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4章
    “师傅,你到底在哪儿啊?”

    阿笑拍拍墙壁,地图上北溪所显示的位置就在他的旁边,两人隔了一道墙,只有一墙距离,可是阿笑却觉得相距了十万八千里。他这是第二次抵达北溪的附近,可是怎么也跨不过去。其实地图上是一片空白,除了标注着北溪位置的红点以外,迷宫的所有路线都没有显示出来的。阿笑完全是走过一条之后再寻一条路,北溪的位置一开始就存在,这个师徒任务纯粹就是一方呆在某个位置,而另一方在规定的时间内在迷宫里找到人就是完成任务。

    师徒副本,多数是打怪,迷宫,猜谜语。迷宫算是难度较高的,猜谜难度较低,所以经验也不多。北溪想着阿笑之前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跟她说“会玩”,打开地图,她是看不见阿笑的位置,所以两人就算联系了,她也不可能准确知道阿笑现在的所在地点。

    就算阿笑向她求救,北溪也只能淡定回一句:“我在天边。”

    阿笑挠挠头,又回她:“师傅,你就在我隔壁。”

    北溪:……

    如果不是接任务的时候,系统随机定了跑迷宫和呆位置的人,北溪也不至于让阿笑做跑迷宫的角色,而她得呆在狭窄的地方站着十分钟等人。

    来自的消息:阿笑你还有五分钟。

    阿笑惊恐捂脸。尽管只是一句话,他还是能想象北溪是用何种恼怒的语气说出的。

    这迷宫很大,四周都是土墙,光线并不充足,应该是掩藏在丛林之中的迷宫。土墙和地面略有湿气,再呆下去,阿笑也得崩溃。他可是在迷宫里转了五分钟都还没有找到北溪的正确位置啊。

    这时北溪又发一个消息来。

    来自的消息:笨徒弟,为师很无聊,很想揍人。

    阿笑咽了咽口水,默默关掉消息窗口。随后赶紧往前方奔去,转过一拐弯处,眼前又出现无数条一模一样的通道,阿笑一时默了,左边的两条看起来有点远,自家师傅离自己还很近,想说的话,应该是离自己的位置已经不远了,所以左边那两条路还是不要走了。

    “走近的吧。”

    阿笑嘟囔着,往看似很快就能抵达北溪位置的通路跑去。三十秒后,看着堵住他继续往前的去路的高墙,阿笑汗颜。难道他想得不对?

    连忙打开地图,距离北溪只有几米之遥,然而可笑的是,面前的是一面高墙而不是通向师傅的近道。阿笑不得不倒回去,剩余的时间并不充足,他没有更多时间去尝试其他的通路。看着地图,此时北溪是在他后方的位置,如果想找到她,肯定要绕一个圈子过去,可是迷宫的路不会太多,现在他眼前还有三条未走的路,而这之中又会有更多的选择。

    “好烦啊。”阿笑欲哭无泪。

    如果是简单的迷宫他绝对百分之百只花一分钟就能找到人。这个迷宫图过于庞大了,十分钟也是不少的时间。阿笑一阵抓头发,看着三条路,最终咬咬牙选了中间的开始奔跑。

    北溪百般无聊的等着人,时间在距离她刚刚跟阿笑谈话时已经过去了两分钟。北溪摸着下巴,心想他们师徒果然不适合这个副本么。

    如果是她作为跑图估计也没那么多时间浪费,只怪系统过于随意。而且这种迷宫图也是随机出的,庆幸的是没有小怪或者boss,更没有机关。然而让北溪无奈的,依旧是这么简单的图自家徒弟还能花那么多时间。

    师傅副本出现的迷宫图并不是活动迷宫,这种双人迷宫,一般都是一人被随机传送在某个点,随后另一个人来找,找到之后任务算完成了一半,这个之后两人还需合力走到终点,才算全部完成任务。

    如果是找到了人但是未走到终点,任务不算失败也不算胜利完成,就是不会减玩家的师徒值。若是失败,玩家师徒值肯定会出现受到影响,并且下一次接取的任务困难程度会大大提高。师徒副本还是太困难了?

