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六人找好了点便开刷小怪,任务要求的数量过于庞大,所以一个任务要花玩家不少的时间,如果输出不够,可能要十五分钟甚至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一个玩家的任务栏是只能接取五十个任务,然而阿佩拉斯关于魔物的任务可不光这点数量,就算是玩家做一天也不可能把npc身上的任务给刷完。虽说数量很多,比起平日二十只,五十只要翻了不少倍,不过后续的经验跟奖励是十分充足的。有玩家做过统计,一个玩家就光是一天只刷黑暗魔物的任务,刷够43个任务,就能升一级。

    要是等级低一点的玩家,刷的数量也会减少。这种升级速度,可是让很多玩家趋之若鹜。要知道盛世升级之难,玩家越到百级,需要的经验越多,普通玩家至少需要3-4天才能升一级,排行榜那些大神就不说了,基本都是去越级刷怪才有那么高的等级。

    现在出了魔物任务,玩家们可谓是高兴得合不拢嘴。很多人都在说着黑暗纪年快点来就好了,那样他们得到的经验也许比现在更多。

    简直是玩家的福利。可糯米团子一想起北溪提起黑暗纪年时的一脸凝重,心里的想法便与其不同了。

    升级对于他们来说其实有很多方法,且等级也并不是玩家厉害的全部。糯米团子在格兰林见过魔物直接感染npc后的样子,记忆犹深,所以对黑暗纪年也越发的排斥。

    如果黑暗纪年真的降临,那么竞技赛还能继续下去么?

    希望不要有玩家触发最后的条件,她还想看比赛呢。

    糯米团子发着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任何停顿,一招就是一群怪,其攻击力与秒怪速度惹得旁边其他的人频频侧目。

    这片区域,自然也不是只有怀表兔子他们的队伍。因为接同一个任务的玩家很多,区域又不大,所以同时间里遇见的路人玩家不在少数。

    一片区域顶多就四,五个同类魔物刷怪点,几百,几千个玩家抢怪,这就要拼伤害和人品了。

    所以有时候,在阿佩拉斯将任务接满,也有一个小时才能刷完一个任务的情况。今天刚好是周末,玩家从早上开始就很多,怀表兔子他们队伍来时已经有几个队伍在刷了。

    魔物刷新速度还是很快,只是后面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个队伍,怪物资源还是不太够。不过对于紫梓他们的队伍而言,这些问题也根本无需担忧。

    毕竟他们一个队伍就抢了四,五个队伍的资源…

    糯米团子漫不经心随意扔个技能在刚刷出的怪堆里,不过一秒那些新生怪就已经躺尸。其他队伍的一看,视线触及糯米团子一身时装,再看那伤害,默默不吭声转身去另一个出怪点刷了。

    但也有不服气的队伍,就眼红着他们呆的位置出怪较多,咬牙继续出技能跟着抢。一阵五颜六色的光芒淹没怪物,刚出又空,几乎场地上都已经看不见魔物的影子。

    “艹,怎么才杀了两个。t_t”

    盅子的内心是凌乱的。这特么他们六个人的输出都还比不上对方一个人么。

    “盅子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这里根本就抢不到怪啊,对方估计是哪个国家的大神。他们看着也眼熟,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由于迷雾较浓,女人的五官有些模糊不清。

    “那人用的武器…”

    盅子是不打算跟人抢了,不过也对其来了兴趣。看模样,像是个牧师。

    “那是牧师的武器吧。”盅子也不太确定,主要是那玩家权杖有些短,且短的超出了卡兰斯玩家的常识。

    “嗯。也就牧师的武器能到那长度了。”

    “肯定不是咱们卡兰斯的。”招财猫看着人挥了挥杖,如此说着。卡兰斯的牧师没有那么短的权杖,其他国家唯有格兰林的牧师权杖能短到40厘米,更重要的是,一般拥有这么短权杖的职业,只有暗牧。

    “暗牧啊…”

    听说格兰林暗牧大神多,今天也算是长了见识。他们几个输出都还比不上人家一个牧师。

    暗牧就算提高了攻击,也照样属于中低端输出职业。他们这群又是魔法师又是弓箭手的…装备也不差,说出去还真的是丢脸啊。

    糯米团子丢下最后一个攻击,看了看队伍任务,抬头看处于呆滞状态的五个队员。“我们去下一个地点吧。”

    盅子跟朋友对视一眼,这些人要走了?

