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大钢炮可是雪人联盟大作战的极品神器。一炮就可以压制一个阵营,且其道具不存在子弹限制,唯有15分钟的时间,十五分钟之后,大钢炮会自动作废。

    子弹是需要用大量的雪花币充能,也就是十五分钟的时间里,大约每隔五分钟大钢炮就要补充一次能量,之后才能继续使用。这种神器,在一次活动之中,只能靠玩家的人品才能爆出,想在雪人国王处兑换出来,一场三十分钟根本完全没有时间让玩家去收集足够的雪花币。

    五万的雪花币,一个玩家三十分钟就集中在出币最快的区域猛刷,也没法收集这五万雪花币。除非,使用一千雪花不停地兑换神秘礼物。

    有时候神秘礼物是会出不同等值的雪花币。除却钱袋,也就神秘礼物能够有几率给玩家游戏币了。

    阵营一时寂静了几秒。

    随后众人反应激烈,皆是露着不敢置信的语调。这活动一场出大钢炮的概率为零,十万为百分之二,百场为百分之三…按照这种规律,万场,十万场也不过在百分之五之列。

    棒棒糖感慨不已,于是询问。

    阵营::是哪三个玩家?

    阵营::青四方,地狱黑兔,痞爷。

    阵营::这…

    圣弗兰的那三人,由始至终筱裳都没见到他们。现在却又突然活跃起来是怎么回事?

    阵营::谁拿着大钢炮?

    阵营::好像是青四方。

    青四方。

    狸猫听良辰微凉提过这个男人。圣弗兰的雄狮之中,被称为的神秘男人。但凡圣弗兰玩家,无论谁人,见到其者,必定要乖乖称呼一声“青四爷。”

    男人行为低调,又在五人之中排名老四,除了圣弗兰的玩家,其他国的玩家并不是太过了解其人的名声。

    阵营::有没有人来救我们啊qwq。一直出不去怎么玩,就在咱们大门口。

    阵营::那就别出来了,省得跟我们抢积分。

    阵营::夫子你再说句?等会儿你死回来,你就会为你这话感到后悔的。。

    阵营::等到那时候再说。

    阵营::你们等人多一点,一起出去怼了他们不就得了。

    阵营::大姐,那是大钢炮啊。一炮下来,我们挣扎的余地都没就可以直接弄死我们了。

    挽扇没见人用过大钢炮,倒是听过其威力。不过到底也是一个道具,再怎么厉害也是有弱点的吧。

    “难道有了大钢炮真的可以无敌了?”

    棒棒糖回答她,“当然不是。厉害的也只是道具,打死玩家就可以了。而且大钢炮是唯一一个,玩家使用过后,一旦死亡就会爆出的特殊道具。”

    “一般情况下,一个活动场地是只会出现一个大钢炮的。”

    宁淡淡道:“玩家要是会玩,那十五分钟,大钢炮都不会在同一玩家手里。青四方这个人,运气倒是不错。”

    挽扇摸摸下巴,“那我们去弄来好了。”

    “没必要吧。会长要准备交钱袋了~”筱裳哈哈一笑,“他们红方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一个大钢炮,也不知道出来多久了,结果根本没有为他们派上用场。哈哈哈~”

    “那青四方是不是傻啊。”

    棒棒糖看她笑的夸张,劝道:“形象没了。”

    “她就没什么形象。”挽扇吐槽。

    现在距离比赛结束,还有两分五十秒。北溪看着时间,走到雪人国王面前,点开对话。

    就在此刻,北溪犹感一种威胁到她生命的危机感,深深地,从后方一阵凉风直达骨髓。北溪的身体下意识给出了反应。

    当下往右侧一扑,银白的光芒自手臂处堪堪划过,瞬间血量去了百分之九十八。

    北溪反应很快,如果只单单是单体目标攻击,她就可以躲开。但是攻击的范围很大,幸而她扑腾的地方又有沙包抵御了一些,才索性活了下来。

    起身看向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敌人,有些突然,也有些惊讶。这三人是如何突围他们阵营成员的包围圈来到这里?

