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2章
    “跑?”

    执酒与谁冷笑一声提速追了过去,柠檬先生紧跟其后。他们分出了几个人来找永恒不落,其他人还在中央广场附近与神圣天堂的人火拼。原本就是永恒不落提议要打,并且扬言要把他们打翻。如今开局几分钟了,他们却连永恒不落一个影子都没看见,一些永恒之城的成员倒是在前线拉分。

    执酒与谁就知道以永恒不落的性格肯定不会直接上前线,且队伍里还有神圣天堂与兔子部落的人,他必定要在掌握全局的情况下才会出手。

    执酒与谁可不会给他这次摸清的机会,带着柠檬先生几人就绕过那花园的一跳条小路抄远路跑了过来。

    永恒不落看见他们第一反应就是得跑,不过才刚跑了几步脑海里就突然飘过一个念头:他们人比他们多,干什么要跑?这又不能用主武器,玩家的防御,攻击包括装备在这里都毫无用处。

    每个人的血量都是相同的,站在公平的起跑线上此时能够觉出胜负的就是数量跟智商!

    永恒不落郁闷,看见这群人习惯性的就是跑。一拍额头,赶紧朝前面比他跑得还快的众人吼道:“跑什么跑啊,都给老子停下回来,打回去啊!”

    众人顿住,面露着犹豫。

    “不算武器攻击的啊,我们人比他们多怕毛啊!”永恒不落摊手,一脸恍悟并且带着信誓旦旦的眼神,放心,本大爷一定带你们弄死他几个。

    众人重拾信心,握着雪球一脸兴奋。

    “咔。”似有什么对准他的后背。

    永恒不落心中隐隐不安,蓦地转头,迎面一看,对准他的就是冰冷的漆黑枪口。那么一愣的秒数间,“砰砰砰。”

    无数小雪球迎面而来毫不犹豫地砸在他脸上,一个,两个…直至完全淹没其人。永恒不落血量一空,呈死亡状态。

    执酒与谁抬起狂笑几声,“哇哈哈哈。还有谁!”

    那钢铁的雪球枪,应该是打雪人掉落出的来的道具。这才开局多久执酒与谁就爆出了这种小极品,人品会不会太好?

    执酒与谁笑过后,看向呆愣在原地的永恒之城的十多人,露出邪恶笑容。“群龙无首了吧。”

    众人回神倒吸一口气,“跑啊啊啊。”于是此处响起一片惨绝人寰的惨叫声。

    几秒后,蓝联盟当然据点里。

    永恒不落看着被执酒与谁他们三人一一打回来的自家成员,就差没有一口气背过去。磨着牙,走到为首几人面前,一人赏一后脑勺。

    “跑?”

    “给老子有点出息…”

    “有点出息行不行。”

    “啊!去你们的,我一死就跟着死回来,你们特么是在逗我。他们几个人你们几个人呐,怕成这样,怂成这样,还打个毛线啊。”

    其中一人上前,弱弱说道:“老大别生气,习惯,都是习惯惹的祸。”

    永恒不落给他一脚,“改掉。”

    那人委屈回到队伍。

    永恒不落压下火气一扫众人,壮志在其胸。“听着,咱们人数多,只要对方不超过六人我们都是有机会的。现在出去,看见人就给我扔雪球,还有,看见执酒与谁就给我往死里弄。”最后这句,永恒不落几近咬牙切齿。

    “出发!”

    “噢噢噢哦哦~”

    众人大部队涌了出去。

    永恒不落料想执酒与谁他们几人肯定就是在附近的,不过出据点时还没有发现人影,永恒不落却是不敢大意,叮嘱众人小心行事,不要脱单。

    “老大,执酒老大身上有道具的。”

    永恒不落回头瞪他一眼,“闭嘴。”

    那人被吓一跳,赶紧回到队伍,嘀咕着:“老大今天吃火药了啊。难道我说错什么了?”

    旁边人赶紧提醒:“傻啊,平日里喊执酒老大是老大就算了。这会儿可别再加个老大了…”平时两个公会成员关系极好,执酒与谁又混得开,永恒之城的成员看见他都是得乖乖地喊一声老大。这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习惯。

    “那叫什么?”

