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永恒荣耀很快回了北溪的消息。

    北溪关掉消息界面,心里那颗因为浣桐而悬起的心也无法因永恒荣耀的回复而落下。要知道与机械时代缔盟的公会不仅仅只是永恒之城与至尊殿堂,当然,这两者只是因为是一流公会才会让北溪格外注重。

    大公会里玩家的人数是极其多的。也许寻常的游戏里一个大公会只有一千或者两千玩家,可是盛世,由于玩家人数的膨胀,导致出现了很多公会以及一个公会可达几十万人的现象。

    往往这种公会就是不好管理的。

    一旦出现蛀虫,那只能等害虫自己浮出水面。想在庞大的公会成员里肃清蛀虫,无疑大海捞针。尽管这件事并不会劳烦北溪参与,可是他们这项任务也关系了以后的存亡。

    永恒荣耀虽说,屠城势力还没有大到能在卡兰斯里为所欲为,但是就怕内部出现问题,那才是最致命的。

    所以如今的机械时代,十万人数,便是北溪最大的接受极限。此外的玩家只能入机械时代的分公会,主公会已经不会再收取任何玩家。至于高手级别的,那也不得不说一句,如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者有,可求不可遇者亦有。或许传说组在以后也不会超过四十人吧。

    微生墨抬手缓缓放在北溪头上,擂台上打得如此火热,北溪的视线虽落在上方,可是眼神空洞,已神游外空。

    北溪回神,扬手拿下他的手掌,丢开。

    视线集中在擂台上,对微生墨道:“不要摸我的头。”

    “近来卡兰斯很乱。”

    漫不经心的语气,话中又极具深意。

    北溪看台上浮世绘举杖反压一木久生,极快挥杖,脚下铺开两个魔法阵,权杖往眼前一挥,空气凝固魔法阵又出,一道火焰光束猛地脱离出法阵,如闪电般,只是一闪而过,便已到了一木久生跟前。

    男人反应极快权杖举至跟前,权杖顶端浮现盾面的一刻,正好挡下光束。这是一木久生第四次使用防御技能。往后这技能,怕是冷却要变久了。

    至于浮世,北溪见他发挥稳定,便心想没什么大碍。单法pk,就看最后谁能沉得住气。

    收回心思,北溪看微生墨一眼,又看向擂台。

    这个男人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是很乱,所以才要在更乱前主动防御。”

    微生墨静默了一会儿,“主动防御么…对于一个在暗处的敌人这样显得过于幼稚。至于出击,你有头绪了?”

    防御即为打草惊蛇,估计对方知道自己的企图有被发现的可能,在短时间内不会再行动,可不难保,关键时刻再出来兴风作浪。

    北溪微微蹙眉,就是没有眼下只能加固堡垒的防御。

    “将兔子部落那两人遣回去。”微生墨直接开口。

    如今混乱至极,让两人呆在继续整日呆在机械时代,反而是个错误的选择。

    不过能不能反利用一下呢…

    北溪是知道两人在兔子部落的地位,浣桐想打击机械时代,必定也只能从左右双臂开始,但是身体的其他部分亦是很重要。

    她猜不出,暗处有多少敌人。

    “不列索玛城那些由我们庇护的公会也该发挥一些作用了。”

    微生墨低声说道。

    “喂喂喂,组长跟会长凑得好近,他们在说啥悄悄话?”伊芙在后面扯着挽扇的袖口,好奇不已。

    挽扇站在林子大了有好鸟旁边,刚刚她退过来跟林子说点事,现在微生墨又黏上了北溪,她肯定不好过去当电灯。

    至于他们在说什么悄悄话,挽扇只能说:“我又不是顺风耳,你想知道自己凑过去听。”

    “哇,那肯定死得很惨。”红蛟在旁边做个割脖动作。

    伊芙给他一脚。她还没脸皮厚到,去插两人的话,顺道在中间当个电灯泡。

    “再坚固的堡垒,如果是内部出问题,也等同于虚设。”

    男人附耳轻声道:“但是,这往往是无数公会的致命弱点,你想预防是完全不可能的。”

    北溪因他的呼吸在耳畔间萦绕,颇为不自在。耳根红了红,不由偏了偏头颅,拉开几厘米的距离。

    她知道这个问题。

    然而狸猫的意见还是内部肃清防御,比起打开天灯找暗处敌人,这项任务要简单一些。如果能起作用,敌方短时间内不行动,他们也有更多时间处理问题。

    治标不治本的方法,可现时间,她还没有更多的头绪。

    “将石头都扔出去吧。”

    北溪一愣。

    又听他道:“这样做混淆的可不仅只是敌人。”

    北溪当即便明白了微生墨的意思。

    扭过头认真凝望男人,望进他的眼眸深处,更深处,那是只对她敞开的地方,所有的想法不给予任何掩饰。这个在外人看来一切成迷的男人,对她而言,也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

    北溪也许一度庆幸过,微生墨的普通,仅仅只是面对她时。

    “不好意思,让让,让让啊。”

    高大的男人在人群里颇为尴尬的说着,本来看比赛看得一脸激动的人群被突然拨开心情就不爽了,等抬头一看,发现是机械时代传说组的人,一时想骂的话也给憋了回去,默默让开一点位置,宁愿挤其他人,也没勇气不给让路。

    伊芙他们回头一看,一日就是一天神清气爽的从人群里挤出来,身后跟了黑涩跟柠檬。

    “你们都打完了?”执酒与谁将人一一打量,看见一日就是一天的那爽完的表情,表示不能接受。

    “你赢了黑涩?”

    一日给出一个“你懂得”的笑容。

    执酒与谁抖了抖身体,不会吧……继续看一日就是一天。

    男人又给出一个“你懂得”的眼神。

    执酒与谁倒吸一口凉气。

    这时伊芙道:“没呢,一日输给黑涩了啊。”

    于是执酒与谁卡主,猛地咳嗽几声。

    一日就是一天仰天大笑。

    棒棒糖也是笑道:“是不是一分钟被完虐致死啊?就说你怎么赢得了黑涩。”

    “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一日就是一天嘴一撇,给她露出两白眼。

    他好歹也挣扎了五分钟好不哒。(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