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3章
    “冲着我们?”

    北溪此话倒是让在场人都愣了愣,他们自身几斤几两,平日里再如何狂妄,但也知道实力程度。就今天看了言泫跟红蛟的比赛,不难保言泫自身的实力还有所保留,就展现出来的程度,换成是他们可能也赶不上那种手速。

    盛世里对魔法师玩家做出手势的速度是有讲究的。谁都知道,盛世魔法师想瞬发技能,一是靠道具减低技能释放时间,二靠正确挥杖,三靠手势。若是第二种,第三种的话,还要佩戴相应道具。如戒指,以增加消耗的蓝值为代价,换来如闪电般的出技速度。但一般来说,这样的方法,不会控蓝的玩家,一整场pk下来至少要有三次需要补蓝。也就是,使用第三种方法的话,对玩家的要求更高。而第二种,不过是比第三种方法少减少了5%。这百分之五,可就是技术的差距。

    言泫自身到底是如何做到的瞬间释放,看他的挥杖几乎没有太多动作,不过一扬一挥来回交替,肯定是排除第二。至于第一种的方法,如今也就手残党依靠道具。而道具,很少有可以完全将技能释放的时间归于零的,多少还会有0.3-4的停顿。

    想要做到完美的连贯组合技,只有后两者才能满足条件。

    “不可能吧。”红蛟撇撇嘴,一脸委屈。反正他今天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第一次也开始对自己的技术有了质疑。他真的配得上被称为“大神”么?

    其他人心里多少也是苦笑。

    “要是真的跟他打一场,估计是输的。”执酒与谁不是不自信,而是言泫本身就很厉害。他不仅是个天才,而且比他们受到的专业训练更多。他们这群人,有的不过是第一次玩游戏,有的是从其他游戏里转战而来。

    有天赋,有经验,但唯独就从来没有受过专业的训练。

    他们需要的是时间和专业的教练。

    北溪多少能读出众人心里的想法,他们没怎么参加过正规的比赛,跟言泫相比,似乎真的矮了不少层阶梯。

    可是不要忽略了,他们还具有的潜力,北溪只是想着由他们自己选择道路,便从未刻意提起电子竞技。

    气氛都些消沉,也过于凝重。

    一山压一山,一水比一水。竞技世界里真的有太多深藏不露的人,他们是否真的扛得起传说组这个称号?

    挽扇看着众人,当初建立这个组,她是持有强烈反对意见的。可是后来,她发现加入的人的确有着不小的潜力,以至于到如今,渐渐成长。

    可是盛世,也只能让他们走到如此地步了么。

    “言泫不属于盛世。”挽扇缓缓开口,“你们的实力在盛世里已经不低了。”

    “但这的确不够。”孔雀笑笑,不足以走出去嚣张。

    “你们以为只有我们传说组不行么?”宁缺不热不冷的出声,盯着自己的手,一字一句道:“这游戏里,能让他有想战的玩家,不过五数。”

    随即抬头看北溪,微生墨,又想到不知何踪的久酒。

    “你知道的吧。心知肚明的吧,言泫到底为谁而来。”

    此话,是对北溪说的。

    “你是觉得你们的存在不足以让他提起兴趣么?”北溪反问宁缺。

    男人往后一靠,风轻云淡的笑道:“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不是么?”

    传说组也只能在盛世里称霸了。就像挽扇说的,言泫不属于盛世,因为他是属于世界的。

    一个小小盛世里的自封团队又如何能与之攀比?

