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
    “先稳住他们。”

    棒棒糖在蓝方阵营之中用了极低的声音说着,挽扇观察着对面蠢蠢欲动的人,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

    他们这边想要拉住人,就得出道具。

    “拖住几秒也好。”孔雀揉着手腕看黑涩城跟罗生门,“你们谁有大范围的道具?”

    黑涩城默默点头却是并未直接拿出。

    孔雀他们知晓后走到北溪身边。“会长,拜托了。”

    北溪没什么反应。

    因为微生墨在对面,她一个手势或者眼神,对方都是深知。微生墨很聪明又极为了解她,想必能够猜出她想表达的意思,所以北溪跟个木头似的,站着不动,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此时蓝方阵营的后面成员突然向那边涌了过去,直接跨过“楚河汉界”,跑动之时手中的雪球不停抛出。

    红方阵营也不会坐以待毙,浮世绘胳膊高举,大喝一声:“咱们冲过去,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噢噢噢~”

    “吼吼吼!”

    群起而攻之。

    一时界线成为混战区域,而某一些人也在伺机而动。

    成员突然冲出去是北溪在阵营频道上发了开打的命令。于是趁着这混乱,孔雀随着棒棒糖与挽扇她们不断后退,隐匿于混乱的人群之中,就在双方视线皆被混乱场面吸引时,跑了出去。

    他们的目标是雪人国王!

    “我们往东边方向搜。”不想孔雀此话刚落,一个雪球从其后呼啸而来。敏锐的直觉让孔雀蓦地一惊,有危险。拉着与自己最近的容易遭殃的棒棒糖往旁边一撤。挽扇侧身看去,执酒与谁,一日就是一天,红蛟,伊芙,永恒不落并肩而立。执酒与谁抛着雪球,笑眯眯看他们,哈哈笑道:“你们作战计划,我早就看清了。可别忘记,我们这边也是有高智商的人。”执酒与谁说着,点了点自己的头,意指他自己,语气得意至极。

    “可别得意得忘形了,执酒。”挽扇挑唇,玩味看他。

    孔雀也是道:“你来之前你应该想清楚,人数不代表什么。”就算红方来的人比他们人多,也说明不了什么。

    永恒不落狂笑:“人数不代表什么。不过我们有的是道具!”说着,直接掏出椭圆形的大炮,棒棒糖扫了一眼,是追踪炮。打出的雪球能自动敌人位置,且除非打中敌人才会消失,不打中就不会停止移动。

    唯一的缺点就是,不是范围道具。

    三人并没有露出惧怕的神情。

    相反孔雀笑得诡异莫测,“有句话说的好,不要高兴的太早。”

    “哈?不落上。”

    伊芙抬起下巴意指让永恒不落动手,三秒过去,拿着道具的男人却是不动,身体僵直。

    “?”其他人疑惑。

    只看永恒不落脚下缓缓浮起冰雾,寒冰正不断吞噬着其身体,脚踝,膝盖,腹部,胸膛…断断数秒,整个人完全冰冻。

    执酒与谁大惊,“后面。”

    几人赶紧回身,很快反应,手中雪球也在回身的一刻“唰唰”扔了过去,他们需得自卫,也需要去反击。然而宁缺和白岚木浅早已准备,手中的寒冰弓弩纷纷伺候。一箭入地,脚下瞬间铺开寒冰之地,几个脚下一滑,便直接扑倒。倒下之后,又想起身,却是徒劳无功。

    执酒与谁起身,滑倒,起身,滑倒…

    “我槽。”

    宁缺收起弓弩,笑道:“执酒,你得明白。有一种计谋叫做暗度陈仓。”

    执酒与谁趴在地上用目光反击他,如果眼中能射出攻击,想必宁缺跟白岚木浅也是早已千疮百孔。

    “执酒你分在对面真是太可惜了。”棒棒糖感慨一声,在红蛟,一日就他们杀人的眼神中,笑嘻嘻道:“不嫌红蛟跟一日拖后腿嘛。伊芙都比他们聪明~”

    伊芙在地上哈哈哈笑着,“糖糖有眼见。”

    红蛟和一日就是一天抬手给人脑袋一巴掌。伊芙“嗷”了一声,看他们,“对女生要温柔,你们想死啊?”