    视线落及青四方手里的银色钢铁大炮,炮身形状为筒,其龙盘踞,龙头攀附于炮口,神情肃穆,不怒自威。

    大钢炮!

    北溪不动声色地打量。如今这群人找到她,是巧合?还是用了道具?

    北溪不太清楚,不过眼下她只明白自己活不了。而身上的钱袋,必定会被三人其中之人获取,再交之国王,这活动才是真的大翻盘。

    短短三秒,北溪脑海已经掠过无数想法。当下扔出钱袋,青四方犹觉此女要有动作,举起大钢炮由是一轰。

    黑兔看着北溪一时晃了神,怎么会在这里?耳边窜过一阵静流,便是一道白光带着特效电光。

    随后只看一道金光闪烁。

    然后…

    雪地之上唯有焦土。其脚印,证明那人刚刚是真实存在的。

    黑兔脸色变了又变,一把扯住青四方的领子。“你干什么?”

    青四方呆滞一脸,回答:“杀人。”

    痞爷拉开黑兔,呵斥道:“干什么?”随即看青四方,拍拍其肩膀。“老四,干得漂亮。”

    青四方点点头,他知道。

    不过痞爷说带他们换个地方杀人,没想到会遇见北溪在这里,倒是巧了。

    青四方视线落在雪地上漂浮的大钱袋,金光闪闪的钱袋,诱惑人心。

    “我们赢定了。”

    痞爷呵呵一笑,冷笑出声。随后走到钱袋去准备获取,不料却被系统提示:叮,此道具被锁定,无法获取。

    痞爷脸色一沉,北溪!

    北溪临死动了手脚?

    眉头一锁,那种情况下北溪竟还会有这种想法,且令人不敢置信地是,北溪的速度。她的确是一个机械师,而不是盗贼吧。

    蓝方阵营。

    挽扇是当先发现地图上原本该有的两个红色标记,如今只有一个了。盛城那边,被红方保护的很好,几乎已经不出据点,唯一可能的…

    不不不。

    挽扇怎么想都觉得不可能,死命盯着地图,那唯一存在的红方标记的确是在红方据点里。也就是……

    “北北出事了。”

    “怎么了?”

    “死了。”

    闻言,筱裳几人脑袋一度空白。

    天空之鱼几人在据点处围着商量出去对策,像他们这种玩家,也不可能真的坐以待毙。

    旁边光圈一闪,天空之鱼不由得幸灾乐祸,看吧,果然又有人死回来了。

    可当他看见对方样貌,笑容也凝固嘴角,“北溪老大?”

    其他人明显一惊。北溪怎么回来了?

    等等,北溪原本是带着钱袋的。

    北溪沉着脸望向他们,“你们身上有没有加攻击的道具。”

    五人见她表情寒毛不由得一竖,连连道:“有有有。”

    “你们被打死回来,到现在,一共过了多久?”

    “一分钟,快两分钟了好像。”

    天空之鱼一听北溪这般询问,当下也是明白了些,看着北溪掏出一堆道具扔在地上,表情凝重,似乎在想着什么。

    几人默默对视一眼,北溪是被青四方打回来的。

    但是奇怪了,他们不该是在据点外面守着的?

    北溪可是在他们据点后方位置,那可是很隐蔽的。青四方是怎么找到北溪的?

    这一点,宁缺他们也不太懂。

    赶紧召集回玩家纷纷往据点回赶。

    阵营::青四方他们为什么在我们据点里?

    阵营::可能是绕大圈子过来的。不过怎么知道北溪老大的位置的?

    按理说,那位置目前,红方玩家不可能都知道。北溪那地方,已经明确到只能有坐标才能找到的。

    因为要卡雪地进去。

    “不太对劲。”罗生门怎么想都不觉得有什么道具可以让他们三人找到会长。

    “我们阵营里有人叛盟了。”

    之前柠檬先生他们也做过一样的事情。

    “风青天?还是七亿男人梦?”

    圣弗兰之人,也唯有圣弗兰的人才会帮忙吧。

    “不排除这种可能。”筱裳冷着脸。

    也不止他们这样想,永恒之城跟其他玩家多少也察觉了什么。可是也不好直接询问,就是如今这局面还要叛盟,是有多不想他们这边赢?

