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9章
    一分之差,往往是让人最为郁闷的。

    活动未结束之前久酒还想着此次打赌定是他拿下胜利,活动结束后就可以拉着人直接去打一次。

    为何最后微生墨能反转积分排名?

    天空之鱼凭借着一把大钢炮横扫一波敌人,其瞬间就跳到了蓝方阵营的首位,比第二的筱裳还要多出七,八十的积分。可想而知,大钢炮所带给玩家的并不只是心理上的快意,那在横扫敌方众人的同时,也能获得至高的积分排名。多少玩家梦寐以求的活动神器,哪怕不具备任何实力,一把道具,足以压制所有敌人。

    但最后三十秒时为何又到了微生墨手里?

    天空之鱼其实本身也没有杀过瘾,看着活动要结束,心急着想杀更多人头,在敌方冲回的第二波就直接冲进了其大部队。蓝方阵营的人还追不上他的速度,只看天空之鱼单枪匹马入敌营,不想还没有出手,微生墨便诡异立在他身后。

    此人速度本就极快,天空之鱼完全是神器在手,过于忘我,一时掉以轻心才会被微生墨直接带走。

    大钢炮便落在了微生墨的手里,情形一时反转。原本筱裳几人看见大钢炮落入男人手里就已经感到绝望。

    若是微生墨认真他们群起而攻之,也不定会伤他一根寒毛,何况,神器在手,再加上微生墨的速度。

    两波下来,积分堪堪追平。

    然也就最后那一秒,北溪却成功交付了钱袋完全任务,蓝方获得一千积分,直接甩了红方阵营几倍。且这一千积分,蓝方阵营的成员都能各自获取二十数。阵营第一,还能额外获得十积分。

    久酒不太开心。

    源于从后半局开始第一的位置一直是属于他的,如今同时被三人连超也就罢了,他与微生墨却是以一分之差定出了输赢。怎么想,郁闷都不足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

    盛城还在旁边提醒着他,“你们两个的打赌,你输了。”

    久酒冷冻了表情,一言不语。踌躇不决了几秒便转身离开。盛城一头雾水,“你干什么?”

    众人看他。久酒怎么要走了?

    微生墨跟北溪也从npc上收回了视线看向久酒,这男人是觉得枯燥了?

    银发美男缓缓回头,不知为何北溪在他眼里看到了怨气。是错觉?

    再看去,冰冷着一张脸的久酒吐出四个字:“履行承诺。”

    语落,头也不回的离开。

    红猪打了个哈欠,退出队伍也跟着离开。她打从一开始就一直在据点之中挂机,现在才重新登了游戏。

    看着两人离去背影,光头少年挠挠头又望向盛城,似在等着其说话。盛城想了想,“别管他们两个了。”

    光头少年耸耸肩。

    也不是谁一进入新环境里就会很合群。久酒跟红猪想必也都不喜欢这种活动,又都是才刚认识的公会人员…

    挽扇想,该更换一下战略,要不然一直这般强硬拉人参与,只能获得厌烦吧。

    “什么承诺?”红蛟对于久酒的话还不明所以。

    “有事呗。”一日就是一天给他一白眼,人家肯定有事才走,管那么多干甚。

    红蛟耸耸肩也不继续说话。

    北溪跟微生墨对视一眼,这男人还真是说做就做啊。

    “阿笑很幸运。”微生墨低声笑了笑。

    北溪无言。

    只因男人语气有几分幸灾乐祸。

    久酒的技术肯定是全服排得上号的大神玩家,至于会不会教人…这点,北溪不清楚。只是想阿笑可以多学一点东西。

    “要去看看么?”微生墨侧头询问。

    北溪想了想,“还是算了。怕我们去了,久酒又不干了。”

    男人笑笑。

    此时玩家们走的差不多了。永恒之城的部分玩家因为永恒荣耀的差事,只能离去。人数只剩了五,六之数,传说组除了久酒跟红猪离开,其他人未动。他们还想再打几次,唯一休息的日子,大概也就只有今天了。明日开始,便要进入备战状态。

