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1章
    克洛克达尔神庙的有关机械师的秘密太多。

    机械残骸,死去的机械师所残留的灵魂,还有仍可以自由移动可是却已经失控的机械兽,各数珍贵的晶片与能源。如果这里面不是已经被黑暗侵蚀了,绝对可以成为机械师新的极品探索图。然而现在所有的珍宝已经被黑暗覆盖。

    这死亡之地,可能是怀表兔子所知,唯一没有被黑暗力量侵袭的区域了。

    “机械师赐予钢铁身躯,母体衍生生命之源。北溪大神闻名的机械兽,就是从母体之中孕育而出的。”

    怀表兔子想起罗生门提及的虎牙,他说自己自身的机械兽虽然很强,但智商并不是很高,其身体之内还是金属材料。而虎牙不同,能够自行思考的机械兽,不是出于npc处的制造机械。

    哪怕是运用了一点与机械母体有关的材料,所制造出的机械兽就不是凡品。

    阿笑的机械兽可以说明一切。

    提及虎牙,这点糯米团子倒是知道。

    难怪觉得母体一词过于熟悉,她倒是遗忘了北溪跟她有提及过,只是太久之前的事情了,她的记忆几乎已经模糊。

    “母体是机械师灵魂所化?”糯米团子疑惑出声。

    亿说,蛋物之中的东西是机械师的灵魂。如果此物是机械母体,那么所谓的机械兽,也依旧是由机械师自身孕育出来的不是么。

    那么,这个亿也是机械师?

    “我不知道…我只听他说,机械母体可以孕育极品机械兽。”

    糯米团子有些不理解。

    于是再度问亿:“你也是机械师?”

    “什么意思?”

    亿的表情没有变化,一脸的平静与淡然,唯有那双眼眸,包含了许多的情绪。

    糯米团子抿唇,“你是母体的分子,他们也是母体分子,但是你并不是人类,而他们,只是人类灵魂所成的分子对么。”

    “什么意思?”神孜觉得有点绕口。

    “也就是两者之间有实质的区别。”怀表兔子总结道。她多少还是有点了解机械母体的信息,可以很好的理解,就是如果再深入,可能就没法理解了。

    “你需要我们帮你什么?”

    糯米团子想着跟机械师有关,估计她也不能完成任务了,可以拖一拖没关系,反正任务没有时间限制,若不是看着高额声望与经验奖励,她也不会在这个时期接取任务跑到这么远的地方。

    亿是被锁链完全束缚,糯米团子想着正常情况下也不会被锁,于是想着会不会有任务。

    亿垂了垂眼眸,

    “深渊之门,你说这神庙下面有深渊之门?”糯米团子直接跳脚。

    后两人闻言,愣住。

    如果深入做过有关黑暗生物的任务就会知道。

    封印之门与深渊之门的区别。

    盛世里所掩藏的封印之门有着数百数千个,而深渊之门只有一个。

    封印之门就算完全打开,出来的领主boss也不会超过三只。因为封印之门力量很弱,不足以容纳更多的领主魔物的力量。

    深渊之门不一样。

    只要在教会或者祭祀所接过任务,就会听npc说过,深渊之门是能够在一秒内就可以将百万魔物传到人间的巨大魔法阵。

    怀表兔子只觉得背脊处一阵凉意,抬手摸着脖颈试图驱除自己身上的寒意。如果魔法阵开启,阿佩拉斯将成为第一个黑暗之城。

    “糯米,问问要怎么样才能阻止门的开启。”

    糯米团子深感事情的严重性。

    “她需要能源,整座神庙是靠着她在支撑,深渊之门也是她在镇压。”

    “什么能源?”怀表兔子迫切询问。

    糯米团子赶紧询问。

    却看亿眼睛失了神,逐渐变得空洞。

    眼睛已然完全闭上。

    糯米团子再度呼唤也完全没有了回应。女人又恢复了最迟,看见时的死寂。

    “办法呢?”

