狸猫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吧。

    推开门,两人当先走了进去。北溪唤了一声虎牙,虎牙起身,保持着两手捂着嘴的模样看北溪,一双大眼睛透着“北北,可以说话了么”的疑惑与希冀。北溪心里发笑,脸上一副认真表情,对她说道:“还不可以哦。我说可以了,才可以说话。”

    “把手放下,走吧。”

    虎牙拉住北溪伸来的手,两人进入正门。

    叮,你进入,请注意四周异常。

    狸猫进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弄清楚摆设,以及观察每个地方的状况。活动会给玩家提示,但也只是在玩家发现什么时候之后。这活动比较不同于常规,所以系统顶多只是提醒玩家们注意四周有无异常,而非直接告诉玩家下一步该怎么做。

    大厅很宽敞。

    从外面看古堡时两人就知道古堡内肯定不小。再加上一进来就是温暖的火光,外面花园虽一派荒凉,但这古堡里却是温暖至极。

    冬夜的寒冷被驱散。

    壁炉里的火正熊熊燃烧着。

    狸猫往壁炉处靠近,脚踩上白色的绒毯,注意力在壁炉中没有注意,不小心踢了一下绒毯上的玻璃杯。清脆的声音令她回神,狸猫弯腰捡起杯子,拿在眼前一看,杯中还残留着红色液体。

    对着杯内嗅了嗅,露出一脸嫌恶。“血的味道。”

    “血?”瞎子兔兔好奇凑近,狸猫看他一眼,把酒杯塞给他,随即走到壁炉边。这柴火应该是才刚刚开始烧,所以连三分之一都没有烧完。狸猫看向一旁的北溪,指着壁炉问:“有猫腻没?”

    北溪挑眉看她笑道:“真准备要我说?”

    狸猫:“等会儿吧。”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摆摆手,她有了点兴趣。

    柴火刚起,她们来之前肯定就有人。

    说起来这活动地图就一个偌大的古堡,肯定有什么古堡的主人,而且一定是吸血鬼吧,要不然叫什么。

    狸猫低头看着脚下绒毯,想了想,退出一步,然而绒毯上已经压了不少的痕迹,她的脚印跟瞎子兔兔的脚印。狸猫有些懊恼,刚刚注意力在壁炉上,倒是没注意绒毯。

    毯子上放有酒杯杯中残留血液,沙发在离这区域有四米远,不可能喝完还刻意要把杯子丢在毯子上。之前也许有吸血鬼坐在毯子这里品尝血液也说不一定。

    可能也是匆忙离开顾不得收拾。

    狸猫视线往大厅一扫,东西不是很多也不是很杂,沙发旁落了一盔甲,左侧处摆放着一南瓜,缠着绷带。沙发后便是墙,窗帘的色彩暗红。透着小窗口可以看见外面的月亮。视线收回,壁炉上有着石像,贴于墙,是蝙蝠的模样。大张着嘴,眼中透着青光。

    狸猫第一反应是这石像有问题。

    走上去摸了摸,没什么反应也没什么机关。眼睛处僵硬,那青光也不知是如何冒出的。狸猫又看了看嘴巴,什么都没有,嘴张那么大,也含不住任何东西吧。

    “普通的壁石像吧。”狸猫嘟囔着。

    瞎子兔兔不知从何处弄了一根棒子,于是蹲在火边开始玩耍。

    “这游戏做的越来越真实了。”大男人惊叹不已。“真有温度。”说着伸出手在火边晃了一下。

    咦?

    又晃了一下。有温热的感觉~瞎子兔兔好奇不已,索性一只手直接放入火里。

    叮,你失去二百五十滴血量。

    “我去!”

    瞎子兔兔声音几乎变得扭曲。“这火是烫的!烧了两百五十滴血是什么鬼?”

    北溪静静在旁边看着他,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静静的…观望着。

    虎牙也好奇,放开北溪的手想过去尝试,北溪拉回,道:“要烫伤的。”

    虎牙想开口说话,可是想起跟北溪玩着游戏。

    不由得抬头委屈盯着北溪,眼中意味明显。拿出兔子糖,胖胖的手指捏着兔耳朵,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北溪想虎牙的求知**应该是高级机械兽的本能。

    “说话吧。”北溪可不想辛辛苦苦弄上来的好感度降了。

    得到许可,虎牙眼睛一弯,笑眯眯的模样实在讨喜。

    “北北,什么是烫伤?”

    机械兽应该是感受不到明显的冷热,可是虎牙有着人类的身躯。也就等于可以感触到灼烧感亦或者其他感觉。

    “你看他就被伤到了。”

    系统为了做出真实的效果,玩家被烫伤或者其他,一时间会感到疼痛,两秒后疼痛感消失,但是伤患处还会留下明显的痕迹,要过一分钟才会消失。

    虎牙顺着北溪所指看去,就看一叔叔捧着自己的手吹啊吹,那手指红肿发黄,虎牙张嘴惊呼,小手遮在嘴边,眼睛瞪得极大。

    下意识的反应…北溪也还是第一次看见虎牙露出这种表情。

    差点笑出声。

    虎牙回神之后扯着衣角,然后跑到瞎子兔兔跟前,怯生生瞄了几眼,瞎子兔兔看着虎牙,虽然不疼了,不过感觉痛楚仍在。这是不是也在告诫玩家,不要轻易作和蔑视他们盛世的真实感呢?

    虎牙看着他,“叔叔,疼么?”北溪以为这男人会笑着说:不疼。

    结果瞎子兔兔眼泪一挤,委屈道:“疼。”

    这画面太有攻击力了。

    北溪:……

    虎牙歪歪头,突然低头对着瞎子兔兔的手轻轻吹了几口。

    “还疼么?”一双蔚蓝的大眼透着治愈人心的暖意。

    瞎子兔兔:“不疼。虎牙真可爱~”

    北溪看瞎子兔兔望着虎牙一脸喜爱,微微挑眉。

    然而一分钟很快过去,受伤的地方渐渐恢复如初。

    虎牙:“咦?”

