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五十六只兔子。

    满数,在这条街道上从未出现过的战绩。五十秒抓捕五十六只兔子,这手速至少是在一秒以内,且感觉两人都还绰绰有余。

    北溪没玩过这种游戏,这类似的游戏机感觉像是用于测手速的,也就是能玩到后面并且能通关的玩家,必定是个牛人。

    微生墨自身手速,看平日里匕首落刀次数就能知道其厉害程度,至于久酒,那快如闪电的射箭速度也是令人称奇。

    “挖槽,两个都是五十六个?”

    “好厉害,第二局满数捕捉小兔子,不愧都是大神玩家啊。”

    “感觉势均力敌诶。”

    下这种定义还太早。

    北溪跟盛城自知,这开头两局对于他们不过才是初级水平。既是初级,就不可能真的让他们之间显出一定差距。

    胜负,应是在后面。

    第三局在玩家们热议之中激烈展开,两人表情没有因游戏机之中飞跃的粉色兔子的速度的加速而改变丝毫,依旧都是带着一副轻描淡写的表情。

    手上右手按键速度快到令人只感眼花缭乱,左手握着操作杆,十分有规律的摇动。那是掌控方向的操作系统,这种游戏,多数是要按右边的红键,前几局一般小兔子都是直线飞过,很少出现方向改变的。

    第三局,71秒。

    数量增加至85只,需要0.8秒左右的反应速度才能在短短71秒内,将这85只兔子全数捕捉。

    还是太慢。

    以他们两个的程度,第三局仍旧无法分出高低。

    七十一秒很快过去。

    看着两人的画面上分别再次出现粉色小兔举着完美字样的牌子,众人唏嘘不已。

    第三局,已经是大众以上的水平,且很多人过了第三局,也不可能完美过关。一般每局都会卡在过关点50只,成绩最好的也是80只。

    这两人是妖孽吧。

    玩家们心想。

    第四局,很快又在周围玩家的期盼神情中开战了。

    这是一个质和量的突变。

    往往很多玩家都无法过掉第四局的高槛,再丰满的羽翼到了这局也能被小兔子们生生折断。

    80秒,需要捕捉115只萌兔兔。

    如果两人能以高绝的分数通掉这关,并且分出胜负,那么就能获得系统的奖励。奖励是自动发往玩家包裹,无需去npc处领取,这也节约了玩家的时间。

    在一切都以玩家为主。

    “这局,高低可见。”兰姐不喜在陌生人前开口,但这次破天荒地冷冷道出了一句,旁边的熊默默点头。

    久酒跟微生墨气场也渐渐发生了改变,北溪侧面看着两人,那眼眸里已经再也没有以往的漫不经心。

    “哒哒哒哒…”

    随着一秒一秒的倒计时,那游戏机之中,画面被各色各样的小兔子占领,分数急剧增加,众人屏息以待,往日喧闹的街道在此刻已经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漫长的八十秒。

    “哒哒哒。”

    最后那两声清脆的按动响动为这长久的寂静划上了破灭的句号。

    随即惊呼响彻。

    神之手速。

    两人在这第四局竟还是分不出高下,那一百一十五只兔子满框数据,画面上粉色兔兔举着牌子不停地高喊着:“!”

    完美通关。

    “我的神啊…”

    惊呼的浪潮已经无法停止。

    这已经不是普通的人能企及的程度,两人能够立于无数玩家之上,也不是没有任何理由的。

    以为这游戏到了后面仅仅只是手速的切磋?不,这游戏机第四局,兔子出现不会再像之前一样有着普通的规律,往后出现数量变多变得频繁,且不再是直线居多,所以考验着玩家的眼力,判断,以及那万年不动的左手操作杆也终起到了作用。

    第四局若想全部抓住,左右双手必须并用且步调必须是达到一致。也就是协调性…

    神一般的两个男人。

    “噢…难怪要玩这游戏机了。”红猪恍然大悟。

    还以为是微生墨真的无聊了,找借口拖着久酒玩儿呢。

    “嘿诶,有点本事嘛。”微生墨波澜不惊地叹了一声。

    旁边久酒冷冷瞥他一眼,“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局必定是我拿下胜利。”

    手指在金属的机盖上敲了敲,微生墨不冷不热道:“有志气挺好。不过你可得小心了~”