    叮,你接取任务。

    ,时限:十天。

    糯米团子神色严峻,道:“这是机械师的任务。”

    十天,如果竞技赛顺利的举行着,那么应该可以在时间内将北溪带到这里。

    “任务不做了,我得回去给祭祀所带个消息。”

    视线落在一旁一直静静站着看他们的毛怪。

    “你知道怎么带我们离开吧?”

    毛怪发出“咯咯咯”的声音。嘴巴一张,迅速扩大,在其他两人惊愕的视线里将之完全吞噬。

    再次睁眼。

    已经是通道之中。

    糯米团子带着两人一路扫清小怪,五分钟后离开了克洛克达尔神庙,随之回到阿佩拉斯时,已经是夜晚9点左右。任务虽然没有做成,可是三人却知晓了很重要的消息。

    神孜跟两人道了一声,便直接离开。

    他只是受人所托,如今已然不需要他,再留下就颇为尴尬了。

    “糯米。”

    怀表兔子唤住准备离开的人。

    糯米团子回头,疑惑看她。少女的宝石瞳孔之中,隐隐透着不安。

    “阿佩拉斯,会沦陷么?”

    成为黑暗纪年资料片的第一个牺牲品。

    “我会在时间之内将那人带过来。如果阿佩拉斯沦陷,我想我也喝不到那美味的酒了。兔子,一定要时刻关注着克洛克达尔的状况,一旦有领主魔物出现在克洛克达尔神庙之外的地方,第一时间要通知我。”

    “好。”

    人渐行渐远。

    今天阿佩拉斯的夜晚不知为何格外的漆黑。

    “师傅,久酒明天是不是也有比赛啊?”

    两人走出图书馆,阿笑便突然问道。北溪停下步子,久酒也是有几天没上过擂台,北溪不知道他有没有比赛,这点还没有询问过。玩家在比赛前一天应该会收到系统的通知,不过只是还不知道对手是谁。只有在比赛的当天,比赛开始前的半个小时玩家们才会知道对手是谁。越往后,其实对手也越清晰。

    反正他们机械时代传说组的人大概会有一半被刷出去,极多数都是与自家公会的人分配到一起。久酒如果明日也有比赛,估计和传说组的人对手的概率高一点。

    “你可以去问问。”

    不过以久酒的性子,就算有比赛也不会告知他们。

    阿笑撇撇嘴,追上北溪与之并肩。“我都找不到他在什么地方,而且找到了他也不会理睬我。”阿笑还是清楚自己现在几斤几两,还没有到能让久酒正视的地步。估计找到了,久酒也是直接无视他吧。

    而且他只是想问问,久酒下一次什么时候会来训练他。

    “你可以找盛城询问一下。”

    盛城跟久酒看起来认识很久,北溪对于两人怎么相识的这一点其实十分好奇。毕竟她与盛城相处了许久,也不知道这男人竟会认识久酒,想来,大概是这一世她不曾与他们一行人相遇的缘故。

    “嗷…师傅,明天还让我跟那两只兔子打么?”

    兔子?

    北溪迟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阿笑说的两只兔子是兔小妹那两人,面露淡淡笑意。“用不着,他们以后不会再来了。”

    “啊?”阿笑有几分惊讶。“为什么呀?”

    “看你还觉得有点可惜的?”

    “对呀,我在久酒那里训练完之后就可以找他们两人练手嘛。再给我两天,我就能在正常pk下打赢他们了。”阿笑是觉得较为可惜的,毕竟他就快达到北溪定下的最终目标了。

    北溪抬手摸摸他的头,“现在是非常时期,以后不能再让他们进咱们公会。你也不要再与那两人进行接触了。”

    阿笑认真想了想。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过那两人本就是敌对公会的人,一开始呆在他们公会本就不妥,阿笑虽觉得可惜,不过还不至于不懂事。眼下不仅是卡兰斯帝都,整个不列城都鱼龙混杂,他出去随便一逛,都不知道身边来往的玩家是卡兰斯的人还是其他国家的人。

