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9章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两人的交易。

    画九州原本极为灿烂的笑颜在这声音之下也渐渐收敛。怀表兔子取消交易,看着面前的画九州若有所思起来。

    而画九州此时顾不得怀表兔子,侧头往声源处看去,呵斥道:“谁在骗人了,说话都不敢当面说的家伙,我看你是见不惯我机械时代,所以故意说的吧。”

    随后看怀表兔子,歉意一笑:“不好意思了,就不该带你走这条路来着。不列城虽然是我们公会的地盘,但是居心不良跟我们做对的人也多。走吧,我们先去别的地方再说。”

    怀表兔子没有动作。

    她虽初来乍到,但是还是辨人的能力,不至于傻乎乎的跟着什么人就到处跑动。

    画九州有几分难堪,但还是保持着绅士风度。“额,你不信我吗?我可真没有骗你!”

    怀表兔子想了想,垂眸道:“据我所知,机械时代这个公会行为作风一直很好,公会会长人也极好。以机械时代的名望,想必没有谁能敢跟他们公会的人做对的…特别是在不列索玛城。”

    机械时代身为不列城的第一公会,凡来到不列城的玩家都知道,在这里最不能惹的就是机械时代的玩家。

    又怎么会有人敢跟其做对呢?

    就算眼前这人真的是机械时代其中的一个玩家,不过怀表兔子更好奇,是什么玩家出声阻碍交易。

    怀表兔子说完,画九州脸色变了变,还以为这女人是个挺好骗的,没想到脑子还挺好使的。

    阴影处传来一声轻笑,两人又看去,只见一黑袍人缓缓走出,黑夜下犹为神秘。

    “你谁啊?”

    画九州看他一身黑斗篷,虽然不知道长相,可是这里是不列索玛城,这人有可能会是机械时代的人或者是传说组的人,于是质问的语气也稍稍弱了几分。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你在不列城打着机械时代的名号骗其他玩家,你说如果我把这事随便告诉一个机械时代的人…不列城,你还想混吗?”

    画九州脸色一变,但是很快镇定起来。“你不是机械时代的人吧。”这句话虽是陈述,但也带了几分试探。

    他没有回答。

    沉默了许久,“如果我说是,你又如何?”

    闻言,画九州并不惊慌。因为这人也是在试探他,对方肯定不是机械时代的人,如果是的话,早就露面教训他一顿了。

    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余光瞄向一旁一直在等待结果的怀表兔子,画九州整理思绪,便道:“敢不敢露面?你说你是机械时代的我凭什么相信,露个面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公会的。”

    “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是,你又怎么证明你是机械时代的?”

    画九州正要开口,那黑衣人又道:“其实有个很简单的方法。公会徽章,让我和那位可爱的小姐看看,我想这件事我就没有必要插手。”

    的确,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怀表兔子嘴角微微上挑,看向画九州。

    男人本来还很镇定,可是这话挑明,眼中就闪过一丝慌乱,连忙道:“多管闲事。我机械时代的事情是你能管的?不想被通缉就赶紧离开,趁我还不想跟你计较。”

    “哦?最后也不忘给机械时代抹黑是么。”黑袍人的语气有几分低沉,看来画九州的话让他感到不满。

    怀表兔子仔细听了一下,虽然声音故意压低,可还是很明显呢。

    这人,是个女玩家。

    她在不列城这边可没有认识的朋友,这人应该不是北溪才是,个子明显不像。

    “机械时代有着谁都不能违背的铁律,其中一条就是不打着公会名义在外面干坏事。刚刚那句话,可不是机械时代的玩家们会说出来的。”

    “说的你好像很了解机械时代的一样,你又不是机械时代的,我想怎么做,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公会以外的人对我指手画脚。”

    黑袍人沉默了几秒,迈开步子拉近三人距离。在画九州警惕的眼神里,掏出一枚水晶徽章。

    “现在,我该有资格了吧。”

    画九州只是看一眼,那一脸的镇定便再也无法维持。“你…是机械时代的人。”