    “哇,终于找到了。”

    北溪正想着,后方就传来阿笑的声音。北溪回身,少年头发有几分凌乱,不过露着欢喜的笑颜,眼中透着成功的喜悦。北溪看了看时间,还有两分钟多一点的时间,眼下系统通知之后,地图上出现终点位置。

    离他们不远。

    北溪走过去敲敲他的头。“走了。”

    阿笑赶紧跟上。

    说北溪是玩迷宫的行家,这点也不是吹嘘出来的。阿笑老早就听传说组的人说过,只是他一直没有跟北溪进行过这种副本任务。

    一路上北溪跑的速度很快,且不带任何犹豫,仿佛知晓正确通路一般,阿笑勉勉强强跟上,看着北溪干净利落的转弯,转弯,再转弯,绕了也不知多少拐角,最后,一面石碑出现在视野里。

    那石碑上写着“通关”二字,正是迷宫的终点。

    阿笑惊得合不拢嘴。

    叮,恭喜你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北溪拉着人直接出了副本。

    等一到城市区域阿笑回神不由一叹:“师傅,你怎么什么都会。”

    北溪莫名看他,“你在说什么?”用看笨蛋的眼神盯着少年,似乎在说“这明明是一种常识。”

    阿笑黑线。“我脑子很好使的,就是很少玩。”

    “不要找借口。”

    对于北溪某些方面的严厉,阿笑也不敢顶嘴,默默拉上嘴巴,看着人,等待下一步的指令。“咱们还是不做这个任务了。”

    阿笑问:“为啥?”少年有些急了,满脸的疑惑跟不解。不是做的挺好嘛,又没有失败。

    北溪扬眉,“看来你很想做这个副本任务啊。”

    少年挺起胸膛,霸气道:“我需要向你证明我并不蠢。”

    “这件事需要证明吗?”北溪云淡风轻的反问一句。

    阿笑委屈道:“师傅,说我蠢没好处。”

    北溪笑笑:“但也没有坏处不是么。走吧,去打boss。”

    阿笑一听打boss,又来了斗志。

    北溪今天的目标是带他刷到115级,顺便将师徒值刷到一千五,兑换机械兽的召唤书。师徒值是个好东西,比其声望,在某些方面上更能要更好,比如兑换的商品,偶尔出的东西都是极品货,北溪自然是不缺机械兽的,所以想兑换的书籍,不过只是为了阿笑。

    在师徒任务里,徒弟得到的数值低于师傅,所以阿笑只能眼巴巴看着一些召唤书,又不能得到。他自己也不能一个人来做,对传说组的人偶尔的小抱怨北溪还是听得见的。

    带着人接了一堆任务,北溪跟阿笑绕着不列城四周开始大扫荡。

    由于混迹不列城的多是一些与机械时代联盟的玩家,因此见过阿笑几面,再一看两人成组,又是在做师徒任务,跟着其狂虐boss的黑袍人的身份,玩家们也能猜出一二。两个小时,北溪带着阿笑从边缘扫荡到,范围扩大,任务也没有停断,过往玩家也都有所耳闻,发现北溪今天出现在大众眼里的次数的确比往常还要高出许多。

    不列城周围野外,城市,随便绕一圈,都能看见两人忙于打boss的身影。然后就有玩家指着他们,说:“那是北溪跟他徒弟。”

    随之引起惊异之声。

    这段时间,同任务的玩家也可谓是苦不堪言。

    特别是目标boss是随机怪又不是专属怪的那种任务,遇上北溪几乎没有击杀的可能。于是玩家们把下午至夜间六点的这段时间称为“黑色两小时”。

    夜,逐渐逼近。

    玩家们也开始陆陆续续回到城市之中稍作休息。更新之后的游戏,已经可以在夜视,只是夜视的程度取决于野外区域距离城市多远多近。而在卡兰斯庞大的地图上,某个城市,是夜晚如同白昼的。

    糯米团子抬头看着天空飞舞的银灯精灵,夜晚的阿佩拉斯有它们的照耀之下,任何黑暗无处所隐。阿佩拉斯的夜晚,灯火通明,哪怕距离城市的千里外,也能受到祭祀高台圣火的光芒普照。