    众人再次进入活动。

    而此刻。

    离去的久酒独身回到了机械时代。

    前不久兔子部落与机械时代闹出的事情,兔小妹两人依旧如约,每天都呆在机械时代陪北溪的徒弟进行训练。

    一开始两人对于阿笑的印象大抵不过,北溪的徒弟也很普通嘛。然而这种想法,大约两天之后,不做任何攻击的两人配合起来,也没法抵挡其攻势,于是血量一减再减。如今阿笑已经可以同时在他们可回血使用各种防御技能下依旧打掉他们的血量百分之九十。

    少年一天天在成长,且成长的速度已然不是装备能够抵挡的。他们两人回去之后,偷偷更换了装备。

    兔小妹对于北溪依旧有着极大的怨气。所以想通过虐北溪的徒弟,看见其无奈或者气闷的表情内心都有一丝报复的快感。

    若是能够动手了,她必定不会对阿笑客气。一开始她也打着趁北溪等人不在的时候,对阿笑出手,可是一直有机械时代的玩家在旁边看着,她想出手,也得考虑一下后果。

    终是一直忍耐。

    少年出手越发凌厉利落,有时攻击的速度令他们根本无法反应。一开始阿笑的行动对于他们而言除却几个走位法,其他的攻击还是能轻易判断,所以他们能够轻松避开,减少攻击的伤害。

    可是越往后,不知是其熟悉了他们的走位还是少年越发懂得如何连贯技能伤害,压力变大,他们逐渐感到力不从心,甚至渐渐看不懂走位。

    这种变化是明显且可见的。

    兔八哥从不知道,有玩家可以在短短几日之间就能脱胎换骨。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以其成长速度,未来的竞技世界,必然少不了阿笑的位置。

    现在想想,北溪收他为徒也不是没有理由。

    恍惚间,兔八哥手一抖,却不及少年枪弹的速度,空中踩踏,凌空一个倒翻,一悬空之姿,枪口对准其头顶。

    炮弹轰下,黑色卷袭刹那间包裹两人。

    叮,很遗憾,你输给了玩家,请再接再厉,在竞技这条路上加油吧。

    叮,很遗憾,你输给了玩家,请再接再厉,在竞技这条路上加油吧。

    阿笑看着躺在地上的一男一女,忍不住高举手臂欢呼一声,“哈哈哈,终于打死了。”说我,跑到一旁跟公会成员道:“快夸我,夸我。厉害吧~”说着,兴奋不已,直接蹦跳起来。

    三人被他这模样逗笑。“是了,你最厉害。”

    阿笑拍拍手,“我一定要把这消息告诉师傅,哇哈哈哈。我替她虐了两个人了~”

    兔八哥跟兔小妹刚从地上爬起来,一听到阿笑这话,前者无奈,后者咬牙切齿。这小子,到底有没有搞清楚他们两人从始至终都没有“认真”的在跟他pk。何来虐字一说?

    “臭小子,挺能干啊,才几天就把两人打趴下了。”对于一个努力的人,机械时代的玩家们从不会吝啬夸奖。

    “不愧是我们会长的徒弟。”

    阿笑嘿嘿一笑,揉着鼻子颇不好意思。

    “你就是北溪的徒弟?”

    略冷的声线有着独特的味道,男人不知何时来到了草坪,漫天雪花缓缓飘落,掠过衣领,拂过脸颊,唯不变的是那挺拔身姿,冰雪之中屹立于世。

    自带气场的男人。

    阿笑抖了抖身体久酒怎么会在这里。明明他已经降低了触觉,感受不到寒冷,可是看着久酒,身体不自觉的颤了颤。

    “嗯。”呆滞的望向高挑的银发美人,阿笑是第一次跟久酒说话。尽管知道这人加入了机械时代,跟他已经是一个公会的人了,阿笑依旧无法正常与之对视。

    久酒是卡兰斯的辉煌,如今亦是众玩家仰望的高塔。成名已久的男人,在很多玩家心目之中,地位无可撼动。

    他也没有曾想过,可以跟久酒近距离的对话,没有想过,久酒主动找他搭话…

    很多的从未想过,如今赋予他这一切的人正是他的师傅。

    “有事…吗?”

    久酒应该不会突然主动找他。看着男人,阿笑想该不会这人是师傅的宿敌,找不到师傅所以来找他吧。

    阿笑呆呆望着他,“我师傅去活动了,你要是找她可能要等…”话到一半,阿笑蓦地不再开口。忘记了,久酒已经在传说组里,这次去活动的人都是传说组的人,久酒肯定要去啊。

    只是,为嘛现在出现在这里了?