    黑袍人收回徽章,淡淡道:“很明显,你智商跟长相不成正比。我记住你了,如果不列城有了关于机械时代任何不利的黑名,我第一个找到的就是你。现在,可以滚了。”

    卡兰斯,唯独机械时代不能惹。

    画九州再憋屈,这情况下人家不跟他计较,他还不走就真的是脑子被驴踢了。于是扭头就跑,一溜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怀表兔子见人跑了,张张嘴,心想:机械时代威慑力这么大啊。

    随后看向眼前的人,感激道:“非常感谢你。”

    “你是阿佩拉斯来的玩家吧。”

    怀表兔子看了看自身的装扮,笑着回答:“嗯。看来我这身装扮还是很有特色~”

    “是很特色。一眼就能看出不是不列城的人,所以才会有人找上你。”

    怀表兔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今天是来交任务的,做完任务就准备回阿佩拉斯。所以……”

    没打算遮掩装束。

    黑袍人打量了怀表兔子一番,这人少说也有109级,阿佩拉斯那地方只适合新手,过百级就没什么可玩的了。

    倒是有点意思。

    “嗯~我该走了。”他不打算多呆,路过这里纯属顺路,要不是偶然听见“机械时代”四个字,他也不会准备多管闲事。

    “那个…”

    黑袍人回头看她却不做声,不过那样子应是在等她说话。

    见人停驻了步子,怀表兔子便赶紧问道:“为什么不列城的地图上没有这个地方啊?”

    祭祀殿?

    “啊~原来你是要去祭祀殿啊?”

    怀表兔子不禁疑惑,这人的语气听着怎么有点怪呢。

    五分钟后,当两人站在庄严而肃穆的银白建筑前,黑袍人没有多做停留,十分利落毫不犹豫的往里面走去。

    怀表兔子恍悟,难怪之前的语气有点怪,原来这人刚好也要来祭祀殿么。

    于是跟着进去。

    刚过了大殿,此时晚间也多少有玩家在徘徊。祭祀殿,是每一个主城都有的地方,也可以说是教会分区。教会的总部在帝都,这大概是每个玩家都知道的。

    交付关于任何魔物的任务,除却皇家,就只有教会了。但又因为玩家们的声望不高,不足以踏入教会总部,所以只能在各大主城的祭祀殿提交任务,赚钱声望和经验。

    怀表兔子还想着跟人说声谢谢,没想到一眨眼那人就不见了。这里从外面看着不大,其实里面分了很多层,她的任务需要去第四层找npc提交。

    也不知道那人是去了第几层~

    “算了,赶紧交完任务回去吧。”

    嘟囔着,怀表兔子沿着那旋转的阶梯走到了第四层。进入中殿,随后推开大门,房间里一位男子坐在书桌前,此时正与其他玩家交谈着。

    见又有进来,男人顿了一下,而那玩家也是回头。

    怀表兔子一看,愣了。

    这个人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紫金的裙子从膝盖下就有着分叉口,将她的长腿,以及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她有一头及肩的短发,应该是用了染发剂,所以头发颜色,末端为淡紫,其他部分都是接近银白。

    女人眼角下有一朵已经全开的刺青花,她不是倾国倾城的长相,可是却让人移不开眼睛。

    看见怀表兔子,她右手轻轻落在桌子边沿,头一偏,肩膀的那些碎发散开,笑着,那朵花也越发妖冶。

    “哟,我们又见面了,可爱的小兔子~”

    兔子?

    见怀表兔子一脸迷茫,女人抬手,点了点眼睛,笑道:“你的眼睛,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红色。”

    “谢谢…”怀表兔子注意力却是她说的“又见面上”。想了想,“你是刚刚帮我的黑袍人。”

    “嗯。嘛,那是小事一桩啦,祭祀殿的npc不允许玩家披那东西,每次来都有些麻烦啊。”

    怀表兔子点点头,所以脱下来了嘛。

    “那个,你……”看着眼前装扮惹眼的女人,怀表兔子有些迟疑。跟印象中的那个人,不太像了。

    “嗯?你想说什么?或者说,想问什么?”女人眼眸注视着她,即使站的有几米远,怀表兔子也能看清,那双大眼睛里倒映出的自己。

    “你长得很像一个人…”

    很像?

