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为了避免再出现昨天的情况,他们可是提前五分钟赶到这里了。本以为是他们等待久酒几人,不想这几人却早已在这里呆着了。

    北溪大致也能明白,昨天久酒怎么跟他们闹脾气了。看来还是需守时。

    “你们等了多久?”北溪问盛城。

    男人爽朗一笑:“也就五分钟左右。”

    什么叫也就五分钟左右?明明说好了11点50分在见面,结果这帮人来得比他们俩还早…

    看向久酒,银发男人察觉她的视线,抬眸冷冷给了她一眼,随后扭头看向别处不说话。

    北溪摸摸鼻子,噢,还在惦记着昨天的事情是吧。谁知道他会比平常还提前那么久等人,晚了一分钟不至于记到今天…

    微生墨走上前用那清冷的声音打破僵局。“今天若是我赢了你可得遵守承诺。”

    久酒一言不发,转身迈开脚步往人群聚集的方向走去。微生墨脚尖一点,立即追了上去,并与之并肩。

    看着两人的背影,几人莫名觉得有几分相似。他们两个是早已约好要做什么吧?在几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

    这种架势可不是准备pk,若说要pk,肯定是约野外,没什么人经过的地方。这样开什么模式都方便,且有些事情也没必要外传。

    这个地方北溪也就听伊芙他们几人提起过一次,这个小镇又称“娱乐小镇”,真正意义上的,玩耍之地。这个城镇没有发布任务的npc,也不会存在任何作为摆设的npc,这是玩家的小镇,只属于玩家们的玩乐之地。

    街道上没有花花草草,有的只有无数的各种各样的游戏机器,他们自门口进入,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街道,除了数不清的游戏机,就是可大赌博场所和娱乐场所。

    这里,也称。

    久酒的长相与其大名,凡卡兰斯玩家者必定知晓。北溪他们还在原地看着,久酒跟微生墨已经快步走到一台游戏机器边,此时满街的机器可是都有玩家在,没有一台空机器。

    而两人也像是说好了一样,纷纷停至在粉色的游戏机前。

    那几个玩家本来还亢奋的在谈论怎么玩,结果突感身后站了玩家,且脊梁一阵凉意,莫名颤了颤。

    虽说现在游戏里也已经入了冬,可是中央区域有着巨大的,凡进入城镇的玩家,在这寒冷季节应是能感觉到异于其他城市的温暖才是。

    这寒意…

    几人猛地回头,心想:妈的看不到这里有人吗?而且是带着冰块还是什么鬼,故意来找场子?

    “喂…”一转头,就那么一瞧见身后人的面孔,为首玩家的语气瞬间弱了下去。三人咽了咽口水,一时语塞。

    银发是一种标志。

    这游戏里银色头发的玩家不少,可就唯独一个男人,提起银色,玩家们首先想到的人,必定是他。

    久酒…

    “非要用这个决胜?”久酒冷冷的语调不变,只是那视线往旁边移了一点。

    此时另一边同样传来清冷的声音,一模一样的干净的声线,与久酒如出一辙的好听。“pk太无聊。”

    三人那么一瞅,对上那漆黑的瞳孔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不清楚微生墨的长相,可是清楚一点,卡兰斯佩戴着的面罩上有金色皇家徽章的盗贼,只有一个。

    传说组组长,那个神出鬼没的大神。

    微生墨!

    久酒默了一下,“加个条件。”

    “说。”

    “输了跟我pk五次。”

    微生墨挑眉直接拒绝。“没空。”他一天哪有那么天闲空跟久酒pk,有这点时间还不如跟北北下副本。

    “那就不玩了。”久酒眼睛一扫,扭头冷哼一声走人。

    三人一看走了一位,松了口气。

    北溪跟盛城他们走过来,盛城拦下久酒,笑道:“不玩了?”