    当然,宁缺并未有任何其他的意思,只是冷静的表述着一件事情。盛世里要说技术拿得出去的玩家,也没有几人。至少面前的两位都有能力跟其一战。

    宁缺觉得没什么生气的,一开始玩游戏不过是消遣,他从未想过深入竞技世界里。自然对言泫不感兴趣。

    其他人笑笑,只是笑的过于难看。挽扇看不下去,“言泫,只是在适合的年纪被挖掘,随后一直都呆在国家队接受正规的训练。不可否认他的确极具这方面的天赋,但是他最后获得那种成就,跟专业训练完全脱不了干系好么。”

    棒棒糖拖着腮,看着唾液横飞说话激动得已经不着调的挽扇,笑道:“副会不要那么激动啦。”

    他们是懂挽扇想表达什么。不过事实既在眼前,不如就是不如。在适合的年纪一旦错过,有些差距就已经是天差地别了。

    当然,她并不沮丧,也不认为自己比不上人家。只是想与不想,做与不做罢了。

    挽扇无奈一笑,“你们就说吧,到底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公会没信心。”

    “没有,很有信心。”浮世绘挑眉,他从不担心自己的实力。

    “两者都有吧。”咒主挠挠脸,不太好意思。

    答案不一,但他们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彷徨吧。

    “如果你们都有决心,那就做吧。”挽扇握拳起身,眼中带着斗志。

    “做啥?”

    众人一头问号。

    “当然是跟言泫一样的训练啊。”

    “噗~”棒棒糖忍不住笑出声,“扇子你的意思是我们按照言泫成神的那种方法过一遍?”

    “竞技赛里所有成员都是一样的训练方法。但是后面,差距是被众人的天赋和努力拉出来的。”

    “可是我们不知道方法啊,而且现在训练晚了吧。”红蛟嚷嚷着。要是变得跟言泫一样厉害,谁不想呢。

    “不会,任何人都有极限。你们都还没有到极限呢。不想试一下么?”挽扇笑眯眯道。

    众人面面相觑。

    其实对于竞技他们还是很喜欢的,就是言泫在心理上给了不小的打击。

    “那要如何,副会你知道正规的训练办法?”执酒与谁挑眉,那些方法是不会外传的吧。难道用重金聘请个教练?这想想都是不可能的。

    我是星光一回来就发现众人在热议着什么,走到狸猫身边,听到棒棒糖提到“教练”什么不好请之类,颇为疑惑。

    “当然知道啊。”挽扇摊手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伊芙:“哇哦,副会怎么知道的?你参加过竞技赛?”

    “对啊。”

    挽扇的回答莫名让在场情绪被调动起来的众人又回到一开始的沉默。

    挽扇:……

    “你们这什么反应?”

    “扇子啊,为了提高我们的斗志你也用不着强撑吧。”一日就是一天摇头感慨。

    挽扇:???

    “好吧,我们还是乖乖做好盛世大神吧。”

    挽扇扶额,“你们不信我?”

    众人摇摇头,伊芙看了看其他人,摇了两下,又猛地点了几下,随后又继续摇头。半信半疑之中。

    “砰。”

    挽扇手掌在桌面上一拍,神情严肃。“姐我可是拿过东亚赛区亚军,差一点进总区的人好不哒。”

    众人表情怪异。

    “怎么看不出。”红蛟这耿直男孩直接开口,挽扇气得给他个大白眼。“要不是管这公会,你以为前十还有你的份啊!”

    挽扇花了很多心思在公会上,比起练习,她更多的时间是处理事务。传说组那么多人,她又选了个牧师,不需要太过强硬的技术,只要会玩就行。

    这些人以为她有认真过么?

    “这点我可以作证。”林子大了有好鸟勾唇一笑。“扇子家的确摆了个竞技赛区的奖杯。”

    “哇哦~”

    扇子家?

    “你们两个,关系发展迅速啊。”伊芙邪恶一笑,“有木有…”

    “闭嘴。”挽扇半羞半恼的吼她一声,又在桌面上拍了拍。“聊正事。不信我就算了,的确,进入地区赛估计还没法让人训练,但是进入总区就不一样了。”

    “副会你不是说你差一点么…”

    “我差一点,可是北北进了啊。”

    这一点,他们还真的没有人知道。

    我是星光看向首位上的北溪,眼中流转了无数情绪。

    “会长真的啊?”伊芙激动起身,崇拜的看着北溪。“哇,难怪会长那么厉害了。”

    北溪抿抿唇,“我只参加过两个月训练,后来内部筛选的时候退出了。”

    “诶?为啥?”众人不解。

    北溪笑笑,“有些事情不能参与了。”

    “跟言泫同一届?”