    如果真的要发生,大概这是一个绝佳的好时期。

    “那我明天去任务了。”

    两人回到公会,虽说游戏里已经九点过几分钟,但其实现实世界才七点左右。游戏世界要比现实的世界过得快。北溪让阿笑自己去玩,自己则去到了公会仓库npc处。

    “会长。”

    北溪刚到管理人面前,执酒与谁就跟一日勾肩搭背的走了过来。在公会里偶遇倒是没什么稀奇,北溪打量两人,嬉笑的模样怎么看都有着深意。

    “你们没出去?”

    “刚回来。”一日嘿嘿一笑。

    北溪挑眉,见两人没有走开的意思,无奈一笑,“说吧,是看着我过来才过来的吧?”

    执酒与谁凑近,哈哈一笑:“会长不愧是会长。”

    “说。”北溪懒得跟他们两个人打哈哈。

    “武器啊,装备啊。”

    两人顿时表情一变,捧着脸露出一脸的央求。这模样就差没有直接抱大腿,不过两人的确想抱,只是北溪早已推开一米远,两人扑了一空。

    看着还准备扑上来的两只,北溪淡定道:“敢靠近超过一米,别想我答应。”

    两人动作一顿,僵直在原地。

    “会长~”甜腻的声音,直让北溪起一身鸡皮疙瘩。

    北溪扶额,“说。”

    “帮忙打造一下武器呗~”执酒与谁眨巴眨巴眼睛。

    一日就是一天直接掏出图纸,“亲爱哒会长,帮忙打造一下盾面呗~”说完抛了个媚眼。

    北溪艰难说道:“你们两个真的是来找我帮忙的?”

    “当然啊~”

    “真是辣眼睛。”北溪感慨一声,“弄得我好想揍你们一顿。”

    两人笑容一僵,立马直起身体,露出认真表情道:“会长,拜托了。”

    北溪想起自己也很久没有摸铁锤了,不过她现在也很少为传说组的人打造武器。机械时代里一向注重公平与平等,北溪其实可以都可以帮公会的人打造武器,只是她没有那种精力与时间,之前帮传说组的人锻造,出于义气。后来发现,这样似乎又在另一方面彰显传说组的特殊,于是北溪不再轻易为传说组的人锻造武器,除非这群人,能以等价的事物交换。

    而这规定也是从之前就开始定下。

    北溪但凡有时间也不会拒绝只要是机械时代公会成员的,不过皆必须付出与装备等价的东西。北溪自然不缺钱,对于公会成员也不会有什么以物换物的要求。想要北溪打造的条件其实很简单,刷公会声望与积分。

    而所需数值则是与装备等价的。

    “你们应该知道我可不会无偿帮你们打造武器。”

    两人眼睛一亮。

    要知道,也不是说拿着装备找北溪,她也不一定会答应。毕竟一整天忙来忙去,忙着升级,忙着任务,北溪的时间跟精力也不可能全花在打造上。机械时代的人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不是很难打造的装备,也不会麻烦北溪帮忙。

    “会长说吧,多少?”

    “先说说你们要打造的装备。”

    两人屁颠屁颠拿着装备图纸靠近她。“其实对会长也就小意思,我就是亚传奇的手套,过程比较繁琐,我怕外面的锻造师浪费材料,所以想着还是来拜托您老人家。”

    北溪昵他一眼:我有多老?

    执酒与谁赶紧给她捶背揉肩,“不老不老啊。哪儿老,会长可年轻可**了。”

    北溪直接给他一拳。

    “三万积分。”

    执酒与谁倒吸一口气,捂着肚子欲哭无泪。得,就不该用对副会长的办法对会长。

    一日就是一天在旁边哈哈大笑。

    北溪冷昵他一眼,抽过图纸看了看,不紧不慢的说道:“一日,四万积分。”

    男人嘴角一凝。

    顿时也笑不出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