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对方可是准备要出连贯技的啊。

    那一道道加持技能就算不出连贯技,随便打出的一道技能都是伤害极高的。浮世绘现在状态看起来不是很好,面对这种情况唯有拉开距离,给自己更多的退路,哪怕由于失误而没有避开一次,在对方下一道技能过来时亦可以躲闪掉其他的,或者等防御技的时间冷却完毕。

    他现在只凭那残留不多的血量还能做些什么?

    现今到了后面,双方肯定有不少的技能是在冷却的,与敌人打消耗,多争取一点时间也是正确的选择,浮世绘又不是赢不了对方,只是明明两人之前还处于同一个水平,现在却因他本身的不足而打破了局面。

    如今直接冲上去,凭着他混乱的状态难道不就是去送的么?

    他们所知的浮世绘可不会做出这样自暴自弃的事情。不会因觉得自己会输,而想着冲过去将胜利送给对手。

    这么做也许自有他的想法。

    众人试图说服着自己。看着浮世绘套上一个速度加持冲到一木久生跟前,挥杖出火球,一木久生停下动作,没有丝毫被打断的不满。浮世绘的靠近,正合他意。

    魔法阵在其身侧一闪,火焰漩涡在浮世绘抵达之时蹿了出来,打得人措手不及。漩涡卷袭,将人直接带走滚落在地。

    “漂亮!”

    台下醉卿心不掩饰自己的心情,一旁枕草子也在同时手一握拳,大喊一声道:“yes!干得好啊,一木。”

    两人兴奋完看向良辰微凉,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扬,心情很好。

    这场比赛,看起来是一木久生赢定了。

    浮世绘只有为数不多的百分之四的血量,下一个技能,一木久生只要出的是大招,并且命中浮世绘,这场比赛终将结束。

    传说组众人没什么表情。

    伦格尔的玩家打量着一群人,窃窃私语道:“你看机械时代那些人脸色都不太好了。”

    “呵呵呵,估计是觉得浮世要输了吧。”

    “这浮世绘在卡兰斯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呐,要是败在我们伦格尔的玩家手上,咱们也是长脸了啊。”

    “说到底,还是他们卡兰斯的大神不如我们伦格尔的大神呗。你看打了那么久,最后发挥还是不行。说明这人呐,心理素质不过关。”

    “一个人技术再硬,比赛的时候心理素质不过关那还不是等同于无用的。”

    “啧啧,终于要打完了。”

    “看来浮世绘无缘十六强了啊。”

    擂台观赛附近的区域,由于玩家多,嘈杂的声音本就是络绎不绝的。这场比赛是伦格尔的单法大神跟卡兰斯的单法大神,双方公会跟国家的玩家都比其他几国的人要多,这一时议论的话题都集中在输赢之上,哪怕只是窃窃私语,一时汇集成声,皆是能入卡兰斯与机械时代的玩家耳中。

    浮世绘会输么?

    他们印象里这种情况难有,但也不是没有。如果这场比赛真的输了,他们也不会去说什么或者试图找寻借口。

    输赢是很正常的事情。

    传说组的人不是不败的,彼此赢过彼此输过,要说心理素质,他们肯定是极强的。而且在公会气氛的熏陶下,对于输赢往往只有概念,输了也只会让他们变得更强。

    这种事情并不丢脸。

    所以就算这些玩家止不住的议论,嘲笑,或是等着看好戏,他们依然能面不改色的注视他们。

    输了再赢回来不就好。

    棒棒糖收回视线把注意力放回比赛,台上的浮世绘很快起身一个侧闪,避开一木久生的快速攻击,紧紧握着权杖,手背青筋暴起。

    他神色严肃,微微喘气眼中带着几缕不耐。那姿态,看起来是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比赛里失去冷静永远是大忌。

    浮世绘明明深知这一点……

    百分之四的血量还真是醒目,也给机械时代不少人敲了个警钟。

    “一木久生差不多准备好了。”

    见台上一木久生露出势在必得的笑意,身上无数特效环绕,这种情况里,只要把浮世绘逼得更急,他就能看得到最致命的弱点,并且一招终结。

    他在一分钟前就补过蓝药,所以现在的蓝值是充足的。足够他,终结这场比赛。

    权杖挥动,火焰熊熊燃烧。一道陨石夹杂几缕火苗没有丝毫停顿的砸了过去。

    陨石带有强大的毁灭性,是范围技。

    浮世绘一个逃脱,下一秒便落在另一个方向,然而当他身形稳定,对方的另一道技能接踵而至。

    一木久生判断出了他的方向…

    “太明显了。”

    执酒与谁忍不住扶额叹息。浮世绘使用时就不能稍作掩藏一下么,还是说对比赛已经完全放弃,连假动作都不屑一顾了。

    可是如果完全放弃,那他至今还在跟一木久生打什么。

    执酒与谁蓦地一愣。

    缓缓抬头注视着台上被一木久生打得不断狼狈躲避的浮世绘,视线紧紧粘在其身上,随着他的动作不断左右移动。

    一招,两招,三招…

    “哎呀,差点又打中了。”伊芙在旁边感慨着浮世绘躲的太险,要是慢一秒就要被击中了。

    而在众人看来,浮世绘躲避得十分艰难。那感觉是尽力之后勉勉强强才避开来的。浮世绘胸膛一起一伏,看似松了口气。

    执酒与谁眯眼,只看浮世绘脚步一换,攻击又下,擦边打过,浮世绘动作一瞬停顿,一木久生眼睛一亮,好机会。

    三只火蛇张开血盆大口凶猛扑去,浮世绘猝不及防。

    又一招打中。

    百分之一的血格外的刺眼。

    一木久生知道是机会了,权杖往身前一点,随即极快挥动权杖,火焰的雄狮呼啸而出,随之一轮火盘从天而降,雄狮一跃,踏在其上,狮口大开,无数火球漫天而下。

    火焰淹没了那红袍男人。

    胜负已定。

    一木久生摇摇头,一时又不觉松了口气,这场比赛真心累。消耗太久了啊~

    正想着,准备收起权杖等待系统提示。

    “咦?”

    待火焰消散,那本该躺着一具尸体的地方却空无一物。

    一木久生顿起不安。

    还没有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