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就这么一个念头飘过脑海,浮世绘当机立断一把拉住孔雀在自己身上乱动的手,随后翻身把人一压。

    “曼维特,想跑?!”

    这种反转令孔雀当下直接怔愣。看在浮世绘眼里便是被他识破伪装的惊讶,于是浮世绘露出得意一笑:“想不到吧,本大爷能够认出你。”

    孔雀回神过来,眯眼道:“认出什么?”后转念一想,“你认为我是曼维特?”

    浮世绘冷笑声。

    “不是认为。别以为你能骗过我,你就是曼维特。看我弄死你丫的!”

    说着,抬手往孔雀脸上糊去。

    “去你妹的,你敢弄我脸?”孔雀怔愣了一秒,随后抬手阻挡,两人一时间扭打在一起。

    “我惊天动地的一张帅脸你丫的也敢碰?”

    “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看我撕破你这毫无水平的伪装。”

    “就你这智商,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孔雀反压,弄着浮世绘的手使劲下压。浮世绘企图挣扎,只是裙子反倒成了阻碍。

    “哼,穿着裙子使不上力气了吧。”孔雀一眼就看穿他的窘迫,哈哈一笑。“你就乖乖让我揍吧。”

    “你想太多了!”

    就在孔雀松懈的瞬间,浮世绘猛地起身头颅直往孔雀脸上撞去,毫不犹豫。一声撞击声伴随着孔雀吸气的声音,只觉眼前天旋地转,两人的时候位置再一次交换。

    “靠!”

    两人你压我我压你,少说十次之后。争端一直未停,然而浮世绘还依旧认为身下躺着的人是曼维特,撕扯着孔雀衣服还嚷嚷道:“这道具变装怎么解除。曼维特你不要再挣扎了,喂,附近有人帮我没?”

    “去!你!妹!的!”

    “砰!”

    重物落地的声音,与此同时两人身边飘起沙尘。动作皆顿,视线转到旁边。

    蓝白色的贵族礼服已经破烂不堪,男人捂着自己的脸“嗷嗷嗷”叫着。“饶命,饶命啊!”

    “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浮世绘跟孔雀抬眸看向微生墨,“组长,你来的正好,这家伙是曼维特。他变装道具怎么解除不了。”浮世绘当先开口,指着孔雀就瞎嚷嚷地说道。

    孔雀扶额,躺在地上直接摊了。这男人,难道就一直认为他是曼维特所以才跟他折腾了半天?

    微生墨默了几秒,抬手指着两人身边地上打滚的人淡淡道:“曼维特。”

    浮世绘视线下移,落在捂着肚子翻滚的人身上,愣了。真的是曼维特啊…

    再看看身下的孔雀,摸摸后脑勺哈哈一笑:“哦,认错。哈哈哈哈~”

    孔雀大怒,“去死吧你。”握拳迎面抡去,浮世绘赶紧跳开。“真是为你的智商担忧。”

    浮世绘摊摊手,躲开孔雀的飞踢。“哎呀,你们长得太像了。”

    孔雀心中一哽,瞟了地上鼻青脸肿看不清长相的曼维特。“这种人能跟我相提并论?不可饶恕!”

    微生墨看着又扭打在一起的两人,默默收回视线。随后弯腰,拉着曼维特的领子继续拖走。

    其他人收到微生墨的消息也从水晶殿的各个角落赶回。时间还有两分钟,刚好足够他们回去。

    “砰。”

    红蛟和柠檬先生是最先赶回来的,正巧看着微生墨把人随意一扔,毫不留情。两人心想:这曼维特好歹也是个npc,老大一点也不温柔啊。

    “人在哪儿?”此时北溪也正好赶回来,微生墨迎了上去。

    “喏。”指了指地上的漫威特,微生墨没什么表情。与其说没表情,不如说戴着面具众人也看不出他的表情。

    不过那眼睛可是会说话的啊,带着笑意。

    北溪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只看见了一团扭曲的生物,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哪儿?”

    “喏。”微生墨又指,语气不冷不热。

    北溪视线又落在那团生物上,仔细瞅了瞅。“咦,那么一看好像的确是人啊!”