    “谁?那么荣幸,竟然跟我一个长相。”女人摸着下巴,笑眯眯道。

    怀表兔子呆呆地看她,这人笑起来还真好看。

    “机械时代传说组的一个人。”

    “你也是机械时代的…”怀表兔子紧紧盯着她,心中有些激动。

    女人没说话了,眼眸含笑静静地望着她。

    “她叫糯米团子。”

    “是你吧?”

    在机械时代初起之时,暗牧的名声也刚刚起来。那时暗牧这个职业备受玩家争议,而机械时代的糯米团子则将这个职业发扬光大,至此,卡兰斯就有不少牧师转为暗牧。可是风光刚起,糯米团子却从卡兰斯玩家的视野里消失了。

    有人猜测是被踢出传说组,也有的人说糯米团子退游了。谣言四起,机械时代的人也没有站出来给个解释,虽然谣言版本众多,但随着糯米团子消失数月,人们也渐渐淡忘了。

    眼前这个人,跟她印象之中的那个糯米团子差距真的过大,以至于她有几分犹豫。牧师的大神,除了神牧棒棒糖值得追崇,那便是暗牧的糯米团子了。

    “这游戏里,只有一个糯米团子。”

    女人轻声一笑。

    “只不过,不再是以前那个糯米团子罢了,你也可以叫我糯米团子2号,或者叫我糯米大王。你可别用那么崇拜的眼神看着我,我可会忍不住的。”

    “忍不住什么?”

    糯米团子手指在桌子上摩挲了一下,看怀表兔子,勾唇魅惑一笑,道:“蹂躏你。”

    怀表兔子:……

    “哎呀,这是个坏习惯啦。我现在对长得好看的人都没什么抵抗力,不过你放心,我能忍得住的。不过你那么可爱~”

    说着,她起身走到怀表兔子面前,抬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颊,随后抬手一揽,把人带到npc面前。“来,阿佩拉斯的兔子小姐,你应该是来交任务的吧。可别发呆了,再过一会儿祭祀殿可就得关门赶人啦。”

    怀表兔子讶异,“还要门限啊?”

    糯米团子被她惊讶的表情逗的一笑,“对,一般到10点,祭祀殿就不让玩家进了。然后卡兰斯各大主城的活动也差不多该停止了,再过一两个小时,不列城也该寂静下来了。”

    怀表兔子抬头看她的侧颜,“之前有人说你离开了机械时代,可是刚刚你拿出了公会徽章。”

    “嘿诶,还有人这样说啊。”糯米团子漫不经心的说道。

    “看见你还有徽章,我就放心了。”

    闻言,糯米一愣,看怀表兔子。

    她笑笑:“我挺喜欢你的。虽然我目标是做一个神牧,但是也觉得暗牧很厉害。嗯,就是变化好大,有点认不出了。”

    她说着,便拿出任务物品递给npc。

    回神过来,糯米团子看着她拨了拨头发,笑道:“神牧有什么好啊,做暗牧呗。你还没有二转吧,你玩暗牧我教你啊。”

    怀表兔子摇摇头,“还是不要了,交完任务我就回阿佩拉斯了。”

    糯米团子若有所思。

    等任务确认完,怀表兔子看向她,“我之前其实也想做一个暗牧,可是跟朋友组队的话,暗牧就没办法帮助队友了。”

    所以,她才想做一个完全的纯牧,站在队友的立场上,辅助他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不可否认,暗牧就是天生的独行王者。而神牧则是万众玩家捧在顶端的香饽饽,这一点上,格兰林和卡兰斯还真的有些差距。

    即使现在,卡兰斯也没有一个出色的暗牧玩家。

    其实在他们所不知晓的格兰林里,暗牧是一个能以一抗十的职业。(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