    某处酒铺不断传出欢声笑语。

    “糯米,干一杯。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星野大大咧咧的抬起酒杯,往糯米团子方向一举,一个下午,这帮人就跟糯米团子混熟了。不得不说,初见时感觉气场将众人排于几米之外,可熟悉时,发现对方如此谈得来。

    游戏里,朋友结识得多了,到哪儿都不会寂寞。

    糯米团子豪爽举起酒杯与他一碰,“干。”

    酒杯碰撞,清脆的声音与欢笑夹杂,在阿佩拉斯的酒铺,玩家可以舍弃平日里所有的人之间的隔阂,一杯酒一个朋友,笑声不会停断。

    过了很久,糯米团子走出酒铺,此时阿佩拉斯依旧下着雪。冬天的寒意在这里不存有一丝一毫,街上玩家来来往往,一派繁荣,却是与帝都不一样的风采。

    糯米团子倒是喜欢上了这里。不过与不列城相隔太远来回都是一张随机卷轴,到底是费钱的。

    怀表兔子缓缓走出酒铺,糯米团子听闻身后异动不由得回头一看,颇为讶异。“你出来做什么?”

    怀表兔子笑笑:“酒好喝么?”

    “当然。这种烈酒卡兰斯那边是没有的。”糯米团子说着,若有所思的打量怀表兔子。阿佩拉斯玩家能在npc酒铺里打工这点,一开始糯米团子还是很吃惊的。毕竟这种挣钱的好事,要是放在帝都与不列城,玩家们都能挣得头破血流。一天百金,对于现在的玩家而言并不是很大的数目。可是就一年前的盛世,这数百金也依旧不是小数目了。

    要是早一点发现这等地方,糯米团子想初期她都不用愁技能钱了。

    收回视线。

    怀表兔子换回了普通服装,在店里工作时她有专门的工作时装,只有离开工作模式,衣服才会恢复原样。糯米团子不由得猜测她出来的目的,难道是为了送行?

    怀表兔子看她陷入沉思,开口道:“你准备继续去克洛克达尔对吗?”

    糯米团子不免好奇,“从哪儿看出我是要去克洛克达尔神庙了?”

    怀表兔子当然看得出。之前糯米团子与他们分开之后过了十分钟就回来,虽然几人不知道她为何回来那么早,毕竟神庙里处处是黑暗boss,糯米团子花了十分钟就安然无恙的回到了他们队伍里。

    怎么想,任务该是没有做好的。

    可能是顾及到他们打怪任务数量太多,因为糯米团子的缘故,星野他们怂恿下就接了很多高级怪任务,糯米团子走后,进度变得十分缓慢。也许是考虑到了他们,糯米团子才会很快就回来了。

    “我猜得对么?”

    糯米团子笑了笑,“克洛克达尔的确很大,十分钟的确什么都干不了,顶多就是在附近走一圈吧。现在的确是准备再去,不过需要一个向导,最好是进过克洛克达尔并且熟悉地图的人…”话落,看向怀表兔子。

    “我想,我应该符合你的条件。”

    两人相识一笑。于是结伴往克洛克达尔神庙走去。

    怀表兔子有一个猜想,是关于黑暗纪年的。克洛克达尔不知为何会存在那么多的黑暗生物,而黑暗的力量也因克洛克达尔神庙问世的那一天不断侵袭阿佩拉斯的领土面积。如今范围扩增,领土渐渐失去,一旦被黑气笼罩,所有的一切也将会失去生机,连普通的动物也变得异常。

    玩家们在为新资料片带来好处的时刻却也忘记了,这片黑暗与现世格格不入。

    曾经的历史记载,魔物为人类带来的灾难无法估计,而此时此刻,他们这群玩家即将因黑暗再临而重蹈前人的覆辙,怀表兔子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黑暗是令人恐惧的。

    她想,跟着糯米团子再去一次克洛克达尔的内部,对往后的黑暗纪年资料片的内容就有更多的了解。

    自罗生门离开之后,那片黑暗源地阿佩拉斯的玩家再也无人敢随意踏足。

    如今,又变得怎样了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