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贝索的惨叫依旧没有停止。

    “好凄惨…”红蛟还从来没有听过如此凄厉的惨叫声,他还不知道魔王到底长什么模样,路上来时听伊芙提起一二,她说:没有办法形容,亲眼看到就能知晓。

    如今听到贝索的叫喊,红蛟不禁想:魔王会不会长得极为凶狠。估计这会儿还对贝索进行着毫无人性的拷打。心中又不禁提贝索默哀了一把…

    只是为何要在魔王的寝宫进行这项活动?

    持着疑惑,与一行人踏入了魔王的寝宫。多亏了贝索不停的嘶吼,为他们的行动打了掩护。

    魔王似乎还没有察觉,公主被救,而他们此时一堆人正在逼近它。

    入了寝宫,才不过是个大厅,由于房间四周都拉上了帘子,光线显得昏暗。头顶上的水晶吊灯的形状几乎都是骷髅,嘴巴含着明亮的烛火,时而发出粉红的光芒,时而转为魅惑的紫红。

    红色的沙发就在吊灯之下,台灯,人体模型,还有无数飘散的花瓣…红色充斥着每一个角落,犹如鲜血炼狱。

    这种颜色,一定能让犹咔拉恩兴奋起来吧。魔王的野性,红色即是对鲜血的渴望。

    贝索的声音不断从左侧的房中传来,众人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任何敌人,随即掏出武器,挽扇打着手势,众人小心翼翼接近。

    门半掩着,红蛟凑在门边,脚尖轻轻碰触玻璃门,随后使力将之轻缓推开,不急不慢,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缝隙变大,房间里面的情形也是一览无遗,一行人也纷纷拉近距离,视线从缝隙里探进。

    “啊啊啊~雅蠛蝶啊,救命啊,啊~”

    众人:……

    红蛟震惊。

    “他明明很享受…”

    孔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一幕真是不堪入目。

    贝索被吊着悬在半空,上身半裸,下身也就剩一条花哨的粉红裤裤,魔王拿着鞭子在他跟前不停转悠,嘴上不停,手里动作也从未停下。

    被捆绑的男人,脸上没有任何的憎恨与怒意。痛苦夹着欢愉…偶尔沉迷~

    宁缺靠在门边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原来这就是**啊。”

    “我们还是走吧。”

    贝索根本就是在享受啊…

    伊芙捂脸。

    “赶紧结束吧。”身后黑涩城淡漠的声音响起。

    是了,活动最后的boss就在眼前,他们在这活动上浪费了不少的时间,是该早点结束。

    于是众人破门而入。

    本是在兴头上,门突然被踢开,接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直接围住了他们,这节奏,让魔王跟贝索都吓了一跳。

    “贝索…大,我们来救你了。”红蛟艰难开口。

    贝索一看,感动得无以复加。“你们果然来救我了~”随后一想,脸色骤变。“之前怎么不帮我阻止犹咔拉恩,让它带走我。如果你们早点行动,我也不用受这等侮辱!”

    众人:你不是挺享受的嘛。

    “我想您的牺牲还是值得的,如今我们已经找到公主。”

    贝索一听,大喜。“公主在哪儿?”

    “放心好了,公主现在绝对安全。只是公主被魔王诅咒,需要杀了魔王才能解除咒语。一想到您还在它的手上,我们立马就赶过来了。”

    此时被众人无视的魔王,手一抬,手中的鞭子直往说话的红蛟方向一抽,红蛟轻松一跳避开,旁边众人也赶紧散开以免殃及到自己。

    “原来如此,这一切都是你们的计谋。”犹咔拉恩已经意识到了,贝索被抓只是假象,而这些跟着曼维特一起的人类都是贝索的同党。

    曼维特那家伙,竟背叛了他,亏得还给了无数好处。真是个忘恩负义的畜生!