    “哼。”两人回以不屑一哼。

    “我们走。时间不多!”白岚木浅收回弓弩,这道具是制造冰地让玩家不能行动,单存在时间也就四十秒。挽扇他们目标是找国王,把执酒他们杀回去还要浪费更多时间,现在双方大战,必须取得利于他们的先机才行。

    提步就继续往前。

    宁缺跟着跑几步,不过突想到了什么事情,在执酒与谁他们打量的眼神里又转身回来。一日就是一天没形象地趴在地上仰望他,“你干嘛?”眼神微眯,看着宁缺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宁缺笑:“感觉就这样放了,不太好。”

    红蛟眼泪汪汪看他,“宁大哥。”

    “想让我放过你们?”笑得极为灿烂。

    红蛟连连点头,对呀,对啊。

    宁缺看着他们身下冰块将要消失,拿出弓弩在他们目瞪口呆的表情里,到点又补了一枪。

    这弓弩里喊有五根弩箭,用完就不可再进行装载,道具失效。

    随后,宁缺在几人惊恐的眼神下又拿出一颗银白的炸弹。

    “我凑,宁缺你要不要这样!”执酒与谁怨气冲天地看他。

    宁缺将地雷摆在离众人三十厘米远处,沉重的炸弹一落地便陷入雪地,可见其重量与分量。宁缺敲了敲炸弹,然后拉出一根银线,退后,再退后…

    “引爆线我拉十米长。”

    这种炸弹是活动里范围最大也是伤害最高的用于埋伏的炸弹,银线十分细长,可拉出十五米开外。

    也就是老远处就可引爆的杀伤性道具,玩家可以控制线的长度。

    “十米,点火之后到爆炸大概要25秒的时间。”由于冰天雪地,银线材质特殊,所以引爆的速度会相比其他炸弹慢。

    “你说,二十五秒你们能逃掉么?”

    看着目光呆滞的几人,宁缺楼层充满恶意的笑容。

    “祝你们死得能利落一点,走了。”

    宁缺背对他们打了个响指,只看炸弹银线猛地一燃,正以适中的速度不断燃烧,往最终的目标而去。

    宁缺利落离开。

    徒留五个趴在冰块上呆滞的蠢货们。

    宁缺跟上部队,棒棒糖回头一望,男人露出灿烂的笑容,随后嘴唇轻启,发出一个音。“砰~”

    巨大声响回荡在小镇上空,久久不散。

    火光四射,黑烟纷飞。

    孔雀他们纷纷回头,只看宁缺与火光有瞬间融合,那平静地笑容,挽扇看得都渗得发慌。

    如同恶魔。

    “你也是有闲心。”孔雀忍不住笑道。

    宁缺走到他们旁边,语气不冷不热:“留着始终是祸患。”

    “哈~”白岚木浅对宁缺突然有了深刻的认识。

    “这附近怎样?”

    “没有踪迹。我们往另一边搜,这么短时间内,雪人国王大约也就只能移动40码。”

    他们对时间跟距离的计算一向精准。

    “我们绕过去,去他们后面方向。雪人国王绕小镇外围移动的概率还是很大,如果不是他们那边,就是我们据点方向。”

    “我让死回去的人注意点。”

    几个人思路很清晰,在后方处于混战时必须抓紧机会找到国王。

    “它一般伪装成什么?”白岚木浅在飞奔中,向孔雀他们询问。

    “这个不好说,有可能是小镇的任何东西。”

    白岚木浅诧异,“那范围不是太大了?”

    “你们格兰林圣诞节没有这个活动?”

    白岚木浅摇摇头,“其他的倒是有,热门的话就是。”

    “噢,这个,其实性质差不多。”

    棒棒糖回头道了一句,白岚木浅微微扬眉,等她说下文。

    “雪人国王能变成任何东西在小镇里移动,也可以说是在跟玩家玩捉迷藏。找到并不难,只需要细心一点。”

    “比如?”棒棒糖说的太复杂,举个例子他应该能明白。

    “比如一条街道出现两个大型邮箱。”

    挽扇接着话,也道:“或者,原本没有东西的地方突然出现了某个地方。”

    “最决定性的,靠近之后超过五秒,皇冠会出现。”所以用这个方法很好识别。

    白岚木浅觉得跟他们的捉迷藏活动有些类似。

    当下也是明白了。

    “到了,跳过去。”棒棒糖领头,走到隔离街道的高墙下,站上垃圾桶,一跳,一爬,身手利落。蹲在墙头看他们,“先过去等你们。”

    挽扇紧接其后,身手也是不凡…

    白岚木浅问孔雀他们,“你们公会女玩家都这样?”

