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3章 前夜
    百强晋选赛的第一天在夕阳西落之时终于拉下了帷幕,机械时代的两名成员浮世绘与罗生门的比赛,也都是圆满获胜。

    明日,也即将迎来其他人的比赛,虽说才是百强但也是从亿万玩家之中经过层层选拔而出的高手,他们传说组可不能掉以轻心。

    就这样平安无事一夜过去,怀着期待的心情,众人迎来新的黎明。

    第二天早晨12月24号。

    北溪上线后,发现公会里随处都装饰着圣诞饰品,广场上一颗巨大的圣诞树直冲云霄,而红蛟带着十多个盗贼团的人正在树上一蹦一跳的,手中皆拎着不少东西。

    “红蛟,挂过去一点,过去。对,就是那儿,把雪球挂上。”

    “凌波啊,你手上的圣诞老人呢?”伊芙垫着脚尖,大喊出声。她记得有购买一个圣诞老人玩偶挂件的,一开始明明是凌波拿着。

    “阿夜那里啊。”

    圣诞树是真的庞大,一堆人站在树上从他们下方这个角度看着,跟黑点一样,十分渺小。

    北溪走到挽扇旁边,“我怎么没听你说要弄圣诞树。”

    挽扇拿着数据单,扫了一眼单子又抬头望上面看看,清点着挂饰。耳畔响起北溪的声音,挽扇心想这妞今天上得挺晚。

    没有抬头,不过也不会无视北溪。“昨天没想法…”毕竟她也忘了快到圣诞节。“今早上线的时候伊芙他们几个吵着要弄圣诞树,说什么过节得有气氛~所以…”

    所以就出钱买了是吧←_←

    北溪倒是没什么想法,抬头看了看眼前快顶上云霄的巨大树子,莫名好奇是怎么弄起来的。还有商城真的买这么大体积的圣诞树?

    北溪以前,还从来没有在公会过什么圣诞节。神圣天堂公会不屑弄这些,往日里这种节日肯定是要去活动的,毕竟活动很多,经验也有加成。

    “雪花,还有三个雪花装饰呢?!”挽扇发现少了点装饰,数下来数量不对。

    红蛟撑着树干往下面这里吼:“哈?你说啥?”

    “雪花挂件!”伊芙吼回去。

    红蛟掏掏耳朵,“我这里没有东西了。”

    “我这里也没了啊。”

    十多人的声音陆续响起。他们从早忙碌到现在,好不容易把所有挂件弄好了,现在差不多也虚脱了。

    “扇子,是不是数错了?”棒棒糖凑过来,扫了一眼数据单,开口询问

    “应该没有啊。”挽扇挑眉,指着圣诞树一面的空缺,“你们看那地方还没挂东西呢。”

    “三雪花,两个金球,还有个礼盒,还有…”

    说数错,挽扇那么仔细再一看,发现已经不是少雪花装饰那么简单了,嗯,最重要的挂灯都还没上。

    “挂灯在谁身上?”

    挽扇合上文件夹眯眼沉声询问。

    众人你望我我看你,然后看上面十多个盗贼,这种赚不到钱的装饰性道具有什么吸引人的,而且机械时代里发生这种事情,不可能吧。

    红蛟跳到圣诞树旁边的楼梯上,随后沿着楼梯下了几步,然后轻松跳下稳稳落地。

    “不是只差雪花挂饰嘛。”

    “鬼知道怎么回事。”

    筱裳道:“你是不是买少了啊?”可能是要买的数量太多,也许会买漏一些。而且这种道具,丢了就丢了吧,几个铜币的东西而已。

    “没有啊…”挽扇揉眉,她怎么可能出这种差错。

    众人默,公会玩家一个月能领几百金币,谁会缺钱顺走这玩意儿。

    “让人重新去买吧。”北溪开口打破僵局。

    这种事情也有可能是挽扇出了差错。

    “我和糖糖去买吧。”筱裳说道。

    棒棒糖点点头,两人正准备离开,这时聚集成群的公会成员们纷纷让开。只看柠檬先生抓着肚子,一脸迷糊地打着哈欠,银白的挂灯脖子上缠了两圈,胸前缠了好几圈,挂灯很长一截托在地上,顺道还缠了一堆饰品。

    他头上戴着金色五芒星,悠闲地走到挽扇他们跟前,嘟囔道:“你们干什么呢?动静那么大,吵得人睡不着。”

    众人黑线看着他。

    柠檬先生:?

