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圈套?

    罗生门当下不敢细问,只道一句:“我们别追了。”带着其他人迅速撤离,转瞬间就与盛城拉远了距离,当男人完全消失于视野里,罗生门他们也退出了街道。

    盛城没跑多久,忽觉身后没有了动静回头一看,人都不见了。看着地图上正聚集过来的队友,盛城无奈一笑。果然还是发现了,就说这样根本骗不了那几人,来了也是徒然。

    他们不追盛城也不会怕钱袋跑掉。地图上那红色标记的一直移动着,只要有玩家携带着雪花币,标记就不会消失,谁也无法抹掉。现下最重要的,保命要紧。

    “我就说怎么兜着圈子绕。”断刃灰熊看着地上渐渐消失的尸体,这些是红方阵营的玩家,一共三人。他们一路后退,就遇见了这急奔而来的几个玩家。用脚想想,也能明白这些人是尾随他们来的吧,且估计现在不少玩家聚了过来,盛城又一直在回字型的两条街道间绕圈,必定是在等支援,又想着把他们围剿起来收割积分。

    这些人来的速度并不慢。筱裳若是再晚反应几秒,现在他们也该是被众多红方阵营的玩家围堵。

    “速度走。”

    不能过于停留。敌人追击的步伐从未停止过,后方出现响动,隐隐有着稀疏人声徐徐传来,几人恍觉在此停留太多,对方都要追了过来。

    提步奔跑。

    “主战场那边顶不住了?”

    “应该不是。这些想必是他们后来死回去的玩家。”

    “我们比分还差了几个。”罗生门脚步一停,“要不杀回去?”

    筱裳觉得这样不太明智,鬼知道对方有多少人数,光是听声音,必不会少于七八之数吧。

    “现在我们还是回去拉人把盛城堵了再说。雪人国王的位置,红方阵营的人应该也知道。”

    罗生门微微张了张嘴,“行吧。”

    断刃灰熊本来只是想打个酱油。五国的活动多少是有着一定区别,盛城最吸引玩家的,大概是国与国之间的差别处很大,是真正让玩家感受到的不同风情。

    他们来卡兰斯也没有多久,今天又是圣诞节,懒得回黑暗帝国,便想着凑个气氛,感受一下其他国家的圣诞节如何度过。

    结果遇见了机械时代,随后还有各大竞争对手,可以,这本来就很圣诞节,可是没想到却又是打这种没法用武器跟技能的活动…

    其实他并不会玩,见人说这活动有技术型,在他看来无非就是人多就是王道,还有各种坑爹道具。他手很痒,可是只能打酱油。

    就是满图跑这点是真的很累人啊。

    握了握手里的雪球,还是以往的武器顺眼一点。

    几人奔走着,身前突现三道身影。

    筱裳领头正巧跟人当先对上眼,游戏人生和兔子老大默默盯着她,真是巧了。

    另一个人是兔娇娇。

    筱裳对于这个女人还是挺有印象的,当时视频里一副故作姿态,筱裳看着就不顺眼。没想到这三人会出现在这里。说起来从之前开始,这三人就没什么身影,王者天下倒是在他们阵营里,不过…被冷落了。谁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

    三人脸色看起来不好。

    本来是联系了王者天下让人给队友的坐标,然后他们好搞偷袭。结果王者天下又让他们给坐标,游戏人生自然不爽。虽说这人是会长,但是神圣天堂的股份他也有,自然说话的权利比不他少。两人争执了一会儿,活动就已经快到末点。

    最后,游戏人生跟兔子老大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自行行动。

    不想刚出来转悠一圈,就好巧不巧,遇见了敌人。

    还是死对头。

    断刃灰熊也在…这男人是黑暗部落的人,也是黑暗帝国响当当的一个大神玩家。

    “黑暗部落跟机械时代感情很好啊。”兔娇娇抿唇笑了一下,试探语气极重。

    断刃灰熊上上下下打量他们一眼,“既然同为一个阵营的玩家,当然要懂得合作。要不然怎么赢得比赛?合着跟机械时代走在一起,就是感情很好?”