    微微弯腰,手指伸展了几下,男人冷清的声音传入耳畔。“我可认真了。”

    久酒不甘示弱,也是弯腰一副认真脸瞅着粉红的画面,冷冷道:“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还给你。”

    两人蓦地一哼。

    倒计时五秒中,!一声令下,画面瞬间缭乱,满屏除了兔子,就是兔子。

    87秒,高达150只的奇米兔,除却要手速,两人的眼力也是很重要的。这种是以数量取胜,而不是分数取胜的游戏,往往更让玩家去注重兔子的数量。一次出现,会有三到四只,在最后一只飞到中间界面后另一批兔子也会接踵而来。也就整个过程没有丝毫停断,两人中途是不能停下休息,所以这游戏时间也不是要花太久的时间,设计的还是很理智,否则以这种极速按键,先不论玩家是否受得了,那键位估计也会受不了吧。

    北溪在旁边看着两人露出一副凝重的神情,心中发笑。没想到,久酒除了万年不变的冰山表情外还会露出其他的表情。

    笑这种事情估计是不会发生在他身上,上次两人比赛的赌注,这人今天都还欠着。虽说后来主动上门履行承诺,不过折腾了半天那脸快抽搐了也没给北溪笑一个…北溪从某种意义上,也是服了这男人。于是那赌注北溪后来也就作罢了!

    八十秒很快就过去。

    北溪当下回神,往那画面上一看,顿时大笑起来。

    盛城也是乐得不可开支,光头少年跟红猪凑着上来,撇撇嘴。

    “要不直接打一场吧,用这个,你们还想分出高下呐。”光头少年给两人背影一个大白眼,虽说这的确很靠手速,可是手速在盛世里能干什么…

    嗯…好像也挺重要。光头少年想了想,但是也不可能,事事皆以手速拼个高下吧,也不怕手指抽筋。

    “咱们换个地好不好啊。”

    两个人看着画面相同的数量和完美字样,冷着一张脸没有回话。

    开打之前,可都彼此抱着战胜对方的想法打的。没想到竟会是平局?!

    久酒想:还不如直接去pk一场。

    于是扭头对微生墨说了一个字:“走。”

    这时,男人掏出一枚金币,用那清冷的声音一字一句道:“还有一个更有难度,敢不敢玩?”

    北溪:……

    盛城:“哈哈哈。”

    身后众人开始起哄。

    久酒盯着微生墨手上的金币看了一会儿,然后抬眸看微生墨,抿唇。“你的挑战我接受了。”

    于是,一个小时之后。

    “我去,这只恐龙血量怎么那么多,我去,怎么要没时间了,猪,快,快!再给我投个币。”光头少年摇动着操作杆,对身旁抱着小猪玩偶的红猪嚷嚷道。

    红猪看了一会儿踩着红色小皮鞋默默走开。

    “喂喂喂!”

    “哎呀…你妹妹的。”

    一开始吵着要走的光头少年结果都在这里玩了一个小时。红猪鼓鼓腮帮子,无聊,真是无聊透顶。

    扫了一眼满街兴奋的各色玩家,视线落在围观群众最多处,久酒跟微生墨是完全较量上了。

    平局多少次了,那模样就像是非得在今天分出个胜负。

    而且最意料之外的是,久酒会跟微生墨玩那么久,且还是这种幼稚又无聊的街机游戏!

    “哼,本小姐不跟你们玩了。”

    红猪跺了跺脚,小洋裙甩出一个弧度,气呼呼地就往城镇门口走去。这要回到不列城,就得坐在门口处的传送阵才行。

    红猪走得急又是埋头,才到门口处迎面就直接撞到了结实的物体,抬头一看还没出声,头顶就传来粗鲁的声音。

    “你眼瞎啊,走路不长眼睛?”