    久酒余光落在兔子小妹跟兔八哥身上,略微停留了三秒,便又看向阿笑。“不还手,只是站着让你打罢了,你在得意什么?”

    阿笑:……

    机械时代其他人默默望天。要是别人估计能帮阿笑反驳几句,可说话之人是久酒的话,这就没法了。

    一般说出这话,其实是要求极其高的人吧。他们在旁边看着,觉得阿笑只要努力了有成长了就行,如今他也只是在成长中,总会有成长起来的一天,没必要太过压迫了。

    阿笑忍不住瘪嘴,他努力了的。久酒这样不会太直接了?

    他就是不想靠师傅自己去学去成长,一身装备自己打拼,现在有这种成效,他已经相当满足了。

    而且又是用那种冷冷的语调,那般直接的说出来,让他一时觉得自己这般得意忘形有些像跳梁小丑了。

    “我已经有在很努力了。”阿笑不由瞪大眼睛看他,是真的很努力了。

    久酒迈开步子走到他跟前,俯视他。

    阿笑本还想为自己再进行辩解,然而在久酒冰冷的眼神下却不敢再开口了。那眼神,仿佛已经完全看透了他一样。

    阿笑退开了几步,心有惧意。

    “你们可以走了。”久酒视线依旧在阿笑身上,此话一出,当下的“你们”自然是阿笑以外的人。

    机械时代三人面面相觑,赶紧离开。兔八哥见此情况,反正他们今天的任务也已经完成,在这里反倒也是尴尬。

    兔小妹还是第一次见到久酒真人。真是漂亮…

    一时看得入神。

    “我们走吧。”兔八哥附耳对她轻声说道。兔小妹晃了晃神,似乎听见兔八哥在她耳边说了什么,立即回神侧头看人,大声询问:“你说什么?”

    “走吧。”

    “嗯…”兔小妹迟疑了一下,还是跟着兔八哥离开。

    眼下,一片雪白草坪上只剩下两人。高挺的美男与正太…

    阿笑颤着牙齿,不敢看他。

    久酒继续俯视。

    阿笑哆嗦着身体,不敢看他。

    久酒继续俯视。

    大约十秒过去,时间却如同沉寂了好久。

    久酒开口道:“从今天开始我会教你一些东西。”

    阿笑猛地抬头看他,一脸得不可置信还夹杂着惊恐。

    久酒略有不爽。

    “你不想?”

    阿笑下意识点了一下头,随后赶紧摇头。“木有,木有。”

    久酒微启薄唇。

    阿笑默默看向别处,他怎么好像听见久酒叹了一口气?虽然很轻,很轻…

    “师傅,师傅没意见么?”阿笑想挣扎一下。如果北溪不知道久酒想来教他,那是不是就有可能不用面对久酒要冻死人的眼神。

    久酒用冷酷无情的声调说道:“这是我答应过她的事情。”

    阿笑愣了愣。

    “噢…”

    当下,他虽说对于久酒有一种敬畏,可如果是师傅希望久酒来教他,那么他就不能浪费这次机会。

    本来就不明白久酒的目的,突然开口说教他让阿笑有些莫名其妙。久酒跟自家师傅好歹也是对手,阿笑不太清楚两人的关系,自然不可能答应。

    可对方又是大神,阿笑本想着拒绝,不过若是北溪要求,性质是不一样的。

    “那我一定会好好跟你学的。”阿笑用些许期待的目光望着他。

    “你太过于满足现状。”久酒不废话,直言不讳的说出阿笑如今的现状态。

    阿笑低头,对着指头没回话。

    “以你这般,需要什么时候才能跟你师傅并肩,甚至立于她之上?”

    “我…”

    “你根本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久酒道出他的心声。

    他也许想过变强想过超越北溪,但是绝对没有将这种念头付诸于行动的念头。

    往往拼尽全力的人都不会口口声声说着,努力了。

    因为最后的结果会证明一切。

    久酒看着他,冷冷道:“我教你,可不会像你师父那样温和。做好心理准备吧。”

    他不会给阿笑考虑的时间,既然赌注输了他就会履行承诺,无论阿笑排斥或接受。

    阿笑呆呆的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出半个身体的男人。

    何时,能够与他们站在一个位置说话?

    这靠的还是他自己。

    “尽管来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