    断刃灰熊的态度,不是很明晰。

    兔娇娇笑笑:“当然不是。只是过为好奇了些,眼下非常时期,大家都是明白的吧。”

    “废话真多。”筱裳嘴角一撇,从兜里抽出冰蓝色的炮枪。雪人作战这活动里最多的炮枪类的道具,体积有大有小,威力也是有着分别。最极品的大钢炮,范围广,威力大,一炮秒杀十人不在话下。其他的炮枪威力跟范围尽管不比炮枪,不过也有一些附带效果的极品枪。

    打出的都是雪球或者是爆炸性攻击。

    一般附带的效果除了减速,冰冻也没有其他的了。

    筱裳一把武器掏出来就果断开炮,直接都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一炮轰在其脚下,三人刚退,脚上生冰,动弹不得。

    又是一炮,打在身上血量二话不说降到百分之五十。最后一炮,三人倒地重伤不治,回到其据点一脸懵圈。

    这三炮是接连轰出,也就是把人杀回去不过三秒时间。连罗生门他们都是晃了一下神,回神过来人都死回去了。

    筱裳对着炮口吹了一下,随后抖了抖炮枪,发现子弹用光,于是没什么留念抬手往后一扔,拍拍手,“碍眼的人都收拾掉了,咱们继续赶路。”

    三人:……

    棒棒糖跟挽扇,孔雀一路搜寻而下,目前还没有什么发现。神秘礼物一般出现的位置应该极为显眼才是,那东西就是为了让玩家轻易发现的存在。

    偏偏一路仔细寻觅什么都没有发现。

    街道两旁尽管铺着厚厚的雪,可是街道上摆设的花坛边缘都依旧清晰可见。神秘礼物不会出现在能被雪埋的地方。

    “会不会根本不在这里啊。”

    “不可能。”孔雀蹙眉,“我们搜得不够仔细而已。要是在他们那边,现在这时间,执酒都已经拿到手了。”

    挽扇揉揉眉心,心想要没时间了。他们这边比分还跟对面相差着,也不知道最后几个人头分能不能赶上。

    “宁缺他们找到国王没?”

    孔雀刚问,棒棒糖一看跳出的消息。“找到了。”

    “我去,执酒到底在哪儿啊?”

    “这附近。你丫的别瞎嚷嚷了行吧,随时小心有人。”

    声音越来越近,三人对视一眼,果然赶了过来,速度够快的。

    “躲起来。”

    隐入巷口。

    执酒跟红蛟他们踩着雪地飞奔过来,就在挽扇他们之前站着地方左顾右盼,红蛟指着脚下凌乱脚印。“有脚印!会不会有人在附近藏着?”

    棒棒糖心想:红蛟怎么变聪明了。还能看脚印猜出些什么…一向大大咧咧的,看来是他们留下的脚印太过明显。

    跟来的人除却红蛟外,还有黑色十字。

    男人素衣飘飘,尽管长相并不出众,可气质是少有的绝佳。一人立在两人身后,显得突兀。

    为何黑色十字要跟两人一起行动?

    挽扇想不通。

    执酒与谁没好气看他,“这离他们据点不远,有玩家留下脚印很正常。你倒是不要那么大声叫唤,引来了人你负责?”

    红蛟哼一声,“我负责把他们打回来。”

    “你说的啊。”

    执酒与谁左看右看,系统给了他坐标没错,他也记着位置。不过怎么在附近没看见?神秘礼物出现的地方不会太过隐蔽,毕竟那东西两方玩家都可以争抢。就是明摆着想让玩家争斗。

    他抢了先机,可最后还是来晚了?

    “东西呢?”红蛟瞪他。

    执酒也显得焦灼。

    黑色十字看着情况,直白地道:“是被拿走了吧。”

    “系统没通知。”执酒否定他的想法。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红蛟撇嘴,不要浪费他时间啊。

    执酒与谁默了一秒,随后走到系统给的准确坐标点。

    挽扇跟孔雀两人在隐匿巷口不动声色地看着。那地方,是明晃晃的大街。任何玩家走过,必定不会遗漏神秘礼物那样大的福袋模样。

    就在那处,执酒与谁垂眸看着自己的脚,大约过去几秒,男人眉头一扬,蹲下身体在地面开始找寻找什么。

    “他在干什么?”