    “叫名字,叫名字呗。”

    此时硝烟味可是极浓,永恒不落也是真的认真了,那表情可不是像杀一次执酒与谁估计就能消下去的。

    永恒不落打开地图,这活动地图有很多的躲藏地点,执酒与谁的性子肯定不会杀他们一次就收手,必定会在附近埋伏着等待机会。

    永恒不落才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现在眼前有两条比较隐匿的小路,躲在大路很容易就被过往玩家发现。这肯定是最不明智的,执酒与谁绝对不会选择这么危险的做法。

    且身边又有柠檬这个老猥琐司机。

    两人躲避的位置必定是小路里,永恒不落看着障碍物摆设想了一会儿,“十二个人搜左边小路,其他人跟我去右边的。你们搜的时候注意拐角和头顶,都不要分散了知道吧。”

    “知道了。”

    “找到人就发信号,别让人跑了。如果实在拦不住就给使用那玩意儿!”

    “老大,好不容易爆出的啊…”

    永恒不落看他一眼,哼道:“用了再去刷不就得。先把执酒他们三人打回去,咱们想办法拉回积分。”

    “是!”

    众人吼了一声,于是极快分出小队各往左右小巷走了进去。巷子不宽也不狭窄,可以同时容纳两人并排行走,且还有些稍宽的距离,两边大型垃圾桶跟被冻僵的袋子很多,也会有堆起来的积雪,很容易让玩家躲藏。

    且巷子两旁都是居民住处,这些建筑玩家不能深入,但是什么阳台,转角楼梯都是可以上去的,因此永恒不落才会让他们多注意头顶。

    阳台虽宽,也有衣物或者一些摆设品作为遮掩物。玩家顺着垃圾桶,或者管子就能爬上去。

    “我去上面看看,你们几个在附近好好搜搜,任何角落都不要放过。”

    “是。”

    柠檬听着下方的声音,心想这些人难道是知道他们的位置。悄悄从巨大花盆后伸出头往外瞄了一眼,透过铁栏杆,白白的一层雪地里可是有十多个永恒之城的人呐。

    柠檬赶紧缩回头,要是这些人一起扔个雪球,他估计也是要死在这里,必须想办法逃出去。于是看自己旁边,另一个花盆后的执酒与谁。

    “嘘嘘嘘~”柠檬先生发出奇异的微弱声音意图引起执酒与谁的注意。

    执酒与谁瞟他一眼,柠檬抬抬下巴,意为:你上。

    男人甩他一个嗤笑。

    “这里没有。”

    “这里也没有诶。”

    “报告,这上面也没有。”说话之人,跟柠檬先生与执酒与谁两人相距还有两个阳台,花盆很大,庞大的叶子上也有积雪,侧边几乎是看不出有人躲着。

    此时执酒与谁感觉距离自己三米远的隔壁阳台上上了人,那人在阳台的大黑伞后看了一下,又看了看垃圾桶,对下面道:“我这里也没有。”

    “再继续往前搜,还有几个阳台呢。”

    执酒与谁感觉隔壁探来了目光,尽管巨大的叶子能为他遮挡所有,但是心里还是不免紧张,呼吸放缓,看着柠檬先生眼神示意:你不动手,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柠檬先生无辜看他:老子一个人怎么干得了他们十多个?

    执酒与谁甩了甩下巴,用眼神试图说服柠檬先生:你下去吸引火力,我跟咒主断后。他们现在还没有上来,等人一上来被发现,咱们谁都跑不了。

    柠檬先生瞪:那我怎么办?人那么多下去就是死,你们跑了我死了,这不划算。

    执酒与谁差点没被自己憋死,这特么能说到一块去么。

    憋了几秒,压低声音咬牙切齿道:“你特么不动我们在上面是死,下去也是死。脑子进屎了?”

    柠檬小声问:“凭啥不是你去?”

    “我又不是盗贼,我一个弓箭手敏捷再怎么高也没有你快,身体也没你灵活,你特么跟我说这话?”执酒与谁就差没一口水吐过去。

    柠檬先生撇撇嘴,“讨厌,执酒好凶噢~”

    执酒与谁扶额顿感绝望。

    “那让咒主下。”

    “咒主在对面怎么说?”