    微生墨侧身看北溪,委屈说道:“这大冰块条件有点多。”

    三人一看,瞬间脚软,身体赶紧挪到一边。

    久酒不满回头语气冷到极致。“别以为你赢我一次就不得了了。”

    微生墨摊手,轻笑道:“那有本事你赢回来了。”说着,手往已经空无一人的游戏机器操作上压住,“就这个。”

    北溪看他无奈一笑,这男人明明是玩心大起了。

    久酒蹙眉,“幼稚。”作势准备走人,盛城连忙拦住,笑道:“不是挺有趣的?你整天动不动就是pk,不累啊?偶尔放松一下也行。而且你也是答应了不是。”

    光头少年也在旁边附和道:“对呀,对呀。我都还没有玩过这游戏呐,是新出的?”说着,凑了上去。

    微生墨脚一抬,拦住他扑过来的身体,隔开了游戏机,他,跟光头少年的距离。光头少年猛地停下,看了看下面对准自己腹部的脚,再看看已经双手抱臂一副悠闲姿态靠在机器上的男人。

    “你干什么?”

    “这是我的东西,只有我能碰。”

    哈?

    “上面没写你微生墨的大名好吧。而且明明是盛世的东西,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

    他微微抬颚,看久酒。“麻利一点,我们也没时间一直等你纠结。”

    久酒甩他一个背影,不理睬。

    北溪走过去,微生墨让出位置以便她能更好的玩。光头少年一看,指着北溪:“喂喂喂,不公平。”

    微生墨凉凉道:“闭嘴臭和尚。”

    臭…和和尚!

    “你丫的,别以为你是微生墨我就不敢动手弄你了。我就是没弄发型而已,光头咋啦,光头惹着你了不是?”光头少年气得憋红了脸,手往那光滑的头上摸了摸,要不是盛城拉着估计还真冲上来打人了。

    这人嗓子一吼,把四周玩家的注意力也给吸引了过来。纷纷一看,顿时喧闹的街道也清寂下来。

    犹觉得自己搞出了什么事情的光头少年蓦地停下吼声,才发现自己那么一吼,整个街道都给肃清了。

    北溪停下摆弄游戏操作杆的行为,看光头少年,再看扶额无奈的盛城,还有看戏的红猪几人。久酒此时也缓缓转过身,看她跟微生墨。

    本来出门也就没戴斗篷,这城镇里玩家注意力都是在玩乐上,一般不会去注意周围其他事物。要说一个吼声肯定不足以让他们看过来,就是那字眼…为什么要带上微生墨三个字。

    现在整个街的人目光都往这边看了。

    “蠢爆了。”红猪不客气地骂道。

    光头少年黑线。他当时进游戏选错了角色,最讨厌人家说他和尚,一听这两个字,直接就得炸的。

    谁知道微生墨会这样说他。

    “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吧。”于是尴尬提议道。

    微生墨断然拒绝,“不要。”

    光头少年:……

    “喂,冰块。”对着久酒喊了一声,“到底来不来?”

    “答应条件就来。”

    北溪抬头看他侧脸,“什么条件?”

    “跟他pk。”

    噢,以微生墨的性格肯定觉得麻烦。久酒这个pk狂,从以前开始性格就没什么改变嘛,现在玩个游戏,赌注竟又是跟pk联系上了。

    “该不会,是不会玩这种游戏吧。”

    北溪笑眯眯地看他。

    久酒心想:这么简单直接的激将法,以为他看不出么。

    “答应了就打。”

    北溪挑眉看微生墨。“为什么不答应?反正你也不会输。”

    盛城听着,这才是不动声地激了这个男人。而久酒…

    也是这样很容易的被激起的脾气的蠢货~

    “来就来。”于是果然推开光头少年,冷着一张脸看北溪,“让开。”

    北溪眨眨眼,笑道:“要不再加个条件。你输了,去给我徒弟做陪练如何?”

    北溪的徒弟?

    他们一次都没有见过呢,传言中北溪的徒弟。叫啥来着?

    “那大哥输一次吧。”光头少年嘿嘿笑道。他对北溪的徒弟很好奇呐,再说久酒去教人什么的,哦,明明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久酒立即给他一记冷箭,再说话就冰冻你!