    红蛟无言。那本来就是人好么,谁知道他们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

    北溪走过去踢了踢,不动。

    “你下手会不会重了一点呀?”这鼻青脸肿都已经看不出相貌了,衣服也是破破烂烂不复之前华贵。

    微生墨淡淡说了一句,“他想逃。”所以一不小心就下了重手。

    “砰”。

    此时后面又传来两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众人看去,挽扇正拍了拍手,不耐说道:“下次你们两个再不顾场合玩闹,我就直接下禁足令了。”

    那被扔在地上狼狈不堪的两个物体不正是浮世绘跟孔雀。

    “我来的时候,还看见他们两个在打。”红蛟指着两人幸灾乐祸的笑道。“翻来覆去的,一个压一下另一个压一下的。”

    柠檬先生在旁边淡定补充道:“那叫滚床单。”

    “所以两人光头化日之下滚了?”筱裳摸着下巴,露出坏笑。“难怪两人衣衫不整的样子。我还以为跟曼维特大战几百回合了,整半天是两个人自己去玩了啊。”

    “滚床单?”执酒与谁捂嘴偷笑,看着地上的两人,“哎哟喂,我都不知道你们两个是这样的关系。”

    黑涩城也是点点头,认真道:“没想到。”

    这话说的。

    孔雀炸毛,跳起来踩着曼维特就怒气冲冲地指着浮世绘道:“还不是这个蠢货以为曼维特伪装成了我。”

    “啊~好蠢。”

    “嗯,蠢爆了。”

    “不过这跟你们两个滚来滚去有什么关系?”挽扇挑眉。

    “哈?听不懂吗?”孔雀气极,怎么跟对牛弹琴一样。忍不住脚下用力,往那团物体上猛地踩踏了几下。“都是他蠢,所以拦着我,害我没首先抓住曼维特,绝对不是在玩。”

    “那是在认真的滚来滚去?”狸猫戏谑道。

    孔雀捂脸,这种事情越描越黑。

    浮世绘起身,不满道:“喂,你们说谁蠢啊?一个个整天就把什么的挂嘴边,不觉得烦人吗?”

    “哈?你个蠢货是想打架吗?”一日就是一天掏掏耳朵,不屑道。

    “打架,我怕过谁啊。啊!来啊,看我一秒钟弄趴你。”

    “来就来,怕你不成。”

    “啪啪啪。”几个耳光之后,场面似乎安静了。

    挽扇踢开眼前的两具“尸体”,走到曼维特旁边。“真是的,一群人只会添麻烦。”说着,一把捞起来不知死活的曼维特拖着就上了台阶。

    往早已等待许久的贝索面前一扔。

    “贝索大人,人我们已经抓来了。”

    贝索笑眯眯地回头,往地上一瞄。“这是什么?”

    挽扇看着面目全非的曼维特,怎么说,好歹能认出哪儿是头哪儿是脚吧。有头有脚的,肯定是个人啊。

    “这是逃跑的曼维特。”挽扇极其认真的说道。

    任务肯定是完成的。可是不要忘记了这npc智商很高,且设定都不是固定的模式。他会根据玩家的行为来变更任务内容和行为……

    贝索蹲下,一把扯住那衣领往自己跟前一带。仔细看了看,蓦地松手。

    “砰。”又是重重落地声。

    “他不是。”

    “哈?”挽扇不敢置信的看着贝索,指着奄奄一息的曼维特。“他就是啊。你再好好看看。”

    此时贝索冷哼一声。

    “看来你们也没什么本事啊。被曼维特逃了出去吧,结果想唬弄我,随便找个人来冒充是吧。”

    “不是。他的的确确就是曼维特!”挽扇磨牙,拉起半死不活的人,“你好好看,这脸,这穿着,这……”

    叮,贝索好感度降低100。

    “既然是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情,你们一开始就不该应诺。现在找不到曼维特,却又想着欺骗我。真是一群无用的人!”

    挽扇握拳。

    贝索竟会不认?!

    众人面面相觑,这就有趣了啊。没想到npc还自带面部识别系统么…

    此时时间只剩下最后的20秒,也就是任务会失败了。二十秒时间能干什么?让他们去弄个跟曼维特长得一毛一样的人肯定不够。

    任务要失败了啊…

    “干吧。”浮世绘揉着脖子走上前,面无表情的说道。

    “啊~早就想干了。”

    众人缓缓朝贝索所在位置聚集过去。

    贝索似有所觉,回身笑呵呵地看着他们。“时间可不多了哦,你们可有抓住曼维特?”