    本来打算转移刷怪地点的几人也停止了离开的行为,等着对方动作。

    “啊?”

    柠萌回神一看队伍的任务。

    由于区域里是限制玩家单独行动,必须要求玩家组队的,所以组队之后只要有玩家接取了任务,就算是整个队的人都接取了,奖励的经验并不会分算。

    “五百只怪物诶…”

    这才几分钟呐,就刷完了。

    “五分钟不到。”星野因一时想表达的表情过多从而脸部变得扭曲,看上去像是笑抽了。

    一直堵着出怪点秒怪,几分钟刷够数量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特别这出怪点一次会出三十只左右,糯米团子的攻击力到底有多高。

    这些怪物好歹也有121级呢。

    紫梓想起了传说组其他人。也不知道机械时代传说组这帮人是如何练就等级在线的时候,装备与技术一个不落的。

    特别又是榜上有名的几个玩家,果然人与人之间还是需得有差距的。

    “我们去刷吧,那皮子厚打的人可能也不多。”

    “对对对。”星野连连赞同。

    怀表兔子没什么意见,反正她也属于打酱油的只要负责驱散魔气就行了。

    “糯米,走这边。”

    柠萌激动不已,觉得他们简直遇见了宝。不对,应该说跟机械时代的人好有缘分,特别又是传说组的大神,每次一遇见总有好事发生。

    糯米?

    “糯米团子?!”

    盅子一时没忍住,听见柠萌唤“糯米”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人就是传说组曾经出现的一位暗牧大神。于是便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声音没有控制住,偏偏足以让附近的玩家听见。

    而那人。

    不负所望的回过了身,迷雾之中,隐隐看出她露出略带疑惑的表情。

    “你喊我?”

    走近了几步。

    盅子几人看着其清晰的长相不由得发愣,一时说不出话。

    “糯米,快走了。”

    柠萌催促不已。

    糯米团子看了看柠萌他们,又回头打量了盅子几人一眼,不认识。

    于是转身回柠萌,“来了。”

    毫不犹豫地离开了。

    回神过来,盅子倒吸一口凉气。

    “糯米团子没有离开游戏么?”

    然而这个问题也没有人能回答他。

    “糯米大神,大神。哇,真的好厉害啊,你攻击力到底多少了,121级的一堆怪都能一下子秒掉。”

    糯米淡定道:“这种程度换做是其他高手也能轻易做到。”

    他们当然知道大神级别刷怪起来肯定轻而易举。只是因为糯米团子一个牧师,这点才更加让人惊叹。

    暗牧虽说听着挺牛,可要玩家真的玩起来就可没那么容易了。

    “我攻击力也不是很高,只是打怪前习惯性的用了减防御的技能而已。”

    “咦,你用技能了?”

    他们也只看到糯米团子使出了攻击技能而已啊。

    怀表兔子看着嘴角含笑不语的糯米团子。“用了巫师祝福?”

    糯米团子摸摸下巴,“你怎么知道?”眯眼调笑道:“噢~了解过这个职业是吧。看来还是很有兴趣的嘛。”

    怀表兔子望天不回话。

    “啥,你们说啥呢?”柠萌好奇不已凑了过来。

    “没什么。”

    “喂,什么都不说是啥意思。”

    “对了,我等会儿需要进克洛克达尔一下,你们要不先换个怪刷?”糯米团子看了看时间,心想自己也不能呆得太久这次本就带有目的性的来。

    几人没什么异议,早知道糯米团子来阿佩拉斯是有任务的。组队的话,只要不退出,任务都还在,且组队下也不限制玩家一定要跟队友在一起。

    只要组队进了这片区域玩家就算想一个人深入克洛克达尔也不是不可能。

    “没事,那我们就先去刷。”那怪等级较低,比较好打。

    糯米团子点点头,与几人又说了几句便离开。

    “哇,暗牧果然厉害啊。”柠萌看着其背影感慨道。“我二转还是完全转暗牧好了。”