    “我要杀了你们。想救那丑八怪,没门!也不会让你们轻易救走贝索。”犹咔拉恩一扫众人,语气森然。“让我看看你们的能耐吧。”

    道克里还在外面等待,突然听到“砰”地一声巨响。心想战斗已经开始,随即不由拍了拍头,低声道:“遭了,忘记告诉他们魔王大人的弱点是哪儿了。”

    正说着,只听“哎呀”一声,一道身影飞了出来,直接躺地。

    曼维特跟道克里低头一看。

    执酒与谁咧牙爬起来,他不就是躲避的速度慢一点,结果犹咔拉恩鞭子大招就把他直接抽出来了。

    幸好关闭着触感…

    “执酒,你干什么?还不快进来,想偷懒不是!”里面传来一日就是一天的催促声。

    望天,他其实的确很想偷懒,一日就是一天还真是了解他啊…

    “勇士等等。”

    正欲再次冲进去,不料道克里叫住了他。执酒与谁扭头看他,没什么表情:“做什么?”

    道克里凑了过去,执酒与谁眼瞳一缩,伸手隔离两人,拉开距离。“那啥,我不好这口。”

    道克里黑线看他,“你放心,我只对魔王大人感兴趣。在我眼里,魔王大人才是最美的。”他说着,捂着心脏害羞状。“啊~魔王大人。”

    执酒与谁讷讷道:“没事我就进去了。”

    他一刻都不想再继续呆了,这群npc审美有问题啊。

    “等。我有件事情必须给你们说,是关于魔王大人的弱点…”说到这里,道克里抬头发现眼前的勇者正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他。

    “你这是什么眼神。”

    执酒与谁扭头不再看他,捂着额头。这道克里,绝对是这活动最有用处也是最可怕的npc啊…

    “不,你说吧。知道弱点以后,我们才能速战速决。”执酒与谁十分期待。

    要知道,不是所有的boss都有什么可令伤害增倍的弱点。像这种活动boss,大概也只能正常“推倒”。

    不想,道克里的爱竟会是这个活动的关键啊。看来他们始终是走对了任务线啊~

    执酒与谁得意的想着。

    “对了,弱点到底是哪儿?”

    道克里:“胸。”

    执酒与谁摸摸下巴,“胸啊,原来那里就是弱点啊。嗯嗯…你说哪儿?”

    道克里又十分严肃的说道:“胸。”

    执酒与谁:…

    “喂,执酒你丫的,不要偷懒啊。”

    突然咒主窜出,一把扯住执酒与谁的领子把人一带,两人立马又进寝宫,极快消失在视线之中。

    “勇者,就交给你们了啊~加油,我看好你们。”

    两人迅速加入战斗。

    犹咔拉恩不愧是这套路活动里面的最大套路对于传说组的众人而言,有一种boss是最难打的,那就是物法boss。

    一段时间物免,一段时间法免。防御和血量又高的离谱,而且头疼的是,在一定的秒数后,魔王会回血。他们想要磨死这犹咔拉恩,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战斗的地方又狭窄,且障碍物也不少,北溪视线落在外面的大厅,还是转移战场好了。

    “拉出去。”

    兵王点点头,对着犹咔拉恩面不改色的砍了一刀,仇恨稳住之后,举盾抗下魔王不停地攻击,等输出的众人先出去。

    外面的空间的确要比那房间宽阔,虽然障碍物也是不少,但是他们能躲避的地方也变得多了起来。

    幸而刚刚执酒被打飞出去的时候,顺道把门一边的墙也给撞散了,他们一堆人拥着出来也不至于耽误进程。

    “可以拉了。”

    兵王点点头,收回盾牌举起武器就往外面跑。举着盾牌,战士一般无法进行长距离的移动而且又拖速度,现在想要把犹咔拉恩拉出去,也只能把背后露给他了。

    几个牧师都是意识流大神,兵王都还没有出来,一个个就往门边方向扔了个治疗。也许旁人看见,会想人都还没有出来,现在就扔治疗光团会不会太早了?

    然而,就在治疗光团皆落在门边时,兵王正好跑了出来,与其说光团落在墙上,还不如说是正好触碰到了兵王。

    血量残了的兵王瞬间便又呈了满血状态,随着治疗起了作用,兵王脚步一顿,回身抬起武器,魔王的攻击正要下来,又是几团将之包裹。

    攻击无效化!