    孔雀笑:“嗯。是不是觉得很彪悍?”

    “卡兰斯厉害的女性玩家是真的挺多,比男玩家还厉害。”白岚木浅想起某个气场十足的女人。

    “这你对我们说,我们可不觉得开心。对她们说去吧~”孔雀说着,走到墙下一跳,轻松攀上墙头,往前跃下。

    两人其后。

    这是一条很少有玩家发现的小道,活动里少有的可以攀爬的墙。连接的却是不一样的街道。

    “这里是?红方阵营的区域吧…”

    “我们得快点,这个时间执酒他们也该到中央大街,花二十秒就能到我们这边。”棒棒糖看着秒数,蹙眉。中央大街跟他们现在的位置,就隔了两条街。

    “他们就会往这个方向来?”白岚木浅存疑。

    “一定会。”挽扇笃定。

    五人赶紧往前奔跑。

    就在他们离去几秒后,执酒与谁带人赶到。看着雪地里快要消失的脚印,执酒与谁四周张望。“糖糖他们来过这里。”

    永恒不落斜昵他,“你怎么知道?”万一是他们的人呢?

    “留下脚印走后需要七秒左右脚印才会开始消失。我们死回去的时候,一批队伍才走,其他玩家在我们后面。这也过去了十多秒,能留下脚印的肯定不是我的人。”

    “那也不一定是他们吧。”

    “雪人国王每二十秒会移动一次,距离不会太长。现在开局将近一分钟,也就移动了三次左右,如果算上之前等待开局五十秒,就五次。如果是按这种移动,就该在中央大街偏右的方向”

    “那不是我们应该往回搜。”红蛟疑惑。

    永恒不落摇摇头,“还有一种情况,雪人国王每移动三次后会触发一次原地停留,或者返回。位置,差不多该是在前面一点。”

    “我去,那我们赶紧追啊。”

    执酒与谁拉住永恒不落,男人回头瞪他,“让他们找到雪人国王,掌握了移动位置,咱们就只能被打压了。”

    执酒与谁挑眉,“没在这边。”

    “啥?”

    “柠檬触发的时候,位置偏蓝方阵营。”

    伊芙眨眨眼,“你的意思,那会儿雪人国王正在往蓝方据点移动?”

    “可是就能确定,真的不在前面?还是看看吧。”红蛟提议。

    “这样吧,分头行事提高效率。”

    “行。”

    红蛟跟一日就是两人一组追赶过去,而执酒带其他人准备深入蓝方阵营。

    混乱区。

    几十个人混在一起,是很容易分不清敌我,雪球漫天,道具光芒也是不停闪烁。

    北溪刚退到边缘,左侧速度极快的扔来一团雪球,她早已察觉,脚尖一点往后避开,正稳住脚,又是一道雪球。

    北溪抬手扔出雪球,两球相撞,散落在地。

    雪球是可抵消雪球的,只要玩家能打得准确。

    看向微生墨,就算不能使用技能,其速度也是极快。

    北溪握着雪球冲了上去,迎头一拳,擦身而过,微生墨抬手,雪球在手里蓄势待发,北溪突然抬头踮脚凑了上去,微生墨动作一愣,北溪还是第一次主动离他那么近。呼吸隔着金属的面具也能感受其热度,温温的,柔柔的。透过冰冷的面具直接拂过他的脸颊。

    那蔚蓝的瞳孔里逐渐浮上促狭的笑意。

    “啪。”

    雪球打在面具上,毫不犹豫。

    微生墨沉默了几秒,眼眸微微下压。“学坏了。”

    北溪摇摇手指,“我本就一肚墨水不存在学不学坏。”

    “使用美人计太过奸诈了。”微生墨抬手覆上面具,语气中的笑意太过明显。“北北,我刚刚以为你想亲上来。还想着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不太好,正想带你去拐角我们慢慢温存一会儿。”

    北溪:“你想太多了。”

    “现在继续也不打紧的。”

    然而这种气氛下也总有愣头青完全没有注意,拨开人群冲了出来,大喝。

    “擒贼先擒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