    再者所有公会人数,两个阵营几乎平分,既然各自不在一个阵营,那也没什么好帮忙的理由,自家赢了还有积分加。

    “小四他们跑咱们据点外去了。”风青天目睹了阵营里让他感到很滑稽的对话。

    七亿男人梦跟他找了个好地方看风景,准备酱油度过此活动。

    “噢~”懒洋洋回了一句。

    “然后他们把北溪杀了。”

    “噢…”

    一声过后突地起身。

    “北溪,是得到了钱袋是吧。”

    风青天点点头,对的。

    “他们把北溪杀了钱袋就他们的。”

    风青天继续点头,逻辑没错。

    “那他们怎么找到北溪的?”七亿男人梦呆滞看他,怎么找到的?道具又不可能精确坐标。

    “凑巧吧。”风青天打了个哈欠。

    “那也太凑巧了。”七亿男人梦都不相信会有那么巧的事情。他之前为了确定雪人国王的位置所以看了一下地图,北溪那位置是他们据点后方,大概比较偏离正常轨道的地方。

    就算敌人绕大圈都不一定会发现北溪。

    “蓝方这帮人,会不会想到我们身上?”七亿男人梦总觉得事有蹊跷。

    那边,北溪将道具收回,留下了一把雪球炮枪,还有一张雪人变身卡,以及沙漏一样的东西。

    那东西可不是沙漏。只是形状似沙漏瓶,里面带有血红的红色液体。天空之鱼瞅着那道具,心想:这道具作用是什么来着?

    现在大部队的人都在往这边回赶,地图本来就不大,第一批队伍也都离得不远,十五秒左右的时间应该能到。

    她用的道具是黄金锁链,可以锁住道具,除了她以外的玩家都不可以捡拾。但是维持的时间只有三十秒。

    这期间,又有四个玩家死了回来。

    北溪看着眼前的人,打开地图再看了看,很多玩家都赶了过来。“我们出去。”

    去红色标记处还要浪费几秒的时间,他们这小队要先赶去,至少拖住三人几秒时间。北溪发消息给挽扇,让他们直接赶去坐标位置。

    红方阵营处,执酒与谁他们也是发现了地图上另一个红色标记的消失。看了看其位置,是蓝方据点,也就是北溪死了?

    而蓝方阵营处也多出了三个他们这边的人…

    红蛟一瞧,顿时哈哈大笑:“圣弗兰的人挺能干的啊。”

    林子大了有好鸟赞同点头,是挺能干的。

    “可是会长一向小心诶。他们三个怎么过去的啊?”

    “说起来阵营分出之后就没见他们了。”

    “不管,反正钱袋到手,也知道雪人国王的位置。咱们肯定能赢。”红蛟狂笑。

    众人也心照不宣的笑起来。

    痞爷本还在等钱袋锁定的时间过去,不想又收到了消息,于是扭头跟黑兔两人道:“我们先退一下。”

    黑兔没动,青四方不理解。

    两人没开口,都直愣愣地望着他,眼中透着为何的意味。

    痞爷道:“他们要攻来了,人数比较多不好对付。”

    “我有武器。”青四方抖了抖手里的龙炮。

    痞爷扬眉,他当然知道大钢炮的威力,怕就怕对方使出束缚类的道具。

    跟两人好说歹说一番,才勉勉强强决定先退到外围,离这

    北溪他们原本已经有了计划,到了十米远左右却看不见任何人影。唯有那金闪闪的袋子发着光。天空之鱼环顾了四周一番,没人?

    “我们去捡钱袋。”

    北溪却是极快拦下他们。“别去。”

    神情越发严肃。

    痞爷在隔着老远用望远镜看着情况,发现北溪不让人接近钱袋,不由“啧”了一声,嘴角一撇,心想这北溪也不是省油的灯。

    挽扇他们赶到时,见到的便是傻站着的北溪十人,还有一直没人理睬的钱袋。

    “怎么回事?”

    北溪摇摇头,阻止他们前进的动作。

    “前面危险,别去。”

    众人面面相觑,北溪这话何意?(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