    星野无言。

    “你前天不是才说自己要转神牧么。”

    柠萌白他一眼,“我就想转,不行啊。”

    “行行行。”

    紫梓道:“你还是乖乖做神牧吧。”

    “为嘛。”

    “你太蠢了,暗牧估计玩不起来。”

    柠萌炸毛。“我…紫梓姐,要不要这样说啊。”

    怀表兔子也是道:“你还是考虑好吧。要真的转了,到时候不会玩,后悔也不行的噢。”

    柠萌见怀表兔子都那么说,撇撇嘴。

    “你看咱们国家暗牧真的不多,玩得好的一只手就数得过来。几亿玩家呐,玩得还行的暗牧都没多少。”

    “我看格兰林挺多的呀。”

    “那人家本就以暗牧为主流职业,咱们国家资源少,不能比。你想学也行,去格兰林呆一段时间就好了。”

    柠萌囧了一脸。“那你们陪我。”

    四人异口同声道:“没空。”

    “哇~一帮坏人。”

    一行人打闹这往目的地走去。

    此时正值下午3点时分。远在帝都那边,竞技比赛还在火热进行之中。

    圣弗兰跟伦格尔的玩家都是极强的竞争对手,除却黑兔那五人,在圣弗兰里,还有快手,盾甲,伦格尔大多数高手都尽在屠城,也都是不容小觑的几个对手。

    至于黑暗帝国和格兰林,出来的人都是大家熟识的。

    下午的比赛很多,有十场,又是在几大主城同一时间进行,玩家们也是不知该如何选择,因为有比赛的玩家名声在各自的国家里都不小。

    机械时代传说组,一日就是一天对上了黑涩城,柠檬先生对上了伊蓝,浮世绘对上了伦格尔的。

    几场比赛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里开始,下午堆积起来的雪也很快让人潮人海给淹没。

    “我去,到底去看哪场啊?”

    机械时代的人也是犹豫了。一日跟黑涩,这肯定不能错过,柠檬跟伊蓝,也好像看看伊蓝怎么虐柠檬叔,还有浮世跟一木久生。

    “啊啊啊,我要疯了。”红蛟揉着头发临近崩溃。选择困难症又开始发作了,让他痛不欲生。

    “怎么办我都想看!”伊芙也是难以抉择。

    北溪想了想,“我去看浮世的了。”微生墨默默跟上,反正他对其他的人比赛不感兴趣。

    “我教你办法,在这里看,然后同时开视频直播。”

    每个擂台的比赛,除却大屏幕上有着赛况的直播外,玩家还可以直接点开消息界面的连接,随后进行窗口观看。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同时看两场比赛还能看现场擂台的比赛。

    “会不会眼睛看不过来啊。”伊芙哭笑不得。

    棒棒糖拍拍她的肩膀,“没事,你悠着点就可以了。好了,我先去看看伊蓝的。”

    “诶,那我也去。”伊芙赶紧跟上。

    红蛟捂着脸,心想到底看谁的?

    见伊芙跟着棒棒糖跑,于是咬咬牙,也跟着跑了过去。

    一木久生跟浮世绘一样,是魔法师,而且巧合的是,两人都是单法,也就是只玩一种元素的魔法师。更有趣的是,两人都是火法。

    “哇哦。”执酒与谁觉得这有料。

    浮世绘也是好久没有遇上可以让他认真一点的对手,男人在擂台上动着脖子,许久没好好动起来,身体都是生锈了啊。

    “这场比赛是挺有意思。”白犹淡淡一笑。一木久生这个人在伦格尔可是扬名已久的火法大神玩家。

    技术嘛自然很强。

    浮世绘当然也不差,所以白犹才会说有意思。

    他们这种级别的玩家往往看压倒性的比赛反而觉得毫无意思。

    只有旗鼓相当,才能逼出各自的底牌。两人技术在一个水平线上,他们这场观众也越能看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总能学到技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