    一个轻跳,又拉出了半米,兵王祭出大盾继续扛攻击。这时不过过去十多秒,魔王刚刚被他们打掉的10%的血量又回去了。

    “有回血状态的boss真的很烦啊。”

    而且他们也不能完全输出,一旦出现法免,打在犹咔拉恩身上的攻击基本没有任何伤害,这个时候他们也只能停手,等其他人输出。幸好,传说组物理输出跟法术输出人数比例相差不大。

    “这boss对大部分玩家也是个难题啊。”输出不够的话,打这个boss估计怎么磨都磨不死。

    黑涩城打了个哈欠。

    “这活动挺累人的,你看黑涩都累的打哈欠了。”咒主指着对面的黑涩,跟一日笑嘻嘻道。

    “黑涩是困了。”

    “啊~”伊芙猛地想起了什么。“大家打快点吧。”于是催促道。

    “干嘛,你等着干其他事情啊。”红蛟瞥她一眼,然后又扑上前在魔王头上划几刀。

    “黑涩这个点一般都下线睡觉了啊。”

    闻言,众人一愣。

    倒是把这个忘记了。从以前开始黑涩对时间都是很敏感的,一到点就下线,众人虽然偶尔会出声让他多呆会儿,不过黑涩的态度也很强硬。

    众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原本是不知道这活动要那么多时间。但是都打到这里,黑涩要是退了不就白费了。

    见众人一时沉默。

    黑涩城淡淡开口:“不用在意。”

    怎么不在意啊。一旦一件事成为了一种习惯,不管当事人在意不在意,他们这些已经习惯的人也会有些不自在吧。

    而且结合黑涩以往那么强硬的态度,到点必下,应该是现实有什么事情。这游戏跟现实,他们还是能区分的。

    要是真有什么,耽误了实在不好。

    但是让黑涩空手而归,众人也不太想啊~大家一起出来,奖励就该一起得到。都怪他们一路上浪费太多时间。

    孔雀往浮世绘脑门一拍,“臭小子,愣什么愣,赶紧输出啊。”

    浮世绘少见的没有顶嘴也没有还手,而是举起武器就开始放大技能。

    众人也开始默默提高输出,以至于boss的仇恨慢慢偏离兵王再高的嘲讽也拉不住了。

    犹咔拉恩满场乱跑,对于这场景北溪也是无奈。一旦所有人输出全开,没有哪个战士还可以将boss的仇恨完全拉住。

    黑涩城愣了愣,随即道:“真的,今天可可以在游戏里多呆一会儿。”

    众人笑笑:“那更要加紧输出了啊,等会儿咱们还可以打另一个活动不是。”

    “老早就想跟你下了,有你在肯定分分钟钟刷记录。”一日就是一天哈哈一笑。

    “我输出也不错啊,怎么不叫我?”狸猫挑眉看他,打趣道。

    “我输出也不错啊←_←”执酒与谁斜昵他一眼。

    “行,等会儿都别跑,给爷去当苦工。不刷上十五万分以后可别在我面前说输出高啊。”

    “好啊~”

    “哼,小看我。有我在,分数还不得上二十万?”执酒与谁冷哼一声。

    黑涩城听到这里,嘴角动了动,表情柔和了下来。

    于是一行人加倍输出,四分钟后打掉了50%的血。要知道,他们输出都不低,然而就算面对犹咔拉恩,他们也得叫累。

    不管是法免还是物免,一旦出现状态,他们的总输出就相当于会少了一半。一半之后接一半,打了几分钟而言,并不是所有人的输出时时刻刻都起着作用。

    加上魔王还会回血。

    接下来50%,如果是一般的boss,全部人全力输出,五分钟解决几乎是一件平常的事情。

    “所以才说,讨厌双免boss啊啊!”伊芙抓狂。

    众人也是无奈。

    此时执酒与谁突然“啊”了一声,筱裳蹙眉,“你干什么,不要突然发出声音吓人好不好。”

    “我想起了一件事。”执酒与谁露出食指,表情无辜。

    “是不是你上厕所忘记擦屁屁啦。”一日就是一天打趣。

    执酒与谁摇摇头。

    “几分钟前我不是被打飞出去了嘛。然后道克里告诉我魔王的弱点在哪儿来着。”

    众人:⊙﹏⊙

    “那你特么不早说!”(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