    北溪摇摇头,自然不是。

    我是星光眼中闪了闪光芒,难怪他对北溪没有任何印象。

    “言泫他出赛的那届…”北溪顿了顿,“那届除了言泫其实还有很多妖孽。竞争很大的~要是跟他一届,估计我还有兴趣在里面再呆四个月。”主要训练时间太长,跟很多事情起了冲突。为了个奖杯,北溪还放不下其他事情。且说,她参加的那会儿没什么值得她在意的对手。

    “哟哟哟~”

    众人戏谑看她。这小得意样终于暴露出来了吧。

    “这就好办了,会长训练我们呗。”红蛟那模样就差没扑到北溪旁摇尾巴了。

    北溪虽然以前有过这种想法,不过…

    “并不适用于盛世。”

    他们所训练的都是用专用器械,那是唯有在现实里才能用的办法。游戏之中,并不能使用训练那种方法。

    “近几年虚拟游戏才开始出现在竞技游戏项目之中。盛世也正在申请,所以目前并没有针对虚拟游戏的训练方法。”

    挽扇眨眨眼,于是扶额。她忘记了,北溪参与比赛的时候盛世还不是很火热,还没得到归入竞技类项目的资格。

    “好吧,刚刚那些当我没说过。”挽扇捂脸坐下,真是尴尬又难为情。亏得她想到北溪参加过训练,可以透露一点训练方法帮其他人提高一下技术。

    埋首于桌面,挽扇都不敢看其他人。真是白让众人期待了。

    北溪不由得一笑,“挽扇这个提议倒是让我有了一些想法。虽然不知道管不管用…”

    由于训练的方法里并没有虚拟游戏这块,北溪当初也没有想到可以训练他们,只是想着众人天赋极高,靠自己摸索也有不小的成就。

    如今虽成长起来了,可至少众人现在的确都到了一定瓶颈。可能是卡兰斯人才稀缺的缘故吧,如今他们技术想要提高,也只能在这次竞技赛上跟其他国家的人不断进行摩擦。

    可是众人都想在十六晋级赛之前有着突破,在此次全服竞技赛上拿个好成绩。要是以现在的状态跟其他国家的人对战,输赢还真的不好说。

    他们对其他国家的参赛玩家的水平没有一个大概的认知,本来一开始挺有信心的,可言泫出现,有又动摇了他们夺下前十的信念。

    “有总比没有的好啊。”

    “会长说说吧。”

    众人来了斗志。

    北溪见时间不多,传说组有两人的比赛是在一点,北溪要现在说,估计最后还得示范,时间实在不充分。

    无奈笑道:“虽然很想现在说,不过比赛快开始了。”不得不提醒众人,当下的注意力该放在什么上。

    “啊…”执酒与谁拍拍额头,这他都能忘记。

    “现在几点?”咒主道。

    “12点40分了。”

    两人一阵叫唤,“快快快,赶场地。”

    “还真的忘记他们两个的比赛是在下午了。”

    棒棒糖起身打趣道。

    “先去看了比赛回来再说吧。”

    “会长,路上先说说呗。”

    “喂,你们两个人可不要输了。”

    众人陆续走出。

    狸猫本是跟着大部队,走了没几步见后面我是星光没有跟上,回头看人,“不去?”

    狸猫心想:这男人今天还真是异样的反常。当然也有可能是她平日只看到其表面,她还是能看出这人有些秘密,至少是不想被她知道的。

    狸猫垂了垂眸。“那我先跟着大家一起去了。”

    “阿狸。”

    男人不带感**彩的声音喊出的两字明明听着应是别扭的。狸猫却为其,心跳漏了一拍。

    “你觉得这游戏如何?”

    这游戏…?

    狸猫呼出了一口气,回身镇定看向我是星光。

    灰衣男人立在阳光之中,狸猫发觉这男人的五官很耐看。

    想了许久,不知为何我是星光突然这般询问,不知他到底想得到什么答案。不知这问题是他不禁意间问出,还是带有深意。

    “这个游戏很普通。”(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