    光头少年嘿嘿退后。

    “可以。”爽快答应,认真看微生墨。“你输了,就跟我打十次。”

    微生墨无奈耸肩。

    于是北溪让开,给久酒腾出位置。

    这种游戏机跟现实里的没什么区别,需要投掷银币才能启动。盛世做到的,是为玩家提供任何可以消磨时间,不会让玩家觉得无聊无趣的游戏环境。所以,这个游戏里,从不缺新奇。

    两人选择的是,是捕捉的游戏机。北溪刚刚看了一下游戏规则,这种游戏分了单人跟双人对战,双人对战的话,就是比数量。

    在规定时间内,谁抓捕的最多,谁就获胜。

    这是一场单看手速的比赛。

    去除了装备,技能,职业等等各种因素。手速这种东西,两人都不缺,也不会比对方差多少。

    其实,就是一场公平的比赛。

    “手速和眼力啊。”盛城摸着下巴嘀咕道:“这把要是久酒输了,估计得闹脾气一个月了。”

    北溪在旁边听着,突然想笑。

    单以手速跟眼力那么简单的因素决定胜负,如果久酒再输给微生墨一次,肯定是得郁闷很久。

    “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微生墨说着掏出两枚银币,久酒一看,冷冷道:“我自己有。”

    于是自己果断掏出一枚银币抢先微生墨一步投进游戏机。一手握杆,一手按键,就等游戏提示开始的一刻。

    叮,请再投掷一枚银币。

    久酒身体一僵。

    “噗~”光头少年在旁边捂嘴偷笑。

    微生墨淡淡道:“这游戏机要两枚银币。”所以一开始,微生墨掏的钱都是付他自己的。

    久酒冷冷盯着他,“我知道。”

    只是看着他那逐渐泛红的耳根子,北溪觉得这话说服力太低。

    久酒再掏一枚银币投进机器,微生墨也开始漫不经心地投币。

    四周玩家虽然好奇不已,可是也不敢上前,只能远远围观。

    我去!

    久酒,微生墨,北溪,盛城…

    这阵容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在大众视野里。北溪可从来没有跟久酒一起出现过,只是看他们那样,气氛似乎有一丝紧张?

    随后又看微生墨跟久酒站到了一台机器前,两人纷纷投币。这情况,看似要玩游戏机…

    “那是捕捉的游戏机。”

    “好像是…”

    “那个好像没有双人跟系统对战的吧?”

    “嗯,没有。”

    也就是,微生墨跟久酒打游戏机比赛?

    惊觉两人在搞比赛,玩家们顿时更加好奇,于是也不顾北溪几人,纷纷凑了过来。距离虽拉近了,但也跟北溪保持着两米以上的距离。他们可是不敢离太近要是北溪一个不爽,估计就得玩完。

    比赛很快就开始。

    “第一局时间多少?”

    “三十秒。”

    这个游戏机一共有五局,第一局速度是最慢的,短短的三十秒会飞过去30只兔子,也就是正常人而言,三十秒可以抓到20只,比较厉害的就是25只。

    就不知道两人能抓到多少只啊…

    只看游戏一声令下,微生墨跟久酒放在按键上的手便动了起来,“哒哒哒”,快到无影。

    操作杆是方向,按键是捕捉指令。

    三十秒很快就过去,两人一停,那游戏机里浮现一只粉粉的兔子举着写了字样牌子的画面。

    “噢噢~”四周响起惊奇的声音。

    完美,也就意味着两人都是抓到了满数,三十只!

    这可是很少有玩家手速能到达的程度啊,而且两人都抓到满满的三十只兔子。

    “不愧是大神啊。”

    “啧啧,这手速我服。”

    五秒后,第二局宣布开始。

    “哒哒哒。”

    整个街道唯听见两人按动红键的声音,众人一会儿看他们手,一会儿又得看分数,犹感两人赛况激烈。

    第二局是五十秒,速度中等,兔子数量有56个。

    这样一算,一般人也不可能一秒一个,毕竟第一局是慢速,一秒一个也是很正常。但从第二局开始,这游戏的速度,时间和飞过的兔子数量也会逐渐增多。

    越到后面难度越高,且每一局对玩家也有数量要求。如果达不到,那么就会失败。

    这个游戏,目前为止可是没有人完全通关的。

    五十秒过后,两人停手直起身体。

    众人伸长脖子迫不及待去看。

    霎时,街道回响着一片倒吸凉气之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