    柠檬先生哼哼一声:“傻啊,私密他啊。”

    执酒与谁直接把脸埋进双臂里。这有时间私密咒主,特么就是不想下去。

    三秒后,柠檬皱着一张脸。“艹,他不回我。”

    回你个大锤子。

    “去上面看看。”此时声音已经在他们下方。

    执酒与谁猛地抬头,察觉对面咒主也看向他们这边,并且带着绝望的小眼神儿。

    执酒与谁当机立断一把扑了过去,柠檬先生被他吓了一跳,“我凑,你干啥嘛?!”

    下意识起身要往后躲,执酒与谁就瞄准这个点,直接下扑,抬其脚,推其身,带着无数积雪柠檬先生成功飞出阳台。

    “执酒与谁我去尼玛的。”留下一句话,柠檬掉了下去。

    另一边咒主一看,起身对着执酒与谁竖起一个大拇指,好样的,哥们。

    “砰。”

    柠檬先生落地外加砸中几人。

    “发现柠檬叔了。”永恒之城的玩家声音响起。

    柠檬先生爆一句粗口,连忙打滚起身,提着裤衩就跑。

    “靠,快追。”

    “追嘛啊,执酒与谁那龟孙跟咒主还在上面啊,你们快去找啊尼玛的。”柠檬先生一边躲身后十多个雪球,一边泪流满面吼道。

    此时执酒与谁两人跳下,虽然伤了10%的血不过目前还是安全的。

    两人抬手拍掌,咒主毫不吝啬道:“执酒,干得漂亮。”

    “走,回大部队。”

    于是两人果断卖掉队友。在永恒之城玩家回到这里时提速就往巷子另一方向跑,等人回来发现人去阳台空,徒留一堆脚印。

    此时柠檬被人围堵,血量残得只剩1%,将死之际犹为多愁善感。就在下个雪球要扔出时,永恒不落赶到并叫住了众人。

    看柠檬问道:“叔,执酒他们两个呢?”

    只看柠檬先生咬着衣角,泪流满面看着他们。“不落,我要弃暗投明。呜呜呜呜~”

    众人:……

    两人很快回到大部队,发现对方众人退出广场转到码头方向,那里雪人很多,又有雪球翻滚,不利于他们进攻,

    久酒跟微生墨两人又在“冷战”,传说组众人围着北溪,隔绝黑兔,白岚木浅一行人在旁边看着好戏,只觉尤为精彩。

    黑色十字至始至终,注意力都在活动上此时什么八卦都是无法吸引他的。

    于是场面不过就是各做各的,看起来十分悠闲。

    挽扇注意到执酒与谁他们回来了。

    “你们不是去找不落了么。”

    咒主撇嘴:“杀了一次。”

    “就一次?”挽扇挑眉笑道。

    “他身边一堆人呐,我们三个人肯定干不赢。地形又比较狭窄,没法打持久战。”

    “那柠檬呢?”

    执酒与谁摊手颇为遗憾:“光荣牺牲了。”

    挽扇无言。

    想了一下,道:“那他怎么还没死回来。”

    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咋知道。

    筱裳蹙眉,“你们是不是卖了他?”

    执酒与谁瘪嘴没说话,咒主望天吹着口哨。

    看两人这副模样挽扇抽抽嘴角,“不要老是欺负柠檬叔好吧。”

    “尊老爱幼懂不懂啊!”

    “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爱护咱们公会唯一一个独苗啊!”

    筱裳不禁汗颜,“什么独苗啊?”

    “咱公会唯一的老人玩家,当然得好好爱护。”

    “可柠檬也才二十多岁……”

    “二十七也不小了。”执酒与谁哼了一声。“按理说他比我们大,也是他照顾我跟咒主。”

    “狗屁逻辑。”一日就是一天在旁边插话。“你们肯定就觉得他老了好欺负。”

    执酒与谁:……

    “他不配合没办法,要是配合好好合作咱们都能出来。非得骚~”

    众人大概也是能想象柠檬的性子。

    “那她人现在到底在哪儿?”

    “开地图看看。”

    只要是己方阵营的玩家特意搜索的话,地图上还是能显现其位置。

    “我来看。”咒主开了地图,点击显示队友名字。现在大部分人都聚集在广场,直接可以省略这边。

    图中蓝点就是队友。

    很快,咒主找到了柠檬的位置。

    咦?

    揉揉眼睛,再揉揉眼睛…

    没看错啊。

    见咒主一脸吃到屎的表情,挽扇好笑道:“你这什么表情?”

    “柠檬叔现在在码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