    一脸疑惑地看众人,打个哈欠,“你们那什么眼神,感觉像在看****一样。”说着,掏掏鼻孔,漫不经心道:“我错过了什么?”

    “你还不如直接下线睡觉,而且明明天气都开始冷了,你在屋顶都睡得着?”伊芙给他几个大白眼。

    “游戏里睡觉还有经验呐。”柠檬撇撇嘴,“触感一关,这游戏一年四季一个感觉。”

    “无趣的老男人。”

    “喂喂喂,你个臭丫头怎么说话呢。尊敬长辈懂不懂,老字可以去掉。改成帅,好一听点。”

    阿笑跳下楼梯,他在上面呆了好久,也不知道众人在下面嘀嘀咕咕说些什么。

    “师傅。”看见北溪先乖乖喊人,然后扑到柠檬身上一把抱住,“大叔,把五芒星给我,这是属于年轻人的东西。”

    柠檬先生低头看阿笑,什么鬼?

    伸手按住阿笑脑袋,想将其推开。“小鬼大白天说什么胡话呐。一边去,你想勒死老子啊。”

    用力,再用力…

    ←_←妹的,这小鬼力气怎么那么大。

    阿笑使出了喝奶的劲紧紧抱着柠檬,仰头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叔,给我五芒星。”

    “你在说什么?”

    柠檬顿感莫名其妙。

    “谁给他缠了一身?”挽扇凉凉问道。看柠檬一脸懵逼,估计也不可能是他自己缠上去的。也就是谁拿了这堆东西,可是自己又不想上去挂,于是缠到了柠檬身上,自己溜了。

    “这些东西一开始谁拿的?”

    红蛟摊开手,嘿嘿道:“不是我噢。”他从一开始就呆在树上,作案的肯定不是他。

    “不是我。”冷兔忘穿秋裤面无表情地看柠檬,他一向没这个闲心。

    柠檬看所有人视线都在自己身上,摸摸下巴,咦,自己胸前怎么绑了绳子?咦,怎么绳子上还有银色的灯泡?

    一时清醒过来。

    低头手指一挑,问:“这啥玩意儿?”

    “灯。”挽扇言简意赅地说道。看红蛟与冷兔他们,抬起下颚意指柠檬先生,“把他扒了,挂上去。”

    柠檬先生第一反应:啥?

    红蛟跟冷兔带人摩拳擦掌,不怀好意地簇拥过来。

    柠檬先生第二反应:事情不妙,得跑。←_←

    于是拔腿就想跑。

    不料阿笑抱得太紧,柠檬顿了一下,推搡着阿笑,结果发现跟黏在自己身上了一样,根本推不掉。

    情急之下,扯住阿笑领子猛地一提,柠檬带人飞奔而去。

    “我去。追!”

    柠檬作为传说组里的格斗盗贼,速度虽然舍了一点,可依旧很快,众人想抓,还得靠人海的战术。红蛟他们速度也不慢,可柠檬太过狡猾,眼见几人扑过来,回身一推公会几个成员,“小的们,帮我们拦住这帮恶徒。”

    那几人踉跄几步,稳住身体就听身后柠檬的声音响起,顿时黑线。

    红蛟瞪,“你们跟他是一伙儿的?”

    “不是啊。”

    “无辜啊。”

    红蛟:“←_←那跟我们一起弄了他。”

    “好。”

    于是场面迅速混乱。

    “喂,你们过去点闹。”

    “推老子,是不是活腻了啊。”

    “靠,谁踩着我了。吃我红蛟大魔王一招,呀~呀呀呀。”

    “你们这群孽畜,把菊花乖乖交出来吧。哇哈哈哈哈~”

    随着一道比一道大的吼声,突地“轰隆”巨响,尘土飞扬,无数饰品洒落,挽扇被一颗飞来的金球“砰”地砸在额头,头往后一仰,随后捂着深吸了一口气。

    “都…给!我!停!下!”