    然而迎接他的,却是没有丝毫犹豫直面揍来的拳头。

    “丫的,早就想揍你一顿了。”

    “让你耍我们,耍我们。去你妹的npc,看我不揍死你。”

    二十秒后。

    回到,不同于前几次的模样,这次传说组的众人心情十分的愉快。

    “啊~今天月亮真是漂亮啊,又圆又亮又大。”

    心情一畅通真是看什么都顺眼。

    不得不说,浪费在这活动上不少时间了,结果他们得到了什么呢?经验虽然不少,可是失败的次数也不断累积。

    唯一学到的就是套路!

    “走走走,我又有激情了。”

    就算完不成任务,最后能打一通贝索也是值得。所幸出了活动地图,贝索对他们,也什么印象都没有了。

    红蛟凑到大叔贝索前,笑嘻嘻道:“怎么样啊,刚刚开心不开心呀。”

    正说着,执酒与谁上前给他后脑勺一巴掌。“别废话了正事要紧。”

    众人开启任务。

    也不知是第几次面对贝索。十多分钟后,他们终于再次来到水晶寝宫外的阶梯处,而贝索已经在那儿等待他们许久,许久…

    北溪神情凝重的拖着“嗷嗷”大叫不止的曼维特,甩到贝索面前。“是他吧。我们要找的人!”

    贝索看着曼维特,露出满意的笑容。“没错,就是他。”

    走到狼狈的男人跟前,一把拉住他的领子扯到自己眼前。“为什么你要杀死德犹恩?是不是他身上有你想得到的东西?”

    曼维特咳嗽了几声,眼前的美少年真是过于陌生。“你是谁?”

    “呵呵,我是谁不重要。国王的权杖是不是在你的手里?”

    曼维特眼瞳一缩,“你是贝索。你是贝索吧?”

    贝索没有说话,但是眼中的笑意足以证明一切。“真的是你。明明是只丧家犬,现在就这样跑到魔王的脚下对我动手,看来你是真的以为以自己的能力就能挽回这个国家了。”

    “这是我的事情了。你这种人,就乖乖缩在龟壳里苟且偷生吧。”贝索拍拍他的脸,“权杖是不是在你手上?”

    曼维特闭上眼睛,毫不在意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杀要剐随你便。”

    “德犹恩是你杀的吧?”

    曼维特呵呵一笑。“啊~没错。那种蠢货,还妄想保护公主跟权杖。真是愚蠢至极啊!”

    “你什么意思?”

    德犹恩想保护公主跟权杖那雷克呢?

    “雷克也是你杀的?”

    雷克…

    “呵呵,谁知道呢。你那么想知道,我偏不告诉你。这个国家已经完全毁灭,却唯独有你这样的人一心妄想恢复。呐,只要有我们好处,管他是谁统治对我们来说都没关系啊。呵呵,贝索,你也臣服于魔王吧。”

    “砰。”

    贝索狰狞着面孔,将曼维特整个头都按了下去。“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蛀虫,巴鲁才会落的如此下场。杀了你们,必须!”

    北溪总觉得贝索状态不对,气息过于暴躁而且似有杀意。连忙上前道:“权杖的下落还没有问出来,我们还需要那东西去救公主。贝索大人,请理智一点。”

    “哈哈哈哈,你们就是在痴心妄想。魔王一旦杀了公主,你所谓的梦复国想也将完全破灭吧。我可不会让你轻易找到权杖的!”

    “哦?这么说,看来你是知道权杖的下落了?”北溪含笑打量他。

    “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曼维特就是一副就算死也不会开口的表情。

    “魔王给了你什么好处,你竟会抛弃身为巴鲁贵族的荣耀,为他做牛做马。你忘记国王给予你们这些贵族的荣誉了吗?”贝索露出恶狠狠的表情,“说,权杖到底在不在你的手里。”

    曼维特咬紧牙关,就是不愿意再开口。那模样贝索火冒三丈,就差那样拔剑直接斩下。

    “权杖,并没有在你手里吧。”(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