    孔雀摸着下巴,“神秘礼物出现的方式是不同的。”

    冰冷的触感还能让人接受,执酒与谁扒开一层又一层的雪,终于,在柔软的雪地之中,触摸到了什么。

    突地身前空气凝固,系着圣诞铃铛跟雪花饰品的袜子凌空出现。

    是机关。

    “动手。”孔雀低喝一声。

    两人早已准备许久。

    黑色十字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抬手雪球才扔出,孔雀一把握在住胳膊,直接将人扑倒。

    挽扇跟棒棒糖压在红蛟身上。

    执酒与谁心惊,连忙抱着袜子起身,戒备姿态。棒棒糖起身朝他扑去,男人侧闪,眼见要拉开铃铛掏出礼物。这神秘礼物的铃铛一旦摘下,礼物救会跟玩家绑定。可能是道具,也有可能是奖励品……

    挽扇一把雪球糊在挣扎着想起来的红蛟脸上,随后也起身去帮棒棒糖。红蛟“嗷呜”一声,发觉身上的物体消失,连忙坐起,可是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

    他看不见东西,脸上的雪挡住了视线,束缚了他的双眼。

    原来,挽扇在雪球上涂了胶水。

    “这玩意儿可是我的。”

    躲开挽扇的魔爪,执酒与谁抬高手就拆着铃铛,棒棒糖冲过去一把勒住其脖子,“想得美。”

    执酒与谁不禁犯难,最难办的是礼物无法收入包裹,只能拆除包装后玩家才有权利收入背包。

    两只老虎各攻一面,他要护着袜子还得防着母老虎攻击,他的所谓的战友,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倒下。

    黑色十字没有多做挣扎,就安静地扒在地上任由孔雀坐在自己身上。默了几秒,两人唠嗑起来。

    “你衣服挺好看。”

    孔雀哈哈一笑:“你也这么觉得吧,有品味啊哥们。”

    “不过这种马戏团的风格的衣服,我觉得你应该配点其他行头,光是一件衣服没什么亮点。”

    “比如?”

    “权杖什么的~”

    孔雀:“噢?”认真思索了一番,“什么权杖?王族那样的?”

    “或者说带根皮鞭。”

    皮鞭?孔雀想这有意思。

    两人话题继续深入,短短十多秒,红蛟在旁边就听着他们提及了“皮鞭”,“兽耳”,“仆人”…

    那边执酒与谁又一直在“靠”,“等”,“妹的”。

    红蛟捂着脸,只能靠他来守卫阵营荣耀。就算“失去”双眼,但是他还能战斗,还能挽回一切。

    少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掏出一双手套利落戴在手上,那手套是圣诞节手套,不同是手套是金属质地,且四指紧握,只有拇指屈伸开来。

    红蛟咳嗽一声,“尽情地颤抖吧,卑微的敌人们。”

    “噗噗噗噗”霎时子弹尽出,如机枪扫射,以红蛟为中心,链状扫射而出。红蛟抬高手,双手在头顶旋转,子弹又呈抛物线状往外扫射。

    但是…

    孔雀托着脸,看红蛟狂笑,并说道:“哈哈哈,你们怕了吧。”

    除却孔雀,棒棒糖跟挽扇被那攻击扫了几下,一时放弃跟执酒与谁纠缠,一人冲上去就是一踹。

    “丫的,眼睛都没了还敢张狂。”

    红蛟捂着脸,“执酒快跑啊。”

    然而不用他提醒,执酒一看挽扇跟棒棒糖跑开,自己一脱身就赶紧跑。挽扇回头,“不好。”

    孔雀也是无言。

    从黑色十字身上起来,踏开腿准备去帮忙追人,不料黑色十字抬手一抓,先是拉着其脚踝,再趁其不备用力一拉。孔雀重心不稳霎时直面扑倒在雪地之中,黑色十字反将其压制。掏出雪球轻轻一敲,孔雀四肢结冰,再也无法动弹。

    黑色十字慢悠悠起身,语气平缓。“可不要对敌人松懈噢。就先麻烦你在这里躺一会儿了~不好意思。”

    孔雀望着黑色十字的背影,这男人,该不会之前就是故意在降低他的警戒心理吧?

    大步流星地朝挽扇和棒棒糖身后走了过去,慢吞吞地抬手,一人拍了一下,就此,两人定住。

    孔雀定眼一瞧,黑色十字的手上似乎戴着什么…

    三人在短短数秒内就被控制住,抱着袜子的执酒与谁一脸懵比。

    “咦?”红蛟视线一恢复,就发现场面好像不太对。

    孔雀黑线。

    这就是放松警惕的代价。(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