    吼声响彻整个公会地界。

    “哇哦,还没有到圣诞节就这么热闹了啊。哈哈哈~哎哟,树都倒了。”

    幸灾乐祸的笑声从后面传来,挽扇猛地回头,一日就是一天收到那杀人的眼神,笑容迅速一收。

    执酒与谁还在“哈哈”笑着,一日就是一天抬手捅了捅他。

    没反应,继续抱着肚子仰天哈哈大笑。挽扇那眼神已经从杀人到了看他们像看一具死尸一样。

    一日就是一天抿唇,抬手往人脸上一拳。

    执酒与谁“嗷”了一声,倒。

    北溪摇摇头,就知道结果会成这样了。打开好友消息,久酒这货还真是屏蔽了她啊,消息都发不出去…

    昨天就是迟到了一分钟来着,结果翻脸就走,现在为止都联系不上。

    “你们,给我去把树弄起来。”

    北溪回神,看挽扇怒气冲冲地一手拎着一个人霸气扔出,滚落树前。

    “把树弄起来,重新挂上饰品。今天弄不好,你们就别想开开心心出公会了。”

    圆舞曲揉着头发正巧路过,看见此时情形,摇摇头走开。一帮家伙,天天都是很有精神啊。

    把树弄倒了,挽扇也发火骂人了,众人不敢再玩,柠檬也乖乖停下,摸着鼻子凝望倒下的巨树跟众人,噢,好像发生了一件惨案。

    正想着,突觉肩膀一重,猛地抬头,就看阿笑已经挂在他的上身,脚踏在肩膀手撑在头顶…然后,将什么拔了下来。

    “嘿嘿,拿到了。”

    柠檬先生:……

    整个过程,唯独这小子怎么甩都甩不开。

    “阿笑。”

    阿笑在他头上“啊”了一声,两手一撑,站在他肩膀上俯视他,笑嘻嘻道:“干嘛呀,叔叔。”

    “下来。”

    “噢?”没动作。

    柠檬先生木着一张脸,“你下来。”没等阿笑动作,柠檬手一抬,随便抓了个位置把人用力扯下,顿感轻松。

    阿笑滚了几圈,随后立即跳了起来,拿着五芒星在柠檬面前晃了晃。“大叔,谢谢你的星星。”

    柠檬眯眼,问:“那是最后要放到圣诞树顶端的东西是吧。”

    “你猜。”

    闻言,柠檬汗颜。

    猜你毛线。

    “那是我头上长出来的玩意儿,臭小子还给我。”

    阿笑愣了一下抱着东西连忙跑开,柠檬正欲追,只看阿笑一溜烟就跑到北溪所在处,然后直接躲到其身后了。

    “师傅,有个猥琐大叔要抢我的东西。”

    北溪侧头看他对柠檬做了个鬼脸,抬手往他头上就是一拳,阿笑吃痛。

    北溪瞥他一眼,意为:安分一点。

    阿笑抱着五芒星瘪着嘴巴,不敢说话了。

    “今天公会的人都没比赛吧?”

    挽扇想了想,“下午有一场,孔雀跟格兰林的。”

    北溪调开消息,久酒终于给了回信…

    回头看阿笑一眼,“不要忘记训练了。你距离我订的目标还有距离。”

    阿笑立马挺直了身体,“师傅,知道了。”

    “我跟阿墨去找久酒,你们要弄就好好弄,别破坏了。下午记得提醒我们看比赛。”

    久酒?

    挽扇笑笑,“是那件事情吧?”

    哪件呢?

    自然是入机械时代这件事情。

    “走了。迟到的话,他又要耍脾气了。”

    在国赛开始之前微生墨找过久酒,两人定下了“三局两胜”的pk约定。前段时间私下pk了一场,微生墨当先取得一局胜利,后来因国赛之事,剩下的胜负对决被耽搁。

    如今第二阶段很快就会打过,再来便是十六强争夺赛,八强争夺,四强决赛,冠亚之争。这么一细数下来,时间也就这一两个月,再这之后便是全服公会大赛。

    久酒的实力毋庸置疑,所以北溪就想趁着在公会赛未开始前,将人拉人机械时代,无论以什么代价。

    机械时代,也该注入新的力量了。

    北溪很快跟微生墨回合。

    “你还差多少经验?”

    北溪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武器依旧没有更换,也就是等级还不够。前几日还跟她说差了五百万,怎么今天武器还是原来的那一把。

    “今天用不着。”男人语气格外淡然。

    北溪脚步一停盯着他看了半会儿,“为什么?”

    微生墨眼角一挑,眼中带着浓烈地笑意,道:“到了就知道了。”

    提步往传送阵处走去。

    北溪是一头雾水外加不可置信,这个男人跟她卖起了关子。

    无奈默默跟上。

    等两人赶在约定时间内抵达目的地时,久酒跟盛城几人也早已等待许久。

    看着两人缓缓走来,盛城哈哈一笑:“你们两个人,很慢呐。”

    北溪想:明明是你们来得太早。(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