    瞎子兔兔哈哈一笑:“好了。看见没~”手在虎牙面前晃了晃,以展现其兴奋之情。“这游戏果然不敢对玩家太狠嘛。哈哈哈哈~”

    莫名其妙的得意。

    瞎子兔兔一笑起来,整张脸的毛都在**。虎牙不由得睁大眼睛,看着眼前晃来晃去的手,猛地一张嘴,“嗷唔。”

    “啊啊啊啊!”

    惨叫声随之回荡在整个古堡。

    狸猫猛地回头,待看清情形哭笑不得。

    “呜呜哇哇~大神你机械兽还会咬人?”瞎子兔兔抖着手臂,意图把手抽出虎牙嘴巴。这,看起来那么小的一张嘴,怎么能把他的手**了一半?

    虎牙看着瞎子兔兔一脸痛苦,张嘴,头往前,“啊呜。”咬得部位更多。

    “啊啊啊啊~”

    狸猫走到北溪旁,“他惹虎牙了呀?”

    北溪说:“可能太蠢了,虎牙都看不下去了吧。”

    “如何,发现什么没有?”

    他们进来也都快三分钟了。狸猫总不会一筹莫展,什么都没有发现吧?

    “嗯。”狸猫自信一笑,“那么明显的位置,我当然发现了。”

    北溪:“那行动吧。”说完,对咬着瞎子兔兔手掌的虎牙道:“虎牙。”

    萝莉张嘴,瞎子兔兔往后一倒,捂着手不停抽气。

    看着跑到北溪身边的虎牙,问:“她怎么突然咬我了?”

    “这我也不知道。”

    瞎子兔兔瞪北溪:“大神这是你的机械兽啊。”

    “我的机械兽一般不会随便咬玩家。”

    “可是她现在咬了啊!”瞎子兔兔举着自己的手,手背上的牙齿印子格外的清晰。不过虎牙也没用多大的力道,机械兽虽然有着人类的外形,但是身体依旧是机械,轻轻一咬,等同于重量级的钢铁挤压,自然是极痛的。北溪绝对没有控制虎牙,之前的行为都是虎牙自己做出,至于她是怎么想的怎么会做出那种动作,北溪当然不知道。

    “可能是你笑得太招咬了吧。”

    狸猫含笑打趣道。

    瞎子兔兔囧了一脸,看向虎牙。萝莉此时也正望着他,眼睛瞪得很大,透着前所未有的无辜。

    瞎子兔兔到嘴的话也因为那无辜相不知该如何开口。

    本来虎牙就是机械兽,又不能真的玩家,他要是计较还真的是小心眼了。

    “这是游戏,很快就会消除的。而且虎牙刚刚那种状态下谁都不能控制,是她自己想咬你…”狸猫看他一脸郁闷,便出口解释道。

    机械师操控机械兽一般都是在战斗状态,非战斗模式大抵都是不能操控。反正她就么见过北溪在战斗模式之外操控过虎牙。

    瞎子兔兔:“她那嘴巴也不大,怎么就把我整只手给吞了?”

    北溪无奈笑道:“这个我也是才知道,估计她自我延伸了。”

    机械兽最后成型时,特别是虎牙这种特殊的机械兽,身体都是软的,再加上与玩家不同的内部构造,每一个肢体和器官都是在人类的模型上强化出来的。

    “牙牙~”虎牙露出洁白的牙齿,盯着瞎子兔兔说了那么一句。

    瞎子兔兔顿时黑线,这名字没叫错,绝对没有叫错。

    一场闹剧后。

    狸猫走到壁炉前,这大厅的所有任务点,皆起于这地方。

    那边缘地区是黑色的玉,而玉是有着雕文,那看似只是用于装饰的雕刻,其实便是卡兰斯的大陆语。只不过其中掺杂着玫瑰雕花,所以文字看起来像是杂乱的枝叶。然而那一排的雕刻之中,也不过只有几个字眼。

    始于月光。

    何处有着月光?自然是窗。

    如果玩家顺着思路去想,那月亮就在窗子外,怎么就始于月光了?难道要让月光照**来?玩家们肯定会去打开窗子。可是打开窗子之后才发现,窗子外根本就没有月亮。

    瞎子兔兔指着外面黑压压的天空,再摊手看着狸猫,哪儿有月光?

    狸猫道:“你关上窗子看看。”

    瞎子兔兔又关上窗子,月亮悄然出现。

    “额?”瞎子兔兔连忙打开窗子,外面处了漆黑依旧什么都不存在。

    “看来这月亮是假的。”狸猫若有所思道。

    走到窗子前,瞎子兔兔给她让出位置。

    狸猫跪在沙发上凑近窗子细看,月亮似乎就是在窗子外,十分的真实。她抬手抚摸,一片光滑,没有任何异样。推开窗户,一股微风迎面而来,外面果然是黑压压的一片。

    虽说她发现了提示,但似乎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的简单。

    这里面应该是有着机关。

    瞎子兔兔跑到壁炉边开始折腾,看来此人对这种活动也十分感兴趣。

    北溪也不急于时间。

    拉着虎牙坐在绒毯上,狸猫不询问她,她也不会公布做法。

    再说,以狸猫那么聪明的脑子,北溪不用提示,很快,她应该就会想到什么,或者发现什么。

    狸猫撑着窗台,看着外面的黑,为什么一打开窗子没有月亮,而一合上就有了?

    问题是出在窗户上,还是说答案也许根本不在外面的月光?

    到底要如何,才能始于月光?(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