    那人低头,一看撞上自己的是个小矮子,指着红猪朝左右两边的同伴哈哈笑道:“哎哟我去,这长得跟个蚂蚁一样的。”说着,弯下腰俯视红猪,巨大的身体化为阴影将萝莉完全笼罩。

    这大约五米的身高,是巨人族的标志,他们不是卡兰斯的玩家。

    “小蚂蚁,要不要我免费送你回家啊。”为首的男人伸出一根手指头,在红猪面前晃了晃,轻蔑的口气跟眼神倒是把人的素养暴露的一干二净。

    “诶,你别说啊。这卡兰斯的玩家个子普遍都矮啊。”

    “其他国家的人个子也矮好吧。”

    “没差。在我眼里反正都是侏儒~哈哈哈。”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

    红猪看了看,这三人体积太大,几乎挡住了城门。传送入口是在镇门内,而传送出口需得出城镇门坐。三人坐着传送阵而来自然一开始就能堵在镇门口。若是他们不让,红猪也不能出去。

    “你们挡着我了,麻烦你们让开点我要出去。”

    红猪抱着玩偶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哈??”男人以为自己听错,掏掏耳朵,随后对手指头对着红猪一吹,咧着牙齿。“蝼蚁你说啥?老子没听清楚。”

    红猪顿时不开心了,对着三人用力一喊:“我说,你们挡着本小姐了!麻烦你们让开点,本小姐我要出去!”

    “哈哈哈。”男人狂笑起来,往大腿上一拍,“哎哟多大的事情。”说完,身体直起,三人面面相觑却是不怀好意地笑了。

    “过去吧。”

    于是纷纷对着红猪双腿一开,只露胯下。

    他们三人身高差不多是与镇门平齐,本也不是边境小镇,城墙不会太高。

    这样,无异于是在羞辱。

    红猪退后,冷冷道:“一群下流的垃圾货色。”

    三人是看红猪的身高一时起了一些心思,谁让巨人族有着与生俱来的身高压制。他们看人都跟看蝼蚁一样,一不小心也是起了轻蔑的心思。

    不过这要是骂人了他们可就不开心了。

    于是大步一跨,三人在红猪转身离开前将之围住。

    “小丫头,逗你玩儿呢,那么认真做什么?”

    “长那么小,我一根手指头就能弄死你,信不信?给老子和我哥们道歉。”

    “有诚意的话,估计就原谅你了。”其中一人蹲着,两个粗大的手指头摩挲着,那意味,再明显不过。

    钱的确能解决一钱,不过…这可是游戏。自然是以技术说话!

    “我没钱。”

    红猪想着,这三人是看着她个子矮又是女孩子,觉得她好欺负。一般这种身高出去,肯定能造成很大的威慑力。

    可是游戏里,身高可不是什么有用的数据。

    “你们三个巨人族的玩家,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红猪仰头看着他们,语气冷冷。

    “啊。老子眼不瞎认得城门上的字。赶紧得给我们道歉,你骂我们的事,撞我兄弟的事也就当没发生。”

    “咋啦,难道这是你家开的?”

    “诶诶,她可是撞伤我了。不赔个十几万,可不行啊。”

    看红猪一身贵族洋裙,那人起了敲诈的心思。

    “噢,说的也是。喂,赶紧得赔钱,哥儿几个还等着去玩呢。”

    红猪也是头次遇见敢这样跟她说话的玩家,平日里大多是跟久酒他们一起,路人一见,都是主动让开的,话也不敢说。

    红猪只道:“这里是卡兰斯。”

    “卡兰斯怎么了?你撞人有理了?骂人有理了?”

    “那也是你们不对在先!”

    “**个什么玩意儿啊***老子让你赔钱就赔钱。撞到我兄弟了还骂我们几个,你以为随随便便道个歉就完事?”

    “她还没道歉呢。”旁边穿着绿色衣服的玩家提醒。

    “噢…那就先道歉,再赔钱。”

    红猪气闷。她又没错凭什么要道歉,于是眉头一竖,“我要跟你们pk!”

    三人一听,顿时大笑起来。

    明显的嘲笑之意让红猪更加气愤,她很少pk,在卡兰斯也没有打出名气,但不代表她就是一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你们很吵啊~”

    三人笑着看向说话处。

    说话之人与红裙少女有着如出一辙的身高,气质相近,那黑发高高束在脑后,一双蔚蓝的瞳孔正紧紧注视他们,冰冷带着威慑。一时间那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喉咙一紧,竟觉得干涩。

    “看来我应该给你们一个忠告。知道在卡兰斯最不能惹的玩家是什么?”少女勾唇,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手中把玩着枪械。

    “答案~自然机械师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